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12章 南宫惊变

作者:古龙

一个满面虬须、双晴怒凸的大汉,一手抓着窗格,五指俱已嵌入木中,半倚着灰白色的土墙,倒毙在地上,他狰狞的面容,正与土墙同一颜色,他宽阔的胸膛上,斜插着一面红旗,那乌黑的铁杆,入肉几达一尺,鲜血染紫了他胸前的玄黑衣服。

另一个浓眉阔口的汉子,手掌绝望地卷着,仰天倒在地上,亦是双晴怒睁,面容狰狞,充满着惊恐,他掌中嵌着一只酒杯的碎片,胸膛上也插着一面乌杆的红旗。

他身侧覆面倒卧着一条黑衣大汉,一手搭着他同伴的臂膀,虽然看不见面容,但半截乌黑的铁杆,自前胸穿人,自背后穿出,肢体*挛地蜷曲着,显见死状更是惨烈痛苦。

还有八、九人,有的倒卧椅边,有的端坐椅上,有的衣冠不整,有的甚至未着鞋袜,便自屋中奔出,但方自出门,便倒毙在地上。

这些人死状虽然不同,但致死的原因却是完全一样——被他们自己随身所带的红旗插入胸膛,一击毙命。

他们左手的姿态虽然不同,但他们的右掌却俱都紧握刀柄,有的一刀还未击出,有的甚至连刀都未拔出鞘来。

南宫平目光缓缓自这些尸身上移过,身中的血液仿佛已凝结。

立在门畔,他惊呆地愣了半晌,叶曼青面色更是一片苍白,虚软地倚在门上,那店掌柜呆视着他们,竟也不敢开口。

南宫平认得这些黑衣大汉,都是“红旗镖局”司马中天手下的镖师,这些“红旗镖客”们在武林中虽无单独的声名,但却人人俱是武功高强、行事机警的好手。

“铁戟红旗震中州”司马中天之所以能名扬天下,“红旗镖局”之所以能在江湖间畅行无阻,大半都是这些“红旗镖客”的功劳。

而此刻这些武林中的精锐好手,竞有十余人之多一起死在这小小的洵阳城中、这小小的客栈里,死状又这般凄惨、恐怖而惊惶,当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之事!

是谁有如此胆量来动“红旗镖局”?是谁有如此武功能令这些武林好手一招未交,便已身死?这简直不像人类的力量,而似恶魔的杰作!

南宫平定了定神,举步走人房中,房中的帐幔后,竞也卧着一具尸身,似乎是想逃避、躲藏,但终于还是被人刺死。

也是一杆红旗当胸插入,南宫平俯下身来,扶起此人的尸身,心头突地一动,只觉此人身上犹有微温,他试探着去推拿此人的穴道,既无中毒的征象,穴道也没有被人点正,那么如此多人为什么会眼睁睁地受死?难道这么多人竟无一、人能还击一招?

又是一阵惊恐的疑云,自南宫平心头升起,突觉怀中的尸身微微一阵颤动,南宫平心头大喜,轻轻道:“朋友!振作些!”

这“红旗镖客”眼帘张开一线,微弱地开口道:“谁?……你是谁?”

南宫平道:“在下南宫平,与贵镖局有旧,只望你将凶手说出……”“他言犹未了,这”红旗镖客“面容突又一阵惨变,喃喃道:“南宫平……南宫……完……了……完了……”

南宫平大惊道:“完了!什么完了!”只见这“红旗镖客”目光呆呆凝注着屋角,口中只是颤声道:“完了……完……”

“了”字还未说出,他身躯一硬,便永生再也无法言语。

南宫平黯然长叹一声,忍不住回首望去,只见那屋角竟是空无一物,他凝目再望一眼,才觉得那里似乎曾经放过箱子木器之类的东西,但此刻已被人取去。

“劫镖!”这一切看来都是被人劫了镖的景象,但这一切景象中,却又包涵着一种无法描摹的神秘而又恐怖的意味。

南宫平心念闪动,却也想不出这最后死去的一个“红旗镖客”临死前言语的意义,“难道此事与‘南宫世家’有什么关系?”

一念至此,他心中突然莫名所以地泛起一阵寒意。

回首望去,只见叶曼青亦已来到他身后,满面俱是沉思之色,口中沉吟道:“南宫……完了……”忽然抬起头来,轻轻道:“这‘红旗镖局’可是常为你们家护送财物么?”

南宫平颔首道:“不错。”

叶曼青道:“那么他们这次所护之镖,大约也是‘南宫世家’之物,所以他被人劫镖之后,在惭愧与痛苦之中,才会对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南宫平沉思半晌,竟然长长叹息了一声,意兴似乎十分落寞。

叶曼青道:“你叹什么气呢?‘南官世家’即使被人劫走一些财物,也不过有如沧海之一粟,算得了什么。”

这句话中本来有些讥讽之意,但她却是情不自禁,诚心诚意他说出来的,无论多么恶劣尖刻的言语,只要是出自善意而诚恳之人的口中,让人听来,其意味便大不相同。

南宫平叹道:“我哪里会为此叹气。”但面上泛起一丝苦笑,接着道:“有些道理极为简单明显之事,我却偏偏要去用最最复杂困难的方法解释,岂非甚是愚蠢?”

叶曼青嫣然一笑,突听门外响起一片狗吠声,声音之威猛刚烈,远在常狗之上。

接着,门外金光一闪,一条满身金毛闪闪生光、身躯如弓、双目如灯、短耳长鼻、骤眼看来宛如一匹幼马的金色猛犬,急步走入房中。

这条猛犬不但吠声、气度俱与常大大不相同,颈圈之上,竟满缀黄金明珠,虽不住俯首在地上嗅闻,但顾盼之间,却仍有犬中君王之势。一个鹰目鹞鼻、目光深沉的黑衣人,手中挽着一条黄金细链,跟在这猛大之后,此人气度虽亦十分阴蛰机警,但一眼望去,反似一名犬奴。

门外人声嘈乱,议论纷纷,但都在说:“想不到这西河名捕‘金仙奴’今日居然会来到洵阳,有他在此,这件劫案大约已可破了。”

黑衣人目光扫了南宫平、叶曼青两人一眼,双眉微微一皱,回首道。林店东,在我未来之前,你怎能容得闲杂人等来到这里!“黑衣人冷”哼“一声,沉下脸来,叶曼青见这金色猛犬生相如此奇特,忍不住要伸手抚摸一下。哪知她手掌还未触及,这猛犬突地大吼一声,满身金毛,根根竖立。黑衣人变色遣:“邻女子快些退后,你难道不要命了么?”

叶曼青柳眉一扬,只觉南宫平轻轻一拉她衣袖,便不禁将已到口边的怒喝压了回去,只见黑衣人已俯下身子,轻拍着这猛大的背脊,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他们再也不敢碰你的了。”神态间也宛如奴才伺候主子一般。

那猛犬口中低吼了两声,犬毛方自缓缓平落,黑衣人霍然站起身来,厉声道:“你两人是谁?还站在这里作甚?”

叶曼青冷冷道:“我站在这里你管得着么?”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好个无知的女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竟敢妨害我的公务。”

叶曼青亦自冷笑,一声,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左右不过是条小狗的奴才而已。”

她语声甚是高朗,门外众人听来,俱不禁面色大变,暗暗为她担心。

原来这条黄金猛犬,名叫“金仙”,不但凶猛矫健,普通武林中人,几难抵挡它一扑之势,而且嗅觉最是灵异,无论什么凶杀劫案,只要它能及时赶到,就凭一点气息,它便必定可以追出那些凶手或盗贼的去向及藏匿之处。

多年来被它侦破的凶案,已不知凡儿,犬主黑衣人“金仙奴”,竟也因大而成名,成为北六省六扇门中最有名的捕头。

只是他虽是人凭犬贵,而且自称“金仙奴”,却最忌讳别人提到此点,此刻叶曼青在无意中如此尖锐地刺到他隐痛之处,刹那间他本已苍白的面容便已变得一片铁青,回首大喝道:“来人呀,替我将这女刁民抓下去!”

叶曼青仰天冷笑数声,道:“本应狗是人奴,此刻却变了人是狗奴……嘿嘿,嘿嘿。”右掌突地一抬,目光冰冷冷地凝注着已自冲入门内的四个手举铁尺锁链的官差身上,道:“你们若有谁敢再前进一步,我立刻便将你们毙在掌下。”

黑衣人“金仙奴”双眉一扬,暗中松开了掌中所挽的金键,道:“真的么?”

话声未了,南宫平已横步一掠,挡在叶曼青身前,道:“且慢!”

黑衣人抬眼一望,只见面前这少年容颜虽然十分憔悴,但神色间却自有一种清华高贵之气,手掌不禁向后一提,那猛犬也随之退了一步,他方才本有放犬伤人之意,此刻却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沉声道:“你是什么人?难道也和这女……”

南宫平微微一笑,截口道:“在下久闻阁下乃是西河名捕,难道连忠好善恶之分部分不清楚?”

金仙奴道:“凶杀之场,盗窃之地,岂有忠诚善良之人!”

南宫平面色一沉,道:“那么金捕头是否早已认定了在下等不是主谋,便是共犯,在下等在此间,便是专门等着金捕头前来捉拿于我?”

金仙奴四望一眼,只见到窗外的人群,都在留意着自己的言语,冷“哼”一声,道:“此刻虽尚不能决定,但片刻后便知分晓了。”手掌一松,俯身一拍,道:“金老二,要再麻烦你一次了。”

金链一脱,那名犬“金仙”便有如飞矢一般直窜出去,眨眼之间,便在这前后左右,大小四间房中绕了一圈,昂首低吠了三声,突地窜到南宫平及叶曼青足下,唉了两嗅,突又窜开,以方才的速度,又在前后四间房中绕了一。圈,昂首低吠三声,竟又绕着墙壁四下狂奔起来,越奔越缓。

金仙奴面上本是满带骄傲自信之色,但等到“金仙”第二次绕屋狂奔时,便已露出焦急、奇怪之意,“金仙”每奔一圈,他焦急奇怪之意便更强烈几分,到了后来他额上竟似已沁出汗珠,情不自禁地随着“金仙”绕屋急行,终于越行越缓,额上的汗珠却越流越急,口中喃喃道:“老二,还没有寻出来么?老二,还没有……”

叶曼青仰首望天,冷冷一笑,却见那名犬“金仙”突地停下步子,转向门外走去,门外众人目光俱都凝注在这条名大身上,此时立刻让开一条道路。

金仙奴长长松了口气,得意地斜瞟南宫平及叶曼青一眼,沉声道:“兄弟们,休要让这两人走了。”大步随之走去。

南官平轻轻道:“他若是真的能察出这凶案的凶手,我倒要感激他了。”

叶曼青道:“跟去。那四个官差一抖铁链,道:“哪里去?”

叶曼青身形一转,手掌轻轻拂出,只听一连串“叮铛”声响,那四个官差掌中的铁尺锁链已一起掉在地上。

他们四人几曾见过这般惊人的武功,四个人一起为之怔住,眼睁睁地望着南宫平与叶曼青走出门外,谁也不敢动弹一下。

只见那猛犬“金仙”去到院中,略一盘旋,突然一挫、一跃,跳过了院墙,金仙奴毫不迟疑地随之掠过,“金仙”已在这院中的房门外狂吠起来。

金仙奴神情紧张,回首大喝道:“这院里住的是什么人?”

此刻众人已涌到院中,听到这一声呼喝,不约而同地一起转身望去,南宫平与叶曼青亦己缓步而来,恰巧迎着数十道惊讶的目光。

金仙奴喝道:“果然就是你两人住在这里!”

叶曼青道:“住在这里又怎样?”

金仙奴道:“那么你就是劫财的强盗,杀人的凶手。”

人群立刻哗然,那林姓店东一连退了三步,谁也不敢再站在两人身侧。

南宫平沉声道:“阁下的话,可是负责任的么?”

金仙奴道:“十余年来,在我金仙奴手下已不知多少凶手盗贼落网,不曾有一件失误,你两人还是乖乖束手就缚的好。”

南宫平目光一瞥那犹在狂吠不已的猛大,突地想起了那贪财的神秘老人“钱痴”,面色不禁为之一变,赶上几步一掌推开了房门,只见房中空空,哪里还有那老人的影子!

金仙奴哈哈笑道:“你同党虽然早已溜走,但我只要抓住了你,何愁查不出你同党的下落。”手掌一反,自腰间扯下一条链子银枪,道:“你两人可是还想拒捕么?”手腕一抖,将鞭抖成一线,缓缓向南宫平走了过去。

本自立在院中的人群,一起退到了院外,林店东更是早已走得不知去向,南宫平双眉一皱,道:“阁下事未查明,便……”

金仙奴道:“有了我‘金仙’的鼻子,还要再查什么?”

银光闪处,搂头一鞭向南宫平击下,叶曼青只怕南宫平病势未愈,娇叱一声,方待出手,只听身后一阵劲凤,方才还在昂首狂吠不已的猛大“金仙”,此刻竟无声无息地向她扑了过来,来势之疾,丝毫不亚于武林中的轻功高手。

这猛犬本来就十分高大,双足人立,白牙红舌,恰巧对准了叶曼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南宫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