《大旗英雄传》

第08章 明珠索魂

作者:古龙

这十人有男有女,有的是独臂的大汉,有的是秃头的癫子,却还有的是身穿各色彩衣的明眸少女。

他们手中都各拿了柄雪亮的匕首,身法俱皆轻灵无比,轻飘飘的立在竹竿头,仿佛随时都可乘风而去。

潘乘风变色道:“这些人便是鬼母门下的九鬼子、七魔女了,他们突然亮相,不知又是在弄什么玄虚?”

只见这些人方自立上竿头,突然头下脚上,直栽了下来,仿佛立足不稳而跌倒了的模佯。

但却在这刹那之间,他们的足尖,又巧妙的勾住了竹竿,掌中匕首一挥,各各割下块猪肉,放人口中大吃起来。

一个独臂汉子大笑道:“看到么,猪肉全都是没有毒的,只要你们有种,尽管来拿好了!”

李洛阳厉叱道:“放箭!”

叱声方了,弓弦骤响,乱箭如雨飞出。

竿头上的男女轻轻一笑,突然飞身迎了上来。

但见漫天人影在箭雨中飞舞了一阵,乱箭竟俱都被他们接了过去,没有一根落到地上。

刹那之间,箭雨与人影俱沓,只剩下那十余只金黄的烧猪,和那些男女讥嘲声犹在风中飘荡。

司徒笑变色道:“好轻功,好手法,只怕这些人其中任何一人的武功,都不在你我之下。”

李洛阳长叹道:“他们此举不但要证明猪肉无毒,诱人去抢,也在炫耀武功,借以示威!”

海大少目光一转,突然跃出院外,自怀中取出一段长索,随手打了个活结,震腕抛出。

潘乘风冷笑道:“到底是做贼的,随身都带着做贼的家伙。”话声未了,活结已套上了烧猪。

海大少大喝一声,挫腕收索,烧猪便离竿飞起。

突见墙外一条人影直窜而上,挥刀去斩长索。

海大少怒吼道:“你敢!”身子箭一般窜起,左掌急扬,凌空扑向那挥刀的人影,掌法有如雷霆。

那人影身材枯瘦,挥刀斜划海大少脉门,此人身法亦是惊人,凌空变招之迅,有如水中游鱼。

海大少右手却已接住了烧猪,左手一翻,原式夺刀。

只听又有人冷笑道:“你出了墙还想回去么?”一个独眼大汉,苍鹰般扑上,左手一托那枯瘦汉子足底,右手直击海大少胸膛,枯瘦汉子将要落下的身形被他手掌一托,立刻上升数尺,飞足踢向海大少面门。

海大少左右被袭,真气又已不继,纵然躲开了这两招,身子眼看也已落到墙外,便当真是凶多吉少了。

厅中群豪变色,抢出院外,黑星天、白星武左右齐出,手掌齐飞,十数点寒星暴射而出,分打墙外两人。

海大少暴喝一声,挺起胸膛,迎了那独眼大汉一掌,身子却借势飞回,凌空翻了个跟斗,飘飘落到院中。

霹雳火大声道:“你受了伤么?”

海大少狂笑道:“俺这种身子,挨个一拳两拳又算得了什么?一拳换条肥猪,这买卖却是不错!”

霹雳火挑起大拇指,大声笑道:“好汉子,墙外的鬼子鬼孙你们听到了么,你们一拳,人家只当搔痒。”

但此刻墙外人影又已落下,更无人答他的话。

海大少抱着烧猪回到大厅,抽出尖刀,大笑道:“一人一块肥猪肉,就是方才在俺面前吃鸡蛋的朋友没有!”

刀锋展处,“唰”的划下块猪肉,海大少接口笑道:“反正是做贼的抢来的猪肉,人家也不要吃的。”

潘乘风冷冷道:“他们划的地方无毒,别处也无毒么?”

海大少呆了一呆,口中大骂道:“你吃不到猪肉眼红,就拿话来骇人么?”手中尖刀却已垂落了下来。

白星武自怀中取出银针,在肉中一刺,银针立刻变为乌黑。海大少面色大变,竟呆住了。

众人见了,心里不禁叹息,司徒笑推开潘乘风,道:“幸好那厮的拳不重,否则倒真不划算。”

海大少木然点了点头,嘴角突然沁出了鲜血,原来那独眼大汉方才一拳虽是凌空击出,力道仍是不轻。

海大少早已觉出了不对,只是不愿扫兴,勉强忍住,最少也等别人吃过肉再说,哪知肉却是吃不得的。

只有云铮一言不发,大步走了出去,自大汉们手中要过了一张弓,一壶箭,张弓搭箭,劲射而出。

箭如流星,去势奇快,飕的射落了竿头烧猪。

他手不停的挥,箭去如电,刹那之间,但听弓弦一连串轻响,那十只烧猪,竟都被他射落。

院中大汉,不禁轰然发出了彩声。司徒笑等人见了,更是暗自心惊,只有温黛黛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

彩声过后,墙外突然有人冷冷道:“好准头!好手劲!好箭法!是什么人射的,敢站到墙头让咱们瞧瞧么?”

铁中棠情不自禁,脱口道:“不要去!”

却听云铮扬声大呼道:“少爷我就站在院中,你们只管来瞧便是!”左手持弓,右手已备好三支长箭。

墙外人轻笑道:“我来瞧瞧!”。

一条身着粉衣的少女人影轻飘飘的直跃而起,姿势优美,宛如仙子。

云铮厉叱道:“瞧清楚了!”右手微挥,弓弦连响,三支长箭,带着尖锐的风声,成“品”字形飞出。

那粉衣少女娇笑道:“果然不差!”双手高扬,接住了左右两支长箭,飞起一足将当中一箭踢回。

她举手投足,有如仙女凌空而舞。

哪知云铮又已换箭在手,大喝道:“还有!”又是三箭划空飞出,三箭发时虽有先后,去势却快慢不差。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听那少女一声惊呀,翻身落了下去。

霹雳火一持须,大笑道:“他们伤了我们一人,咱们也立刻还了颜色,这场仗打得当真是有意思得很!”

但众人心神只不过振奋了片刻,便又消沉了下来;难堪的饥饿,像梦魔般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到了黄昏,院中的大汉多已不支,斜倚在墙角,在夕阳黯淡的光线下,令人见了更是颓废心伤。

大厅众人的嘴,也都被饥饿封住,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再敢多去饮酒,他们甚至连饮酒的兴趣都已失去。

李洛阳环顾着厅内厅外的萧条景象,突然沉声说道:“老夫已决定要冲出去一战,有多少人愿意跟随老夫的?”

这句话立刻像鞭子一样抽到他们身上,黑星天、白星武、云铮、霹雳火,俱都像挨了鞭子似的自椅上跳了起来。

司徒笑笑道:“生死成败,在此一举,李大哥你在未作决定之前,还是再多加考虑的好!”

李洛阳道:“我一生行事最是谨慎,但此时此刻,却逼得我不得不作此孤注之一掷!”

语声顿处,他目中突然射出逼人的光芒,沉声接道:“与其被困在此间,还不如出去战死的好!”

司徒笑道:“再等两日,或许有救星前来……”

李洛阳道:“吾意已决,兄台就不必多说了,倘若有人不愿出去一战,只管留守此间,在下绝不相强!”

他平日言语平和,此刻说话,却有如斩钉截铁,目光四处一望,又自接道:“谁愿出战,请举起手来。”

解雳火、云铮立刻应声举手,黑星天、白星武对望了一眼,也缓缓举起了手,口中说道:“司徒兄你……”

司徒笑苦笑道:“小弟自也去的。”

李洛阳道:“有这些人也已够了,海大少受伤难行,这位老先生不懂武功,自然该留在这里。”

李剑白道:“海大侠恰巧睡着了,否则他听到……”

海大少突然一跳而起,大声道:“谁说俺受伤难行?谁说俺睡着了?你们冲出去,俺来开路。”

李剑白一挥长剑,道:“自应由我来开路!”

霹雳火大笑道:“开路之责,你们谁也抢不过老夫的。”

海大少、云铮齐声问道:“为什么?”

霹雳火拍了拍腰间的革囊,道:“就凭老夫这囊中数十粒霹雳子,纵在千军万马中,也能杀出条血路。”

李洛阳截然道:“如此说来,开路之责就有烦兄台了,这位少侠与小儿左右为辅。”

他目光望向黑、白两人,道:“黑白天武双星断后,我和司徒兄居中策应,无论怎样厮杀,要前后呼应,不可失去联络!”

海大少怒道:“还有俺哩,难道你忘了么?”

李洛阳缓缓走到他身前,道:“兄台么……”突然伸手轻拍在他肩头穴道上,接口道:“兄台伤势未愈,不可妄动的。”

海大少又气又恼,却已无法争辩了。

李洛阳回转头来,沉声道:“外面的兄弟,张弓搭箭守着此厅,无论如何,也莫要被人冲进来!”

潘乘风应声道:“这里有在下照应!”

李剑白冷笑望了他一眼,道:“本来就没有人要你出去!”

说话之间,众人已都扎紧了衣衫,亮出了兵刃,云铮挥动着剑光,突然长叹道:“此刻若有他在这里就好了!”

李剑白道:“谁?”

云铮叹道:“此人乃是我的师兄,他机警胜我百倍,虽在大乱之中,仍可从容策划,只可惜……”

他瞧了司徒笑一眼,恨声接道:“只可惜他已背叛了师门,认贼作父,我若见着了他,定要和他拼个死活!”

铁中棠顿觉一股冷气自心底升起,悄悄闭起了眼睛。

李洛阳甩下长衫,握起长剑,厉声道:“此刻日象将落未落;正是血战的大好时分,你我就此冲出去吧!”

大厅之中,顿时长剑挥展,森森的剑气,凛冽的杀机,弥漫在这珠宝世家之中,掩得四下一切俱都为之失色。

铁中棠突然抬起了头,沉声道:“事值如此,各位无论如何自应出去一战,老夫在此为各位击鼓助威,但……”

他目光缓缓自众人面前扫过,接道:“半个时辰之内,各位若仍无法取胜,就应即速回来,免得无谓牺牲。”

司徒笑应声道:“正该如此,半个时辰之内,事若不成,你我便请即速回来,徐图大计。”

李洛阳沉吟半晌,慨然道:“好!”

铁中棠道:“老夫以击鼓为号,鼓声一停,便是半个时辰到了!”

李洛阳微微颔首,李剑白立刻传令取鼓。

院中壮汉精神也突然振奋了起来,死气沉沉的庭院,刹那间便被战斗的火焰燃烧了起来。

霹雳火大喝一声,飞奔出院,云铮、李剑白挥动长剑,紧随在他身后,两人俱是年少英俊,身手矫健。

只见霹雳火劈手夺过了一柄长弓,厉声啸着掠上墙头。

在这瞬息间,他已探手摸出一把深碧色的霹雳子,施展出武林霹雳掌弹打金弓,连珠霹雳的手法。

但闻一连串弓弦轻响,那十余粒霹雳子已应弦而出,落地之后,声如霹雳,炸开了一条火龙!

墙外地甚空阔,远处林木葱郁,那青石铺成的道路,本是穿林而入,再穿林而出,几条在路上巡弋的人影,骤惊此变,四散分开,那跛足童子锐声呼道:“送死的出来了,让他们莫要再回去呀!”

林中人影移动,一人狂笑道:“他们回不去的!”

霹雳火厉叱道:“小鬼,着!"又是一串霹雳子飞出。

跛足童子大笑道:“老鬼,你打不着的……"身子一转,的溜溜飞上竹竿,道:“老鬼,你敢上来么?”

话声未了,院中已有一簇箭雨飞来,跛足童子凌空一个"死人提"笔直的倒翻了下去。

但见眼前剑光一闪,云铮己迎面扑来,长剑挥动,化作匹练,接连三剑,已将跛足童子团团围住。

跛足童子眨了眨眼,道:“好小子,剑法不坏!”

身形在剑光中转了几圈,出手还了三招。

云铮面色深沉,剑势更是剽悍沉重。

这跛足童子又走了三招,面上已收敛去调皮的笑容,突然大喊道:“这小子厉害得很,快来帮帮忙呀!”

喊声未了,己有两条人影左右夹击而来,一个是粉衣少女,一个身穿碧衫,明眸流波,身影却快如闪电。

跛足童子翻身抽出剑来,嘻嘻笑道:“我受不了啦,还是你们陪他玩玩吧!"接连几个翻身,远远掠到一旁。

粉衣少女笑啐道:“小鬼,临阵脱逃,还要多话。”

笑语声中,长袖飞舞,轻飘飘攻出几招。

那碧衫少女抖出了一条长达五尺的银练,笑道:“五妹,你攻近,我打远,看这小子能接几招!”

云铮虽然素来不喜与女子相斗,怎奈身形却已被她两人奇诡轻灵的招式困住,再也脱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明珠索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