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第42章 落日照大旗

作者:古龙

草原辽阔,人行其中,只觉似乎漫无边际。

一行人跟着冷青萍,也不知走了多久。

云翼终于不耐道:“这丫头莫非在戏弄我等?”

云九霄笑道:“想必不至于。”

云翼“哼”了一声,默然半晌,忽然又道:“但我等纵然寻着了那古庙又当如何?”

云九霄道:“如此穷谷草原中,竟有古庙,这古庙必定隐藏着许多神秘之事,这些事只要与武林有关,想来也必与本门有些关系。”

云翼道:“不错,近数十年来武林中之秘密,或多或少总与我大旗门有些关系,尤其在黄河以北这六省……”

他浓眉一皱,接道:“但花双霜与飨毒既在那里,这两人都与我等是敌非友,我等此番前去,岂非自找麻烦?”

云九霄叹道:“大哥有所不知,以小弟所见,本门之恩怨,牵涉极广,也极复杂,并不如昔日我等想像那般简单。”

云翼道:“这个,为兄也知道。”

云九霄道:“是以单凭本门弟子之力,要想复仇雪恨,绝非易事,何况……唉!一年以来,本门弟子又凋零至斯。”

云翼仰天笑道:“但愿苍天助我……”

云九霄目光闪动,道:“此时此刻,便是苍天赐我等之大好良机。”

云翼道:“此话怎讲?”

云九霄道:“此时此刻,当今武林的顶尖高手都已到此地,这些人有的神智大常,有的心怀鬼胎,彼此之间,又都有着恩怨纠缠,我等正可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造成我等的有利局势。”

云翼道:“话虽不错,但……”

云九霄截口道:“这些人看来虽与我等是敌非友,但我等只要善于应付,他们便非但不会与我等为敌,反而会从旁相助,譬如说花双霜……她心目中的爱女已在我们掌握之中,我等为何不可令她为我等做些事。”

云翼皱眉道:“这……这岂非有些……”

云九霄叹道:“小弟知道大哥之意,是说此举做得未免有欠光明,但我等肩负着血海深仇,为求复仇,也只有不择手段了。”

云翼长叹道:“自是如此……”

突听冷青萍娇呼道:“这就到了。”

众人心头一喜,放眼望去,只见这里果然己到了草原边缘,前面也是一片山岩,并未受震波影响,仍然巍然耸立,但岩山峥嵘,寸草不生,更瞧不见片瓦根木,哪有什么古庙的影子。

云翼瞧了半晌,怒道:“古庙在哪里?”

冷青萍道:“就在前面山下。”

易明奇道:“山下?古庙在山下?”

冷青萍嘻嘻笑道:“我还没有说完哩!大妹子你急什么?”

易明道:“求求你,快说吧,我急死了。”

冷青萍道:“山下有个小洞,你把头一低,就可以进去了,进去之后,左转,再向左转,还是向左转……”

云翼道:“待老人进去瞧瞧。”纵身一跃,当先而去。

众人纷纷相随在后,到了山崖下,只见长草直生到山脚,骤眼也瞧不出什么洞穴,但仔细一瞧,便可发现一处长草有被人踏践过的痕迹,而且还隐约可以听见有风声自长草后的山崖间传出。

云九宵道:“只怕就是这里。”

冷青萍站在远远的,道:“不错,就是那里,你们进去吧,我可要走了。”长发一甩,分开长草,竟真的扬长而去了。

众人瞧着她背影,都不禁呆了一呆。

云翼沉声道:“这其中莫非有诈?”

铁青树道:“不错,又有谁知道这洞穴不是诱人的陷阶,这少女说不定是假作痴呆,好教我们上她的当。”

易明道:“绝不会,她不是这样的人。”

云婷婷幽幽道:“她若是这样的人,昔日又怎会不顾性命前来报警,何况,她对铁二哥那等情意,又怎会来害我们。”

铁青树道:“说不定她本性已被迷失。乃是受命而来的,她既然跟着飨毒大师,这……这岂非极有可能。”

云婷婷一怔,讷讷道:“这……唉!”

众人面面相觑,既觉易明与云婷婷的话是不错,却又觉得铁青树说的有理,一时间,谁也拿不定上意。

于是人人目光都望向云翼,只等他来裁夺。

云翼目光却瞧着云九霄,道:“三弟,你看怎样?”

云九霄沉吟半晌,断然道:“我等既然已来到这里,纵是陷阱,也要进去瞧瞧。”

云翼振臂道:“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草丛中的洞穴,高仅四尺,众人果然要低头才能进去,这洞口虽不大,但却显然经过人工修凿。

洞穴周围青苔之下,隐约仍可瞧得出雕刻痕迹。

云九霄方待入洞,又自退后,撕下一片片衣袂,将石上青苔用力擦去,却发现石上的雕刻,竟是精致绝伦。

围着那四尺见方的周围,雕的全是武士装束的人物,有的正跃马试剑,有的正在刺击搏斗。

雕纹虽因年代久远而有些模糊,但一眼望去,只见石上每个人物都雕得虎虎有生气,仿佛要破壁而出。

云九宵沉声道:“大哥你看,此地果与武林有关。”

云翼道:“为兄当先。你从旁掩护。”

话犹未了,已矮身走了进去。

云九霄等人相继而入,易明抱着水灵光走在最后,突然发觉云婷婷犹未进去,却大在瞧着石上雕图出神。

易明笑道:“走吧,这又有什么好瞧的。”

云婷婷道:“我觉得这些图画有些奇怪。”

易明道:“有何奇怪?”当下也不觉凑首望去。

那上面雕的人物虽多,但仔细一瞧,面容却大多一样,这百十个人物仿佛原只是四、五个人。”

云婷婷道:“你可瞧出来了么?”

易明道:“嗯!这些图画仿佛是连贯的,仿佛是在叙述一个故事……这第一幅图是说这大汉被人夹击,已将落败……第二幅……”

突然洞内易挺唤道:“二妹,快进来。”

易明笑道:“走吧!这些图画纵然在说个故事,也不会和咱们有什么关系……”一把拉住云婷婷,俯首走了进去。

云婷婷虽已被她拉得不由自主冲入洞中,但仍依依扭转头来瞧,这古老的雕图,竟似对她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这连她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入洞之后,是一条曲折而又黝黯的秘道。

这婉蜒于山腹中的秘道,昔日想必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方始修凿而成,道旁光滑的石壁间,每隔十多步,便可发现一盏形式古拙,铸工雅致的铜灯,只是,如今无情的岁月,已剥夺了它昔日辉煌的外衣,换之以一层重而丑恶的苍苔,绿油油的,宛如蛇鳞,于是便使得这秘道每一角落中,都弥漫着一种令人心魂俱都为之飞越的肃杀悲凉之感。

众人一入此间,眼中所见到的是这诡秘而颓伤的残败景象,鼻中所呼吸到的是这古老而阴森的潮湿气息。

这感觉正如走入坟墓一般,沉重得令入透不过气来。”

就连云翼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脚步。

他心中似乎有一种奇异的不祥之感一秘道尽头的荒祠之中,似乎正有一种悲惨的命运在等着他。

但是他明知如此,也无法回头,他身子里竟似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在推动着他,要他不停的往前走。

他脚步虽缓慢,面容虽沉重,但心房却出奇兴奋的跳动着——在前路等着他的,纵是无比悲惨的命运,但不知怎的,他非但不愿逃避,反而迫不及待的想去面对着它,云九霄、铁青树、云婷婷此刻的心情,正也和他一样——这奇异的秘洞荒词,对大旗子弟而言,竟似有着一种奇异而邪恶的吸引之力,这吸引力竟使得他们能带着一种兴奋的心情去面对噩运,甚至面对死亡。

秘道终于走到尽头。

又是一重门户——又是一重满雕浮图的门户。”

走到这里,云翼再也抑止不住心头的激动,也不管那门里是有人?无人?更不管那门里是何所在?

他竟似突然忘去一切,大喝一声,狂奔而入。这素来镇静的老人,竟突然变得如此冲动,在这危机四伏的诡秘之地,竟敢如此大喝,如此狂奔。众人不由得都吃了一惊,蜂涌而入。

祠堂中弥漫着被他方才那一声大喝震得漫天飞舞的灰尘,云翼木立在灰尘中,仿佛呆了一般,动也不动。

这荒祠中哪里还有他人的影迹?

易明抽了口凉气,喃喃道:“花二娘和飨毒大师都不在这里……难道那冷姑娘方才是骗我们的?”

她心中也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但转目瞧了半晌,瞧遍了这荒词中每一角落后,却突又喃喃道:“她没有骗我……没有骗我。”

与其说这里是间荒凉的祠堂,倒不如说它是颓败的殿宇——穹形的,雕图的圆顶下,支撑着八根巨大的石柱,十余级宽阔、整齐的石级后,是一座巍峨的神龛,两座威武的神象。

尘埃虽重,苍苔虽厚,阴黯的角落中,纵有鸟兽的遗迹,密结的蛛网,但所有的一切,都不足以掩没这殿宇昔日的堂皇,直至今日,人们走入这吧,仍不禁要生出一种不可形容的敬畏之感,几乎忍个住要伏倒地上。

但灰尘消散后,便又可发现,石柱上、石壁间、神龛里……到处都嵌满了一粒粒亮晶晶的东西。

它们的晶光闪动,看来与这陈旧古老的殿宇,委实极不相称,这正如阴黯的苍穹,竟满布明亮的繁垦一般令人感觉惊异——众人情不自禁凝目望去,这才发觉这一粒粒晶亮之物,竟全都是立可置人于死的暗器。

这些暗器五花八门,大小不同,有的是五茫珠、梅花针、银蒺藜、夺魂砂……这些暗器虽已不同凡俗,但云九霄等人总算还能叫出它们的名字,然而,除此之外,竟还有其他数十种更是千奇百怪,种类繁多,有的如飞钹,有的如绞剪,有的如刀剑,有的如螺旋,但却俱都小如米粒,几乎目力难辨。

云九霄等人虽然久走江湖,见多识广,但有生以来,非但来曾见过这样的暗器,甚至连听都未曾听过。

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体积细小,份量轻微,看来连布帛都难以穿透的暗器,此刻竟邵深深嵌在了那坚逾精钢的青石中,这施放暗器之人,却又是何等惊人的手段,却又有何等惊人的内力!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俱都不约而同的忖道:普天之人,除了烟雨花双霜,又有谁能同时施放出这许多奇异的暗器,又何谁能令这些器裂石穿木?

易明道:“那位冷姑娘方才果然并术骗我们,烟雨花双霜与飨毒大帅,果然曾经在这里中死恶斗,只是……”

铁青树不禁接口道:“只是……不知这两人此刻又到哪里去?”

云九霄皱眉道:“也不知这两人究竟是谁胜谁负?”

他目光自那一点点闪亮的暗器上掠过,心下却在思量:飧毒要这烟雨般的暗器网中逃得生路,只怕是难如登天的了。

众人虽然未能眼见方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但目睹这大战的遗迹,各各心下却也不免有许多不同的感怀。

易明眼波飘来飘去,口中轻叹道:“只恨咱们来迟了一步……来迟了一步……”

突见云婷婷快步奔上石阶,她脚下奔行虽快,但双目却只是直勾勾的瞧着那两尊威武的神像。

神像的面目,也已被苍苔掩没,根本什么都瞧不清,但云婷婷却仍瞧得出神,甚至连膝盖撞着那坚硬的石桌时,她也丝毫不觉疼痛,手一撑,上了石桌,撕下一块衣袂,接着跃上那巨大神像的肩头。

云九霄皱眉道:“婷婷,你这是做什么?”

云婷婷头也未回,似是根本来曾听到他的话,只是颤抖着伸出手掌,去拭擦那神像面上的苔痕。

云九霄还待喝问,目光忽然瞥见云翼——云翼的一双眼睛,竟也直勾勾的瞧着那神像,竟也似瞧得痴了。

刹那之间,云九霄但觉心弦一阵震颤,热血冲上头颅,竟也突然忘却了一切,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那神像。

易明兄妹瞧着他们奇异的神情,心中竟也不办自主泛起一种奇异的预兆,只觉仿佛有什么惊人的事要发生似的……

沉厚的苍苔,终于被擦干净,露出了神像的脸。

那是一尊威武、坚毅而勇敢的脸,眉宇间,充满了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百折不回之坚强意志。

易挺一眼瞥过,心头便不觉一跳,他只觉这张脸竟是这么熟悉,仿佛就在片刻前还曾见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落日照大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