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35章 铁血柔情

作者:古龙

温黛黛拨开草丛,草丛中果然有五粒黑色的棋子,后面四个堆成一一堆,前面一个,指向东方。

原来这正是司徒笑等人留下的指路标志,温黛黛昔日与司徒笑关系非浅,对他们的暗记自然了若指掌。

她先前本已瞧见了这些标志,只是那时满心悲伤,便未留意,此刻她暗中已下了决心,要找寻雷鞭老人与司徒笑,便一路寻来。

她凝目瞧了半晌,竟将那孤零零的一粒棋子自前面移到后面,也就是将路标自东方移到西方。

然后,她才拍了拍手,扬长东去,想到司徒笑等人势必要被这错乱的路标弄得晕头转向,她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她一路行来,又寻得了四、五个路标,她自然又将这些路标全部给弄乱,好教司徒笑等人摸不着方向。

最后到了一处,已入穷谷之中,前面虽仍有道路可寻,左右两边,却是山高百丈,壁立如削。而草丛中的路标,却指向右方。

温黛黛怔了一怔,仰首望去,只见那山壁高入云霄,壁上虽有藤箩攀援,但纵是猿猴,只怕也难飞渡。

她又惊又奇,暗暗忖道:“莫非已有人先我而来,将这路标弄乱了?”但知道这路标暗记的,世上也不过只有司徒笑等寥寥数人,他们又怎会将自己摆下的路标弄乱呢?温黛黛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她呆呆的木立半晌,只觉风吹衣襟,向后飘舞,此刻她本是面向山壁而立,这风莫非竟是自山壁里吹出来的?

这发现,立时触动了她的灵机,当下向山壁间有风吹出之处跃了过去,百忙中还是未忘将那路标棋子换了方向,指向危崖。

山壁间果然有条裂隙,虽然被满布山壁的藤箩掩饰得极为隐约,但温黛黛以树枝拨了半晌,终于发现了。

她此刻实已浑然忘了恐惧,这山隙里是龙潭,是虎穴,她全部不管了,拨开藤箩,便闯了进去。

山隙中自是狭窄而阴暗的,草木也显然已有被人践踏过的痕迹,但要不是温黛黛心细如发,留心观察,还是很难发现。

她吃力的走出数十丈后,眼前豁然开朗。

但见一片谷地,宽广辽阔似无边际,阳光普照,风吹长草,有如无情大海中黄金色的波浪。

温黛黛实未想到这山隙里竟有如此辽阔的大地。

一时之间,她竟似已被这一片壮观的景象所吸引,痴痴的站在那里,良久良久,动弹不得。

辽阔的草原中,长草已有人高,温黛黛行在草丛中,更有如行在大海波浪中一般,茫然无主。

她根本完全瞧不见四下景物,更辨不出方向,她本当入了山隙便可寻着雷鞭老人,如今方知大大的错了。

在这辽阔的草原中寻人,实如大海捞针一般,在这无人的荒山之中,她实已不敢放声呼唤。

至于草丛中是否有毒蛇猛兽?是否有强敌窥伺?这些,她倒未必放在心上,只是迈开大步,直向前闯。

但草丛委实太密,纵是对面有人行来,她也难发觉,纵是全力迈开大步,她也无法走快。

走了两、三盏茶功夫,四下还是毫无动静,她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但闻风吹长草,在耳畔飕飕作响。

这响声当真令人心慌意乱。

她终于忍不住了,奋身一跃而起,跃出草丛,放眼四望,但见草浪如涛,哪有什么人影。

她再想瞧仔细,但真气已竭,只有落下。

就在这将落未落的刹那之间,左面的草浪,动得似乎有些异样,但等她跃起再看时,已是什么都瞧不见了。

在这长草之间行走,本来危险已极,只因长草间到处都可以埋伏陷阶,到处都可能埋伏着危险。

若是换了别人,此时此刻,怎敢胡乱去闯。

但温黛黛算定这谷地中只有雷鞭老人这一伙人在,左面既然有了人踪,便必定是这伙人其中之一。

她想也不想,便闯了过去。

又走了数十丈远近,她一顿足,便听得前面似是有一阵阵轻微的声声,似是衣衫磨擦草丛所发出来的。

温黛黛轻叱道:“是谁?”

叱声出口,这轻微的声音便告消失。

温黛黛皱了皱眉,轻轻向前走去。哪知她脚步一动,那声音便已响起,似在向后退去,只要她脚步一停,那声音便也立刻停止。

这情况当真有如捉迷藏一般,但却又不知比捉迷藏要凶险多少倍,空山寂寂,风声飕飕。

温黛黛纵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也不觉有些胆寒。

这种出乎本能的惧怕,本是在人性中不可避免的弱点之一。

她再次停下脚步,轻叱道:“你究竟是谁?”

风吹草动,寂无四声。

温黛黛道:“我此来绝无恶意,无论你是谁,都请出来相见好么?”

她这次声音说得已大了些,但四下仍无回答。

她这一生中,不知已到过多少凶险之地,但无论多么凶险的地方,那凶险总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而此刻这长草从中,看来虽然平安,其实却到处都埋伏着不可知的危险,这种不可知的危险,实比世上任何危险都要可怖。

她口中不禁喃喃骂道:“这鬼草,怎的长得这么长……”

话声未了,突听前面草丛中“擦”的一响。

温黛黛骤然一惊,也不顾面目被长草所伤,奋身掠了过去,激得长草哗哗作响,四下仍是瞧不见人影。

转身四望,身子立时又被那打不断推不倒的长草包围起来,到了这时,温黛黛心头不觉泛出一股寒意。

她忍不住呼道:“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么,我是温黛黛,你可是黑星天、白星武、司徒笑?盛存孝?”

她说了一连串名字,还是无人回答。

她不禁皱眉忖道:“莫非前面根本无人,只是我听错了,无论如何,我此刻已是有进无退,好歹也要往前闯去。”

一念及此,咬牙往前冲去。

穹苍渐渐阴瞑,风势渐渐大了。

突然间,温黛黛一步踏空,竟似陷入了陷阶之中,身子不由自主任前面笔直栽了下去。

但她年纪虽轻,江湖历练却极丰富,在此等情况下,犹能惊而不乱,双臂一振,硬生生拔了起来,向旁跃去。

哪知她脚尖方自落地,突然两根树枝自草丛中弹起,尖锐的树枝,有如利剑一一,挟带风声,笔直划了过来。

温黛黛引臂击掌,身随掌走,“龙形一式”,再往前窜,哪知脚下又是一软,身子还是栽了下去。

这次她真力已尽,再也无法窜起。

但觉眼前一黑,一只黑布袋子自颈上直套下来,套住了她双臂,令她完全动弹不得。

温黛黛骤然遇伏,竟然未能反抗,便被制伏。

她不禁放声惊呼道:“你是……”

“谁”字还来出口,嘴已被一只强大而有力的手臂捂住,接着,身子也被那人凌空提了起来。

温黛黛双足乱踢,拼命挣扎。

但这人却是力大无穷,一双手臂更似钢铁铸成一般,她哪里挣得脱。

但觉胁上一麻,她根本动也无法动了,身子似已被那人扛在肩上,大步向前走了出去。

温黛黛心中忖道:“这人究竟是谁?究竟要将我怎样?他莫非与我有什么仇恨,是以方自这般暗算于我?”

但路标所指,这谷地显然乃是司徒笑等人潜伏之处,雷鞭老人在这里,还有什么别人敢在此落足?

温黛黛心念数转,恍然忖道:“是了,这必定是司徒笑记念前嫌,是以方自暗算于我,为的只怕是要将我好好羞侮一场。”

一念至此,她心倒定了。

哪知这时前面突然响起轻语之声,那是女子的口音。

只听她自语:“四哥,你真的出了手么?”

虽是女子声音,但语声却刚强得有如男子。

扛着温黛黛的那人,哼了一声。

那少女又道:“爹爹再三吩咐,未摸清对方路数之前,千万出手不得,私自打草惊蛇,小不忍而坏了大事。”

那男子哑声道:“你可知这女子是谁么?”

那少女道:“我怎会知道,我根本谁也不认得。”

说到这句话时,她语声中似乎微带酸楚之意,听来才总算多少有了些少女们应有的温柔。

那男人冷冷道:“这女子是来寻找司徒笑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里,竟似含蕴着山一般重的仇恨,海一样深的怨毒,那少女轻轻惊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两人谁也不再说话。

风吹草浪,使这无边的沉静显得更是沉静得可怕,温黛黛心头寒意也更重。

她在心中暗暗忖道:“这男女两人究竟是谁,是司徒笑的仇人?还是司徒笑的朋友?是为我来寻访司徒笑而迁恨于我?还是为了怕我向司徒笑复仇,是以先将我擒获?”

温黛黛终是猜不出这少年男女两人究竟是谁?更猜不出这两人究竟要将自己带往何处?如何处置?

她只觉这两人行走甚急,似乎在这长草间出没已久,是以长草虽如大海般难辨方向,但两人却不以为意。

走了半晌,突听那少女耳语般轻叱道:“停!”

温黛黛便觉自己身子沉了下去,显见那少年已蹲了下来,而且屏息静气,连呼吸之声都不再闻。

这时右面草丛间,已传来一阵脚步移动、衣衫“悉挲”声,温黛黛伏在少年肩头,但觉他心房怦怦跳动。

她不觉暗奇忖道:“这少年如此紧张,想必是怕来人发现于他,来的想必是他的强敌,在如此隐密的狭谷草中,居然竟潜伏着势如水火的两派人物,这当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却不知除了雷鞭老人一派外,还有一派是些什么人?想来这少年男女,必定是与雷鞭老人敌对一派中的。”

她好奇之心一生,反将自己的安危忘了,只恨不得草中来人直闯过来,也好让自己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物?

哪知脚步之声到了他们身旁数尺外,便停下了,接着,一个尖锐而奇特的女子口音道:“咱们在这里说话,万万不会被旁人听去。”

这语声听来又是年轻,又是苍老。

这语声一入温黛黛之耳,她心头不禁一跳,暗忖道:“原来是盛大娘来了!”这既年轻又苍老的语声,正是盛大娘独有的,无论谁只要听过一次,便再也不会忘记,温黛黛虽然明知盛大娘必定在这草原中,但骤然听得她语声,仍不免吃了一惊。

又闻另一人叹道:“如此隐密之地,也亏得雷鞭老人找到,只可笑他还不知足,还要说此地暗中必定有人窥伺。”

温黛黛听得这语声,心头又是一跳,忖道:“黑星天也来了。”

她好奇之心不觉更盛,暗道:“盛大娘拉青黑星天鬼鬼祟祟的在此说话,说的又是些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这我可得听听。”

风吹草动,两人说话的声音更轻。

盛大娘冷笑道:“依我看来。那老头子近来神智已有些不清,咱们若也随着他乱闯,那能成得了什么大事?”

黑星天叹道:“只可惜咱们已是骑虎难下,走也走不了啦!”

盛大娘道:“他死了又如何?”

黑星天似是吃了一惊,过了半晌,方自缓缓道:“大娘的活,小弟有些不懂。”

盛大娘道:“你懂的,我早已瞧出,咱们剩下的这些人里,只有你是条敢做敢为的汉子,是以才拉你来说话。”

黑星天默然不响。

盛大娘又道:“那老头子虽然疑神疑鬼,但对咱们却丝毫不加防范,咱们只要在他那酒葫芦里下些毒葯,嘿嘿……”

黑星天倒抽了口凉气,道:“但……但咱们此刻正想倚他为靠山,来复仇雪恨,若是害死了他,岂非反倒于咱们有害无益?”

盛大娘冷笑道:“你难道还未看出,他随手带着的那两本绢册,便是他一生武功的精华,他若是死了,就是咱们的了。”

黑星天心已显然有些动了,呐呐道:“这……”

盛大娘截口道:“此刻日后已隐,夜帝失踪,咱们只要学得雷鞭的武功,何愁不能横行天下,你还考虑什么?”

黑星天长长吐了口气,道:“只是他那儿子,外看虽糊涂,内里聪明,只怕还在老头子之上,却当真难以对付得很。”

盛大娘道:“老的已死了,还怕小的?不说别人,就凭你一双铁掌,我一袋天女针,再加上孝儿一柄剑,就足够要他的命了!”

黑星天又自默默不响。

过了半晌,盛大娘方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铁血柔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