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16章 宫九的阴谋

作者:古龙

天色晴朗。

陆小凤起先以为天气会非常恶劣。他心底也希望天气恶劣。

因为小老头的“前途险恶\他希望指的是天气,小老头深知天文地理,所以他认为小老头指的是气候的险恶。

但是天空却蓝得一如无波的海水。

假如小老头指的不是天气恶劣,那么,他指的一定是有—个阴谋,在陆地上等待着他。

这点很令陆小凤担心。人心一向都比气候难对付,尤其是一心想对付你的一颗险恶的心。

小老头绝对不会暗算他。

想打倒陆小凤的,无疑只有一个人宫九。

神秘的宫九。

陆小凤在思考那件大窃案时,就怀疑崔诚是宫九杀死的。

但却想不出,宫九如何通过五道铁栅,进入密室,去杀崔诚、萧红珠和程中。

他没有带鹰眼老七一起的原因,就是他不希望打草惊蛇。

他必须要找出杀害崔诚的凶手。而且,看到那批珍宝,并不等于破案。

沙滩虽然很小,沙却又白又细又软,阳光照在上面,仿佛像雪一般。

陆小凤以为沙滩上会有一个人。

一个等他的人沙曼。

沙曼应该在沙滩上等他的,为什么却不见她的踪影?

虽然他和沙曼分手时,并没有约定在这里等他,但陆小风心中却认为沙曼会在这里等他,然后一同在沙滩上融融细语,看火红的夕阳沉落水平线下,看漫天彩霞映照天边,然后才携手回去见小玉和老实和尚。

然而,除了海浪轻轻拍击,除了微微的海风轻佛外,沙滩上渺无人踪。连一只脚印也没有。

沙曼他们是否发生了什么意外?

陆小凤的步子走得更急了。

走进沙滩,是一大块一大块深棕色的石头,这是一条异常美丽的海岸线。陆小凤却无心欣赏。

走过长长的石滩,就到了一道悬崖前,一纵身,陆小凤它上崖顶。

崖顶上也没有沙曼的踪影,难道沙曼一点也不急着见我?

她为什么不在这里守候我的归来?

陆小凤看到那间老实和尚他们居住的木屋,却有点不敢向前走。

万一屋内已经物事全非,万一……

陆小凤停在屋前,心中踌躇起来。

木门紧闭,屋内毫无人声。陆小凤踏出他沉重的步伐。

陆小凤的手停在木门前。

推门。

陆小凤看到三个人坐在里面。

老实和尚、沙曼、小玉。

二个人也看到陆小凤,但脸上一点高兴的表情也没有。

虽然只分别数天,但是,连沙曼也没有重逢的喜悦吗?

陆小凤的心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陆小凤以疑问的眼光巡视他们,最后落在沙曼脸上。

沙曼笑了。苦笑。

陆小凤忍不住大声问道:“你们究竟怎么厂?就算不欢迎我,也不应该用这种表情对我呀。”

老实和尚看着陆小凤道:“你要我们怎么样?”

陆小凤道:“最小也该笑笑,说两句问候的话。”

老实和尚露出牙齿,应酬式的撇撇嘴巴,表示笑过了,然后道:“你好吗?海上风浪大吧?

陆小凤瞪着老实和尚道:“如此而已?”

老实和尚道:“如此而已。”

陆小凤高声道:“你们没有别的话可说了吗?”

老实和尚、沙曼、小玉,三个人一起注视着陆小凤,异口同声道:“有。”

陆小凤看着沙曼,道:“你说。”

沙曼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既没有在沙滩等你,也没有在崖边等你的原因吗?”

陆小凤道:“我就是不知道。”

沙曼道:“因为你有了麻烦了。”

陆小凤道:“我有了麻烦?有麻烦是我的事,跟你来不来接我,一点也没有关系呀!”

沙曼道:“有关系。”

陆小凤道:“你说。”

沙曼道:“第一,你有了麻烦,我就没有了心情。”

陆小凤:“第二呢?”

沙曼道:“我们刚才,就是你回来前,正好在这里研究你的麻烦。”

陆小凤道:“这样说,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小玉道:“很大,跟—样东西—样大”

陆小凤道:“跟什么东西一样大?”

小玉道:“跟你的头—样大:“’陆小凤道:“我的头一点也不大呀?”

小玉道:“等你知道你的麻烦以后,我保管你一个头有三个大。”

陆小凤已经感到他的头大起来了。

这时,老实和尚忽然冒出来一句话:“你这次回到岛上,一定什么收获也没有吧?”

陆小凤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老实和尚道:“你怎么知道?”

老实和尚道:“你在海上的时候,陆地上发生了—些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老实和尚道:“那些失窃的珍宝,有几颗最名贵的,已经被人卖掉了。”

陆小凤道:“哦?”

老实和尚道:“而且,也有人发现了陈平、李大中、孙五通……”

陆小凤道:“慢着!慢着!陈平、李大中、孙五通是什么人?”

老实和尚道:“他们什么人也不是,只不过他们刚好参加了这次失窃珍宝的保镖而已。”

陆小凤道:“你是说,他们被人发现了?”

老实和尚道:“不是。

陆小凤道:“又不是?”

老实和尚道:“不是他们的人被发现,而是他们的尸体被发现。

陆小凤道:“尸体?”

老实和尚道:“也不能说是尸体,因为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会讲一句话。

陆小凤道:“一句话?什么话?”

老实和尚道:“一句替你惹来无穷烦恼的话。”

陆小凤看着老实和尚,等着他把下面的后说出来。

老实和尚却忽然不开口了。

陆小凤看着小玉。

小玉道:“陈平在临死前说,珠宝是陆小凤偷的。”

陆小凤呆住。

沙曼道:“李大中也这么说。”

老实和尚道:“孙五通也是这么说。”

小玉道:“这叫众口铄金。”

陆小凤道:“除了我的嘴巴以外。”

沙曼道:“只可惜他们绝不会听你解释。”

陆小凤道:“他们?他们是谁?”

沙曼道:“官兵,太平王世子派出来的特遣高手。”

陆小凤道:“捉我?”

沙曼道:“捉你归案。”

陆小凤道:“陈平、李大中、孙五通他们被发现时,三个人在一块吗?”

沙曼道:“不但不在一块,而且相隔了几百里地。”

陆小凤道:“可怕。”

沙曼道:“什么可怕?”

陆小凤道:“宫九的诡计。”

沙曼道:“你肯定这是宫九的诡计?”

陆小凤道:“是的,因为陈平,李大中那批人,我在岛上见过。

老实和尚忽然盯着陆小凤的四条眉毛。

陆小凤道:“我这四条眉毛怎么了?”

老实和尚道:“恐怕要剃两条。”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大家都知道陆小凤有四条眉毛,大家都知道陆小凤偷走了珠宝,大家都在缉拿陆小凤,假如你还是四条眉毛,目标岂不是过分明显?”

陆小凤抚摸着嘴巴的两条眉毛道:“剃掉了,岂不可惜?”

老实和尚道:“我说的,不是这两条。”

陆小凤吃惊道:“你要我把真的眉毛剃掉?”

老实和尚道:“这样我保证没有人认得你。”

陆小凤道:“你杀了我吧。”

老袄尚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陆小凤道:“因为你要剃我的眉。”

老实和尚道:“我只不过提一点建议而已。”

陆小凤道:“我劝你最好再也不要提。

老实和尚道:“那我就不提。”

陆小凤伸出手,要和老实和尚相握,并道:“好友!”

苍实和尚手一缩道:“好友归好友,手是不能握的。”

陈小风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和尚的手是吃素长肉,你的手是吃肉长肉的。”

陆小凤楞住。

小玉和沙曼掩嘴微笑。

陆小凤把伸出的手收回时,老实和尚却伸出他的手。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现在又要和我握手?”

老实和尚道:我忽然悟出一番道理。原来我小时候也吃过肉的。我这歹也足吃肉长肉过的。”

陆小凤的友情令小正和沙曼哈哈大笑。

附小风握着老实和尚的手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苍实和尚道:“有些事情,明明看到了,却想不通。有些事情,虽然没有看到,却能想通其中的来龙去脉。所以,我劝你去找一个人。”

陆小凤道:“谁?”

老实和尚道:“你的好朋友。”

陆小凤道:“我的好朋友?”

老实和尚道:“对于这件窃案,我们既然成了睁眼瞎子,所以我认为,也许瞎子会看得比我们还清楚。”

陆小凤道:“花满楼?”

老实和尚道:“花满楼。”

鲜花满楼。

陆小凤—闻到这鲜花的香气,心中就有温馨的感觉,就像他想起和花满楼的友情—样。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觉温馨的吗?

陆小凤想起沙曼。

爱情?爱情的感觉,应该是甜蜜,温馨,绝对是友情的感觉。

陆小凤对于这个结论相当满意,所以他踏在楼梯上的感觉,非常愉快。

他猜想,他今天的脚步既然特别轻快,花满楼的听觉,应该不会听出他的脚步声。

所以他就用愉快的声音,高声道:“不用猜了,是我,陆小风。”

没有回答,也没有花满楼爽郎的笑声。

陆小凤推开门。

鲜花依旧,屋内的装磺设备都依旧,只有一点不同的地这样的黄昏时光,这样美好的天气,花满楼应该坐在那窗前的椅子上,静静倾听夕阳沉落的声音,静静欣赏生命的美好才对,他怎么会不在?

陆小凤的脑海中,浮满了问号。花满楼去了哪里?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想。

脚步声,忽然自楼梯传来。陆小凤一动也不动,连呼吸也忽然放轻。

是花满楼吗?

他不知道,因为他未听过花满楼走楼梯的声音。并不是他未曾看过花满楼上楼下楼,只是,他们总是一起上下,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去听花满楼的脚步声。

脚步声已走近门口。门被推开。

“谁?”是花满楼的声音。

陆小凤笑了。花满楼就是花满楼,陆小凤坐着动也动,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房内。

陆小凤不得不说:“我实在不得不佩服你。”

“你不必佩服我。”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生存下来的方法。”

陆小凤看着他的好朋友,脸上露出更加佩服的表情。

“我觉得很奇怪。”陆小凤道。

花满楼道:“什么事奇怪?”

陆小凤道:“这个时候,你居然会从外面走进来?”

花满楼道:“我不进来?”

陆小凤道:“你不是一向都在这时候坐在椅子上静静享受黄昏的吗?”

花满楼道:“人都有改变的时候。”

陆小凤道:“你是说,你已经改变了你的习惯?”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你呢?你为什么要改变你的习惯。”

陆小凤道:“我?我没有改变呀。”

花满楼道:“你没有改变?”

陆小凤诧异道:“我怎么改变?”

花满楼道:“你偷走了价值三干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

陆小凤笑道:“你也听说了?”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听谁说的?”

花满楼道:“吴彪。”

陆小凤道:“吴彪是谁?”

花满楼道:“你不知道?”

陆小凤道:“我为什么会知道?”

花满楼道:“因为吴彪就是保镖人之一。”

随烁随:“他亲口告诉你的?”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相信他的话?”

花满楼道:“一个人临死前,会说假话吗?”

陆小凤没有回答。

花满楼道:“你怎么不说话?”

陆小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宫九的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