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21章 隐形的人

作者:古龙

很大的大门,开着的大门。进人大门的人只有一个。老实和尚站在门外对着陆小凤道:“你进去,前院里有三个房间,二个房间有三个不同的人,他们都在等你。”

陆小凤问道:“三个人?”

老实和尚道:“我可以告诉你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宫九,一个是你朝思暮想的沙曼。”

陆小凤道:“另一个为什么不能说?”

老实和尚道:“不为什么,只因为你也许再也见不到这个人。

陆小凤道:“哦?”

老实和尚道:“这要看你的造化,假如你先进入的房间,住的是沙曼,你还可以在死前和她疯狂的热爱一番。假如你光找到宫九,那就对不起,请你跟这个世界说两个字。”

陆小凤道:“哪两个字?”

老实和尚道:“再见。”

陆小凤笑了起来,道:“假如我先进入那个你不能说的人的房间呢?”

老实和尚道:“也许你会不明不白的死掉,也许你会很快乐。

陆小凤很感兴趣的道:“我还会快乐?”

老实和尚道:“假如你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保证你很快乐。”

陆小凤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可不可以在每个房间的门口大叫一声?”

老实和尚道:“不可以。”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你只要一出声,你就会发现—件很好玩的事。”

陆小凤道:“多好玩?”

老实和尚道:“你会发现有很多人送东西给你。”

陆小凤道:“送什么?”

老实和商道:“暗器,致命的暗器,我保证是绝对要了你的命的暗器。

陆小凤道:“我进入房间以后呢?”

老实和尚道:“你可以说话,可以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陆小凤道:“那我可以跟你说两个字了吗?”

老实和尚道:“可以。”

陆小凤道:“再见。”

繁星虽然依旧挂满天空,但借大的一座院落却是黑漆漆的一片。

除了房间树木假山的暗淡轮廓外,陆小凤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他发现一件事——三间房并不是连在一块的,而是左有中央各一。

他只有一个选择。他笔直的向前走。

他的脚步很轻,他相信,里面的人一定没有发觉,他已经站在门口了。

他并没有立刻去推门。他在门外站了大概有四分之一注香的时间,但是房里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心中兴起一个念头——房内的人,不会是沙曼。如果是沙曼,她应该会发出梦呓的声音。

他想放弃选择这间房的时候,心中却兴起另一个念头假如沙曼正在酣睡呢?

所以他又在门口站了四分之一炔香的时间。

静寂。依旧是一片死般的静寂,没有风声。没有老鼠走动的声音,更没有梦呓声,甚至连在床上翻个身的声音也没有。

陆小凤决定推门了。

门一推开,他就像灵狐那样闯了进去,蓄势站定以后,他就发现一件事:—门又自动的关了起来。

所以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却感觉到房里有人—男人。然后他就感觉到刀锋般的掌风切向他的心脏。

陆小凤的身体忽然直直的向后倒退,避开了掌风。

但是,陆小凤还没有站定,掌风又劈向他的心脏,他已经不能躲避了。

陆小凤并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

救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自己,不是他的武功,是他敏捷的判断力。

那只刀锋般的手掌在陆小凤心脏前两寸就停下了,因为陆小凤说出了三个宇。

三个救了他一命的字。三个字就是:花满楼。

除了花满楼,谁能在黑暗中分毫不差的“看”到敌人的心脏部位?

所以充满杀气的手忽然变得温柔起来,温柔的手握在陆小风的手上。

两只手,两只紧握的手,代表着世上最珍贵的事情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陆小凤和花满楼同时说出来同样的一句话。

在黑暗中,陆小凤虽然看不到花满楼的表情,但他知道花满楼一定在“注视”他,然后,两人大笑。

花满楼挽着陆小凤的臂,带到桌旁,道:“请坐。”

陆小凤坐下。

花满楼也坐下,道:“我这里没有灯。”

陆小凤道:“那我们就在黑暗中交谈吧。

花满楼道:“先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是先谈你怎么会到这里?”

陆小凤道:“谈你吧。”

花满楼道:“是老实和尚带我来的。”

陆小凤道:“他怎么会带你来?”

花满楼道:“我一追查那幕后的隐形人,但一点眉目也没有,反而出了另外一件事。”

陆小凤道:“是什么事?”

花满楼道:“你知道当今皇上在物色御前侍卫吗?”

陆小凤道:“我是江湖中人,从来不打听这种事。”

花满楼道:“我本来也不管这些事,但是我却听到消息说,皇上正在找你。”

“找我?”陆小凤大咆了一惊。

“你很惊讶吧?”花满楼道:“我当时听到这消息,我也傻住了,所以我就循线索追查下去。”

陆小凤道:“结果呢?”

花满楼道:“结果发现,这消息原来是真的。”

陆小凤道:“皇上找我去当御前侍卫?”

花满楼道:“—点不错。”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因为有入推荐你。”

陆小凤道:“有人推荐我?谁?”

花满楼道:“太平王世子。”

陆小凤张大了嘴巴,然后才道:“太平王世予?我跟他八杆子也搭不上边,为什么要推荐我?”

花满楼道:“我不知道。”

陆小凤道:“而且,太平王世予和江湖的人有连络,他怎么会不知道我野鹤闲云,怎么会做御前侍卫?”

花满楼道:“我也想不通这里面有什么巧妙。”

陆小凤道:“你曾继续追查吗?”

花满楼道:“是的,曾经追查过。”

陆小凤道:“查出了什么?”

花满楼道:“什么也查不出,只查出了,有一次,老实和尚去见太平王世子。”

陆小凤吃惊的道:“哦?”

花满楼道:“所以我就去拜访老实和尚。”

陆小凤道:“他就带你到这里?”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花满楼道:“他要我待在这里,说很快就会看到你。”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花满楼道:“这几天晚上,一直都有人来偷袭我,我也不知道是谁,问老实和尚,老实和尚也说不知道,他只说我要小心,最好把偷袭的人活捉,就知道真相了。

陆小凤道:“可是你对我下杀手。”

花满楼道:“第一,我不知道是你,第二,那个人的武功非常高,而且都在你这个时候来,我除了猛下杀手,机会不大,好在你忽然认出是我。”

陆小凤道:“不然你见到的陆小凤,就是死了的陆小风。”

花满楼笑了起来,道:“你一向都是命大的人。”

陆小凤没有说话,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鹰眼老七临死前说的一个字:“太”。

文平王世子?太平王世子!

鹰眼老七要对他说的,莫非就是太平王世子?

莫非就是太平王世于推荐他给当今皇上的秘密?

花满楼觉察到陆小凤的沉默,问道:“你想到了什么事吗?”

陆小凤道:“我想到一个人。”

花满楼道:“什么人?”

陆小凤道:“死人。”

花满楼道:“谁?”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

“鹰眼老七死了?”

“是的。”

“他临死前说了些什么?”

“一个字,太。”

花满楼道:“太?太平王世子?”

陆小凤道:“我正是这么想。”

花满楼没有说话,他在沉思。

陆小凤道:“你知道太平王世子这个人吗?”

花满楼道:“一无所知。你呢?你见过这个人吗?”

“素未谋面。”

“这就奇了。他为什么要推荐你?他有什么目的?”

陆小凤道:“我们要找一个人。”

花满楼道:“老实和尚?”

陆小凤道:“是的,这问题,他一定有答案。”

陆小凤忽然又想起另一个人,所以他又道:“不,我们还是找另一个人比较好。”

花满楼道:“谁?”

陆小凤道:“宫九。”

“宫九?你知道宫九在哪里?”

“我到这里,是老实和尚带我来的,他说这里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里面住的就是宫九。”

花满楼道:“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不必了。”外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灯。八盏大亮的灯。灯在八个姿色美艳的女人手上,自门外缓缓提着进来。

说话的人走在八个美女的后面。冷酷、得意,就是这个说话的人的表情。

那就是宫九。

花满楼忽然道:“是你?”

宫九道:“是我,你毕竟听出了我的脚步声了。”

花满楼道:“你就是宫九?每天晚上来偷袭我的人就是你?

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我希望你养成了要杀我的习惯,然后……”富九得意的笑了起来。

陆小凤道:“然后,被杀的人,却是我。”

宫九道:“对极厂。”

花满楼道:“好一个借刀杀人的妙计。

宫九道:“只可惜幸运之神总是照顾着陆小凤。只不过……”富九说到这里,冷哼了几声。

陆小凤笑道:“只不过我现在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宫九道:“幸运,总是有限度的。

陆小凤不说话了。他不说话的原因,并不是他无话可说,而是他认为,宫无有这种心理,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宫九对他产生轻视的心理,而轻视,往往会使一个人不小心,不小心,就会导致失败。

陆小凤希望宫九愈瞧不起他愈好,他实在很怕宫九的武功,假如宫九瞧不起他,他也许会找到宫九疏忽时的弱点,那还取胜的机会。

花满楼却说话了。他说的是一句问话。

他问道:“你认识太平王世子?

宫九回答很妙,他答道:“我认识老实和尚。”

花满楼道:“哦?”

宫九续道:“老实和尚认识太平王世子,你说我会不认识吗?”

花满楼道:“不一定?”

宫九道:“为什么不一定?”

花满楼道:“陆小凤认识沙曼,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未见过沙曼。”

宫九道:“你一定会见到她的。”

花满楼道:“什么时候?”

宫九道:“到时候。”

花满楼道:“在哪儿?”

宫九道:“在路上。”

花满楼道:“路上?什么路上?”

宫九道:“黄泉路上。”

花满楼道:“你要把我们都杀死?”

宫九道:“也许:“’花满楼道:“我们有选择的余地吗?”

宫九道:“只有—个人有。

花满楼道:“谁?”

宫九道:“陆小凤。”

陆小凤看着宫九,道中我可以选择?”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选择什么?”

宫九道:“做隐形人或者做鬼。

陆小凤道:“我不做隐形人,就一定做鬼吗?”

宫九道:“我敢保证,一定。”

陆小凤道:“你一向都那么自信?”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却在西门吹雪那里把我追失了。”

宫九冷笑道:“你现在还是在我手心上?”

陆小凤道:“那是我自己愿意上钩的。”

宫九道:“我手上没有沙曼这张王牌,你会来上钩吗?”

陆小凤道:“你干方百计的引我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宫九道:“我不是说过吗?做隐形人,或是做鬼。”

陆小凤道:“为什么我不做隐形人,就非得做鬼。

宫九道:“因为你会破坏我。”

陆小凤道:“会破坏你的人,你都要他死吗?”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隐形的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