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01章 侦骑四出

作者:古龙

一百零三个精明干练的武林好手,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

这件事影响所及,不但关系着中原十二家最大镖局的存亡荣辱,江湖中至少还有七八十位知名之士,眼看着就要因此而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秘密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

崔诚若知道自己现在已变得如此重要,一定会觉得自己此生已非虚度。

可是他并不知道。

他已整整昏迷了三天。

这—百零三个人都是中原镖局的精英,护送着镖局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趟镖,经太行,出撞关,却在太行山下一个小镇上忽然失踪。

崔诚是群英镖局的趟子手,也是这次事件中唯一的生还者。

根据一天后就已紧急号召成的搜索队首脑熊天健:“我们是在当地一家客栈的坑洞里找到他的,当时他已昏迷不醒,奄奄一息。

据陪同搜索队到太行的名医叶星士:“他身上共有刀伤六处,虽然因为流血过多而昏迷,拿好伤不在要害,只要能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他静养三五天,我保证他一定能恢复清醒。”

搜索队的另一首脑鹰眼老七:“现在他已被送到—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休养,不经我们全体同意,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熊天健是中原大侠,也是群英镖局总镖头司徒刚的舅父,侠义正直,在江湖中一向很有威望。

叶星士是少林铁扇大帅的唯—俗家弟子,也是江湖中久著盛誉的四大名医之—,医术精绝,天下公认。

鹰眼老七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十二连环坞的势力远及塞外,黑白两道中都有他的门人子弟,这次护镖的四十位镖师中,就至少有五六个人曾经在他门下递过贴子。

他们被牵入这件事,只因为他们都是这十三家镖局的保人。

这趟镖的来头极大,甚至已上动天听,若是找不回来,非但所有保人都难免获罪,连委托他们护镖的太平王府都脱不了关系。

所有的保人当然也都是江湖中极有身分的知名之土,中原武林的九大帮,七大派,几乎全都有人被牵连在内。

他们是在端阳节的第一天找到崔城的,现在已是五月初八。

根据负责照顾崔诚的十二连环坞第三寨程寨主:“他昨天晚上已醒过一次,还喝了半碗参汤,解了一次手,等我们替他换过葯后,他才睡着的。”据鹰眼老七的如夫人萧红珠:“他解出的粪便中已没有血丝,今天早上已经能开口要水喝,还看着我笑了笑。”程中和萧红殊都是鹰眼老七最亲信的人,只有他们才能接近崔诚。

以崔诚的伤势来看,现在虽然还不宜劳累,但是这件事却无疑远比他的伤势重要得多,只要他能开口说话,就绝不能再等。

所以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人,现在都已到了十二连环坞的总寨,连太平王的世子都带着他的护卫来了。

现在崔诚绝不能死!

十二连环坞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江湖中几乎从来没有人能真正了解过,那不仅是个地方,也是个极庞大的组织。

这组织的势力分布极广,分子复杂,黑白两道上,他们都有—份,可是他们都能谨守一个原则:“不伤天害理,不乘人之危,不欺老弱妇孺,不损贫病孤寡。”这也许就他们能存在至今的最大原因。十二连环坞有十二寨,从外表看来,和普通的山庄村落并没有什么分别,其实他们的防卫却极森严,组织更严密,没有他们的腰牌和口令,无论谁都很难进入他们的山区。总瓢把子鹰眼老七的驻辖地,就叫做”鹰眼\十二连环坞属下的所有行动,命令都是由鹰眼中直接发出的。

端阳正午,崔诚就已被送入鹰眼的密室中,要经过五道防守严密的铁栅门才能进入这秘室,能自由出入的,只有程中和萧红珠。

现在他们就在这里陪着崔诚。

程中老诚持重,而且略通医术,萧红珠温柔聪明,心细如发,秘室四面墙避,都是整块的花岗石,铁门外不但整天都有人换班防守,而且还配着名匠铸成的大铁锁,除了萧红珠和鹰眼老七贴身秘藏的两把钥匙外,无论谁都打不开。

对这种防守,连太平王的世子都不能不满意。”你说得不错,这地方实在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可是当他们通过五道铁栅,进入秘室后,才发现崔诚已经死了!

萧红珠和程中也已死了!

他们身上既没有伤痕,也找不到血痕,但是他们的尸体都已冰冷僵硬。

根据昨星士的判断:“他们死了至少已有一个半时辰,是被一柄锋刃极薄的快刀杀死的,一刀就是致命i”“因为刀的锋刃太薄,出手太快,所以连伤口都没有留下”致命的刀伤无疑在肺叶下端,一刀刺入,血液立刻大量涌入胸腔,所以没有血流出来。”

这一刀好准,好快!

可见杀人的凶手不但极擅使刀,而且还有极丰富的经验。

防守秘室的人,跟随鹰眼老七都已在十年以上,都是他的心腹死士。

他们指天誓曰。”在这两个时辰中,除了萧夫人和程寨主外,绝没有第三个人出入过。”

这一班防守的有二十六个人,三十六个人说的当然绝不会全是谎话。

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去的』太平王的世子冷笑:“照你这么说,除非他是个隐形的人。”正午。

布置精致的大厅内沉闷烦热,连风都似已被凝结,散乱的头发一落下来,立刻被汗水胶住,虽然随时都有酒水供应,但大家还是觉得嘴chún干裂,满嘴发苗。

鹰眼老七显得憔悴,悲伤而疲倦。

他本是个活力充沛,看起来很年轻的人,就在这一刻问,他似已苍老了许多。

“凶手是怎么进去的?这世上当然绝没有真能隐形的人。”他想不通。没有人能想得通。大家只知道—件事,这三干五百万两镖银若是找不回来,他们就得负责赔偿。那足以让他们每个人都倾家荡产』就算倾家荡产,也未必能赔得出!以他们的身分地位,当然更绝不能赖帐。幸好太平王的世子并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可以给你们四十天的限期,让你们去把这批珠宝追回来,否则……”

他没有说下来,也不必说下去,后果的严重,大家心里很明白。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带着他的护卫们走了,不管怎么样,四十天期限已不能算短。

只可惜这件事一点线索都没有。

鹰眼老七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熊天健满身大汗,已湿透了内外二重衣服,有些人只有鼻子出汗,就看着汗珠一滴滴从鼻尖上滴落。

这些人都是坐镇一方的武林大豪,平时指挥若定,此刻却已方寸大乱,竟完全想不出一点对策来。

叶星士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大家都不能完全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只有等待着他说下去。

叶星士:“上个月底长江水上飞,在作每日例行的巡查中,忽然暴死在水中,我也曾被他们帮中的子弟请去检定他的死因。”熊天健立刻问。”他的死因也跟崔诚一样?”

叶星士点点头:“他身上也完全没有伤痕血迹,我整整花了三天功夫,才查出他内腑肺叶下的刀伤,也同样是一刀就已致命。”熊天健:“他是在水中被刺的了?”

叶星士:“不错。”

熊天健脸色更凝重,水上飞的水性号称天下第一,凶手能在水下一刀刺入他的要害,水底的功夫当然比他更精纯。

他沉思着,过了很久,才缓缓:“我也想起了一件事。”

以鹰爪力著称的淮南武林世家长公子王毅抢着问:“什么事?”

熊天健:“今年年初,篙阳‘铁剑山庄’的老庄主在他的藏剑阁中练剑时,忽然暴毙,至今还没有人知道他的死因。”

他长长吐出口气:“现在我才想到,他很可能也是被同一个刺客暗杀的。”篙阳郭家的剑法,一向为不传之秘,郭庄主在练剑时。

绝不许外人偷看。

他的藏剑阁建造得也像是铜墙铁壁—样。任何人都难越雷池一步。

叶星士皱眉:“他当真是在练剑时被刺的,这刺客的刀就未免太可怕了。”

鹰眼老七忽然冷笑:“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应该坐在这里,等着他来将我们—个个杀光?”

没有人跟他争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被刺杀,无论谁心情都不会好的。

鹰眼老七握紧双拳,额上青筋…恨根凸起。大声:“就算这刺客房和有三头六臂,真的会隐形,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怎么找呢?

经过了彻底商议后。大家总算决定了三个对策。

将所有的人手分成三批,分头办事。

第一批人由熊天健率领,再回太行山下那小镇去,看看镖师们投宿的那家客栈中,是不是会有些蛛丝马迹留下来。

最好能将当地每一房人家都仔细查问清楚,出事前几天,有没有可疑的陌生人到过那里?

他们已将江湖中所有善于使刀的武林高手都列举出来,由叶星士带领第二批人去分别查访。

最主要的是,要问出他们从五月端阳的凌晨到正午的这两个时辰中,他们的人在哪里?

第三批人由王毅领头,到各地去筹款,想法子凑足三千五百万两。

这两件事虽然都很不容易,大家忍不住要问鹰眼老七:“你准备到那里去?”

“我去找陆小凤。”

“就是那个有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鹰眼老七点点头。”假如世上还有人能替我们找出那凶手来,一定就是陆小凤。”他说得很有把握。

经过了幽灵山庄那一件事后,他对陆小凤的机智和能力都充满信心。

“据说这个人是个浪子,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你准备到哪里去找他?”

“哪里的粽子做得最好,我就到那里去找。”对这一点,他也很有把握。他知道陆小凤不但好吃,而且很会吃,端午节的时候若是不吃粽子,岂非是件很煞风景的事?”据说卧云楼主人的家厨名动公卿,做出来的湖州粽子风味绝佳,当地官府每年都要用八百里加急的驿马送到京城去,而且卧云楼主人好像也正是陆小凤的老朋友。

“我正准备到那里去。”鹰眼老七已站起来。”卧云楼主人一向好客,端阳才过三天,他一定不会放走陆小凤的。”

只可惜他还是去迟了一步。

卧云楼主人昔年本是江湖闻名的美男子,近年来想必因为吃得太好,肚子已渐渐凸起,这一点无疑也使得他自己很烦恼。

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拍打着自己的肚“陆小凤来过,端午前后,他几乎每年都要来住几天。”

卧云楼主人亲自为鹰眼老七倒了杯酒。”这就是我特地为他挑选的竹叶青,你尝尝怎么样?”

鹰眼老七虽然不是为品酒而来的,还是将这杯酒一钦而尽,立刻问:“现在他的人呢。”卧云楼主人叹了口气:“今年他的兴致好像不如往年,总显得有点心事重重,连这坛酒都没有喝完,就一定要走,连我都留不伎!”

看来他显然对陆小凤很关心,摇着头叹:“他太喜欢管闹事,什么事都要管,不该管的也要管,却忘了替自己打算打算,一个人到三十岁还没有成家,心情怎么会好得起来i”鹰眼老七只有苦笑。”你知不知道他会到什么地方去?”

卧云楼主人沉吟着:“我好像听他说过,他要到海外去散散心。”鹰眼老七的脸色一下子就已变得蜡黄。”你是说他要出海去?”

卧云楼主人遥望着窗外的一朵白云,缓缓:“现在他想必已到了海上。”鹰眼老七开始喝酒,一口气喝了八大碗,站起来就走。

卧云楼主人也留他不住,只有送到门口。”他秋深的时候就会回来的,一定还会到我这里吃月饼,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音他。”鹰眼老七:“到了那时候,我只有一件事找他做了。”

卧云楼主人:“什么事?”

鹰眼老七:“找他去抬棺材。”

卧云楼主人皱了皱眉,问道:“谁的?”

鹰眼老七:“我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