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19章 老实和尚不老实

作者:古龙

刀。刀在阳光下闪耀着焙目的光芒。

刀在陆小凤手上。

陆小凤把玩着手中的刀,忽然对太阳射在刀上发出光芒的角度发生兴趣。

他把刀平放,垂直,倾斜,摆厂五十六个中同的角度,只看到十“四个角度时会反射光芒。

他忽然笑了,对这样的研究笑厂起来。

假如有—天,他要用刀来对讨敌人,他就可以先用这种阳光反射的方法来刺激以方的眼睛,对方如果受到干扰,他就必胜无疑了。所以他很感谢鹰眼老七。

要不是鹰眼老七身上刚好带着刀,要不是鹰眼老七刚好醉醺醺的躺在桌上,要不是他刚好要去留个字条给鹰眼老七,他就不会拿鹰眼老七的刀,也就不要发现这个道理了。

抚摸着刀身,陆小凤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要不是我去留字条,要不是我顺手拿了他的刀,要不是我在阳光下把玩这刀,我会发现这个道理吗?

所以我应该感谢自己才好,为什么要感谢鹰眼老七?

陆小凤的笑容更得意了。

鹰眼老七现在一定’活着他的手卜,在赶赴长安的途中吧?

鹰眼老七没有理由不去长安的,任何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去长安的。

假如他相信字条上的话。他一定会去。

假如他不相信,他也—定会去。

因为留字条的人随时都可以取走他的性命;他焉能留下。

而且,陆小凤也没有骗他,因为陆小凤只写上西门吹雪长安,中间空了一个字。

空的地方也可能是两个字:不在。

西门吹雪“不在”长安。

三个字。

西门吹雪“也许在”长安。

这就是留空的好处。

陆小凤忽然想道古人的绘画,为什么会留空那么多,原来它的地方,具有更多层的解释,大家可以各凭已意去欣赏去批评,去猜测画中意境。

而陆小凤字条留空的意境却只有—种:西门吹雪根本不在长安。

西门吹雪应该到了沙曼她们隐藏的地方了吧?

陆小凤算算日期,应该是西门吹雪见到沙曼的时候了。

西门吹雪并没有见到沙曼。

西门吹雪首先见到的,是一道悬崖,是悬崖下拍岸的怒涛,是打在悬崖上溅起的浪花。

然后他才看到陆小凤说的木屋。他很喜欢这里。

看到那悬崖和浪花,他就想起苏东坡的词。

惊涛裂岸,卷起干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这里实在是适合隐居的地方。

西门吹雪好后悔答应陆小凤要把沙曼她们带去。

为什么不答应陆小凤,来这里保护她们?

这样他就可以佐在这里,可以在这里享受海风,享受浪飞溅的景象了。

他虽然后悔,却还是举步走向木屋,一点迟疑的意思也没有。

西门吹雪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他的君子风度。

就算在这只有一间木屋的悬崖上,他还是记得君子的表所以木屋的门尽管是半掩的,他还是在门上敲了几下。

他—向都等屋里的人来应门,或者请他人内,他才进去,但这次他却例外。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的。

比如敲了几十下的门,都没有人应门。

比如忽然闻到血腥的气味。

西门吹雪不但敲了五六十下的门都没有回音,而且也闻了血腥的气味。

所以他只有破例。

所以他就把门全部推开,人像猫一样机警的走入屋内。

大厅里除了木桌木椅茶杯茶壶外,什么也没有。

西门吹雪并没有一下子冲进房间里。他是高叫了两声“有人吗”之后才冲进去的。

第—个房间里除了木床棉被枕头外,没有人。

第二个房间的景物和第一个的一模一样。

第二个房间却有一个人。

死人。死去的女人。

西门次雪冲进去,把这女人翻转身,他赫发现两件事。

这个女人是小玉,因为陆小凤形容的沙曼,不是这个样子。

这个女人并没有死,因为他喉中还发出非常微弱的呻吟声。

西门吹雪把小玉救回他马车时,他又了发现了一件事。

小玉的右手紧紧的握着。

他把小玉的右手拉开,一张纸团掉了下来。

纸条小只写着七个字。

用皿写的七个字老实和尚不老实。

陆小凤不知道悬崖上的小木屋已经发生变故。

陆小凤不知道沙曼和老实和尚已经不知去向。

陆小凤不知道小玉已经被刺重伤。

陆小凤不知道西门吹雪为了救小玉,并没有赶路,不但不赶路,反而找了个小镇住了下来,请了个大夫医小玉的伤。所以他到了认为西门吹雪无论怎样也该回来的时候,却还看不到马车的踪影,他的内心就浮现起一片浓浓厚厚的阴影。

西门吹雪会不会发生意外?

沙曼会不会发生意外?

他们全都发生意外?

太阳由天空中央爬近西边,又由西边沉下隐没,陆小凤还在疑问的阴影笼罩下,一弯新月已爬至中天,他依旧坐在门前,焦急的伸长脖子盼望。

他感到烦躁担忧焦虑渴望。他这份心情只—个人了解。

西门吹雪了解陆小凤的心情。因为他知道陆小凤的期待。

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赶回去,不是他不赶,而是他不能赶。

小玉失血很多,需要静养,决不能让她在马车上受颠额之苦。

所以尽管西门吹雪了解陆小凤的焦急,他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自己又何尝不急?

小玉紧握在手中的七个字“老实和尚不老实”很明显的表示出,沙曼的失踪,小玉的受伤一定和老实和尚大有关联。但真相如何?老实和尚在哪里?

西门吹雪只想早日见到陆小凤,把心中的疑问统统交给陆小凤,让他自己去思考去解决。

然而小玉的脸色是那么苍白,连静静的躺在床上他都会痛得发出呻吟声,他又怎么能忍心上路?

而且他又不敢把一个人丢下,让大夫来照顾她。

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好走等待的路。

陆小凤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三天前他就几乎忍不住要离开去寻找了。

因为三天前他就认为最迟西门吹雪应该在三天前就回来。

能够等待了六天,陆小凤的脾气实在是不错了。这—点他不得不佩服自己。

所以当他举起脚步要离去时,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再佩服自己一天。因为佩服自己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这是陆小凤佩服自己有耐性的最后一天了。

这是第九天,不是第七天。因为陆小凤又多等了两天。

两天来他举了一百二十四次步。但一百二十四次都没有走成功。

因为他举了一次步,他脑中就浮起一个想法。

假如刚走,西门吹雪就带着沙曼回来怎么办?

假如沙曼—到,竟然见不到他怎么办?

所以他又留下来,苦等,苦苦的等待。

黄昏。黄昏一向都是很令人‘愉快的。

因为黄昏就是亲人即将团聚的时候。

耕田的人荷着锄,迎着火红的落日,走在阡陌田的小径上,回家和家人共聚。

各行各业的人,看到夕阳的余辉,就知道休息的时候到了,—天的疲劳可以得到憩息了。

约会的情人,开始装扮,准备那黄昏后的会面了。

只有一种人正在黄昏时不愉快等待的人。

陆小凤是等待的人,但是他的脸在晚霞映照下却浮起笑容,因为他已不必再等待了因为他已听到马车奔驰的声音。

因为他已看到西门吹雪的马车。所以这个黄昏,是令陆小风愉快的黄昏。

陆小凤的快乐,也跟天边绚烂的彩霞一样,稍稍停留,又已消失。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脸风霜的西门吹雪,是一脸苍白的小玉。

陆小凤虽然焦急,但是他却没有催促小玉,只是耐心的细心的听着小玉用疲弱的声音,述说老实和尚不老实的故事:有一天,老实和尚忽然说他有事要离开几天,就留下我和沙曼在那小屋里,他就走了。

然后过了七八天,老实和尚就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我不在,因为我一个人去捡贝壳去我捧着贝壳兴高采烈的回去,还大声高叫着沙曼的名字。

沙曼没有回答我。

我看到老实和尚抱着沙曼。

沙曼连挣扎也没有,她大概在出其不意的时候,被老实和尚点了穴道。

我大声喝问老实和尚要于什么。

他一言不发,对我露出邪婬的笑容。

我冲向他。

他忽然丢下沙曼,拿起挂在墙上的剑,刺向我。

他的武功很可怕。

他大概以为把我杀死了。

我也以为我要死了。

所以我在临死前写下了那七个宇。

…然后呢?”陆小凤忍不住问。

“然后我就到了这里。”小玉说老实和尚在“四大高僧”中挂名第三。

老实和尚到底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武功之高,确是一点不假,谁惹了他,他总是嘻皮笑脸,但惹他的人忽然在半夜不明不白的死去。

老实和尚已经有半年在江湖中绝迹,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陆小凤在这半年来第一次见到老实和尚,是在岛上,老实和尚忽然从箱子里冒了出来。陆小凤开始怀疑一件事:老实和尚真的被捉进箱子里吗?

陆小凤忽然记起了在岛上和老实和尚的一段谈话:“和尚为什么没有走?”

“你为什么还没有走?”

“我走不了。”

“连你都走不了,和尚怎么走得了?”

“和尚为什么要来?”

“和尚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你知道这里是地狱?你是到地狱来干什么的?那位九少爷又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把你装进箱子的?”

老实和尚没有回答。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

老实和尚喃喃道:“天机不可泄漏,佛云:‘不可说,不可说。’陆小凤知道,老实和尚一定很了解岛上的秘密。

陆小凤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老实和尚是不是已被小老头说服收买,做了隐形人?

陆小凤又想起了两件事:老实和尚躲在沙曼的床下,教他和沙曼一个逃走的方法。

老实和尚又在船上救了他们一次。

陆小凤心中浮起一个疑问:为什么自己想的逃走方法都行不通,老实和尚想的就行得通?’陆小凤心中掠过一丝隐影:这是老实和尚和宫九串通的吗?

陆小凤马上想到问题的关键:为什么?

假如宫九要杀他,他相信,在岛上就可以杀了他。

以宫九为人处事的态度,绝不可能疏忽到让陆小凤和沙曼他们逃上船的。

更绝不可能让他们从船上逃回陆地!

那是绝不可能的。

陆小凤心中又浮起同样的问题:那到底是为什么?

宫九既然存心放他回陆地,为什么又设计陷害他,让他走上绝路?

老实和尚这次劫走沙曼,又是为什么?

陆小凤仰望蔚蓝的苍天,心中打起一个一个的结。

白云飘来,白云飘去,蔚蓝依旧是蔚蓝。

陆小凤忽然感到心中兴起一阵热度。在震撼中,他理出了头绪:天空是不变的,变的只是来去的云层而已。

—只要把老实和尚和宫九撇开,天空的容貌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天空就代表了小老头。

陆小凤记起小老头对他说的话:只要陆小凤加入小老头那个行列,随便陆小凤考虑多久,绝不限制他的行动,无论他干什么,无论他到哪里去都可以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因为陆小凤根本就不想加入。

这一点,小老头应该知道。

所以,放他走,让他和沙曼一起走,无非是让他和沙曼的爱情更加深刻更加难忘。

所以,设计陷害他,无非是让他行走江湖时更加困难更加烦恼。

这些都只有一个目的。

小老头的目的——加入他们。

假如陆小凤加入他们的行列,他知道,劫镖的事马上可以澄清,而且一定是由他来破案,赢回清白。

因为这样一来,他的名望就更高,就更没有人会怀疑他会做坏事,他就可以做一个可能是空前绝后的隐形人了。

假如陆小凤加入他们的行列,他知道,沙曼马上就会现身,他就不会再受相思的煎熬了。

陆小观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小老头为什么一定要他加入呢?

他们已经有能力劫持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他们还要他加入干什么?

这问题只有一个可能的答案:小老头要进行一件非常大的阴谋,这阴谋绝对是轰动江湖的阴谋。

所以小老头才需要他。

所以小老头才干方百计的设陷井来困扰他。

陆小凤很替小老头惋惜。因为小老头不了解他。

他会为了蒙受不白之冤受江湖人唾弃而加入他们,去做坏勾当吗?

他会为了爱情的煎熬放弃自己做人的原则吗?

假如他会,他就不是陆小凤。

假如不是陆小凤,江湖上早就遍布邪恶势力,黑白两道恐怕只剩下了一道——黑道。

恶势力尽管会在一段时期里占着优势,但是总会出现一些不妥协、不为利诱、不为情感、无视生死恩仇的英雄,出来整顿局面。

陆小凤绝对是其中的一个。所以陆小凤感到悲哀,一种不被了解的悲哀。

在陆小凤心目中,小老头是一个奇人。

陆小凤也是奇人。

奇人应该了解奇人,但小老头却不了解陆小凤。

所以陆小凤想起一件事。

——也许小老头是个完人。在陆小凤心目中,完人有三个定义。

第一,完人不是人。

第二,完人很不好“玩”。

第三,完人已经完了。

以小老头的才智,以他在岛上网罗到的人才,以他设计的劫案来看,这些,都不是“人”能够做到的。

对付这种人,陆小凤只有一种方法。

很不简单但却很有效的方法:二不妥协不为情困,跟小老头宫九他们拼到底,查不出劫案和凶杀案的真相,绝不干休。陆小凤决定这样做的时候,他通常都能做到。所以小老头可以说已经快完了。

下了决心以后,陆小凤知道他要做两件事。

他必须回到那悬崖上的木屋,看看老实和尚有没有留下什么暗示给他。

老实和尚绝对不会单单劫走沙曼就算了,他一定会想办法让陆小凤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应该到哪里找到他和沙曼才对。

假如他回到木屋,而一无所获的话,他就要做另外的—件事。

到长安去他把鹰眼老七引到长安,鹰眼者七一定会在长安找寻西门吹雪的下落。

所以只要地到长安,他一定可以找到鹰眼老七。

找到鹰眼老七,他就可以找到宫九,就可以找到老实和尚和沙曼。

在未做这两件事以前,他必须要做一件事。

这件事他不做,他就做不了下面的事。

这件事是他必须向西门吹雪辞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