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10章 惊散野鸳鸯

作者:古龙

漫漫的长夜已过去,东方巴现出—轮红日,海面金波万道,奇丽壮观。

他是不是还能再看见明天的太阳?陆小凤自己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尽量放松四肢,半沉半浮的随着海水漂流,只希望海潮能将他送回那岛屿,他从来也没有梦想到此时此刻还会有船经过这里。

谁知海面上却偏偏有条船了,正是条他上次落海时,岳洋抛给他的那种救生小艇,小艇上有个人正在用力划桨,显然也梦想不到海里还有活人。

陆小凤—下子从海水中窜出来,窜上了小艇,这人骇极大呼,就像是忽然看见鬼一样。

他看来还是个孩子,岁数当然不大,青衣童尝,正是那条船上打杂的小厮。

陆小凤上船的时候就觉得这小厮行动好像有点鬼祟,样子好像有点面熟。

只不过那时他自己也有点六神无主,根本没有注意这件事。

这小厮的脸白净秀气,看来并不像做惯粗事的人,船沉了之后,他居然还能找到条救生的小艇,运气实在不错。

他吃惊的看着陆小凤,连嘴chún都吓白了:“你……你还没有死?“陆小凤:“我已经死了,我是来找替死鬼的。”这小肠半信半疑,心里还是害怕:“你为什么要找上我?”

陆小凤:“因为那条船是你弄沉的!

这小厮立刻大声否认:“不是我,我什么事都不知:“陆小凤笑了笑,忽然一把将她抱厂过来,拉开了她的衣襟,露出晶莹白嫩的胸膛,和一双小小的rǔ房,这孩子竟是昨天晚上替九少爷去找过沙曼的小玉。

她当然不是孩子,已到了初解风情的年纪,忽然被—个强壮的男人解开衣服抱在怀里,全身都软了,心里却又惊,又怒,又羞,又急,颤声:“你……你……你想干什么?‘’陆小凤悠然:“我也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我一向是个出名的色狼,大家都知道的!“小玉简直吓得快要晕过去了,心里却偏偏又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滋昧,偏偏没有晕过去。陆小凤:“我最喜欢会说谎的小姑娘,不知道你会不会说谎?”

他故意眯起眼睛,露出牙齿,做出副大色狼的样子,好像要一口把她吞下去。

小玉立刻摇头:“我不会说谎,我从来也不说谎的。”陆小凤:“你真的不说谎?好,我来试试,我问你,船是怎么会烧起来的?”

小玉看着他的手,他的手并不像很规矩的佯子,他的表情更叫人心慌。

她终于:又了口气:“船舱底下有桶江南霹雷堂的霹雷子,还有几桶黑油,只要把霹雷子的引线点着,船就烧起来了!‘陆小凤:“引线是谁点着的?“小玉:“不是……”陆小凤:“不是你?“他的手忽然做了件很可怕的事,小玉身子更软了,轻轻:“不是别人!”陆小凤好像还不太明白:“不是别人,难道是你?“小五咬着嘴chún,终于点了点头。陆小凤:“是谁叫你做这种事的?是不是你的九公子?”小玉:“不是,是宫主!“陆小凤:“她者子又不是皇帝,你们为什么叫她公主?”小玉:“不是公主,是宫主,皇宫的宫!“陆小凤:“她为什么叫宫主?”小玉:“因为她姓宫,叫宫主!“陆小凤笑了:“以前我认得一个老头子,你猜他叫什么?”小玉:“叫什么?“陆小凤:“他叫老头子,因为他本来就姓老,叫老头子”小玉也笑了,仿佛已忘记了他那双可怕的手。陆小凤却放开了她,故意板起脸:“你果然不会说谎,我不喜欢你!“小玉看着他,眼珠子转厂转,忽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喜欢我?”陆小凤:“你不怕?“小玉摇了摇头,悠然:“我告诉你这些事,只不过因为我本来就不会说谎而已!”陆小凤大笑。这时阳光升起,照着她苹果般的脸,也照着她那发育得很好的胸膛。陆小凤笑:“不管你为什么说了老实话,现在你总可以穿好衣裳了!“小玉眨了眨眼:“我反正已被你看过了,为什么还要穿好衣裳?”她解开头上的青巾,让乌黑柔亮的长发披散下来,转身面向阳光。”我这里从来也没有晒过太阳,我真想把全身都脱光了晒—晒!“阳光灿烂,海水湛蓝,能够赤躶着晒晒太阳,的确是件很愉快的事。陆小凤却大声:“你千万不能这么做jo小玉:“为什么?”陆小凤:“因为……因为我是个色狼。”小玉嫣然:“我不怕色狼,难道色狼反而怕我了?“陆小凤叹了口气:“色狼也不怕你,色狼只不过怕他自己会……”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脸色忽然变了,他忽然发现船底已入了水。陆小凤:“你会不会游水?“小玉:“不会。”陆小凤叹:“这下于真的完了!”小玉:“什么事完了?“陆小凤:“你那位宫主不但要杀我,还要将你也一起杀了灭口。。”小玉淡淡:“我知道。”陆小凤:“你知道?”小玉:“她在这条小船底下打了两个洞,用蜡封住,被海水一泡,蜡就会溶,海水涌进来,这条船就要沉了『“陆小凤叫了起来:“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还要坐这条船?”小玉:“因为我早就想尝尝被淹死是什么滋昧。“陆小凤傻了。他想不到这看来很聪明伶俐的小姑娘,竟是个糊里糊涂的小混蛋。小玉:“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骂我是个小混蛋,其实你若不遇见我,也—样是要被淹死的,现在多了个人陪你,有什么不好?”陆小凤苦笑:“我只不过有点后悔!“小玉道。”后悔什么?”陆小凤:“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真的喜欢你。”小玉的脸红了,却又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陆小凤瞪眼:“你笑什么?“小玉也不回答,却从船头下找出了一大块黄蜡,分成两半,用手揉软将船底的两个洞塞了起来,喃喃:“这块蜡著溶开怎么办?你说怎么办?”陆小凤:“我不知道。“小玉:“我知道,这样的蜡我已准备了十七八块jo陆小凤又惊又喜:“原来你不是小混蛋,却是条小狐狸!”小玉故意叹了口气:“我虽然很想尝尝被淹死的滋昧,可是还没有被人真的喜欢过,就糊里糊涂的死了,岂非有点冤枉。”陆小凤大笑:“你那位宫主看到你又活生生的回去了,不知道会不知被吓死?“小玉:“她不会i”陆小凤:“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小玉:“因为她每次要我做事,总是想把我也一起杀了灭口,只可惜每次我都没有死,每次她看到我活着回去,反而好像很高兴,因为她知道以后又可以要我替她做事了!”陆小凤:“你既然知道她要害你。为什么还要替她做事?“小玉叹了口气:“因为我若不做,就真的要死了,死得很快。”陆小凤也不禁叹了口气,跟那只蜜蜂一起,要活下去的确不容易。他知道自己这次回去后,那只蜜蜂还是会来找他的。他连躲都没法子躲。小玉看着他,忽然:“你是个好人ju陆小凤笑了:“你眼光总算不错。”小玉:“你这两条像眉毛一样的胡子虽然有点讨厌,可是你这人倒不算难看!陆小凤笑:“等你再长大一点,你说不定就会喜欢我这胡子了!小玉忽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是陆小凤!“。陆小凤:“这有什么可惜?”小玉:“你若不是陆小凤,我就一定会嫁给你的,就算做小老婆也没关系。“陆小凤:“我是陆小凤,你为什么不能嫁给我?”小玉:“因为我不想做寡妇。“陆小凤:“嫁给陆小凤就会做寡妇。”小玉叹:“我那位宫主一心想要你的命,九少爷也未必喜欢你活下去,我若嫁给你,也许不出三天就要做寡妇的。“正午。小艇终于已靠崖,两个人都已累得精皮力竭,像死人般躺在沙滩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小玉忽然:“做寡妇好像也是件很好玩的事。”陆小凤:“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ju小玉:“好玩,一定很好玩。”陆小凤:“为什么?”小玉:“女人迟早都要嫁人的,嫁了人就有丈夫,寡妇却没有,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也没有人管。还可以去偷别人的丈夫,岂非好玩得很。“陆小凤又傻了。他实在猜不透这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做寡妇居然是件很好玩的事,这倒连他都是第一次听见。小玉:“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陆小凤苦笑:“原来你不但是小狐狸,你还是个小混蛋。”小玉笑了:“只不过你尽管放心,我这小混蛋,还不想嫁给你这大混蛋。”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又:“我要回去了,你呢?“陆小凤:“我……”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他并不怕别人害他,这种事他早已很习惯,可是今天就是沙曼成亲的日子,要他眼看着沙曼去嫁给别人,他实在受不了。一阵阵浪涛卷来,他忽然发现这里就是他上—次上岸的地方。小玉又问:“你究竟回不回去?“陆小凤:“我有栋很漂亮的房子,就在这附近,你想不想去看看?”小玉笑:“你说谎,我可不喜欢会说谎的男人。”陆小凤:“我那里还有个朋友在等着我,肚子大大的,不但好玩极了,而且不说谎。小玉笑得弯下了腰:“原来你不但会说谎,还会吹牛,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从来不说谎的人我倒还没有见过。”陆小凤:“你若不信,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小玉:“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反正……”她抿嘴一笑,又:“反正我又不怕你,是你怕我。”泉水依然在不停的流,他那小草棚也依然无恙,这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小玉又笑得弯了腰:“这就是你的漂亮房子。”陆小凤:“这房子又凉快,又通风,你说有那点不好。”小玉:“好……好……好不要脸!“陆小凤大笑,拉着她的手走进去,大肚子的弥陀佛也依旧躺在那里,笑口常开。小玉:“这就是你的朋友!”陆小凤:“你看他会不会说谎?“小玉只有承认。”不会』”陆小凤:“所以我也没有说谎。“他弯了腰,拍了拍弥陀佛的肚子,笑:“好朋友,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这里等着我,你非但不会说谎,也不会出卖朋友。”弥陀佛笑嘻嘻的看着他,忽然:“可是我会咬人。”声音的确是从弥佛嘴里说出来的,陆小凤真吃了一惊。这弥陀佛几时变得会说话的?弥陀佛忽又叹了口气:“不但会咬人,还会说谎。”陆小风忽然跳起来,一下子抱起了这弥陀佛,又笑又跳。小玉吃惊的看着他,还以为他疯了。陆小凤的确快疯了,高兴得疯了。弥陀佛当然不会说话,只不过有个人躲在它肚子里说话。陆小凤听得出这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竟是沙曼。沙曼的脸色还是苍白的,虽然显得比往昔憔悴,眼睛里却充满欢喜。陆小凤痴痴的看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沙曼眨了眨眼睛:“你能到我的家去,我为什么不能到你的家来?”陆小凤笑:“你当然能来,随时都能来,可是……“他心里忽又打了个结:“今天你却不该来的!’‘沙曼:“为什么?”陆小凤虽然想勉强笑笑,却硬是笑不出:“今天岂非是你成亲的日子?“沙曼却笑了笑:“我刚才岂非已告诉过你,我不但会咬人,还会说谎。”陆小凤又傻了。小玉忍不住笑:“现在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你喜欢会说谎的女孩子,因为你喜欢曼姑娘。”她也眨了眨眼:“现在你们可以真的彼此喜欢喜欢了,我却得走了,再不走只怕就要被你们赶出去了。”这小姑娘到真的很识相,真的说走就走,这次陆小凤当然不会再留她。等她走了很远,沙曼才问:“真的彼此喜欢喜欢?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陆小凤:“就是这个意思『”他忽然扑过去,用力抱住了她,两个人一起滚倒在柔软的树叶上。海风温暖而潮湿,浪涛轻拍着海洋,温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呼吸。他们的呼吸却并不像海风那么轻柔。他们的呼吸很短,很急,就仿佛他们的心跳一样。你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逼我走?—因为我要试试你,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这些话他们都没有问,也不必回答。这一切都不必解释。现在他们做的事,就是最好的解释,在真心相爱的情人间,水远没有更好的解释。海风还是同样轻柔,他们的呼吸也轻柔了。这小小的茅屋,就是他们的宫殿,在他们的宫殿中,只有和平,只有爱。世上所有粗暴、邪恶的事,距离他们都仿佛已很遥远,很遥远。可是他们错了。就在这时,他们的宫殿爱的宫殿,忽然倒塌了下来,倒在他们身上。陆小凤没有动。沙曼也没有动。他们依旧紧紧的拥抱着,就像天塌下来,倒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压得粉碎,他们也不在乎。因为他们已得到他们这一生中最渴求的真情和真爱。他们已互相满足在对方的满足中。他们甚至没有听见外面的声音并没有真的没听见,而是他们不愿听。这的确是他们最不愿听到的声音。对他们来说,世上几乎已没有任何一种声音比牛肉汤的冷笑声更难听。现在从外面传来的,就正是牛肉汤的冷笑声。牛肉汤不但在冷笑,而且在说话。她说的话比她的冷笑声更尖锐,更刺耳,她甚至还在拍手。”好,好极了,你们的武功如果有你们刚才的动作一半好,一定没有人能受得了!“陆小凤终于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拨开了压在脸上的草棚。牛肉汤正在上面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怨毒和妒忌。陆小凤:“你好?”牛肉汤:“我不好。“陆小凤笑了:“这倒是实话,你这人的确不太好。”牛肉汤的冷笑忽然变成了媚笑:“我只要你凭良心说一句话j”陆小凤:“说什么?“牛肉汤:“做这种事,究竟是我好?还是她好?”陆小凤:“你们不能比!“牛肉汤:“为什么?”陆小凤:“因为做这种事的方法有两种ju牛肉汤:“哪两种?“陆小凤:“一种是人,一种是野兽。”中肉汤的媚笑又变成了冷笑。”人死了之后呢?”陆小凤:“我记得有人说过,一万个死人,也比不上一条活母狗。”牛肉汤:“这一定是个聪明人说的话』“陆小凤:“你是人?还是母狗?也许我还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一件事!牛肉汤:“你知道什么?”陆小凤:“我只知道我们现在还活着,至少现在还活着。牛肉汤:“还能活多久?“陆小凤:“只能活一天,也比你活一万年好。”’中肉汤:“你错了!”

陆小凤:“哦?“中肉汤:“也许你们还能活一天半!”

陆小凤:“哦?“陆小凤:“这是个很大的海岛!‘陆小凤:“哦。”牛肉汤:“据我们估计,这岛上至少有辽干七百多个可以躲藏的地方。”陆小凤:“哦!”牛肉汤:“只要你们能躲过十八个时辰,也许就可以活到一百八十岁。“她冷笑。”只可惜你们—定躲不过的。’‘陆小凤:“为什么?”牛肉汤:“因为你们就算是两只蚂蚁,他也可以在半个时辰中把你们找出来捏死。”陆小凤:“是你?还是他?“牛肉汤:“他!陆小凤:“他就是你的九哥jo牛肉汤:“当然是ju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骄傲。”他甚至还愿意先让你们半个时辰!陆小凤:“怎么让?”牛肉汤:“从现在开始。这半个时辰里他绝不追你们。”陆小凤:“绝不?“牛肉汤:“他说的话,每个字都像是钉子钉在墙里,一个钉子—个眼!”陆小凤退。”这点我倒相信『“牛肉汤:“就算你不信,睡在你旁边的人至少应该相信她的声音忽然又变得很温柔。”因为她以前好像也睡在我九哥旁边过!”陆小凤并没有难受。有了—钟完全可以互相信任的真情真爱,世上就已没有什么对以值得他们难受的事。可是如果你说陆小凤连—点都不生气,那也不是真话。至少他的脸色已经有点变了牛肉汤在笑。陆小凤:“这就是你要来跟我说的话。”牛肉汤点头。际小风:“现在找已经听见了!牛肉汤:“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陆小凤:“每个字『”牛肉汤:“你想中想跟我打个赌?“陆小凤:“什么赌?”牛肉汤:“我打赌,用不着三个时辰,九哥就可以找到你。”陆小凤:“然后就像蚂蚁一样把我捏死。“牛肉汤:“一点都不错!”海风还是同样轻柔,他们的呼吸也还是同样轻柔,可是他们的心情已不同。宫九的剑,宫九杀人的手段,沙曼当然比陆小凤知道得清楚。可是现在她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件事。她在想刚才牛肉汤说的一句话。做这种事,究竟是她好,还是我好?到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还在吃醋。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无论在什么时候,你若想要—个女人的命都不是件太困难的事,可是你如果想要一个女人不吃醋,那简直是做梦。陆小凤也有心事。他想的也不是宫九的剑,生死间的事,他一向都不太在上人生他本来已应该死过很多次。沙曼忽然问。”你在想什么?“陆小凤:“在想你。”沙曼:“想我?”陆小凤:“想你是不是在吃醋!沙曼咬起嘴chún:“我为什么要吃醋?“陆小凤:“因为你有吃醋的理由。”沙曼:“因为你真的跟她好过?”陆小凤:“我跟很多女孩子都好过,她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你……“他故意停住,沙曼立刻就替他接了下去。”我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陆小凤虽然并没有一口承认,可是他连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沙曼看着他,瞪着他看了很久,道。”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在一起过?”陆小凤:“我不必问。“沙曼:“因为你根本不在乎?”陆小凤非但不否认,而且居然还点了点头。沙曼又瞪着他看了很久,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你以为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就错了。”陆小凤:“我有什么意思?“沙曼:“你是想故意把我气走。”陆小凤:“哦』”沙曼:“你以为只要我离开了你,我就可以活到一百八十岁了『“这次陆小凤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沙曼:“只可惜你忘了一点!他并没有问,她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一个女人就算真的能活到一百八十岁,活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了fu陆小凤:“那至少总比再活十八个时辰有意思些!”沙曼:“这是你的想法。”陆小凤:“你怎么想?“沙曼:“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只能再活一个时辰,我也心满意足』”小风忽然跳起来,拉住她的手:“我们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