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20章 魂飞魄散

作者:古龙

众人俱已犹如惊弓之鸟,闻得脚步之声,一惊转首瞧去,却发现来的这些人竟都是麻衣客手下的少女。

那麻衣客见到她们竟然来了,也颇出意外,方待去问鬼母阴仪,但转首望去,阴氏姊妹竟已乘乱走了。

阴氏姐妹走的不知所踪,被人制住的少女们却突然现身,事情之演变,端的越来越见离奇。

那少女们一个个云鬓蓬乱,衣衫不整,面上全无一丝血色,那一双双秋水般的眼神,也已变得痴痴呆呆了。

麻衣客瞧见她们神色,面色忽然大变,脱口呼道:“九幽阴风!”

黑衣妇人听得这四字,身子亦似一震。

那少年秀士却突然仰大狂笑起来,道:“算你还有些眼色,居然认得出本门中的手段!”

麻衣客厉叱道:“风老四是你什么人?”

少年秀士怒喝道:“你竟敢叫出家师名讳,胆子倒不小!”

麻衣客一顿足,拉住李洛阳沉声道:“李兄快退,这些少女已被九幽阴风吹散了魂魄,神智已失,连我都难免被她们所伤。”

李洛阳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失色道:“九幽阴风?吹散魂魄……”

话声未了,只听空中那阴阳怪气的语声又似有似无的传了过来:“迟了!迟了!逃不了啦……逃不了啦……”

麻衣客神情更是吃紧,方自一手将李洛阳父子谁入了铁中棠藏身的门中,那些少女的身子已的溜溜旋转起来。

李洛阳父子骤然在此见着水灵光,也似吃了一惊,但四个人谁也没有寒暄,一一凑首向外瞧去。

那十余个女子袍袖招展,已将麻衣客团团围住,她们神情虽痴呆,出手却凶险狠毒,攻而不守,有如不要命一般!招式间空隙虽多,但麻衣客索来怜香惜玉,此刻又怎忍心往自己心爱的女子身上骤下毒手?纵见她们招式中空门大露,也只有叹息一声轻轻将之放过,一时间被她们逼得手忙脚乱。

空中的语声虽止,但却响起了一阵阵似有似无的啸声,缥缥缈缈随风飘来,宛如鬼哭一般。

那身材矮小的黑衣妇人凝目瞧了半晌,突然大喝道:“你还在怜香惜玉,莫非自己不要命了!”

麻衣客叹息一声,随手点倒了一个少女,但其佘的女子却如视而不见,仍是不要命的扑将上去。

矮小的黑衣妇人低叱一声:“咱们出手!”

少年秀士双眉一皱,闪身挡在她们面前,冷冷道:“风中残魂未断,天下人谁也不得多事插手!”

黑衣妇人道:“除了天定使者外,谁也不得取他性命。”

两人针锋相对,各自都觉得对方身上散布出一阵阵寒气。

忽然间,远处响起了一阵鸾凤般的清啸突破鬼哭,黑衣妇人脱口道:“来了!”是瞧不见面色,语声显见甚是欢喜。

只听那鸾凤般声音道:“风老四,你来作什么?”

那阴森森鬼哭般声音一字字缓缓道:“九幽阴风吹来。自是要断人魂魄!”这语声说得越慢,越觉得鬼气森森。

那鸾凤般声音道:“这里的人,不准你动手。”

阴森口音道:“先来的动手,后来的请走!”

驾凤般声音道:“如此说来,你是要与我较量较量了?”

两人语声俱是白云端传来、众人听在耳里,亦不知是远是近,说到这里,语声骤顿,鬼哭之声却又大起。

声音虽只一个,但听来却似自四面八方一起传来,突然一声清啸直冲霄汉,但鬼哭之声仍然连绵如缕而来。

但闻两种声音此起彼落,弥漫天地,直听得众人心惊胆战,再也想不到世上竟有人能发出这种声音来。

麻衣客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突然一个旋身,风车般冲天而起,冲出了少女们的包围,刷的掠入门中。

他身形犹未落地,便已低叱道:“快随我来!”

铁中棠等人不由自主转身随去,在曲道中直奔而前,每过一重门户,麻衣客伸手一按,门上便落下一道石闸将来路隔断,铁中棠见他平日那般镇静从容,此刻却如此惊慌失措,显见所来敌人,武功定较他高出许多,忍不住问道:“来的可是碧海赋中人?”

麻衣客怔了一怔,道:“你怎知道?”

铁中棠叹息一声,还未答话,麻衣客突又冷笑道:“你真当我怕了他们,哼哼,无论是谁来了,我也不惧。”

水灵光道:“既然不怕,为何要逃?”

麻衣客黯然一叹,缓缓道:“还不是为了你。”

水灵光奇道:“为我而逃?”

麻衣客道:“我虽不怕他们,但来人武功实在太强,我自顾尚且不暇,而那班人的来意,却似有一些是为了你们两人,那时他们如要伤害于你,我又有何办法?”忽然大声道:“但你们却是我的客人,我纵然不敌而死,也不能让你们被别人所伤,只有先带你们到个安全之地!”

水灵光轻轻叹道:“你倒是个好人,谢谢你啦……但这里四面似已都被包围,哪里还有什么安全之地?”

麻衣客道:“便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手指之处望去,心头却不觉为之一怔。

原来说话之间,麻衣客又已带他们回到先前那间大厅,而他所指之处,便是八重门户中那扇黑门。

众人只当这门户中必有什么地室机关,倒也放宽了心。

但见麻衣客到了那门户之前,神情突然变得十分沉肃,脚步也特别放轻,双手掀起垂帘,躬身走了进去。

垂帘之后,竟又是一道石闸,麻衣客按动机钮,石闸方自缓缓升起,听那闸闸之声,着实显得分外沉重。

“众人入了垂帘,目光动处,心头又是一惊。

原来此门之中,有一条长仅数尺的石道,但石道尽头,竟是一片池泊,但闻水声潺潺,隐约传来。

骤眼瞧去,但见池中碧波粼粼,四面青山绿树,好一片山光湖色,顿令众人心旷神恰,眼界为之一广。

但走到前面,定睛一望,才发现这一片池水宽广不过十徐丈,四面的青山绿水也不过只是画在壁上的舟青图画,只是画得委实太过逼真,远近分明,景致宛如,颜色更是鲜艳慾滴,使山色看来更如覆苍翠,就白云缥缈间那几只引吭长唳的天鹅,也画得似要破壁飞出。

再瞧池面粼粼绿波之上,也有几只白鹅浮沉其间,还有一艘小巧玲珑的方舟漂浮水上,只是方舟四面黑纱低垂几达水面,谁也瞧不清舟中情况,只瞧见一缕缕轻烟带着一阵清香之气缥缈自垂帘中四散而出,烟气氤氲间,使得四壁丹青,一池绿水,更凭添几分仙气。

众人自杀伐场中骤然到了这里,虽明知四面景色是假,也不禁瞧得如痴如醉,浑然忘了置身何处。

方自惊疑之间,却见那麻衣客竟已恭身拜倒,面色更见恭肃,一字字缓缓道:“孩儿叩见娘亲。”

众人本正奇怪他神情为何变得如此恭敬,闻言不觉又为之一怔:“原来他还有母亲……但不知他母亲又为何住在这般奇秘之地?”

只听那方舟拂水黑纱中,已传出了女子的语声:“你来了么?你来作什么?”语声清妙甜美,悦耳已极,就连温黛黛的柔语也无此清脆,水灵光语声却又不及此柔媚,只是语气却出奇的冷漠,哪里是慈母对爱子说出的话,众人听得一怔,若不是麻衣客亲口唤出那一声“娘亲”,必当这方舟之中乃是位娇纵的少女,再也想不到会是他的母亲。

麻衣客道:“孩儿本不敢来打扰你老人家,只是……”

方舟中冷冷道:“十八年前,我发愿练功之时,便立誓不到功成之日,绝不踏下此舟一步,也不见人,你难道忘了么?”

麻衣客道:“但孩儿今日却急须见娘亲一面,只因……”

方舟中冷笑道:“我立誓之时,你父子两人便明知我要开始练此神功,今生便难以与你两人再见,但你两人那时正狼狈为姦,四处风流,本就嫌我在面前惹厌,是以谁也未曾劝阻于我!尤其你那父亲,为我建此练功之地,表面看来,似是体贴我练功时之寂寞,其实……”

麻衣客惶声道:“这里还有外人。”

方舟中只作未闻,接道:“其实他却只是要快些将我遣开,落得眼前清净,好去拈花惹草。”

她心中似是积郁颇深,一开口说出,便如长河决堤一般滔滔不可歇止,只听得众人目定口呆,作声不得。

麻衣客苦着脸道:“母亲那时一心要将那神功练成,孩儿虽明知此举不易,但也不敢阻拦……”

方舟中道:“你昔日既不阻拦,今日为何要来见我?”

麻衣客道:“孩儿今日已有大难的临头,只有借你老人家福荫,才能免祸,否则,今日孩儿只怕就要……”

方舟中冷笑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想必是你父子两人昔日欠下的风流债,别人来索偿了,是么?”

麻衣客垂首不答。

方舟中道:“但来人竟能使你如此害怕,倒令我奇怪得很。”

麻衣客道:“来的是卓三娘与风老四;母亲你纵不愿救孩儿,难道就能眼看这两人在你老人家眼前撒野么?”

方舟中惊叱一声,道:“卓三娘?风老四?”

听这语声,显见这坐关多年之夫人,也已被这两人名字打动,麻衣客面上已不觉隐隐现出喜色。

过了良久,只听舟中缓缓道:“我一人此舟,此心已死,便是碧海赋中之人全部来了,我也不致动心,你去吧!”

语声虽缓慢,但却带着种不可动摇的坚决之意。

麻衣客知她心意已决,再难挽回,面上立现黯然失望之色,缓缓站了起来,道:“既是如此,孩儿去了!”

众人俱是冰雪聪明,听他母子两人对答之言,却已猜出这位夫人昔日必是眼见自己儿子丈夫风流成性,伤心之下,方自发愿闭关修练一种极难练成之神功,这位夫人昔日在武林中声望必定不小,就连卓三娘、风老四那般人物都有些畏惧于她,是以麻衣客才会前来求恳托庇。

哪知她眼见儿子大难临头,还是漠然无动于衷,不肯出手,众人与麻衣客休戚相关,都不禁暗道她太过忍心。

只有水灵光想到她在舟中十八年之凄凉寂寞,忍不住轻轻长叹了一声,只因她自己昔日也是寂寞中人,深知寂寞滋味,转眼瞧去,铁中棠正在凝望着她,显见也已了解到她的心意。

众人回到厅堂,但是面色沉重,李洛阳忍不住叹道:“不是小弟多口,令堂的脾气,也未免太怪了些。”

不待麻衣客答言,铁中棠已沉声道:“李兄若是也尝过寂寞的滋味,便不会说这话了!”水灵光看他一眼,竟甚感激赞许。

忽然间,那风老四阴森森的语声又自响起道:“卓三娘,你我两人也不必争了,订个条件如何?”

卓三娘鸾凤般语声道:“什么条件,你说吧!”

风老四道:“这里女子由你带走,男子由我动手。”

卓三娘没有说话,风老四又道:“你我两人若是要打一架,两人少不得又要去躺个十年八年,这又何苦!”

卓三娘道:“这些被你迷住的少女如何?”

风老四道:“我负责救醒。”

卓三娘道:“好!就是如此。”

这两人语声竟穿透这么坚厚的石壁传了进来,入耳仍是清晰已极,众人面面相觑,更是心惊。

麻衣客叹道:“他两人若是先打上一场,我等也可坐收渔人之利,哪知……唉,这两人脾气怎么改了!”

风老四唏唏笑道:“小风流,你莫在等着坐山观虎斗了,还是乖乖出来吧,老子看在你爹娘份上,不难为你!”

麻衣客朗声道:“你只管进来,咱家等着你!”

语声亦是穿金裂石,清冽异常。

风老四大笑道:“你只当老子进不来么?”突然喝道:“神斧力士何在?”

一人应声喝道:“在!”

这喝声有如霹雳般,震得人耳鼓嗡嗡直响!

风老四道:“五丁开山伺候,将这些石片儿弄碎它!”

那喝声道:“是!”

接着,便听得轰然几声大震,显见风老四门下之神斧力士,以及五丁开山之力,裂开了外面第一重石闸。

李洛阳皱眉道:“后面可还有道路么?”

麻衣客道:“这房子后倚重山,你我除非有穿山之术,否则……唉,否则纵然插翅,也难飞渡!”

李洛阳呆了半晌,凝目瞧着李剑白,突然叹道:“唉,为父不该带你来的!”

李剑白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魂飞魄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