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41章 草原之猎

作者:古龙

异啸一声初起,便已响彻草原。

只听得啸声来势,急逾奔马,恍眼间便到了近前,众人惊魂初定,又听得这凄厉尖锐的啸声,更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易明不由自主悄悄移动身子,向铁青树走了过去。

铁青树变色道:“这是什……什么人?”

云翼轻叱道:“住口,快伏下身子……”

话犹未了,啸声已到了头顶。

铁青树不及多想,一把拉住易明,扑地伏倒,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压在易明的娇躯之上。

在这一刹那间,他只觉得保护他身边的女子,乃是他应尽的责任,什么男女之防,他是早已忘了。

“嗖”的一声,一条人影长啸着自他头顶掠过,接着,又是“嗖”的一声,又是一条人影掠过。

两入一追一逃。身法俱是快如闪电,是以衣袂破风之声,亦是分外尖锐刺耳,铁青树虽来瞧见这两人身形,但听得这衣袂破风之声,也已猜出这两人委实无一不是轻功绝伦的武林高手。

云翼虽然令人伏倒,自己身子却挺立不动。

这两休人影的双足,几乎已将踢着他的头颅,但这老人却连头也未偏上一偏,只是傲然挺立,凝目而视。

但见这两人前面逃的赫然正是风儿幽。后面追的,便是那已化为毒神之体的冷一枫。

啸声去远,铁青树才听到自己身子底下轻轻“樱咛”一声,才觉出自己满怀俱是温香软玉。

他心头一热,脸上飞红,赶紧翻身坐了起来,虽然低垂着头,但一双目光,却忍不住悄悄向身旁的人儿瞟了过去。

易明仍然伏地躺着,肩头摇动,胸膛显然在剧烈的起伏着,他不知她是羞?是恼?是不愿?还是不敢坐起?

铁青树只觉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咚咚”直响,仿佛要震破胸膛跳将出来,过了半晌,忍不住轻轻唤道:“姑娘……”

易明轻声道:“嗯……”

铁青树嗫嚅道:“姑娘莫怪,在下只是……只是……”

易明突然翻身而起,垂首笑道:“你不顾一切保护着我,我怎会怪你。”

她本是个爽朗明快的女子,但方才骤然被一个少年男子坚实的身躯压在自己身上,心里不知怎的,竟泛起一种从来来有的感觉,也不知是害羞?还是什么?此刻她虽然竭力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但而上却不禁仍是红通通的,一双明如秋水的眼波,也始终不敢抬起。

两人虽然都未曾抬头,但呼吸相闻,心里都有股甜甜的滋味,铁青树更是意乱情迷,魂消神荡,几乎痴了。

突听云翼厉喝一声,道:“青树,抬起头来!”

铁青树心神一颤,这才想起严师还在面前,那颗低垂行的头,更是不敢抬起,只是颤声道:“弟子在此。”

云翼厉声道:“此时何时?此地何地?你莫非已忘了?”

铁青树道:“弟……弟子不敢。”

云翼“哼”了一声,转目道:“易姑娘。”

易明垂首弄着衣角,轻声应道:“是……”

云翼沉卢道:“大旗门弟子每一人肩上都担负着血海深仇,万万容不得儿女私情来消磨他们的英雄壮忐。”

易明道:“我……我知道。”

云翼大喝道:“你既知道,还不快上?”

易明怔了一怔,抬头道:“但……但……”

云翼道:“莫要多说,快快走吧!”

铁青树失色道:“但……但此地危机四伏,你……你老人家却教她一个女子孤单单的走到哪里去才好?”

云翼怒道:“他人之事,难道比本门血仇还要重要?”

铁青树道:“但方才她已险些被……”

易明突然一掠而起,大声道:“你莫要说了,我走就是,我虽是个女子,但闯荡江湖已有多年,难道还怕被人吃掉了不成?”

这时她被点穴道已渐失效,身上血液渐通,身手虽有些不便,但终是已能站了起来。

云翼不去瞧她,道:“如此最好,快快走吧!”

易明道:“我说要走,自是会走的。”

她心头显见有些激奋,语声也有些哽咽、嘶哑,举步向前走了一步,突又回首冷笑一声,道:“但我走之前,却有句活要问你。”

云翼喝道:“快说!”

易明道:“你要我走,莫非怕我勾引你家弟子?”

云翼倒也未想到这少女竟是这么爽直的性子,竟敢锣对锣,鼓对鼓,当面问出这种话来。

他不禁也为之一怔,道:“这……”

易明道:“告诉你,儿女之情,虽能消磨志气,又何尝不能激发人的雄心?你难道定要大旗弟子人人都做和尚,才能报得了仇么,这……只怕未必,何况这件事,世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管得住的。”

云翼怒喝道:“住口!”

易明也不理他,自管接口道:“更何况,我从心里就从未看得起大旗弟子,我见得为你们大旗弟子伤心的女子,已经太多了。”

她冷笑一声,接道:“你们非但不知保护你们的妻女,任凭你们的妻女被人欺负,而且自己还要令她们伤心,这又算得是什么英雄?什么好汉?我看你这血海深仇,不报也罢,还是先将你们门下弟子的妻女先救出来吧!”

云翼又惊又怒,竟被她骂得怔住了,这威重如山的老人,竟未想到竟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

易明道:“我话说完了,也该走了,你仔细想想吧!”

头也不回,举步而去。

铁青树痴痴的望着她,要想呼唤,却又不敢。

就在这时,那异啸之声突然转回。

这一次啸声来势更快,更是令人心惊。

易明脚下突然一个踉跄,竟又跌倒。

铁青树再也不顾一切,又扑了上去,这次两人一心都要瞧瞧他们是谁,虽然伏倒在地,仍然扭头而望、。

一先一后两条人影,有如流星赶月一般,自云翼头顶掠过,只要再有分寸之差,云翼便要被踢倒。

铁青树惶然道:“你……你老人家怎不伏倒?”

云翼怒道:“畜牲,你难道不知为师是何等身份?怎可随意伏倒,大旗弟子宁死……”

突然,啸声完全停止,四下一片死寂。

这突然而来的静寂,委实比方才啸声发作时还要震动人心,就连云翼,都不由自主顿住了嘴。

但,紧接着,风九幽嘶哑而又尖锐的语声便又传来。

只听他大喝道:“我知道你已来了,为什么还不露面?你借我的东西想必也带来了,快拿回来还给我……快……”

这语声忽左忽右,倏忽来去,显见他身形还未停顿,但无论他如何呼喝,四下却寂无回应之声。

众人不觉又惊又奇,都不禁在心中暗问自己:“是谁来了?风九幽到底在和谁说话?”

风九幽呼喝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他嘶声骂道:“你这贱婆娘,你到底藏在哪里?老子已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你还不出来救救老子,你这贱婆娘莫非想将老子害死?好将老子借你的家伙霸占不还,你明知此刻只有那家伙可以挡得住这毒鸟!”

云翼忍个住喃喃道:“他骂的莫非是花二娘?”

易明道:“听他口气,只怕不是,但……但他骂的却必定是个女子,而且,这女子还借了他一样重要的东西。”

此刻这老少两人心头充满好奇,居然叫一问一答,似乎全忘了方才之事,云翼沉吟了半晌,又道:“世上能有什么东西能挡得住毒神?”

易明道:“这……这委实令人情不透。”

铁青树突然接口道:“他说的那‘家伙’,只怕并非什么东西,而是个人。”

易明道:“嗯,不错……”

云翼皱眉道:“但世上又有什么人能挡得住毒神?这人若真有如此本事,又怎会被他两人这样借来借去?”

众人猜来猜去,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喝骂之声又转到左近。

但闻“嗖”的一声,风九幽自他们身旁草丛上掠过,那毒神冷一枫,自然还是紧追在后。

但奇怪的是,毒神身后,竟多了条人影。

这人影身形甚是纤小,轻功之妙,更是骇人听闻,无声无息的紧贴在毒神身后,毒神却竟是毫未觉察。

三条人影一晃即没。

云翼沉吟道:“风老四所骂的莫非就是此人?”

易明道:“嗯,这人看来果然像是个女子。”

云翼变色道:“普天之下的女子,只有一人的轻功如此了得,只怕,就连烟雨花双霜也是比不上她的。”

铁青树动容道:“你老人家说的是谁?”

云冀一字字道:“闪电卓二娘!”

铁青树、易明面面相觑,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云翼沉声接道:“碧落赋中,风、雨、雷、电四人,今日竟都来到了这里,这当真是说来别人也难以相信之事。”

要知雷、雨、电、风四人,无论是谁、只要出现一个,己是震动江湖之事,更何况四人竟都凑在一起?

易明喃喃道:“这么一来,这山谷想必更要热闹了,唉!这四人无论是谁,都足以把这时闹得天翻地覆。”

铁青树讷讷道:“咱……咱们不如走吧,有这四人在这里。……”瞧了云翼一眼,嗫嚅着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他下面的话虽然不敢说出,但别人也可能猜出他要说的是:“有这四人在这里,凭咱们的武功,还能有何作为?”他们的武功若与卓三娘等人相比,实如秋虫之与明月。

易明轻声道:“不错,此时他们正自互相纠缠不清,咱们正可乘机脱身,若是……”

云翼突然怒喝道:“谁敢再说走字!”

铁青树道:“但不走又能……”

云翼厉声道:“他四人之间,此刻正自纠缠个清,必定无法再留意他人之事,这正是我等行动的大好良机。”

易明眨了眨眼睛,道:“行动?”

云翼道:“不错。行动,五福连盟中人,此刻想必也躲在这草原之中,方才他们惊逃而出,此刻必定也未能聚在一起。”

易明颔首道:“这些人最是欺软怕恶,贪生畏死,在这种情况下,必定不敢随意走动,那么,想必便也不会聚在一处。”

云翼听她大骂自己的仇家,暗中不由得对她又生出几分好感,侧目瞧了她一民,捻须微笑道:“正是如此,他们分散之时,我等正好逐个击破,他们有一人撞见老人。便要他死一个!有两人遇着老夫,便要他死一双!”

易明拍掌道:“好!司徒笑那恶贼却得留给我。”

云翼笑道:“老夫正要瞧瞧彩虹七剑的身手。”

铁青树见他二人这番光景,心下自是十分喜欢,但瞧了云翼一眼,双眉又自皱起,讷讷道:“似你老人家的体力……”

云翼厉声道:“眼见仇人的头颅已悬在刀口,老夫的病毒早已自解,只不过有些口渴难忍,正好去痛饮他们的鲜血。”

易明接口笑道:“纵是陈年老酒,也比不上仇人鲜血。”

云翼大笑道:“好孩子,不想你倒甚投老夫的脾胃。”

易明道:“但我方才还骂了你老人家……”

云翼道:“咄!骂人又算得什么,能骂人的,才是真正性情中人,总比那些随声附和之辈要强得多了,走吧!”

当下迈开大步,向前行去。

易明冲着他背影吐了吐舌头,转首和铁青树悄声笑道:“这位老人家,可真是个怪人,他若瞧你不顺眼,怎么样都不行,他若瞧你顺眼了,骂他都没关系。”

铁青树道:“只怕你方才是骂对了,否则……”

易明道:“否则怎样?”

铁青树叹了口气,道:“否则只怕我便再也无法与你相见。”

易明脸一红,道:“那……那又有什么关系?”

铁青树垂首道:“你没关系,我却是有关系的。”

这两句话也冲口而出,说的正是他肺腑之言,要知人们在患难中,最易流露真情,铁青树如此,易明又何尝不然。

易明忍不住瞧他一眼,瞧见他满脸诚恳之色,心头一软,便将本不愿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只听她柔声道:“其实我……我也有关系的……”

腰肢一拧,飞也似的向前审去。

铁青树大喜过望,身子也似乎变得轻了,轻飘飘跟在她身后,方才的灾难,眼前的危险,早已全都忘去。

云翼当先而行,身后这一双小儿女的对答之言,他似乎全都没有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草原之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