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恋传奇》

第04章 天下第一剑

作者:古龙

薛家庄也是依山而建的,青色的山脉,蜿蜒伸展入后山,有时园中的雾几乎已时和山间的云雾结在一起。

他们踏着碎石子的路,穿过后园,园子里并没有鲜艳的花木,一亭一石都寓着雅致古典之意。

楚留香和薛衣人并肩而行,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人到了某种地位时,就自然会变成个不多话的人。

秋天的早上风并不冷,天却很高他们走人个青翠的竹林,露珠凝结在竹叶上,就像是镶嵌明翠的珍珠。

竹林的尽头便连结着山麓,已被青苗染缘的山壁上,有间古拙的小屋,看来坚实沉重。

薛衣人开了门,道:“香帅请,老夫带路。”

门后是条长而黑暗的石道,寒气森森,贬人肌肤,薛衣人等楚留香走进来,就立刻又将门紧紧闭上,将光明和温暖一起隔断在门外,四下骤然沉寂了起来,连丝声音都听不到。

若是要杀人,这的确是好地方。

但楚留香却并没有丝毫不安,他似乎对薛衣人信任,薛衣人和他初见,便将他带到这秘密的重地中来,他似也并不觉得奇怪。

石道转几折,便到了个洞穴。

石壁上嵌着铜灯,阴森森的灯光下,只见洞穴四面都排着石案,每张石案上都有个湛黑的铁匝。

迎面一张石案上的铁匣长而窄,里面装的想必就是薛衣人视同拱璧的剑器,但另一些铁匣中装的是什么呢?

薛衣人掺着剑匣,似乎忘了身旁还有楚留香存在,他全心全意都已溶入剑中,到了忘人忘我的境界。

焚留香忽然发现这老人竟似完全变了。

楚留香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的风度优雅而从容,就像是个不求闻达的智者也像是个已厌倦红尘,隐退林下的名人,神情虽未免稍觉冷厉,但却绝没有露出令人不安的锋芒。

楚留香方和他并肩走过还不到三尺宽的小径上也没有觉得丝毫警兆,就仿佛和个平凡的老人走在一起。

但现在,剑还未出,楚留香己觉得有种通人的剑气透体生寒,这剑气显然不是“剑”发出来的。

这剑气就是薛衣人本身发出来的。在这里他已不再是和女儿亲家闲话家常的老人,一踏入这道门,他就又变成了昔日传闻江湖快意恩仇的名侠。这地方藏的不只是剑,还藏留他昔日的回忆,所以他才绝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到这里来。

薛衣人缓缓开启了铁匣,取出了柄剑。

这口剑形状古,黝黑中措着墨绿的剑身,并没有摄目的光芒,只不过楚留香远在八尺外,已觉得寒气贬人肌肤。

“呛”的,薛衣人以指弹剑,剑作龙吟。

楚留香脱口道:“好剑。”

薛衣人目光闪动,道:“香帅认得这口是什么剑么?”

楚留香缓缓道:“昔日中兴周室之名主太康、少康父子,集天下名匠,铸八方之铜,十中而得一例,便是那八方铜剑。”廷

薛衣人道:“好,好眼力。”

他虽在大声称赞,面上却毫无表情,又取出口剑来。

这口剑皮贿华美,柄上嵌着松绿石,镶金丝,剑柄与剑身中的“彪”,虽似黄金铸成,都作玄铜额色。

薛衣人道:“这口呢?”

楚留香道:“古来雄主,皆有名剑,少康铸八方铜剑,额颜有‘画影’、‘腾空’,太甲有剑名‘文光’、武丁有剑名‘照胆’……”

他笑了笑,道:“这口剑就是‘照胆’,但剑匣却被后人加以装饰过。”

薛衣人道:“好好眼力”

他冷漠的面上却仍不动声色,但目中已有些赞赏之意,过了半晌又缓缓取出了一口剑来。

这口剑乌置皮榴,紫铜吞口,长剑出鞘才半寸,已有种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映入眉睫。

薛衣人手里捧着这口剑,眼睛里的光仿佛更亮了。

他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香帅请看这口剑是什么剑?”

楚留香也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这是口无名之剑。”

藤衣人道:“此话怎讲?”

楚留香道:“干将莫那,前辈可知道么?”

薛衣人道:“干将莫邪上古神兵,老朽虽未得见,却听到过的。”

楚留香笑了笑,道:“其实‘干将莫邪’只不过一双夫妻的名字,但百年以后,提起‘干将莫邪’四个字,却只知有剑,而将其人忘怀了。”

他不等薛衣人说话,接着又道:“越王聘欧冶子铸剑五,是为‘纯钩’、‘湛卢’、‘毫曹’、‘鱼肠’、‘巨阙’,楚王命风胡子求剑得三,是为‘龙渊’、‘太阿’、‘工布’,千载以来,提起这八口剑来,可说无人不知,但知道欧冶子与风胡子是这两位大师的又有几人?”

薛衣人道:“香帅的意思是……”

楚留香道:“这只因为人因剑名,人的光芒已被剑的光芒所掩盖,是以后人但知有湛卢、巨阙,而不知有欧冶子。”

薛衣人道:“不错,武林中还记得欧冶予的人确实不多。”

楚留香道:“前辈掌中这口剑,剑虽无名,但能使此剑的却必非寻常人。”

薛衣人道:“哦?何以见得?”

楚留香道:“只因此剑锋芒毕露,杀气逼人,若非绝代高手,若无惊人之手段,更不足以驭此剑,只怕反要被剑伤身。”

他笑了笑,道:“若是在下两眼不瞎,这口剑必定就是前辈昔日纵横江湖时所佩之物。”

听到这时,薛衣人才为之耸然动容失声道:“香帅当真是神日如电,老朽好生佩服。”

这番话也正是楚留香赞美薛衣人的话,两人相视一笑,各人心里都不禁生出几分敬重相惜之意。

薛衣人道:“江湖传言的确不虚,香帅的见识和眼力果然都非同小可,但香帅可知道四壁的这些铁匣里装的是什么?”

楚留香道:“能与名剑作伴,匣中必非常物。”

薛衣人打开了个铁匣,匣子里却只有件长衫。

雷白的长衫,已微微发黄,可见贮藏的年代已有不少。

薛衣人将长衫一抖,楚留香才发现长衫的前胸处有一串血迹,就像是条赤红的毒蛇般蜿蜒在那里。

在惨淡的灯光下看来,血迹已发黑了。

薛衣人缓缓道:“香帅可知道这服上染的是谁的血?”

他眼睛虽在盯着长衫上的血迹,却又似乎在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了很久,才淡淡笑,接道:“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香帅只怕并未听到过这人的名字,但三十年前,‘杀手无常’裴环却也非等闲人物。”

楚留香肃然道:“晚辈虽年轻识浅,却也知道‘杀手无常’手中一双无常钩打遍南七省,却不知此人已死在前辈手上。”

薛衣人道:“那是在勾漏山……”

他神思似已回到遥远的往日,缓缓的叙说着。

楚留香眼前仿佛已展出一幅肃杀苍凉的图画。

贝漏山,暮色苍茫,西天如血。

薛衣人白衣如胄,独立在寒风中,山崖上,望着面貌狰狞的“杀手无常”缓缓走了过来。

然后剑光一闪。

鲜血溅在雪—般的衣服上,宛如在雪地上洒落一串梅花……

薛衣人缓缓道:“如今三十年的岁月经已消逝,但他们的血却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楚留香道:“他们的血?难道这些铁匝及……”

薛衣人冷冷道:“香帅难道不明白血衣人这三字是如何来的?”

楚留香望着四面石案上的铁匣,想到每个铁匣里都藏着一件雪白的长衫,每件长衫上都染着一个人的鲜血,每滴鲜血中都包含着一个令人慷慨激昂的故事,每个故事中都必有场惊心动魄的血战……

想到这里,楚留香心底也不禁泛起一阵寒意。

薛衣人目光如刀,一字一字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剑下无情,就是这柄剑,不知饮下了多少人的鲜血。”

他剑光一闪,忽然闪电殿向楚留香刺了出来。

见到中原点红时,楚留香已觉得他剑法之快,当世无双,见到帅一帆时,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剑,见到那“白痴”时,楚留香又觉得帅一帆的剑法不算什么了。

但此刻,楚留香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剑”……

薛衣人这一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是从哪里刺过来的。

楚留香居然根本没有闪避。

但这快如闪电般的雷盟的一剑,到了楚留香咽喉前半寸处,就忽然停顿了,停时就像发时同样快,同样突然,同样令人不可捉模,不可思议,这“一停”实比“一发”更令楚留香惊讶。

薛衣人发这一剑时显然还未尽全力否则就停不下来了,他未使全力时刺出的一切已是如此急迫,使出全力来那还得了。

薛衣人望着楚留香,似乎也有些惊异。

这一剑到了他咽喉时,他非但神色不变,而且连眼都未眨,这年轻人已有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糜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定力,单只这份定力又隐然有一代宗主的气魄。

剑尖虽还未刺入楚留香的咽喉,但森冷的剑气却已刺人他的肌肤,他喉头的皮肤上虽已起了颗颗寒栗,面上却依然未动声色,对楚留香说来,被人用剑尖抵着咽喉,这已不是第一次趟。

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的剑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快得多,这么快的剑若已到了咽喉前,世上就没有人能闪避开了,薛衣人冷冷的望着他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可是为了我的剑而来的?”

楚留香笑了,道:“你以为我想来偷你的剑?”

薛衣人道:“楚香帅的名声,我早已久仰得很。”

楚留香道:“那么你就该知道他从未在朋友身上打过主意。”

薛衣人道:“无论任何事都有例外的,也许你这次就是例外。”

楚留香道:“这次我为何要例外?”

薛衣人道:“你对剑不但很有学问,也很有兴趣,是么?”

楚留香又笑了,道:“不错,我对剑很有兴趣,我对红烧肉也很有兴趣,但我却从未想过偷条猪回家去养着。”

薛衣人厉声道:“那么尔是为何而来的?”

楚留香淡淡道:“有人用剑对着的我的脖子时,我通常都不喜欢顾他说话。”

薛衣人道:“你喜欢我把剑刺下去?”

楚留香大笑道:“薛衣人若是会刺冷剑的人,那么我就真看错你了,我若看错了你,就算死在你的手上只能怨我目已有眼无珠,一点也不冤枉。”

薛衣人凝注了他很久,绥缓道:“你从来没有看错过人么?”

楚留香微笑道:“我若肯让他手里拿着剑,站在我身旁,就绝不会看错他。”

薛衣人仰面大笑道:“好楚留香果然浑身是胆,果然名不虚传。”

“呛”的一声,剑已入鞘。

薛衣人微笑道:“但若说楚留香是为了花金弓才到施家庄来的,我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

楚留香笑道:“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薛衣人笑容又逐渐消失道:“香帅到施家去,莫非就是为了要叫花金弓带你来见我。”

楚留香笑道:“薛大侠既已退隐林泉,在下要见非常之人,只有用非常的手段了。”

薛衣人目光闻动道:“你为何如此急着见我?”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道:“大约三四年以前江湖中忽然出现了一群职业刺客。”

薛衣人耸然道:“职业刺客?”

楚留香道:“不错,这些人不辨是非,不分善恶,只以杀人为业,无论谁只要出得起价钱,他们就会为他杀人。”

他叹了口气,接道:“他们无论什么人都杀,黑道的他们也杀,白道他们也杀。就算那些与武林毫无关连的人他们都杀,就因为如此,所以我认为他们实在比那些杀人放火的强盗还要可恨,还要可怕,因为强盗杀人至少还要选择选择对象。”

薛衣人动容道;“江湖中出了这种人,我怎么连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楚留香道:“这些人行事很隐秘,若非他们找到我头上来,我也一点也不知道。”

薛衣人笑道:“他们若是算计到香帅身上,只怕已离末日不远。”

楚留香道:“这些人现在的确已死的死,伤的伤,不复再能为恶,只不过……这些人的首领却至今仍道遥法外。”

薛衣人道:“他们的首领是谁?”

楚留香道:“我至今还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天下第一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恋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