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14章 艳姬忏情

作者:古龙

云铮满腔热血奔腾,在风雨中放足狂奔,满耳风生响动,宛如苍鹰扑翼,正是艾天蝠的双袖破风之声。

他生怕温黛黛再来阻扰,直奔到村外,方自驻足。

艾天蝠亦自翩然而来,冷冷道:“就在这里动手么?”

云铮道:“不错!”突然自袖中抽出一柄匕首,在地上划了个三丈方圆的圈子,刀锋入上,深达七寸。

艾天蝠冷冷道:“这圈子不嫌太大了么?”

云铮怒道:“不论圈子大小,你我今日不分胜负,谁也不得出圈半步!”挥手处,刀光一闪,匕首深没入土。

艾天蝠道:“让你三招,快动手!”

云铮狂笑道:“云某焉肯先向盲瞎之人出手!”

艾天蝠身子突然一阵颤抖,披散着的头发钢针般竖立起来,他以那阴沉的面色,风雨中望去有如鬼魅般可怖。

跛足童子恰巧赶来,听到云铮的狂笑声,面色亦自大变,顿足道:“糟了糟了,此番我也救不得他了!”

温黛黛失色道:“为什么?”

跛足童子叹了门”气,悄悄道:“在我大哥面前骂他瞎子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在世上。”

温黛黛身子一震,眼望着艾天蝠凄厉的面容,不由自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刹那间竟说不出话来。

突听云铮厉声大喝道:“今计若有谁敢人此圈子一步助我云铮一拳半足的话,云某便立时死在他面前!”

艾天蝠沉声道:“很好,不死不休!”

温黛黛顿足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这样奇怪,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不死不休?”

跛足童子苦着脸道:“大哥,打他两拳就好了,何苦伤他的性命?他……他也没欺负我……”

艾天蝠道:“你若再多口,我便先割下你舌头!”

脏足童子抽了门冷气,摊开双手,只是摇头。

艾天蝠与云铮对立在风雨中,身上衣衫俱已湿透,两人虽都在等着对方先行出手,但却已都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一阵脚步响动,赵奇刚与那青衣少女也已赶来。

青衣少女道:“大爹可是要我去帮那少年么?”

赵奇刚道:“不错,快去救他!”

青衣少女轻叹了一声,喃喃道:“我虽不愿与男子动手,但大爹的话,我只有听从。”缓步向圈子里走了过去。

温黛黛却已拦身挡住了她,长叹道:“你若帮他,他便要横刀自刎,他的脾气我最清楚,说出来的话,永远不会更改的。”

青衣少女呆了一呆,回身望向赵奇刚,但赵奇刚也只有木立在地上,良久良久,说不出话来。

温黛黛轻轻道:“小鬼,你难道真没有法子了么?”

跛足童子眼珠一转,道:“唯一“的办法,就是要那姓云的莫要先动手,我大哥也从来不先向人出手的。”

话声未了,云铮身形已暴起,挥掌直击过去。

温黛黛跌足叹道:“你不说这话,他也不会先动手的,但你这么样一说,他一定要先动手的了。”

跛足童子瞠目道:“我怎么知道他是这样的脾气!”

言语间云铮早已攻出三招,艾天蝠身形闪动,直等他三招击出后,双袖方自流云般飞起。

跛足童子笑道:“我大哥说出的话,也是永远都不会更改的,他说让三招,就是让三招!”

艾天蝠双掌始终隐在袖中,双袖有如神龙夭矫,变化无穷,瞬息间便已攻出三招。

这三招攻势虽凌厉,但云铮双手紧贴在腰下,亦自闪身避开,三招过后,云铮突又大喝道:“我也回让三招!”

跛足童子不禁一呆,温黛黛望着他轻轻一笑。

突听艾天蝠冷叱道:“再让你三招!”

他果然直等云铮又自攻出三招,方自回手出招。

云铮怒喝道:“偏不要你让!再回让你三招!”

喝声中艾天蝠三招已攻出,“嫦娥奔月”、“风动流云”、”云破日来”,风声激荡,隐有后着。

这三招过后,本应跟着施出“月移星换”、“金轮破雾”、“长虹贯日”,正是连环六招煞手。

但“云破日来”一着攻出之后,艾天蝠若再继续出招,便有如未让云铮一般,他只得硬生生顿住招式。

云铮果已挥拳扑来,上打面目,下打胸腹,虎虎的拳风,震得艾天幅衣袂袍袖俱都飞起。

艾天蝠武功虽高,但也被这三招逼得后退了两步。

他满心怒火,冷漠的面容,亦自变了颜色,口中大喝一声:“再接我这三招!”袖风狂涛般推出。

这三招攻势虽更凌厉,但招式间却故意留下许多空门,第三招再是双臂大张,前胸全都暴露在对方掌下。

哪知云铮却硬是不肯乘隙出招,定要等他三招过后,才肯还手,出手时招式攻而不守,直将全身力道全部使出,丝毫不留后路。

艾天蝠虽然恼怒,对这倔强的少年却也无可奈何。

他武功虽然高出云铮不少,但连绵的招式时须切断,武功自然要打个折扣,而云铮凭着一股锐气,攻势却激厉无比。

要知他生性激烈,平日作战,本极少留有后着,此番动手,正是投了他脾胃,一时之间,两人来来往往,竟未分出胜负。

跛足童子更是在一旁看得目定口呆,忍不住摇头苦笑道:“这样的臭脾气,我倒真的从未见过!”

温黛黛笑道:“今日你总算见到了吧,小孩子长些见识也好!”她面上虽在娇笑,心头却也充满了紧张。

艾天蝠的三招攻势已越来越是难挡,云铮用尽身法,幸能避过,但额上已流下汗珠。

霹雳火与海大少也已赶来,也不禁看得耸然动容。

突听艾天蝠口中一声长啸,始终隐在双袖间的手掌,蓦地自袖中伸出,闪电般拍出了三掌。

他袖风虽凌厉,但掌风却更猛烈,他双袖招式虽然变化无穷,但此刻双掌出招,亦更是灵幻难挡。

云铮闪身避开了第一掌,却被第二招掌缘扫着了肩头,震得他身形俱都离地而起,凌空翻了个身。

此刻艾天蝠第三掌还未攻出,上盘空门故意露出。

云铮若是乘势凌空下击,虽未见能胜,也可占些先机。

但他却咬紧牙关,束手跃在地上,死也不肯少让一招。

但他身形落地时,真气已自不济,就在这刹那间,艾天蝠双掌齐出,“排出倒海”,直击云铮胸腹之间。

云铮虽待跺足再起,但艾天蝠的攻势却已不容他换气腾身,直被那猛烈的掌风震得仰面翻出,跌倒在地。

旁观众人不禁齐都发出一声惊呼,艾天蝠脚步动了一动,温黛黛娇呼道:“轮到他了……”

艾天蝠冷冷一笑,顿住身形,云铮却已自地上跃起,他虽然紧咬着牙关,但嘴角却已渗出了血痕。

海大少变色长叹道:“好个倔强的少年!”

霹雳火亦自摇头叹道:“想不到大旗门竟有这样的汉子,看来竟比老夫的脾气还要刚强几分!”

跛足童子道:“我大哥已有多年未曾动用过双掌,此番竟被他逼得使了出来,他纵然输了,也光荣得很。,”

温黛黛瞪了他一眼,道:“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光荣!”

云铮脚步踉跄,双目尽赤,一步步向艾天蝠走了过来,他左臂垂下,右肩上的伤势显然也不轻。

但他锐气却丝毫未减,一步步走到艾天蝠身前,口中大喝道:“你留意着了!”举力一掌,直击而去。

他这一掌虽然已尽了全力,但却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方纵然丝毫不会武功,他也未见能将之击倒。

艾天蝠自然轻轻易易便避开了他三招。

海大少厉喝道:“下面三招,你还打得出乎么?”

艾天蝠冷漠的面容仍无丝毫表情。

海大少怒道:“好个老匹大,光和俺打一场再说。”

他方待展动身形,云铮已回过头来嘶声道:“你敢来助我一拳,我便先撞死在你面前。”

海大少着急道:“但他这二招,你是万万躲不过的!”

云铮狂笑道:“你怎知我躲不过……纵然躲不过,也与你无关!”胸膛一挺,大喝道:“姓艾的,来吧!”

艾天蝠冷冷道:“看你是条汉子,让你多喘息片刻。”

云铮双目一瞪,还待回口,温黛黛已抢着道:“云大弟,你不能死的,你还有十五万两银子在我这里,你……你……你还年轻,正可享受一切,你就让别人帮帮你好么?我……我此后一定会好好的待你的……”

她语气已渐幽婉凄楚,但云铮却瞧也不瞧她一眼。

温黛黛道:“难道……难道你不喜欢我了么?我是喜欢你的呀,你若是死了,要我……要我怎么办呢?”

凄风苦雨中,她凄婉的语声,当真令人断肠!

云铮面上也微微变色,突然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但口中却跟着厉喝道:“我已喘过气未,你还不动手!”

艾天蝠面上肌肉隐隐一阵抽动,突然缓缓道:“你方才说的盲瞎两字,可是骂我的么?”

温黛黛道:“不是你不是你,他骂的不是你!”

但她语声未了,云铮却已大喝道:“你本是盲瞎之人,说的自然是你!”

艾天蝠面色一沉,忽又沉声道:“此刻你可愿收回?”

云铮怒道:“我又未曾说错,你本就是个瞎子。”反手一拍胸膛,锐声接道:“大丈大一言既出,死也不会收回!”

艾天蝠挺胸深深呼了口气,道:“好……”手掌缓缓抬起。

温黛黛目中已自流下泪来,顿足道:“你……你为什么这样傻,你若……若说收回,他就不会伤你了呀!”

云铮突然仰天狂笑起来,道:“大丈夫生若无愧,死有何惧!今日能见到你的眼泪,我已高兴得很了,姓艾的,动手吧!”

语声未了,艾天蝠铁掌己到了他面前,迅急的招式,霎眼便攻出三招,“砰”的一声,云铮右肩也被击中。

这一掌直将他震得立时跌倒在地上滚了两滚,旁观之人,俱都惨然阖上眼睑不忍再看。

但云铮却又挣扎着爬起,挣扎着走到艾天蝠面前。

艾天蝠冷漠的面容又已动容,道:“你还要再战?”

云铮喘息道:“大旗门下,从无中途告饶的人!”

他伸出手掌,发出一招“神龙探爪”,但他双肩皆伤,手臂实已难抬起,这一掌掌势之缓慢,当真有如行将就木的老人探子取物一般,对方纵是婴儿,也万万不会被他这一掌击中。

众人心头更是惨然,只望云铮手掌抬不起来,他这三招如发不出去,艾天蝠下三招也无法攻出。

但云铮手掌却终于抬起,一寸寸抬起,一寸寸接近艾天蝠……忽然间,听得轻轻一响——云铮这一掌,竟击中了艾天蝠的面颊!

——要知艾天蝠双目皆盲,平时听风辨位,虽有如眼见,但此刻云铮这一掌,竟缓慢得不带一丝风声。

艾天蝠只当他手掌已无法抬起,本已丝毫未曾防备,丝毫未曾觉察,再加上自己心中实也难堪,竟被他一掌击中。

刹那之间,众人俱都被惊得愣在地上。

云铮亦自呆了一呆,嘶声狂笑道:“姓艾的,我……我终于击中你一掌……”气力突然溃败,翻身晕倒在地上。

温黛黛亦不知是惊是喜,纵身扑了过去。

海大少仰天狂笑了一阵,厉喝道:“艾天蝠,你还有脸向他出手么?有种的和俺海大少战一阵!”

但艾天蝠木立在地上,却似乎根本未曾听到。

赵奇刚面上纵横的伤疤似都已隐隐泛起红光,转首向那青衣少女道:“这样的少年,是否已值得你出手了?”

青衣少女那冷傲苍白的面容,此刻也已因激动而嫣红,忽然大声道:“艾天蝠,你可敢接我柳荷衣几招?”

霹雳火胸膛起伏了半晌,此刻亦自厉声喝叱道:“老夫虽然是大旗门的仇人,今日也要与你拼上一场!”

但艾天蝠却仍是茫然木立,风雨打在他脸上,他本已冷漠的面容,此刻更冷得没有一丝暖意。

跛足童子看到他大哥那如此可怖的神情,心头亦不禁泛起了一股寒意,忍不住颤抖着唤了声:“大哥……”

艾天蝠缓缓抬起手,向他招了招,道:“你过来!”

跛足童子苦着脸走了过去,颤声道:“大哥,你……你若不愿和他们动手,小弟可代你应战。”

艾天蝠黯然一笑,道:“不用说了,站到我面前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艳姬忏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