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恋传奇》

第07章 人约黄昏后

作者:古龙

天还没有黑石绣云就已在等着了。

她既不知道楚留香为何要约她在这里相见,更想不到自己会在亲姐姐的坟墓前和个陌生的男人有约会。

但她却还是来了,还没有吃晚饭,她的心就已飞到了这里。刚提起筷子,就恨不得曰将饭扒光。

然后她就站在门口等天黑下来,左等天也不黑,右等天也不黑,她常听人说到了秋天就会黑得早些。

可是今天,天黑得为什么特别慢?

幸好这地方很荒凉,终日瞧不见人影,所以她一个人在这里痴痴的等。无论等多久都不怕被人瞧见。

望着自己姐姐的坟,她心里本该发酸、发苦才是,但现在只要一想起楚留香,她心里就觉得甜甜的,把别的事全都忘了。

脚还有些疼,她已将楚留香替她包扎的那块丝巾悄悄藏在怀里。悄悄换了双新绣花鞋。

姐姐刚死了没几天,她就穿上新的绣花鞋了,她自已也觉得自已很不对,却又实在忍不住不穿。

她将这双新绣花鞋脱下来好几次,最后还是穿了出来;总觉得楚留香的一双眼睛总是在看着她的脚。

她觉得自己一穿上这双新鞋子,脚就显得特别好看。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

她却觉得身子在发热,热得要命。

“他为什么还不来?会不会不来了?”

她咬着嘴chún,望着刚升起的新月。

“月亮升到树这么高的时候,他若还不来,我绝不再等。”

可是月亮早已爬过了树梢,她还是在等。

她一面痴痴的等,一面悄悄的恨。

“他就算来了,我也绝不睬他。”

可是瞧见楚留香身影,她就什么都忘了,忘得干干净净。

她飞也似的迎了上去。

楚留香终于来了,还带来了许多人。

石绣云则跑出两步,又停下脚。

楚留香正在对着她微笑,笑得那么温柔。

“可是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来呢?”石绣云咬了咬牙,扭头就走。

她希望楚留香追上来,但却偏偏听不到脚步声,她忍不住放缓了步想回头去,却又怕被人家笑。她又是生气,又是伤心,又有些着急,有些质疑,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听身旁有人在笑,楚留香不知何时已追上来了,正带着笑踞着她,笑得那么可爱,又那么可恨,像是已看透了她心事。

石绣云的脸红了。楚留香没有追上来的时候,她想停下来,楚留香追上来,她的脚步就又加快了,低着头从楚留香面前冲了过去。

但楚留香却拉住了她,柔声道:“你要到哪里去?”

石绣云咬着下chún,跺着脚道:“放手,让我走,你既然不愿意见我,为何又来缠着我?”

楚留香道:“谁说我不愿意见你?”

石绣云道:“那么就算我不愿意见你好了,让我走吧。”

楚留香道,“你既然不愿意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我?”

石绣云的脸更红,眼圈儿也红了,跺着脚道:“不错,我是想见你,明知我一定会在这里等你,所以就带这么多人来,你多有本事,到处都有女孩子等你。”

楚留香笑了,道:“其实我也不想带他们来的,但有件事却非要他们帮忙不可。”

石绣云忍不使问道:“什么事?”

楚留香道:“我要他们将这座坟墓挖开来瞧。”

石绣云明了起来,道:“你……疯了,为什么要挖我姐姐的坟。”

楚留香道:“这不是你姐姐的坟,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一定是座空坟。”

石绣云叹声道:“谁说的?我明明看到他们把棺材埋下去……”

楚留香道:“他们虽然将棺材埋了下去,但棺材里绝不会有人。”

他轻轻地抚着石绣云的手,柔声道:“我绝不会骗你,否则我就不会约你到这里来了,只要你肯等一等,就会知道我说的话不假。”

弊材里果然没有人,只装着几块砖头。

冷夜荒坟,秋风瑟瑟,冷清的星光照着一座被撩开的新坟,一口潜藏的棺材,棺材里却只有几块砖头……

死人到哪里去了?难道她已复活?

石绣云全身都在发抖,终于忍不住嘶声大叫起来。

“我姐姐到哪里去了?我姐姐怎会变成了砖头?”

凄厉的呼声带起了回音,宛如鬼哭,又宛如鬼笑,四下坟中的冤鬼都似乎一起溶入了黑暗中,在向她嘲弄。

就连久走江湖的丐帮弟子心里都不禁泛起了一阵寒意。

楚留香轻轻搂着石绣云的肩头,道:“你没有看到他们将你姐姐的尸身放入棺材?”

石绣云道:“我看到的,我亲眼看到的。”

楚留香道:“钉棺材的时候呢?”

石绣云想了想,道;“钉棺材的时候我不在……我本来也不愿意离开,可是二婶见我悲哀过度,一定要我回房去。”

楚留香道:“是你二叔钉的?”

石绣云道:“嗯。”

楚留香邀“现在他的人呢?”

石绣云道:“姐落葬后第二天,二叔就到省城去了。”

楚留香道:“去作什么?”

石绣云道:“去替薛家庄采办年货。”

采办年货自然是件很肥的差使。

楚留香眼睛亮了。道:“薛家庄的年货是不是每年都由他采购?”

石绣云道:“往年都不是。”

楚留香嘴角露出一丝难溯的笑容,道“往年都不是,今年这差使却忽然落到他头上了……有趣有趣这件事的确有趣得很。”

他忽又问道:“这差使是不是薛二公子派给他的?”

石绣云道:“不错,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更认为姐姐是被他害死的,他为了赎罪所以才将这差使派给二叔。”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他只怕不是为了赎罪,而是一……”

石绣云道:“是什么?”

楚留香叹道:“这件事复杂得很,现在我们就算对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石绣云流泪道;“我也不想明白,我只要知道我姐姐的尸身到哪里去了?”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道:“若是我猜的不错,不出三天,我就可以将她的尸身带回给你。”

石绣云道:“你……你知道她的体在哪里?”

楚留香道:“到目前为止,我还只不过是猜测而已,并不能确定。”

石绣云道:“她尸身难道是被人盗走的?”

楚留香道:“是。”

石绣云道:“是谁盗走了她的体,为的是什么?她又没有什么珠宝陪葬之物,那人把她的体盗走又有什么用?”

楚留香柔声道:“现在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多问,我答应你,三天之内,一定把所有的事都对你说清楚。”

楚留香回到“掷杯山庄”的时候,天已快亮了。

左轻侯虽然早已睡下,但听到楚留香回来,立刻就穿着衣裳赶到他房里,见面就抓着他的手,道:“兄弟,整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可真快把我急死,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可探出什么消息?”

楚留香笑了笑,先不回答他这句话,却反问道:“丁二侠呢?”

左轻侯道:“丁老二本来一直在逼着我,简直逼着我要发疯。但今天晚上,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又忽然跑了,连话都没有说,看情形好像家里出了什么事样。”

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兄弟不是我幸灾乐祸但我们真愿望他们家里出些事,莫要再到这里来相逼。”

楚留香道:“姑娘呢?”

左轻候道:“她倒真听你的话,整天都将自己关在屋里,没有出去。”

楚留香道:“她本来就是个乖孩子。”

左轻侯道:“可是……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究竟该怎么办?丁家那边也不能者是这样拖下去。”

他紧紧拉着楚留香的手,道:“兄弟,你可千万要替我想个法子。”

楚留香道:“法子总有的,但二哥现在却不能着急,也许不出三天,什么都可以解决了……”

三天三天……这三天内难道会有什么奇迹出现不成?

左轻侯还待再问,楚留香却居然已睡着了。

楚留香醒时,就听说有两个人在外面等着他。

一个丐帮的弟子,左二爷已请他在客厅里喝茶,还有一个人却不肯说出自己的来意,而且一直等在大门外,不肯进来。

楚留香皱了皱眉,道:“这人长得什么样子?”

回话的人左升,是左二爷的亲信,自然也是个很精明干练的人,他想了想才笑着道:“这人长得倒也很平常,但形迹却很可疑,而且不说实话。”

楚留香道;“哦?”

左升道:“他说是自远道赶来的,但小人看他身上却很干净,一点也没有风尘之色,骑来的那匹马也不像是走过远路的。”

楚留香道:“你看他像不像练家子?”

左升道:“他走路很轻快动作也很敏捷,看来虽有几分功夫,但却绝不像是江湖人,小人敢担保他这辈子绝没有走出松江府百里。”

楚留香笑了笑道:“难怪二爷总是说你能干,就凭你这双眼睛。江湖中已很少有人能赶得上你。”

左升赶紧躬身道:“这还不都是二爷和香帅你老人家的教诲。”

楚留香道:“二爷呢?”

“二爷吃了张老先生两帖宁神葯,到午时才歇下,现在还没醒。”

楚留香道:“大姑娘呢?”

左升道:“姑娘看来气色倒很好,而且也吃得下东西了,就是不让人到她屋里去,整天关着房门在屋子里。”

他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香帅总该知道,始娘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从来不愿关在屋子里,这件事……这件事的确有点邪门。”

楚留香沉吟着,道:“烦你去通报姑娘,就说我明天一定有好消息告诉她,叫她莫要着急。”

左升道:“你老人家现在是不是要先到客厅去见见那位丐帮的小兄弟?”

楚留香道:“好。”

小秃子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正在那里东张西望,看到楚留香立刻就迎上前来请安,然后就笑道,“香帅昨天盼咐我们办的事,今天已经有些眉目了。”

楚留香笑道:“你们办事倒真快。”

小秃子道:“昨天香帅一交代下来,大哥立刻就叫全城的弟兄四下打断,最近有没有说北方话的两生人在城里落脚,今天上午,就有了消息。”

楚留香微微笑着,等他说下去。

小秃子道:“最近到松江府来的北方人一共十一个,其中六个是从张家口来的皮货商,年纪已有四五十了,当然不会是香帅要找的。”

楚留香道:“嗯。”

小秃子道:“还有四个人是京城来的武师,有两位年纪很轻,但我们已去盘过他的底,四个人中没有一个姓叶的。”

楚留香笑道:“还有两个人呢?”

小秃子道:“那两人是对夫妻,两人年纪都很轻,也都很好看,据说是京城什么大官的公子,带着新婚媳妇到江南来游赏,顺便也来尝尝松江府芦鱼,但就连那客栈的店小二都知道他在说谎。”

小秃子道:“因为他们说来游山玩水的,却整天关在屋子里不也出来,更从来也没有吃过一条鲜鱼,两人穿的衣服虽然狠华贵,但气派却很小,出手也不大方,一点也不像有钱的阔少爷。”

他笑了笑,俏声道:“听那店小二哥说,有一天他无意中见这位大少爷居然替他老婆洗脚,他老婆嫌水太热,一脚将整盆洗脚水全都踢在这位大少爷身上,这大少爷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楚留香眼睛亮了,道:“她姓什?”

小秃子道:“他在柜台上说的名字是李明生,但名字可以改的。”

“不错,名字可以用假的。这两人住在哪家客栈?”

小秃子道:“就在东城门口那家福盛老店。”

楚留香道:“好,你先到那里等我,我随后就来?”

河畔的柳树下系着一匹白马。一个青衣人正站在树下,眼睛盯着“掷杯山庄”的大门。

楚留香并不认得他,他却认得楚留香。

楚留香问他;“有何贵干?”

这青衣人只道:“主人有很要紧的事要见香帅一面。”

楚留香问他:“你家主人是谁?”

这青衣人赔笑道:“是香帅的故交,香帅一见面就知道了,现在他正在前面相候,特命小人来这里相请。”

楚留香问他:“你家主人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人约黄昏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恋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