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14章 仗义救人

作者:古龙

她骂得声音好大,陆小凤却听不见,逐一个字都听不见。

老实和尚擦着汗,叹着气,苦笑道:“看来这叫做天生的一物治一物。”

忽然问:“砰”的一声响,一个浪头打上了小艇,天上连星光都已被乌云淹没。

是不是暴风雨快要来了?

海上更黑暗,小艇摇晃得更剧烈,星光消失后,连方向已分辨不出。

老实和尚用两只手紧紧握住船舷,脸上已无人色,不停的喃喃自语:“这怎么办,和尚看见澡盆里的水都害怕,连洗澡都不敢洗。”

小玉笑了,道:“原来……”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已有个浪重重的打在她身上,她的人就倒了下去。

陆小凤抢着去把舵,他就算能把稳舵,辨不出方向又有什么用?

老实和尚叹着气,苦笑道:“现在和尚总算明白了。”

陆小凤道:“明白了什么事?”

老实和尚道:“明白宫九为什么那么痛快就答应了你。”

他叹息着又道:“那小子一定早就算出了海上会有风暴,早就知道我们过不了这一关。”

陆小凤道:“莫忘了她妹妹现在也在条小船上,那条船并不比我们这条大。

老实和尚道:“莫忘了那’:“头是个狐狸精,我们却是群旱鸭子。”

陆小凤沉默着,也不禁叹了口气,道:“若是有老狐狸在,就好了。

老实和尚道:“老狐狸是什么人?”

陆小凤道:“他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只不过这世上如果有三百种可让船要翻的法子,他至少懂得两百九十九种。”

突听一个人道:“三百种我都懂。”

小艇的船板忽然有一块掀了起来,一个人从下面伸出了头,满头白发苍苍,一双眼睛却湛蓝如海水。

“老狐狸!”陆小凤叫了起来:“你怎么还没有死呢?”

老狐狸眨了眨眼,道:“你有没有看见鱼淹死在水里?”

陆小凤:“没有。”

鱼可能死在水里,却绝水是被淹死的。

老狐狸笑道:“我在陆上是条老狐狸,到了水里,就是条鱼“”

小玉道:“是条什么鱼?”

陆小凤大笑:“当然是条老甲鱼!”

风暴已过去。

无论多么小的船,无论多么大的风浪,只要有好手操舵,都一定会渡过去的。

老狐狸的手稳如磐石。

“这些日子来,你躲到哪里去了?”

当然是在水里:“老狐狸道。

一个人若能在水下潜伏,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吃什么?”陆小凤问。

“大鱼吃小鱼,老鱼吃大鱼。”

生鱼的营养,还比红烧鱼,清蒸鱼,油煎鱼都大得多。

所以他的手还很稳,体力还未消失。

“你怎么会到这条船上来的?”

“我看见这条船在装水,就知道它又要走了:“他笑得好得意:“我也知道不到危急的时候,绝不会有人动救生的小船。”

小玉—直在听着,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原来这个人真是老狐狸。”

老实和尚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狐狸精的。”

小玉看着他,忽然问道:“你真的从不洗澡?”

老这产和尚道:“谁说的?”

小玉道:“刚才‘你自己说的,看见水你就害怕,怎么能洗澡?”

老实和尚道:“我干净。”

夕阳消失。

老狐狸的眼睛也变得像夕阳般多姿多彩。

“我们现在到哪里去?”

“老狐狸当然要回狐狸窝的。”

他笑得更开心,因为他知道舵在他手上,别人想不去都不行。

“狐狸窝是个什么地方?”

“是个只要你去过一次,就一定会想再回的地方。”

“你去过?”

陆小凤点点头,眼睛里也发出了光。

那些低黯的,总是有烟雾迷漫的屋子,那些粗矿而直率的人,那一杯杯烈得可以让人流出眼泪的酒,那木板上到处都是洞眼的洗澡房……

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只要一想起,他心里就会觉得有说不出的温暖。

老狐狸眯着眼,看着他:“你心里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想回去?”

陆小凤不能不承认:“有一点。”

老狐狸道:“是只有一点,还是想得要命?”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想得要命。”

老狐狸笑了,顺手往前面一指,道:“你看那是什么?”

陆小凤回过头,就看见了陆地。

伟大而可爱的陆地,他们终于回来了。

他们当然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他们的信心和勇气并末消老狐狸兴奋得就像是个孩子。

这海岸,这沙滩,甚至连那一块岩石,都是他熟悉的。

无论他在哪里,只要他—闭起眼,就能看到。

他闭着眼。

可是他一上岸就怔住,海岸、沙滩、岩石都没有变,狐狸窝却变了。

低矮破旧的平房已变得焕然—新,窗户上也糊起了雪白的窗纸,里面已不再有粗扩豪迈的笑声传出来,他的狐狸窝竟似已变得像座坟墓。

陆小凤也很意外,忍不住道:“你是不是走错地方』’?”

其实他当然也知道老狐狸是绝会走错地方的,世上本来绝没有找不到自己老窝的狐狸。

可是世上也绝没有永不改变的事,狐狸窝也一样会变的。

陆小凤又道:“你出门的时候,你的狐狸窝交给谁?”

小玉抢着道:“老狐狸出了门,狐狸窝当然交给母狐狸。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

老狐狸道:“你明白了什么?”

陆小凤道:“你那条母狐狸,一定也是个狐狸精,狐狸精做寡妇是做不长的,她以为你已葬身海底,你这狐狸窝现在说不定已换了主人。”

者狐狸冷笑道:“有谁敢要那狐狸精,我倒真佩服他的服他们站在一块岩石后,刚好可以看见狐狸窝那扇新漆的门。

门忽然开了,一个人施施然走了出来,勾鼻高颧,目光如鹰。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道:“别的人也许会不敢,这个人一定敢。”

老狐狸道:“你认得他?”

陆小凤道:“我也知道他不敢做的事还很少。”

老狐狸道:“他是谁?”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

老狐狸脸色有点变了。

陆小凤道:“他无论抢了谁的窝我都不奇怪,我只奇怪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小玉道:“你为什么不去问他去?”

老狐狸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去问他。”

他说去就去,一转出岩石,鹰眼老七那双炯炯发光的眼睛就盯着他。

老狐狸也在眯着眼睛看他。

鹰眼老七忽然说道:“喂,你过来。”

老狐狸道:“我本来就要过来。”

鹰眼老七指着那条小艇,道:“那条船是你的?”

老狐狸说道:“本来不是,现在已经是了。”

鹰眼老七道:“刚才船上是不是有四五个人?”

老狐狸道:“嗯。”

鹰眼老七道:“别的人呢?”

老狐狸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你是衙门里的人?”

鹰眼老七摇摇头。

老狐狸道:“你知不知道这地方本来归淮管?”

鹰眼老七又摇摇头,道:“谁,”

老狐狸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

鹰眼老七道:“你就是老狐狸?”

老狐狸笑了笑,道:“所以问话的应该是我,不是你。”

他说问就问:“你是什么人?于什么来的?一共来了几个?

还有别的人在哪里?”

鹰眼老七冷冷道:“你为什么不先回头看看?”

老狐狸回过头,就发现已有两个身着劲服的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到了身后。

他还没有转身,这两人已闪电般出手,把他的身子架了起来,鹰眼老七冷笑道:“现在应该由谁来问话了?”

老狐狸苦笑道:“你。”

鹰眼老七冷笑着转身,大步走进了门,道:“带他进来。”

“砰”的一声,门又关起。

两个黑衣人已将老狐狸架厂进来,墙角屋脊背后人影闪动,至少还有七八个同样装柬的黑衣人在这狐狸窝四周埋伏着。

远处蹄声响起,还有二十来个骑士在附近往复巡弋,穿的竟全部是七品武官的服色。

陆小凤已皱起眉,喃喃道:“胡老七的排场几时变得这么大的?”

刚才架走老狐狸的那两人,身法轻快,出手迅急。

埋伏在屋脊墙角后,武功也绝不比他们差,已全都可以算是一流高手。

能够用这么多高手做警卫的人还不多,鹰眼老七本来的确没这样的排场。

在远处巡弋的骑士们,忽然有一个打马驰来,墙角后也立刻有个黑衣人迎了上去。

骑士立刻翻身下马,打躬请安。

他身上穿的虽是七品服色,看见这黑人态度很恭敬,就像是见到了顶头上司。

小玉道:“看来不但他的气派大,他的属下气派也不小。

沙曼道:“这些黑衣人绝不是十二连环坞的属下。”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

沙曼道:“我听说过十二连环坞,虽然不能算是个盗窟,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陆小凤道:“难道你认为这些穿黑衣服的朋友都是好人?”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些人绝不是十二连环坞的属下,十二连环坞从来个跟官府打交道的。

可是现在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很想找个人来斗斗嘴。

这种法子对于稳定他的情绪,通常都很有效。

沙曼却不理他了。

陆小凤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你怎么忽然变成哑巴了?”

沙曼故意板着脸,道:“你要我说什么?”

陆小凤又捏捏她的脸,道:“我知道你一定已看出了他们是什么人?”

沙曼道:“他们当然都不是好人。”

陆小凤道:“为什么不是好人?”

沙曼道:“因为你说的。”

陆小凤道:“我说的话你都听?”

沙曼道:“我不听你的话,听谁的话?”

陆小凤笑了,忽然楼住她的腰,在她嘴上亲了亲,沙曼再想扳起脸已不行了。

她整个人都已软在他怀里。

小玉叹了口气,道:“你们帮帮忙好不好,就算要亲热,至少也该分分时候,看看地方。”

沙曼道:“你若看着难受,我也可以让他亲亲你。”

陆小凤笑道:“只可惜我的嘴现在没有空。”

他们的嘴的确都忙得很,那边两个人的嘴也没有闭着。

穿着七品服色,全身甲胃鲜明的武官,一直都在躬着身。而那穿黑衣入说的话,声音很低,脸上表情严肃而恭谨,仿佛正在报告一件极密的军情。

那黑衣人却好像已听得有点不耐烦了,已经在挥手要他走。

沙曼压低声音,道:“这个人一定是‘天龙南宗’的弟子。

陆小凤道:“你看得出?”

沙曼道:“天龙南宗的轻功身法很特别,刚才对付老狐狸的两个人,用的擒拿法也是天龙南宗的独门手法,所以我才说他们绝不是十二连环坞属下。”

这次陆小凤没开口,小玉却问道:“为什么?”

沙曼道:“天龙南宗的大师兄是个天阁,所以就索性净身入宫做了太监,近年来据说很有权,就将他的师弟们都引进宫去,所以天龙南宗的门下,十个中倒有九个是大内侍卫。”

小玉道:“所以连这些武官们看见他们都得低下头?”

沙曼道:“就算再大一点的官,看见他们都得低头的。”

小玉道:“可是大内的侍卫怎么会到这里来了,怎么会跟着鹰眼老七?”

沙曼故意气她:“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他?”

小玉眨了眨眼,道:“曼姑娘若是真的叫我去,我就去。”

她没有去。

因为那一直低着头的武宫,头忽然指了起来,那一直趾高气扬的黑衣人却倒了下去。

陆小观仿佛看见那武官手里刀光一闪刺入了黑衣人的腰。

黑衣人身子立刻软了,那武官又托伎了他,往狐狸窝那边走,脸上在陪着笑,嘴里还在说着话,可惜黑衣人却已听中见厂。

从陆小凤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他腰上软肋下的衣裳已被鲜血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仗义救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