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恋传奇》

第05章 刺客

作者:古龙

梁妈望着楚留香,不胜企盼的道:“你真能够让我见到小姐?”

楚留香道:“你若有诚心,自然看得到她。”

梁妈道:“我当然诚心,观音菩萨。”

楚留香不让她说完这句话,就抢着道:“好,那么你三天后再来,莫要在正午等到天黑了再来。”

梁妈怔了怔道:“三天还要再过三天?”

楚留香正色道;“这种事自然要选日子。急不得的,你若真有诚心,连三天都等不得。”

梁妈自然很容易就被打发走了,楚留香虽觉得对善良的老太婆有些抱歉,但这三天的时间关系却实在太大。

饼了三天后,所有的事也许就会都改观了。

突然间,蹄声骤响。

那骑里黑驴子的人忽然加速急驰而来,迫到楚留香身后,突地反手一鞭,向楚留香的脖子抽了下去。

长鞭破空,划起了尖锐的风声。

楚留香头也未回,一伸手。就换位了鞭稍,笑晚道:“下来吧。”

他随手抖,那人身子就自鞍上飞起,凌空一个翻身,停在杨柳畔,头上的遮阳巾也扔掉了,露出了一张长的马脸。

这居然是施少奶奶。

黑驴子直冲到桥头才停了下来,用颈子磨着桥,声声轻嘶。那神情倒有几分和施少奶奶相似。

楚留香微笑道:“不知是少奶奶驾到险些就得罪了。还请恕罪。”

施少奶奶恨恨盯着他,道:“你少说风凉话,我问你一天到晚鬼鬼祟祟的究竟在干些什么?你究竟打我什么主意?”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太打少奶奶你的主意呀。”

施少奶奶的脸居然也红了,大声道:“那么,你将梁妈找来干什么?”

楚留香道:“什么也没有,只不过聊聊天而已。”

施少奶奶冷笑道:“楚香帅的味口是几时改变了的,几时变得喜欢跟老太婆聊天了?”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道:“我不找老太婆聊天,难道少奶奶肯陪我聊天么?”

施少奶奶盯着他眼睛里忽然有了笑意,忽然掉头就走,她的身材不错,只看背影,倒颇有韵致。

楚留香只希望她莫要回头,一回头就溜了。

不幸施少奶奶却偏偏要回头,面且还笑了笑,道:“你既然要跟我聊,为什么不跟我来?”

楚留香真的叹了口气,他想着有谁敢用“回眸一笑百媚生”这句话来形容这位少奶奶,他一定要跟那人打架。

施少奶奶不但在笑,还抛了个飞眼,道:“你怕什么?难道我会吃了你?”

楚流香喃喃道:“你看来倒真像会咬人的。”

施少奶奶道:“你嘴里咕哝咕哝在说什么?”

楚留香苦笑道:“我什么也没说,只不过嘴在抽筋而已。”

他尽避只希望施少奶奶的脖子忽然扭了筋,再也回不过头来,怎奈施少奶奶的脖子却灵活得很,一下子又回过头来,笑道:“你又不是小狈,为什么要跟在人家后面走?”

楚留香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过了半晌,忍不住道:“少奶奶,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聊天的,你要到哪里?”

施少奶奶又白了他眼,道:“有很多小伙子都在偷偷的称我‘雪里红’还以为我不知道。”

楚留香只有摸鼻子,发誓今后再也不吃“雪里红炒肉丝”这道菜了,宁可吃萝卜干也不吃雪里红。

薛红红翘起了嘴道:“喂,你想找我聊天,怎么不说话呀?难道变成了哑吧。”

楚留香看到她那翘起了的嘴,只恨不得能在上面挂个油瓶。

只恨胡铁花没有来,也许真做得出的。

楚留香乾咳了声,笑道:“你那位二叔可真有趣,就像个孩子似的,但剑法却又那么高,那天晚上我要不是跑得快,差点就被他刺了个透明窟窿。”

薛红红也笑了,道:“幸好你跑得快,我二叔除了吃之外,就会使剑。他疯病罢发作的时候,硬逼着我爹爹和他动手。连爹爹都几乎被他刺了剑。”

楚留香眼睛似乎忽然亮了,道:“后来呢?”

薛红红笑道:“后来爹爹自然还是将他制服了,他—气之下,就疯得更厉害。”

楚留香道:“据令尊大人说,他本来并不是这样子的。”

薛红红道:“他就是练剑练疯了的。”

楚留香道:“哦?”

薛红红道:“他剑法根本就不错,但比起我爹爹来自然还差得远,所以就拼命练剑,一心想胜过我爹爹,练得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但无论他怎么练,还是比不上爹爹。有一天晚上,他忽将二婶杀了。说是二婶总是扰乱他练剑,但杀了二婶后,他自己也变得愈疯癫,老说自已只有十岁,就因为年纪小,所以剑法才不如爹爹。”

楚留香叹道:“一个人到无可奈何时,也只有自己骗骗自已了,只不过他……”

薛红红忽然娇哂道:“我们为什么老是要提他呢?难道没有奇他的事可提了么?”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你想听什么?我就陪你聊什么?”

薛红红瞟了他一眼。抿嘴笑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可聊的事太多了,你难道还不知道,难道还要我来教你?”

她吃吃笑道:“你若还要别人教,你就不是风流侠盗楚留香了。”

楚留香听“风流侠盗”这名字就头疼,更令他头疼的是他发现薛红红带着走的路越来越偏僻而且路的尽头,林木掩映中,似乎还有几间屋子,他不敢想像到了屋子里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但这时他想走已来不及了。

薛红红已拉着他的手,媚笑道:“我带我到个好地方去,你应该怎样感激我才是呢?”

楚留香道:“我……咳咳,这……咳咳……”

他忽然跳起来,道:“不好,你那匹黑驴子不见了,快回去找吧”

薛红红格格笑道:“一匹驴子也没有什么了不得,我有了你,还要驴子作什么?”

若有人说楚留香会脸红,非但别人不信,只怕连他自已都不会相信,但现在他的脸则真有些红了。

薛衣人也许就因为杀人杀得太多了,所以才会生下这种宝贝女儿,他还没有被女儿气死,倒真是怪事一件。

薛红红已拉着楚留香向那枫林走了过去。

阳光映得一林枫叶红如晚霞,枫林中山屋三五间,建得又小巧,又精致,看来就宛如图画。

此刻在楚留香身旁的若不是薛红红,到了这种地方,他一定会觉得有些“飘然慾仙”,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已好像个活鬼。

薛红红一只手拖着他,一只手已在推门。

楚留香苦笑道:“这……这是谁的屋子你也不知道,怎么随便推人家的门?若要被人当小偷抓住岂非冤枉?”

薛红红道:“谁敢将我当小偷?”

楚留香道:“平时自然不会,但你若跟我在一起,就说不定了,我的名声一向不好,说不定会连累你。”

他一面说,一面就想溜之大吉。

但薛红红却将他的手抓得更紧,笑道:“你放心吧,这里也是薛家的产业。”

楚留香又想摸鼻子,怎奈两只手都被薛红红抓住了,只有苦笑道:“你们家的产业倒真不少。”

薛红红道:“这本是我二叔没有发疯时独居练剑的地方,后来就空了下来,我二弟打猎时也时常来住,但这几天他却到……”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已推开门,说到这里,突然听一人忽吼道:“什么人敢乱闯?”

吼声中,一样黑忽忽的东西直打了出来。擦着薛红红的头皮飞过,远远落在门外,竟是只靴子。

屋予里布置得简单而雅致,床上铺着又厚又软的兽皮,两个几乎已脱得完全赤躶的人,正在兽皮上打滚。

薛红红一开门,男的立刻怒吼的跳起来,抄起只靴子就往外面丢。女的赶紧抡起件衣服,掩住胸腹,却还是没有掩住两条白生生的腿,即使用楚留香的眼光来看这两条腿也算是一流的。

那男的年纪很轻,也是身细皮白肉,长得倒很英俊,只不过脸色苍白眼睛里布满了红丝。

看到破门的薛红红,他脸上的怒容立刻变为惊讶,薛红红看到他,也吃了惊失声道:“是你?”

这少年一把抓起衣服就躲到椅子后面去了。

那女的想站起来,看到楚留香笑眯眯的眼神,赶紧又坐了下来,两只又长又直的腿拼命向里缩。

薛红红铁青着脸,厉声道:“你不是已经到省城去办年货了么?怎么会到了这里?”

那少年一面穿衣服,一面赔笑道:“离过年反正还早得很,我想筹画两天再去不迟。”

薛红红冷笑道:“我早就在奇怪,你怎么会忽然勤快起来了,居然抢着办事,原来你是想避开爹爹到外面来找野食。”

她眼睛一瞪,道;“我问你,这女的是谁?”

那少年道,“是……是我的朋友。”

薛红红冷笑道:“朋友我看你……”

那少年忽然伸出头来,抢着道:“我问你,你这男的又是谁?”

薛红红怔了怔道:“是……自然是我的朋友。”

那少年也冷笑道:“朋友?我看怕未必吧”

薛红红恼羞成怒,跳起来吼道:“老二,我告诉你,你少管我的闲事。”

那少年悠悠道:“好,我们来订个交易,只要你不管我的闲事,我也绝不管你的闲事,否则若是闹出去,只怕你比我更丢人。”

薛红红冲了过去,抬起一腿将椅子踢翻,大叫道:“我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又没脱光屁股跟人捣鬼……”

楚留香实在不想再听下去了悄悄带起门,溜了出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替薛衣人难受。

他现在自然已经知道这少中就是薛家二公子薛斌,这姐弟两人真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活宝。

只可怜薛衣人一世英名,竟生出这么样一对儿女来,“豪门多孽子”,楚留香发觉这句话真是说得有学问。

一个人着想成为天下无双的剑客,就最好不要养儿女,因为最好的剑客,必定是最坏的父亲。

剑,就像是女人一样,你想它服从你,就一定要全心全意的对它,否则它就会出卖你。

一个人纵在被女人出卖了两百次,还可以再找第两百零一个女人,但只要被剑出卖一次,就得死。

楚留香吸了口气,道:“薛衣人,薛衣人,你虽能将剑招挥如意,但是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剑的奴隶……”

房子里那姐弟两人还在争吵,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但门却忽然开了,一个人飞跑了出来,大声道:“喂,你等等。”

楚留香回头,就看到那方像条小白羊般卷曲在虎皮上的女孩子,正在向他不停的招手。

现在她当然穿起了衣服,但扣子还没有扣上,也没有穿鞋子,衣襟里露出了一段雪白的皮肤,白的令人眼,花百折裙下面露出一截修长的小腿纤巧的足踝和双底平趾敛的脚。

楚留香尽量想使自己的眼睛规矩些,尽量不往她的衣襟里面看,但这双脚却实在是种诱惑。

只要是男人就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是在叫我?”

那少女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飞奔过来,突然轻呼了一声,一个又香,又甜,又温柔的身子就整个倒入了楚留香怀里。

楚留香苦笑道:“你若想找个人替薛二少爷做完他方还没有做完的事,你只怕找错了。”

那少女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颠声道:“我的胸。我的脚……”

楚留香这才发现她的脚原来已被石头割破了,鲜血一滴滴往下流,疼得她眼泪都几乎流了出来。

她不但腿美,脚美,脸也美,此刻美丽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再加上几滴眼泪,更显得楚楚可怜。

楚留香又不禁叹了口气,道:“下次跟别人幽会的时候,记住千万莫要脱鞋子。”

这女孩子看来虽是那么丰满,但身子却轻得很,楚留香几乎完全没有用力气,就将她抱了起来。

那少女咬着嘴chún勉强一笑,轻轻道:“谢谢你。”

楚流香的鼻子虽然不灵,但还是嗅到了一阵如兰似馨,可以令任何男人心跳加快的香气。

他只有将鼻子尽量离得远些,苦笑道:“他用不着谢谢我,还是谢谢你的脚吧。”

那少女的脸飞红了起来,道:“快走,莫要等他们追出来。”

其实楚留香又何尝不怕薛红红追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刺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恋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