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20章 寻寻觅觅

作者:古龙

依旧是悠扬的笛音。

依旧是面对西门吹雪。

坐的依旧是那个位置,杯中依旧是碧绿澄清的竹叶青。

只是,陆小凤这次不是来,是去。

杯中有酒,豪气顿生。

陆小凤心中有的,是豪情,不是离情。

西门吹雪心中升起的却是离情:“你不等小玉好了一起走?”

陆小凤摇头道:“她在你这里养伤是最安全的地方。”

西门吹雪道:“仿;把这个热山芋交给我?”

陆小凤道:“你错了。”

西门吹雪道:“哦?”

陆小凤道:“她不是山芋,更不是烫手的山芋。”

西门吹雪道:“那她是什么?”

陆小凤道:“美女,—个受了伤的美女。对于这种能亲近美女的机会,要不是我十万火急,我绝对不会让给你。”

西门吹雪道:“只要我随便吆喝一下,我身边就可以有成群活蹦蹦的美女,我为什么要守住这个机会?”

陆小凤道:“因为你是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道:“我不懂。”

陆小凤道:“你知道人家对你的称呼吗?”

西门吹雪道:“什么称呼?”

陆小凤道:“他们说,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西门吹雪道:“这跟小玉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有,大有关系。”

西门吹守道:“哦?”

陆小凤道:“小玉受了伤,流的就是血,只有你这个吹血的西门吹雪,才能把她受伤的血吹走,让她变成—个活蹦蹦的美女。”

西门吹雪道:“你要我照顾她到什么时候?”

陆小观道:“到她能起来走的时候,或者”

西门吹雪道:“或者什么?”

陆小凤道:“或者是她想走的时候,又或者”

西门吹雪:“还有或者?”

陆小凤道:“当然有。”

西门吹雪道:“又或者什么?”

陆小凤道:“又或者,你希望她走的时候。”

西门吹雪道:“我会希望她不走吗。”

陆小道:“很难说,因为她是个很风趣的美人。”

西门吹雪道:“你要我照顾她,我绝对好好照顾她,可是,你把我西门吹雪看成是什么人”?

陆小凤道:“—个能开玩笑的人。”

西门吹雪道:“你为什么要开我玩笑?”

陆小凤道:“因为你心有离愁。”

西门吹雪道:“哦?”

陆小凤道:“我开你玩笑,只不过想冲淡你心中的离愁而已。

西门吹雪道:“你呢?你一点离情也没有?”

陆小凤道:“没有。”

西门吹雪道:“你是个无情人。”

陆小凤道:“我有情。”

西门吹雪道:“什么情?”

陆小凤道:“豪情。”

西门吹雪道:“我不了解你。”

陆小凤道:“你想了解我?”

西门吹雪道:“是的。”

陆小凤举起杯中酒道:“我们先干了这杯。”

西门吹雪干杯后,却看到陆小凤站了起来。

西门吹雪道:“你要走了?”

陆小凤道:“是的。”

西门吹雪道:“那我怎么了解你?”

陆小凤拿起桌上的筷子和碗,用筷子敲在碗上,高声唱道:“誓要去,入刀山!

浩气壮,过干关』豪情无限,男儿傲气,地狱也独来独往返!

存心一闯虎豹灾,今朝去几时还?

奈何难尽欢干日醉,此刻相对恨晚。

愿与你,尽一杯』聚与散,记心间』毋忘情义,长存浩气,口后再相知未晚。”

歌已尽,酒已空。陆小凤放下碗筷,转身离去。

“慢着!西门吹雪随着大喝声站起,走向又转过身来的陆小凤。

西门吹雪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他的一双手。

他的手紧握着陆小凤的双腕,陆小凤的手也紧握着西门吹雪的腕。

西门吹雪激动的轻轻吟诵:“毋忘情义,长存浩气,日后再相知末晚。”

西门吹雪眼中已温热。陆小凤放开西门吹雪的手腕,大步走了出去。

只听陆小凤的豪放的歌声,犹自在黑夜中袅绕:“毋忘情义,长存浩气,口后再相知末晚。”

风。海风。

海风吹在陆小凤身亡,陆小凤站在悬崖上。

浪潮轻拍,那节奏的韵律—起一伏的传人陆小凤的耳中。

他想起—种声音。呼吸的声音。

沙曼甜睡时细微均匀的呼吸声。

他忽然了解到一件事。

他了解到,为什么情人都喜欢到海边,注视着茫茫的海水,去寻找昔日的回忆。

原来海水轻抚岩岸和沙滩的声音,就和情人在耳边的细语—样。

在海边勾起的,常常都是最令人难忘最刻骨铭心最甜蜜的回忆。陆小凤决定了—件事。

假如要定居,就和沙曼在海边定居。

然而,沙曼呢?

沙曼,沙曼,你在何方?

灯。点燃的灯。

灯在陆小凤手上。

灯光在移动,因为陆小凤的脚在移动。

没有。什么也没有。

陆小凤已经就着灯光,照遍厂屋中各处,连一点暗示的痕迹也没有发现。

老实和尚居然连‘点暗示也没有留产来?

陆小凤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

他们干方百计,无非要迫陆小凤就范,而劫持沙曼,无疑是为厂要威胁陆小凤。

这等于是到厂摊牌的时刻。但是,见不到和你摊牌的人,你如何摊牌。

但陆小凤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放下灯,他忽然感到一股寒意。

老实和尚劫走沙曼和小老头他们无关?

老实和尚劫走沙曼,真的要对沙曼不老实?

陆小凤的恐惧很快就消失厂。并不是因为他相信老实和尚不是好色之徒,而是发现了一件事。

他发现的,其实不是一件事。

只是两个字宫九。

这两个字不是用手写的,是用指刀刻在木桌上的。

陆小凤只顾拿着灯到处找寻,却忽略了灯下的木桌上本来就刻着这两字,显然他中就知道这件事一定和宫九有关,但是看到老实和尚用指刀刻下的这两个宇,陆小凤的人才轻松下来。因为他心中—直有个阴影,他很害怕沙曼的失踪完全和宫九无关现在—切疑虑都消失了。他要对付的人,只有宫九。要找宫九,他必须要找鹰眼老七。

要找鹰眼老七,他必须要到长安。所以陆小凤就趁着月色,踏上往长安的路。

酒。装在碗里的酒。

婉里的酒被鹰眼老七拿着,这是他今晚拿过的第二十四碗酒。

他还是和前面的二十三婉—样:“咕咚”一声,就吞入肚中。

喝到第二十六婉的时候,鹰眼老七以为自己醉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原来放碗的地方,忽然多了一把刀出来。他用力揉眼睛。

“你不用探眼睛,你没有醉。”—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鹰眼老七回头,看不到人。

鹰眼老七注视着桌上的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醉?”

“因为你看到的刀,足真真正正确确实实存在的刀、不是你的幻觉。”声音又在他身后响起。

鹰眼老七在这声音说了一半时,突然回头,但是依旧什么也看不到,声音依旧从他耳后传人。

鹰眼老七颓然回头,拿起桌上的刀,道:“这就是我的刀吗?”

声音响起:“本来是你的。”

鹰眼老七道:“现在呢?”

“现在也是你的。”

“那你为什么把刀拿走几天?”

“因为我要借偷刀立威。”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这佯你才会来长安。”

“你很了解我,你是谁?”

“我不了解你,我是陆小凤。”陆小凤说完,人就坐在鹰眼老七的对面。

鹰眼老七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引来长安?”

陆小凤道:“因为我希望我的日子过得舒服。”

鹰眼老七道:“这跟你过日子有关系吗?”

陆小凤道:“有。因为你去找西门吹雪的时候,住在他家的人,刚好是我。假如我不把你引走,你没事就来烦上半天,我还有好日子过吗?”

鹰眼老七道:“你为什么会住在西门吹雪家里?”

陆小凤道:“因为我要等他回来。”

鹰眼老七道:“他去哪儿?”

陆小凤道:“去接沙曼。”

腰眼老七道:“沙曼呢?”

附小风道:“没有接到。”

鹰眼老七道:“没有接到?”

陆小凤道:“所以我才来长安。”

鹰眼老七道:“沙曼在长安?”

陆小凤道:“我不知道。”鹰眼老七道:“那你来长安找谁?”

陆小凤道:“找你。”

鹰眼老七道:“找我?找我干什么?我又不知道沙曼去了哪里。”

陆小凤道:“你知道。”

鹰眼老七道:“我知道?怎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知道,而你却知道我知道?

陆小凤道:“我就是知道你知道。”

鹰眼老七迷糊了。

陆小凤又道:“我也知道你其实并不知道沙曼在哪里。”

鹰眼老七更迷糊了。

陆小凤道:“可是,我知道你知道另外一个人在哪里。”

鹰服老七的眼睛亮了一亮,道:“这个人知道沙曼在哪里?”

陆小凤笑了,可惜少了两条“眉毛”。

陆小凤道:“我不是说过,你一点也没醉吗?”

鹰眼老七道:这个人是谁?”

陆小凤一字—字道:“宫九。”

鹰眼老七在喝第十六碗酒的时候,客店的大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陆小凤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喝下第二十四碗。

大厅本来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现在也没有别人,只不过现在忽然多了一种声音。

一种很多暗器破空的声音。

陆小凤反应虽然快,还是慢了一点点。其实慢的不是他,是鹰眼老七。

因为鹰眼老七虽然没有喝醉,但喝了二十六婉火辣辣的烧刀子以后,反应总是差很多的。

所以当陆小凤拉着鹰眼老七的手,往上冲的时候,已经慢了。

陆小凤当然没有受伤,受伤的只是鹰眼老七而巴。

因为暗器招呼的对象,根本不是陆小凤,而死全部的向鹰眼老七他们要杀的人,是鹰眼老七。

冲破屋瓦,冲出街上,陆小凤并没有去追杀发暗器的他有两点理由不必去追杀。

—发暗器的人,暗器发出后,—定分头逃走,绝不会理会对方是否已中暗器死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要对付的是什么人,假如他们要查看,他们就只有—条路可走死路。

他们要杀的人不是陆小凤,是鹰眼老七,可见他们早就监视鹰眼老七,要杀他,无非是要灭口,所以陆小凤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要鹰眼老七说出宫九的秘密。

陆小凤并没有听到鹰眼老七说出宫九的秘密。他听到的,是鹰眼老七的仟悔。

他虽然知道鹰眼老七中的暗器有剧毒,命已不长,他却没有打断鹰眼老七断断续续的仟悔话。

人死前的仟悔,是获得最后一刹那心中平安的方法,陆小风怎么忍心打断他?

所以陆小凤只有静静的倾听。

鹰眼老七的脸上,由痛苦渐趋平静。他看看陆小凤道:“你原谅我吗?”

陆小凤点头,眼中已含满泪水。

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晚院风云的鹰眼老七,谁会想得到,竟然为了多拿几个钱,弄到这样的收场?而且,那些钱对鹰眼老七来说,是毫无用处的。因为他自己的钱,就已经花不完了。

看到陆小凤点头,知道陆小凤原谅了他,鹰眼老七脸卜浮起了笑容。

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陆小凤什么话也没说,他立刻把耳朵贴在鹰眼老七的嘴巴上。

陆小凤听到三个字。

鹰眼老七一生中最后的三个字:“宫九太……”

宫九太?

宫九太什么?

陆小凤面对一把黄土,苫苦思索鹰眼老七死前对他说的不完整的秘密。

宫九太过分?

宫九太嚣张?

宫九太有势力?

窝九太厉害?

是“太”还是“泰”?

宫九在泰山?

富九的秘密在泰山。

宫九的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寻寻觅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