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11章 多情多愁

作者:古龙

南宫平心中只觉万念念奔腾,纷至沓来。

这两个性情孤僻、冷若冰霜的女子,黑暗不能使其动心,毒蛇也不能使她们警惕,即使是生死俄顷,她们仍然静如山岳,甚至连别人的轻薄与侮辱,她们都已忍受,但此刻南宫平的安危,却能使她们忘去一切。

万达目光望处,心中亦不觉大是感叹,他虽在暗暗为南宫平感到幸福,但老经世故的他,却以在这幸福中隐隐感到重重阴影。

感叹声中,梅吟雪、叶曼青两条婀那的身影,已有如穿花蝴蝶般将战东来围在中间,她俩人实已将这狂傲而轻薄的少年恨入切骨。

此刻四只莹白的纤掌,自是招招不离战东来要害。

战东来心神已定,狂态又露,哈哈笑道:“两位姑娘真的要与我动手么,好好,且待本公子传你几手武林罕见的绝技,也好让你们心服口服。”

他笑声开始之时虽然狂傲高亢,但却越来越是微弱,说到最后一字,他已是面沉如水,再也笑不出来。

只因他这狂笑而言的三两句话中,已突然发觉这两个娇柔而绝美的女子,招式之间的犀利与狠毒。

只见她两人衣袂飘飞,鬓发吹拂,纤纤的指甲,更不时在或隐或现的星光下闪动着银白色的光芒,像是数十柄惊虹掣电般的利剑一样,十数招一过,战东来更是不敢有半点疏忽,又数十招一过,他额上不禁沁出汗珠。

梅吟雪右掌一拂,手势有如兰花,却疾地连点战东来“将台”、“玄机”、“期门”、“藏血”四处大穴。

这四处大穴分散颇遥,然而她这四招却似一起点下,让人分不出先后,战东来拧腰甩掌,连退五步,只见她左掌却在轻抚着自己鬓边的发丝,嫣然一笑,道:“叶妹妹,你看这人武功还不错吧,难怪他说起话来那么不像人话。”

叶曼青怔了一怔,右掌斜劈,注指直点,攻出三招,她想不出梅吟雪此话有何含意,只是冷冷“嗯”了一声。

梅吟雪娇躯一转,轻轻一掌拍在战东来身左一尺之处,但战东来若要闪开叶曼青的三招,身躯却定要退到梅吟雪的掌下,他心头一愕,双臂曲抡,的溜溜地滑开三尺,堪堪避开这一掌。

梅吟雪手抚鬓发,娇笑着道:“他武功既然不错,叶妹妹,你就避开一下,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好吗?”

叶曼青柳眉一扬,银牙暗咬,扬臂进步,一连攻出七招。梅吟雪“咯咯”笑道:“好武功,好招式……好妹妹,我可不是说你武功不行,但是你要对付他‘昆仑’朝天宫传下来的功夫,可真是还差着一点,你不如听姐姐的话,退下去吧!”

笑语之间,又自轻描淡写的攻出数招,但招招俱都犀利狠毒已极,有时明明一掌拍空处,却偏偏是战东来身形必到之处,有时明明一掌向东边,但落掌时却已到了西边。

战东来心头一凛:“这女子究竟是谁?如此狠毒的招式,如此狠毒的目光,竟已看出了我的师门来历。”突地清啸一声,身形横飞而起,他情急之下,毕竟施出了“昆仑”名震天下的飞龙身法。

梅吟雪又“咯咯”一笑,道:“好妹妹,你既然不听姐姐的话,姐姐只有走开了。”话声未了,她身形已退开一丈开外。

南宫平霍然一惊,沉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梅吟雪满面娇笑,道:“两个打一个,多不好意思,让她先试一试,你担心什么。”

南宫平面寒如水,再也不去理她,目光凝注着战东来身形的变化,只见他身躯凌空,矢矫转折,有时脚尖微一沾地,便又腾空而起,有时却根本仅仅借着叶曼青的招式掌力,身形便能凌空变化,就在这刹那之间,叶曼青似乎已被他笼罩在这种激历奇奥的掌法之下。

但数招过后,叶曼青身法仍是如此,虽落下风,未有败象,她双掌忽而有如凤凰展翼,忽而有如丹凤朝阳,脚下看来未动,其实却在时时刻刻踩着碎步,步步暗合奇门,却又步步不离那一尺方圆。

梅吟雪双眉微微一皱,似乎在奇怪她竟能支持如此长久而不落败,但秋波转处,又嫣然笑道:“原来‘丹凤’叶秋白还教了她一套专门对付这种武功的招式步法,但是叶秋白只怕也不会想到,她并未用这招式来对付‘神龙’弟子,却用它来对付了‘昆仑’门下。”

南宫平冷“哼”一声,仍未望她一眼。

万达俏悄走来,道:“叶姑娘只怕——”南宫平道:“即便以二击一,我也即将上去助她。”

万达偷偷望了梅吟雪一眼,只见她面上突然一阵黯然的神色,垂下头来幽幽叹道,“你放心好了,我……我……”突地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扬手向战东来拍出一掌。

叶曼青此刻已是娇喘微微,力不胜支,战东来攻势主力,一经转到梅吟雪身上,她便暗叹一声,退开一丈,呆呆地望着战东来的身形出起神来。

南宫平瞧她一眼,似乎要走到她身旁,但终未抬起脚来。

万达长松了口气,低声道:“难怪‘孔雀妃子’名震天下……”他话虽未说完,但言下之意对梅吟雪的武功钦佩得很。

叶曼青暗自黯然一叹,缓缓垂下头去,星月光下,满地人影闪动,仿佛是春日余晖下,迎风杨柳的影子,她再次叹息一声,转过身去,缓步而行。

南宫平轻喝道:“叶姑娘……”一步掠到她身旁,接口道:“你难道要走了么?”

叶曼青仍未抬起头来,缓缓道:“我……我要走了。”

南宫平道:“但家师……”

语声未了,突听梅吟雪轻叱一声:“住手!”

南宫平、叶曼青一起转过身去,只见战东来方自攻出一招,闻声一怔,终于顿住身形,缩手回掌道:“什么事?”

梅吟雪轻轻一抚云鬓,面上突又泛起嫣然的娇笑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和我拼命做什么?”

战东来满面俱是诧异之色,呆呆地瞧着她双眼,只见她明眸流波,巧笑清兮,似乎正在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不禁伸手一拍前额,大笑道:“是呀,你和我无怨无仇,我和你拼命做什么?”

他一面大笑,一面说话,手掌却偷偷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梅吟雪嫣然笑道:“我们两人非但不必拼命,而且像我们这样的武功,若是能互相传授一下,江湖上还有谁是我们的放手。”

她口口声声俱是“我们”,听得南宫平面色大变。

战东来却已变得满面痴笑,不住颔首道:“是呀,我们若能互相传授一下……哈哈,那太好了,那简直太好了。”

梅吟雪笑道:“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互相传授一下呢?”

战东来大笑道:“是呀,那么我……”

南宫平忍不住厉叱一声:“住口!”

梅吟雪面色一沉,冷冷道:“做什么?”

战东来双眉一扬,双目圆睁,大喝道:“做什么,难道你……”

梅吟雪截口道:“不要理他。”目光冷冷望了南宫平一眼,道,“我和你非亲非故,我的事不用你管,龙布诗的遗命,更与我无关,你还是与你的叶姑娘去替他完成遗命好了。”

南宫平木然立在地上,牙关紧咬,双拳紧握。

只见梅吟雪向战东来嫣然一笑,道:“我们走,先找个地方吃些点心,我真的饿了。”

战东来面上亦自升起笑容,道:“走!”两人对望了一眼,对笑了一笑,一起展动身形,掠出三丈,战东来却又回首喝道:“你若要寻我比武,好好回去再练三年,那时大爷还是照样可以让你一只手。”话声未了,他身形早已去远,只有那狂傲而充满得意的笑声,还留在黑暗中震荡着。

南宫平木立当地,只觉这笑声由耳中一直刺人自己的心里,刺得他心底深处都起了一阵颤抖。他握紧双拳,暗暗忖道:“梅吟雪,梅冷血,梅吟雪,梅冷血……”心头反来复去,竟都是这两个名字,再也想不到别的。

叶曼青目送着梅吟雪的身影远去,突地冷“哼”一声道:“你为什么不去追她?”

南宫平长叹一声,口中却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去追她?”

叶曼青冷冷道:“好没良心的人!”袍袖一拂,转过脸去。

南宫平怔了一怔,呆望着她,心中暗问自己:“我没有良心?她如此对我,还是我没良心……”突见叶曼青又自回转头来,道:“她对你好,你难道不知道,你难道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南宫平怔了半晌,缓缓道:“她这是对我好么?”

叶曼青冷“哼”一声,道:“她若是对你不好,怎会对你的安危如此关心,什么事都不能叫她动弹一下,但见了你……咳咳……”话声未了,忽然想起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轻叹两声,垂下头去,如花的娇靥上,却已泛起两朵红霞。

南宫平终于忍不住长叹一声,心中实是素乱如麻,梅吟雪往昔的声名,以及她奇怪的生性、奇怪的处世与待人方法,使得他无法相信她对自己的情感,也因为这相同的理由,使得他不能原谅她许多他本可原谅她的事。

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也正是人类情感的弱点,他无法向别人解释,也不能对自己解释。

为了她没有好好地照顾狄扬,为了她故意对叶曼青的羞侮,她虽然也曾故意以冷漠来对待他,但是正直无私的南宫平陷入了感情的纠纷后,也不禁变得有些自私起来,他只想到:“我并未如何对她,她为何要对我如此?于是他不禁长叹着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叶曼青一整面色,抬头道:“你可知道她是如何喜欢你,见了有别的女孩子找你,就……就…”她故意作出十分严肃之态,接口道,“她却不知道我来找你,只是为了我曾答应令师。”

南宫平思潮一片紊乱,亦不知是愁、是怒、是喜,忽而觉得梅吟雪所做的事,件件都可原谅,只是自己多心错怪了她,便不禁深深谴责自己,但忽而又觉得她所作所为,毕竟还是有些不可原谅之处,于是他就想到她对战东来的微笑,于是他心底开始起了阵阵刺痛……

唉!多情少年,情多必苦。

晚风瑟瑟,乌云突散,大地一片清辉,老经世故的万达,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些少年儿女的情感困扰,想起自己少年时的气短情长之事,心中又何尝不在暗暗感叹、唏嘘。

他深知多情少年堕人情网时情感的纷争紊乱,是以他并不奇怪南宫平此刻的惶然失措、忽忧忽喜的神态,他只是对叶曼青的幽怨、愁苦,而又无可奈何,不得不为梅吟雪解说的心境极为同情,因为他已了解这少女看来虽冷酷,其实也是多情。

于是他忍不住沉声叹道:“梅姑娘虽然走了,但她只不过是一时激愤而已,只可怜那狂傲而幼稚的少年,势必要……”

南宫平冷“哼”一声,截口道:“无论战东来多么狂傲幼稚。她也不该以这种手段来对付别人。”

万达叹道:“话虽如此,但……”

他方一沉吟,南宫平突地大喝一声:“叶上秋露!”

万达一怔,讷讷道:“叶上秋露,可就是……”

南宫平道:“就是家师留下给我的宝剑,我一直放在狄扬身旁。”他一直心绪紊乱,加以遭遇奇变,直到此刻,方才想起了那口利剑。

万达怔了半晌,讷讷道:“狄扬狂奔而去的时候,他手中似乎有光芒闪动……”

南宫平猛一顿足,道:“走,我若……”

叶曼青目光霍然转了过来,冷冷道:“你要到哪里去?”

南宫平道:“我……”

叶曼青根本不等他回答,截口又道:“无论你要到哪里,先看了你师傅的留书再走也不迟。”

南宫平叹道:“家师的留书,莫非已在姑娘身边?”

叶曼青缓缓自怀中取出一封信笺,秋波一转,轻轻放在地上。

南宫平俯身拾起,沉吟道:“但家师之命,是在三日之后。”

叶曼青冷冷道:“你此刻既不回‘止郊山庄’,先看又有何妨。令师的三件未了心愿,若是定然要我一起与你去做,就最好快些去做,若非定要我做,我也好早些脱身事外。”她语气之间,似乎恨不得越早离开南宫平越好,她目光之中,却又满充幽怨之意。

南宫平木立半晌,缓缓拆开了那封信笺,那熟悉而苍劲的字迹,便又映入他眼帘,只见上面写的是:“平儿知悉!吾既去矣,‘止郊山庄’终非你久留之地,令尊一生事业,亦待赖你维持,令尊夫妇非常人也,老来已厌富贵……”

他目光一阵停留,心头暗暗感激,感激他师傅对他父母的尊敬,思亲之情,思师之情,使得他心头一阵激动,良久良久,才能接着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多情多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