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01章 生死之间

作者:古龙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垦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晓色云开,浓雾渐稀,苍龙岭尽头处,韩文公投书碑下,竟卓然仁立着一个体态如柳、风姿绰约的绝色少女,一手轻抚凤鬓,一手微弄衣袂,柳眉低绥,明眸流波,却不住向来路凝睇!

险峻的山石路上,果真现出几条人影,绝色少女柳眉微展,轻轻一笑,笑声冷削阴寒,满含怨毒之意,直叫人难以相信是发自如此娇柔美艳的少女口中。

笑声方落,山脊上的数条人影,突地有如数只健羽灰鹤,横飞而起,霎眼之间和转换部分;2.根据语法规则把一定的词汇组成一个有意义 ,便已掠在绝色少女面前,绝色少女眼波一转,冷冷道:“随我来!”纤腰微拧,“唰”地后掠数丈,再也不望这几人一眼。窈窕的身形十数个起落,便已笔直掠上南峰!

雾中横渡苍龙岭的五条人影中,一个满面虬须、劲装佩剑的黑衣大汉,浓眉轩处,面对他身侧的一个玄衫少妇哈哈笑道:“好狂的小姑娘,只怕比你当年还胜三分!”

玄衫少妇螓首轻抬,微微笑道:“真的么?”

黑衣大汉哈哈笑道:“自然是真的,谁要是娶了她,保管比我龙飞还要多受些折磨!”

笑声高亢,四山皆闻,语声中虽有自怜之意,笑声中却充满得意之情,玄衫少妇嘤咛一声,伏向他胸前,一阵凤吹过,吹得她云鬓边的发丝与他颔下的虬须乱做一处,也吹得他豪迈的笑声,与她娇柔的笑声相合。

笑声之中,他身后垂手肃立着的一个清瘦顾长的玄衫少年,突然干咳一声道:“师傅来了!”虬须大汉笑声突止,玄衫少妇也倏然站直身形,险峻的山脊上,大步行来一个锦服老人。

面上竟蒙着一方乌色丝中,每跨一步,丝中与锦袍一阵飘动,便已跨过一丈远近,他身后却跟着两条亦是满身黑衣、劲装佩刀的彪形大汉,四条粗健的手臂高高举起,掌中抬着一物,长有一丈,阔有三尺,方方正正,却被一面五色锦衾通体覆盖,谁也猜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

虬须大汉、玄衫少妇、清瘦少年见了这锦服老人,神情俱都立即肃然,锦服老人脚步一顿,露在丝中空处外的一双目光,闪电般四下一转,沉声道:“在哪里?”虬须大汉颔首道:“上去了!”

锦服老人冷“哼”一声道:“走!”大步向岭上行去,山风吹起他的锦缎长衫,露出他长衫里的一柄绿鲨剑鞘!

玄衫少妇幽幽羟叹一声道:“爹爹今日……”樱chún动了两动,下面的话,却未再说下去。

清瘦少年缓缓回转身,望了他身后并肩而立的一双少年男女两眼,果呆地愕了半晌,长叹道:“四妹五弟,你们还是该留在山下的。”长袖一拂,随着虬须大汉及玄衫少妇向山上掠去,这一双少年男女对望数眼,良久良久,谁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过长空栈,便是南峰,白云冉冉,山风寂寂,亘古以来,便少人踪,然而此刻,阳光初升,这险绝天下的华山主峰上,却已人影幢幢,四个鬓边已现华发的中年妇人,青衫窄袖,并肩立在一株古松下,人人面目之上,俱似笼着一层寒霜,那绝色少女一掠而前,低语道:“来了。‘语声方了,峰下已传来一阵人语,道:“十年之约,龙布诗并未忘怀,食竹女史怎地还不下来迎接故人?”语声并不高朗,但一个字一个字传上来,人耳却清晰已极。

青衫妇人目光交错,对望一限,身形却未有丝毫动弹,绝色少女冷笑一声,盈盈在松畔一方青石上坐了下来,峰腰处发出语声最后一字说完,峰上已现出那锦服老人高大威猛的身形,闪电般的目光,缓缓在松下五人身上一扫,沉声问道:“此地可是华山之巅?你等可是丹凤门下?”

绝色少女秋波凝注着古松梢头的半朵轻云,冷冷道:“不错!”

锦服老人一步跨到青石之前,沉声道:“丹凤叶秋白在哪里?”

绝色少女微拧纤腰,缓缓长身而起,上下打量了这锦服老人几眼,冷冷道:“你就是‘不死神龙’龙布诗么?”

锦服老人神情似乎一呆,突地仰天长笑起来,朗声笑道:“好极好极,想不到今日江湖中竟有人敢当老夫之面,喝出老夫的名号!”

绝色少女冷冷一笑,仰首望天道:“妙极妙极,想不到今日江湖中,竟有人敢当我之面,喝出家师的名号。锦服老人龙布诗笑声一顿,松梢簌然落下几枝松针,落在他衣襟之上,他顺手一拂,突又转身走到那四个青衫妇人身前,一手指向绝色少女,沉声道:“这就是叶秋白收的徒弟么?”

青衫妇人八道目光,瞬也不瞬地望在他身上,齐声道:“不错!”

龙布诗“唰”地回身怒道:“你师傅与我十年之前,相约于此,她此刻怎地还未前来?却教你在这里对前辈无札!”

绝色少女冷冷道:“纵有天大的约会,家师也不能来了!”

龙布诗怒喝道,“怎地?绝色少女缓缓道:“三月以前,家师便已仙去,临终之际,令我在此践约,却未曾告诉我,你是我们的什么前辈!”语声缓慢,语气冰冷,丝毫没有激动之色,哪里像是弟子在叙说师傅的死讯。

龙布诗神情又自一呆,覆面的丝中,突地起了一阵波动,颔下的银须,也开始不住颤抖。

四个青衫妇人,再次对望一眼,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虬须大汉、玄衫少妇、清瘦少年等七人,此刻相继掠上峰头,两个黑衣大汉,将掌中所抬之物轻轻放在地上,垂手退到一边。虬须大汉龙飞一步掠到龙布诗身侧,皱眉低语道:“爹爹,怎地了?”

龙布诗呆立半晌,突地长叹一声,缓缓道:“叶秋白已经死了!”目光遥望天际,缓缓向岭下走去。

绝色少女冷削的目光中,突地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仰天一阵冷笑,缓缓道:“可惜可惜,想不到江湖传说中的第一勇士‘不死神龙’,见面之后,不过是如此一个人物。”

龙布诗倏然顿住脚步,龙飞浓眉一轩,怒叱道:“你说什么?”

绝色少女冷冷道:“我说什么,与你无关,此间根本就没有你说话之处。”

龙飞目光一凛,须发皆张,龙布诗却已缓缓转过身来,沉声道:“你说什么?”

绝色少女缓缓道:“十年之前,家师与你订下的生死之约,说的是什么?”

龙布诗目光一阵黯然,沉声道:“胜者永霸江湖,负者……唉,叶秋白既已死去,龙布诗纵能称霸江湖……”

绝色少女冷冷接道:“家师虽已仙去,只怕你也未必能永霸江湖吧!”

龙布诗沉声道:“难道你还想与老夫一较身手?”

绝色少女冷冷一笑,道:“我纵有此心,只怕你也不屑与我动手吧?”

龙布诗道:“正是!”

绝色少女道:“数十年来,你与家师动手相较,约有几次?”

龙布诗道:“次数之多,难以胜数!”

绝色少女道:“你可曾胜过她老人家一招半招?”

龙布诗道:“却也未曾败过。”

绝色少女道:“胜负未分,你便想永霸江湖,世间哪有这等便宜之事!”

龙布诗愕了一愕,道:“叶秋白既已死了,我难道还能去寻死人动手不成?”

绝色少女冷笑道:“家师虽死,却留下一套剑法,你若不能胜得这套剑法,便请你立时自刎在这华山之巅,‘止郊山庄’中的门人弟子,也从此不得涉足江湖。”

虬须大汉龙飞突地仰天一阵狂笑,道:“家父若是胜了,又当如何?”

绝色少女却连眼角也不望他一眼,直似未曾将他的话听入耳中。

虬须大汉浓眉一扬,狂笑道:“家父若是负,便得立时自刎,家父若是胜了,难道要叫那‘丹凤’叶秋白再死一次么?何况你明知家父不屑与后辈动手,叶秋白纵有剑法留下,又有何用?”

哪知龙布诗突然一声厉叱:“住口!”走到绝色少女身前,沉声道:“这十年之间,她又创出了一套新的剑法?”

绝色少女道:“正是!”

龙布诗目光一亮,突又长叹道:“纵有绝世剑法,而无绝世功力之人行使,又怎能胜得过老夫?”缓缓垂下头来,意兴似乎十分萧素。

绝色少女冷冷道:“若有与你功力相若的人,以家师留下的剑法,与你动手,难道还不是和家师亲自与你动手一样么?”

龙布诗目光中的落寞之意,越发浓重,缓缓道:“自从十六年前,天下武林精华,除了老夫与你师傅外,尽数死在黄山一役,此刻普天之下,若再寻一与老夫功力相若之人,只怕还要等三五十年!”

绝色少女缓缓道:“剑法虽可补功力之不足,功力却无法助剑法之灵巧,你说是么?”

龙布诗道:“自然不错!‘绝色少女又道:“剑法招式,自有捷径可循,功力深厚,却无取巧之道,你说是么?龙布诗道:“不错!”

绝色少女接道:“但剑法、功力,相辅相成,缺一便不能成为武林高手,这道理亦甚明显,是以自从黄山会后,天下武林,便再无一人能与‘丹凤神龙’争锋,亦是因为后起高手中,纵有人偶遇奇缘,习得武林不传秘技,却无一人能有‘丹凤神龙’这般深厚的功力,你说是么?”

龙布诗道:“正是此理。”

绝色少女道:“十年之前,家师与你功力可是相若?”

龙布诗道:“纵有差别,亦在毫厘之间,不算什么!”

绝色少女道:“这十年之间,家师时时未忘与你生死之约,朝夕勤练。”

龙布诗接口叹道:“老夫又何尝不是一样!”

绝色少女道:“如此情况下,十年前,家师功力既与你相若,十年之后,是否也不会有何差异?”

龙布诗颔首道:“除非在这十年中,她能得到传说中助长动力的灵丹妙葯,否则便绝不会胜过老夫。”突地长叹一声,回首道:“飞子,你可知道,功力之增长,直如雀乌筑巢,匠人建厦,循序渐迸,丝毫勉强不得,切忌好高骛远,更忌揠苗助长,纵能偷巧一时,终是根基不稳,大厦难成,却非百年之计。贪功性切,不足成事,反足败事,那些真能助长动力的灵丹妙葯,世间却难寻找,奇怪的是,武林中竞有如许多人相信,因此又不知多生儿许事故!”

龙飞垂首称是。

绝色少女道:“如此说来,你与家师功力既无可争之处,所争仅在招式之间的灵拙变化是么?”

龙布诗道:“高手相争,天时,地利,人和,俱是重要因素!”

绝色少女道:“家师如能创出一套剑法,一无破绽,是否便能胜你?”

龙布诗道:“天下没有绝无破绽的功夫,只是你师傅的剑法之中的破绽,若能使我无法寻出,或是一招攻势,令我无法解救,便是胜了。”

绝色少女道:“你与家师生死之约未践,胜负未分,家师便已仙去,她老人家实是死不瞑目。”

龙布诗冷“哼”一声,道:“我又何尝不引为平生憾事?”

绝色少女仰首望天,道:“家师临终之际,曾说这十年之间,你必定也创出一些武功来对付她。”

龙布诗仰天笑道:“叶秋自当真是老夫的平生知己。”笑声之中,充满悲激之意。

绝色少女冷冷一笑,道:“但你大可不必担心所创的武功没有用武之地,家师临终时,已代你想出一个方法,来与她一分胜负。”

龙布诗笑声突顿,目光一凛,绝色少女只作未见,缓缓道:“你若让我在你肩头‘缺盆’、后背‘神藏’、尾脊‘阳关’三处穴道上各点一指,闭住天地交泰的‘督任’二脉,那么以你的功力绝不会有性命之虑,但内功却已削弱七成,正好与我相等,我再用家师所留剑法与你动手,那么岂非就与家师亲自和你动手一样!”

她反来复去,说到这里,竟是如此用意,龙布诗不禁为之一愣,却听绝色少女叹道:“此法虽是家师临终前所说,你若不愿答应,我也无法。”

龙飞浓眉一皱,沉声道:“此事听来,直如儿戏,绝无可能,真亏你如何说得出口。”

一直远远立在一旁的玄衫少妇,突地一掠而前,冷笑道:“你既如此说,我用爹爹的武功与你动手,岂非亦是一样。”

绝色少女冷冷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生死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