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第04章 冒险探挑源

作者:古龙

暴风雨终于过去,海面又恢复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却已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生命被它吞了下去。

海面上飘浮着一块块破碎的船板,还有各式各样令人想像不到的东西,却全都像是它吐出来的残骨,看来显得说不出的悲惨绝望。

又过了很久,才有一个人慢慢的浮了上来,正是陆小风。

他还活着。

这并不是因为他的运气特别好,而是因为他这个人早巳被千锤百炼过,他所能忍受的痛苦和打击,别人根本无法想象。

一样闪闪发光的东西从他眼前飘过,他伸手抓住,竟是个青铜铸成的夜壶。

他笑了。

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出,实在也是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

可是不笑又能怎么样?哭又能怎么样?若是能救活那些和他同经患难的人,他宁愿从现在一直哭到末日来临的时候。

现在海面上却连一个人都看不见。连死人也看不见,就算所有的人都已死在这次灾祸中,他们的骸骨还应该飘浮在附近的。

“也许他们还没有浮上来。”陆小凤也希望他还能找到几个劫后余生的人,希望找到老狐狸、牛肉汤、岳洋……可是他找不到。海船上的人都像是已完全被大海吞没,连骨头都吞了下刚才他的身子恰巧被嵌在船身残存的龙骨里,而且还曾经昏迷过一阵,难道就在那短短的片刻中,所有的人都已被救走?

他希望如此,他宁愿一个人死,只可借他也知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没有人会预料到暴风雨的来临,更没有人能预料到这条船会遇难。在那样的风雨中,也没有人能停留在附近的海面,等着救人。

陆小凤忽然想起了岳洋,想起他眼睛里那种奇怪的表情。”现在你总该已明白,我为什么一定不让你坐这条船了。

难道他真的早巳知道这条船会翻?所以要救陆小凤,因为陆小凤也救过他。

可是他自己为什么又偏偏要坐这条船?难道他本来就正找死?

他若是真的想死,早就可以死了,至少已死过八次。

这些疑问只伯已永远没有人能回答了,陆小凤只有自己为自己解释。”那小子一定是故意这么说来气我的,他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在三天前就已知道这条船会翻?”

现在陆小凤能够思想,只因为他已坐在一样很安全可靠的东西上。

他坐在一尊佛像上。

一丈高的佛像,恰巧是仙佛中块头最大的弥陀佛,倒卧征海面,就像是条小船上。

只可惜这条船上非但没有黄酒,连白水煮蛋都没有。

“下次你若再掉下海,唯一能吃到的,就是你自己的肉。”

陆小凤真想把自己身上的肉割一块来尝尝,他忽然发现自己饿得要命。

放眼望去,海天相接,一片空蒙。

这种意境虽然很美,只可惜无论多美的意境都填不饱肚经过了这场暴风雨后,附近的海面上,连一条鱼都没他唯一还能看得见的—秤鱼,就是木鱼。

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木鱼,也在顺着海流向前飘动。

只可惜他并不想念经。

—若是和尚们看见这些木鱼,心里不知会有什么感觉?是不是也同样希望这些木鱼是有血有肉的活鱼?

海洋中仿佛有股暗流,带动着浮在海面上的木鱼和佛像往前走。

前面是什么地方?

前面还是海,无边无际的无情大海,就算海上一直这么样平静无波,就算这笑口常天的弥陀佛能渡到彼岸,陆小凤也不行了。

他不是用木头刻成的,他要吃,不咆就要饿死,不饿死也要渴死。

四面都是水,一个人却偏偏会渴死,这岂非也是种很可笑的讽刺。

陆小凤却已连笑都笑不出,他的嘴chún已完全干裂,几乎忍不住要去喝海水。

黄昏过去,黑夜来临,漫漫长夜又过去,太阳又升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人已几乎完全昏迷,忍不住喝了口海水,然后就开始呕吐,又不知吐了多久,好像连肠子都已吐了出来。

昏昏迷迷中,仿佛落入—面大网中,好大好大的一面网,正在渐渐收聚,吊起。

他的人仿佛也被悬中吊了起来,就真的完全晕了过去。

池实在无法想象,这次昏迷后。他会不会再醒,更不可以想象自己万…醒来时,人已到了哪里?

陆小凤醒来时已到厂仙境。

阳光灿烂,沙滩洁白柔细,海水湛蓝如碧,浪涛带着新鲜美丽的白沫轻拍着海岸,晴空万里无云,大地满眼翠绿。

这不是仙境是哪里?人活着怎么会入仙境!

陆小凤还活着,人间也有仙境,但他却没法子相信这是真的,从他在床上被弹起的那一瞬间,直到此刻发生的事,现在想起来都像是场恶梦。

那笑口常开的弥陀佛也躺在沙滩上,经过这么多灾难后,还是双手掺着肚子,呵呵大笑。

陆小凤狠狠的瞪着它:“跟你同船的人都已死得干干净净,你躺在这里大笑,你这算是哪一门的菩萨?菩萨,却只不过是用木头刻出来的,别人的死活,他设法子管,别人骂他,他也听不见。陆小凤又叹了口气。”你对别人虽然不义,却总算救了我,我不该骂你的。”

灾难已过去,活着的却只剩下他—个人,心里是欣慰还是悲伤?别人既不知道他也无法诉说,竟仿佛将这木偶当作了唯一曾经共过患难的朋友。

你若经历过这些事后,也一定会变成这样子的。

现在他虽然还活着,以后是不是还能活得下去,却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天地茫茫,一个人到了这完全陌生的地方,就算这里真是仙境,他也受不了。

他挣扎着,居然还能站起,第一件想到的就是水。

若是没有水,仙境也变成了地狱。

他拍了拍弥陀佛的大肚子:“你一定也渴了,我去找点水大家喝。u看来这地方无疑是个海岛,岛上的树木花草,有很多都是他以前很少见到的,芭蕉树上的果实累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大馒头。

吃了根芭蕉后,渴得更难受,锄下根树枝,带着把芭蕉再往前走,居然找到了一湾清泉。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水的滋昧竟是如此甜美,远比最好的竹叶青还好喝。

吃了根芭蕉后,他才想到一件可怕的事“若是没有船只经过,难道我就要在这荒岛上过一辈子?’没有船只经过。他在海岸边选了块最高大的岩石,坐在上面守望着好几天,也没看见一点船影。

这荒岛显然不在海船经过的路线上,他只有看着弥陀佛苦笑。”看来我们已只有在这地方耽一阵子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样像野狗一样活厂去,我们好歹也得像样子一点。”

他身上从不带刀剑利器,幸飘来了,将夜壶剖开,用石头打平,夹上两片木头做柄,再就着泉水磨上一两个时辰,居然就变成了一把可以使用的刀。

他并不想用这把刀去杀人。

现在他才知道,除了杀人外,原来刀还有这么多别的用处。

他砍下树枝作架,用棕搁芭蕉的叶子作屋顶,居然在泉水旁搭了间还不算太难看的屋子,再去找些柔软的草铺在地上,先让他唯一的朋友弥陀佛舒舒服服的躺下去。

然后他自己才躺在旁边,看着月光从蕉叶间漏下来,听着远处的海涛拍岸,忽然觉得眼睛湿湿的,一滴眼泪沿着面颊流了下来。

二十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流泪。

无论遇着什么样的灾祸苦难他都不怕,他忽然发现世上最可怕的,原来是寂寞。

一种空荡荡,无依无靠,觉得什么事都没有主宰的寂寞。

他决心不让自己再往这方面去想,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第二天一早他就沿着海滩去找,将一切可以找得到的东西都带回来,其中有佛像,有木鱼,还有各式各样的贝壳。

下午他的运气比较好,潮退的时候,他居然在海滩上找到一个樟木箱子。

他小心翼翼的抬回去,先吃了几根芭焦,喝饱了水,才举行开箱大典。

打开箱子时,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像小鹿般乱撞,从来也没有这么兴奋紧张过。

箱子里还有个小小的珠宝箱,装满了珍珠首饰,只可惜现在却连一点用都没有。

最有用的是把梳子,几根金替,还有两本坊间石刻的通俗小说,一本是《玉梨娇》,一本是《侠义风月录》。

箱子里当然还有衣服,却全是花花绿绿的女人衣服。

这些东西平时陆小凤连看都不会看一看,现在却兴奋得像个孩子刚得到最心爱的玩具,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

木鱼剖开可以当作碗,用不着再用手揍着水喝,金替可以当作针,再用麻搓一点线,就可以把那些花衣服改成窗帘,门帘,乱得像稻草一样的头发,也可以梳一梳了,还有那两本书若是慢慢的看,也可以打发很多空虚寂寞的日子。

他躺在用草叶作成的床上,翻来复去,想着这些事,忽然跳起来,用力给了自己两个耳刮子。

笑口常开的弥陀佛若有知,一定会认为这个人又吃错了葯。

他打了自己两耳光还嫌不够。”劈劈拍拍\又给了自己四下,指着鼻子大骂。

“陆小凤,陆小凤,你几时变得这么没出息的,只会像女人一样盘算着这些婆婆妈妈的事,难道你真想这么样过一辈子?”

天还没有亮,他就选了个最大的木鱼,在上面打了个洞,装满了水,再用一条花绸长裙,包了两扎芭蕉,一起系在身上,拍了拍弥陀佛肚子:“我可不像你一样,整天躺在这里,从明天开始,我也不能整天陪着你了。”他已决定去探险。去看看这岛上有没有人?有没有出路。

就算他明知那浓密的丛林中到处都有危险,也已改变不了他的决心。

他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来,脚底已走破,身上也被荆棘刺伤。

丛林里到处都有致命的毒蛇虫蚁,甚至还有会吃人的怪草。

有几次他都几乎送了命,可是他不在乎。

他相信一个人只要有决心,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打出一条出路来的。

时光易逝,匆匆一个月过去,他几乎已将这岛上每一寸地方都找遍了。

除了一双又疼又肿的脚,和满身伤痕外,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岛上非但没有人,连狐兔之类的野兽都没有,若是别的人,一定早巳绝望。

可是他没有。

他虽已精疲力竭,却还是绝不灰心,就在第三十三天的黄昏,他忽然听见一面长满藤萝的山崖后,仿佛还有流水拨开藤萝,里面竟有条裂隙,仅容一个人侧身而过。

可是再往里面走,就渐渐宽了。

山隙后仿佛有光,本已几乎听不见的流水声,又变得很清晰。

他终于找到了一条更清澈的泉水,沿着流泉往上走,忽然发现—样东西从泉水中流了下来,却只不过是一柬已枯萎厂的兰花。

他还是将兰花从水中捞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在这里看见过兰花,只要有一点不寻常的现象,他就绝不肯放过。

这次他果然没有失望。

兰花虽已枯萎,却仍然看得出叶子上有经过人修剪的痕迹。

他兴奋得连—双手都在发抖,这岛上除了他之外,一定还有人,他忽然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

—口气再往前走了半个时辰,山势竟真的豁然开朗,山谷里芬芳翠绿,就像是个好大好大的花园,其间还点缀着一片亭台楼阁。

他倒了下去,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心里充满了欢愉和感激,感激老天又让他看见了人。

只要还能看得见人,就算被这些人杀了,他也心甘情愿的。

住在这种世外桃源中的当然不会是杀人的人!

现在无论谁都已想得到这岛上一定有人的了,但是无论谁只怕都想不到,陆小凤在这岛上第一个看到的人竟是岳洋。

岳洋非但没有死,而且衣着华丽,容光焕发,看来竟比以前更得意。

绿草如菌的山坡下,有条采石小径,他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一看见他就跳了起来,就好像看见了个活鬼一样,尖声:“你怎么会在这里的jo岳洋冷笑:“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陆小凤:“翻船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岳洋:“翻船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他问的话,竟和陆小凤问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冒险探挑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舞九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