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33章 毒神之秘

作者:古龙

但这时红尘中却已开始流传着一件耸动天下的消息:“夜帝又将复出!”

这消息是自常春岛流传出的,温黛黛自也知道。

水灵光短暂的晕迷醒来后,温黛黛便简略地叙出了一切事发生的经过——她自是流着眼泪说的。

水灵光、易明也是流着眼泪在听。

只听温黛黛接着道:“他们死了,我活在这世上又有何生趣,本也想随他们死了,倒也落得干净,但……”

她目光深深凝注着水灵光,道:“但我们这样死了,岂非太不值得,我们好歹也要为他们做出一些事来,然后才能死,我们的死要死的有价值,只因唯有我们死得有价值,才算对得起他们。”

她这话虽是在说自己,却也无异是说给水灵光听的。

水灵光目光凝注着天畔最远处的一点星光,喃喃道:“不错,要死的有价值……我万万不会平白死的。”

温黛黛暗中叹了口气,道:“但那常春岛,我实也无法再耽下去,只因若是再耽下去,我如不死也要疯了。”

这其间只有易明悲痛较浅,是以心中仍有些好奇。

她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问道:“闻说留在常春岛的人,从此便得断绝红尘,那日后娘娘又怎会答应你走的?”

温黛黛道:“她没有答应,是我自己走的。”

易明张大了眼睛,吃惊道:“原来你是逃出来的,闻说那常春岛有如龙潭虎穴一般,你怎能逃得出呢?”

温黛黛道:“常青岛虽然一向纪律精严,但这最近一阵子,却有一件事,使得常春岛也有些乱了起来。”

易明道:“能使常春岛惊动的事,那想必是非同小可了……呀!是了,莫非是为了雷鞭老人要去寻仇?”

温黛黛道:“雷鞭又算得什么?姑娘怎会将他放在眼里、他不去还罢,若是去了,只怕也休想回来了!”

易明皱了皱眉道:“那却是为了谁?世上难道还有比雷鞭老人更强的人么?……呀!是了,还有一个。”

两人对望一眼,心里自然已知道此人是谁,易明道:“但……但是他……他已有许多年未见了。”

她从未说出此人的名字,水灵光却也已猜到,她只觉心头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兴奋与激动。

只听温黛黛已缓缓道:“不错,多年以来,夜帝俱都未在人间现身,但那只是因为他已被娘娘用计困在海滨地窟之中。”

水灵光再也忍不住脱口惊呼出来,颤声道:“那……那地窟在哪里?你……你可知道么?”

温黛黛道:“我纵然知道,也已无用,只因那夜帝已在不久之前自地窖中脱身而出。”

易明耸然变色道:“他老人家又已重入红尘了么?”

温黛黛叹道:“江湖大乱将起,又怎少得了他老人家!”

易明喃喃道:“这就难怪常春岛要被惊动了……”转目瞧了水灵光一眼,她激动的面容上,半是失望,半是欢喜。

她失望的是:她爹爹既已重入红尘,从此势必又将如神龙夭矫,翱翔天下,她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听到他的消息了。

她欢喜的自然是她爹爹终究仍然健在人间,无论如何,她终有一日总会见着他的。

但这瞬息的轻微欢喜,立时便被永恒的沉重悲哀所掩没一时间纵将消逝,这悲痛却永将留存她心底。

铁中棠去了!

她永远再也瞧不见那坚定而又温柔的面容,永远瞧不见那有时闪亮的火焰,有时却又温柔如水的眼波。

这一切在她心中占据了太多位置,如今她的心已是一片空虚,只因她失望得绝无任何事物所能代替与弥补。

其实此时此刻,又何止是她?温黛黛、冷青萍又何尝不是满心悲痛,柔肠寸断,泪珠如雨……

就在这时,就在这人人俱都黯然销魄,不能自己之际,易明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嘶声道:“蛇……蛇……”

夜色中虽瞧不见她面容,但想见她面上必已毫无血色,她颤抖着伸着手掌,指着面前的山石。

山石上那一点香火下,果然盘着一条颜色甚是怪异的小蛇,身下似乎闪动着一层乌金色的光芒。

这条蛇长不及一尺,粗不及拇指,实是小得可怜,但红舌闪缩,嗖嗖作态,却大有不可一世之概。

温黛黛本也吃了一惊,此刻见到不过是如此一条小蛇而已,微一皱眉,便待伸乎去取。

但她手掌还未伸出,便被水灵光一把拉住,只觉她指尖颤抖,似是心中充满惊恐。

温黛黛心头一动,转首望去,只见她一双水淋淋的大眼睛里,也已充满惊恐之色,不禁奇道:“这条小蛇你怕什么?”

水灵光道:“这条蛇必是奇毒无比,动不得的。”

要知她自幼生长在沼泽之中,毒蛇自是见得多了,但形状如此怪异,神情如此狞恶的毒蛇,却连她也未见过。

但见这金蛇仍然盘据在石上,动也不动,似乎根本来将面前这四个活生生的大人瞧在眼里。

易明越瞧越是害怕,颤声道:“怎……怎么办呢?”

水灵光目光四下搜索,口中道:“此等毒蛇,说不定已深具灵性,纵是深山大泽也不常见。”

冷青萍道:“不……不错,我……我立刻便将见……见着铁中棠了……你成全了我……爹爹……”

这一声“爹爹”叫出口来,众人一惊实是非同小可,易明嘶声道:“什么?他是你爹爹?”

冷青萍凄然笑道:“不错……”

那人也似骇得呆了,道:“你……你是谁?”

冷青萍道:“女儿……青萍……”

话犹未了,那人已大喝一声疯了似的奔下山坡,一把拉过了冷青萍,劈手撕下了她蒙面黑中。

满天星光,映着冷青萍苍白的面容,但见她嘴角似笑非笑,面颊上却已流满了晶莹的泪珠。

那人身子猛然一震,竟也扑地跌倒,颤声道:“萍儿……果然是萍儿……”但见他高颧削腮,鼻如鹰隼。

他,赫然竟是冷一枫!

温黛黛、水灵光、易明,眼见着眼前又是一幕人间惨剧,一个个俱是流泪满面,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冷青萍凄然笑道:“爹……爹你虽未认出女儿,但……但女儿却早已听出爹爹的声音。”

冷一枫嘶声厉喝道:“你……你为何不早说?”

冷青萍道:“爹爹你又何尝给女儿说话的机会,一提起铁中棠,你心头便被仇恨充满,什么人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冷一枫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吱吱作响,突然仰天大呼道:“苍天呀苍天,我好恨……好恨!”

冷青萍道:“他人死了,你老人家还在恨他?”

冷一枫道:“若不是他,怎会有如今这事……我若寻着他尸身,我便将之碎尸万段,也难消心头之恨!”

冷青萍苍白的面容上,突然泛起一丝奇异的微笑,道:“但如今女儿却立刻便要与他相会了。”

冷一枫厉喝道:“你……你敢?”

易明道:“那……那它怎会跑来这里?”

水灵光一字字道:“必是有人放出来的!”

易明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抬处,突见山坡上,树荫下,鬼魅似的现出条人影,易明嘶声呼道:“人……人在那里!”

只听那人影阴恻恻一阵冷笑,道:“幸好那丫头还有些见识,否则你们四人此刻只怕早已都去见阎王了。”

此人头戴竹笠,身穿道袍,影绰绰依稀可看出乃是个出家的僧道,只是在黑夜中谁也无法辨出他面目。

易明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你……你……你为何要放出这条毒蛇来害我们?”

那人冷笑道:“不错,你们四个小丫头自谈不到与老夫有何仇恨,但你们哭的那人却是老夫的大仇人!”

易明怔了一怔,道:“你……你是说铁中棠?”

那人唏唏狞笑道:“铁中棠呀!铁中棠,你这姦贼、恶徒,你这不是人生父母养的畜牲!你……”

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语声中充满怨毒之意,冷青萍突然飞身而起,颤声呼道:“他人已死了,你还骂他?你……”

那人目中射出杀机,轻叱道:“金奴,上!”

突然间,金光一闪,冷青萍语声立时停顿。

水灵光见她身子一动,面色已是惨变,但拉也拉不及了,此刻失声惊呼道:“你……你没事么?”

星光下,但见冷青萍蒙面黑巾波浪般起伏不定,手足四肢也起了阵阵*挛,她似是想说什么,却无力气说出口来。

再看那金蛇又已回到石上,它方才身子一挺,便已在冷青萍腕上咬了一口,来去之快,当真是快如闪电。

水灵光花容失色,温黛黛方待伸手去扶,冷青萍已跌在地上,道:“你……你好……好狠!”

那人狞笑道:“这本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我家金奴既已在你腕上留痕,世上已无葯可解,你只有等着见阎王了!”

冷青萍道:“女儿敢的……世上已再无一人能拦得住我……我的心一生中从未有过如此安适,如此自信……”

她缓缓阖起眼睑,嘴面的笑容,更是凄艳而迷人。

她语声也变得出奇的温柔,缓缓道:“看……看……他已在前面向我招手……你们瞧得见么?”

冷一枫身子早已剧烈的颤抖起来。

冷青萍道:“唉!可惜你们瞧不见他……他笑容是多么温柔……唉!我实未想到死……竟是如此快乐的事。”

温黛黛本已泪湿衣襟,此刻更忍不住啜泣出声。

冷青萍道:“莫要哭……莫要惊吵我……你看,那甜蜜的黑暗,已渐渐近了……他的笑容,也渐渐近了。”

她语声渐渐微弱,果真似乎已渐渐入睡。

冷一枫枯瘦的面容,已变为铁青,目光却变为血红。

他霍然转身,面对着那浑身散发着妖异之光的金蛇,竟要将他自己的罪孽,怪在这金蛇身上。

他喉间发出野兽般的嘶鸣:“是你……都是你!”

突然伸出手掌,一把抓住了那金蛇。

那金蛇竟也未想到自己的忠心,竟换来主子的仇恨,惊怒之下闪电般在冷一枫腕上咬了一口。

毒蛇反噬,其毒无比!

冷一枫宛如被人在心上刺了一针,身子陡然一阵*挛,紧握着毒蛇的手掌,越握越紧。

他枯瘦的手背,青筋已根根凸起,指节已变为惨白。

那金蛇起先还在扭动挣扎,渐渐不能动弹……蛇首渐渐垂下,冷一枫嘴角,渐渐泛出残酷而满足的微笑……

温黛黛等瞧得手足冰冷,满身冷汗湿透重衣。

突见冷一枫摊开手掌,掌心血肉模糊——那坚韧的金蛇,竟已被他毕生苦练的掌力捏成肉浆!

易明轻呼一声,晕厥过去。

冷一枫却疯狂的仰天狂笑起来,他口光也充满了疯狂之意,浑身肌肤,已变为恐怖的黑色!

水灵光、温黛黛情不自禁紧紧依靠在一起,浑身颤抖,满心栗懔,要想转身奔逃,双足却已骇得发软。

冷一枫笑声渐渐微弱……渐渐低沉……身子渐渐跌倒……突然软软的跌在他女儿身上。

无声寂绝,大地间静寂如死,唯有那香火上的一股青烟犹在夜中袅娜起舞,但就连这青烟的舞姿,也带着种凄迷恐怖的死亡意味,就仿佛死神本身,正盘旋在晚空中,静等着摄人的魂魄!

水灵光、温黛黛木立当地,甚至连指尖都无法移动,只有那飞舞的发丝,是这死寂中唯一的生趣。

风,不停的吹,木叶不停的在风中咽呜。

也不知过了多久,温黛黛颤抖着伸出手,要想自那可怜的冷青萍身子上,拉起冷一枫。

就在这时,她身旁突然多了一条黑影,这黑影来得全无丝毫声息,宛如地底涌起的幽灵。

温黛黛、水灵光大骇转身,星光下,只见一条高大的人影,天魔般立在她两人身后,赫然正是那食蛇异僧!

那鲜红的僧袍,纵在夜色中,也显得说不出妖异夺目,他冷冷的瞧着地上的冷一枫,那目光更是说不出的可怖。

温黛黛与水灵光已经历太多惊骇,已发不出惊呼,只是呆呆的望着他,也说不出一句话。

红衣异僧目光仍然凝注着不知是生是死的冷一枫身上,嘴角竟突然泛起了一丝奇诡、神秘而兴奋的笑容。

只听他口中喃喃念道:“毒神现体,天下无敌,食毒之门,横行天下……毒神现体,天下……”

他反来复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毒神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