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14章 苦雨凄风

作者:古龙

南宫平身形一起,石老大突地厉叱一声,拧腰转身,右掌急扬,掌中仅剩的一枝判官笔,脱手飞出,带着一股劲风,直击南宫平后身!南宫平头也不回,也不闪避,猛力前窜,这枝判官笔虽然打在他身上,却已是不能穿鲁缟的强弩之未了。

李飞虬目光一闪,杀机突起,此刻石老二剑削来,他竟不避不闪,刀光一转,一刀自石老大项头,劈到脊椎尽头,鲜血飞溅,俱都溅在面上。

石老大狂吼一声,反身扑上,李飞虬双刀一挺,生生自石老大腹中穿过,但石老大双掌箕张,也已勒住了他的咽喉,十指如钩,深入肉里,李飞虬双晴一凸,七窍之中,俱都流出了鲜血。

石老二惊怒交集,狂吼一声,一剑刺人了李飞虬的肋下,自左肋刺进,由右肋穿出,一柄三尺青锋,竟齐根而没。

李铁虬双刀劈下,一刀斩下了石老二右臂,厉声嘶道:“拿命来!”

嘶声未了,石老二亦自“砰”地一掌,着着实实拍在李铁虬胸膛上。

李铁虬狂吼着喷出一口鲜血,掌中双刀“呛啷”落地,石老二右臂齐根而断,却看也不看一眼,生像断去的不是他臂膀,一掌得手,接着飞起一脚,直踢李铁虬下阴“鼠裕”大穴!

只听李铁虬惨呼一声,身躯抛起一丈,“砰”地落入了暗林,再也无法活命,黑道名手,“大行双刀”,竟在刹那之间,一起丧命。

石老二身躯摇了两摇,嘴角泛起一丝凄恻的笑意,喃哺道:“老大,我为你报仇了。”语声方了,自己也当场晕了过去。

“点苍燕”彼任狂风一鞭扫在左时上,只觉一阵剧痛,痛彻心骨,目光转处,见到石氏昆仲竟与对手同归于尽,面色更是大变,眨眼间满头冷汗拼落,暗叹一声:“罢了!”

抬目望去,只觉任狂风亦是面色铁青,他被“点苍燕”一脚踢中胯骨,亦是奇痛攻心,耳中听到“太行双刀”的厉吼惨呼,知道这兄弟两人已命丧此处。两人目光相望,任狂风大喝一声,挥鞭而上。

哪知“点苍燕”突地低叱一声:“住手!”

任狂风手腕一挫,长鞭回撤,“点苍燕”目光四扫,满地俱是血水,神色不禁一阵默然,暗中叹道:“掌门师兄,你休要怪我胆怯,但我又怎能令‘点苍’一派的精锐,俱都丧在这一役之中!”

转念至此,他牙关一咬,沉声道:“你‘风雨双鞭’今日召集了这许多黑道朋友来此,为的只是那一批财宝么?”

任狂风心中一动,虽然痛得满头冷汗,脸色丝毫不变,反而仰天狂笑道:“这班黑道朋友,若不为了财宝,不远千里而来,难道是疯了么?”

“点苍燕”咬牙道:“你等夺得了财物,若是立刻远离此地,快快分赃,快快回山,我公孙燕就放你等过去!”

任狂风狂笑不绝,道:“我等得手之后,自然拍掌就走,等在这里做什么,人道‘点苍燕’是个聪明人物,此刻怎会说出这样的呆话?”

公孙燕目光一闪,突地探手入怀,任狂风心头一惊,再退三步,只道他要施出暗器,哪知公孙燕手腕一扬,竟向天甩出三道乌光,只听‘波、波、波“三声轻响,三蓬火雨,飞激四散,只见十数丈方圆,俱是灿烂的火星。任狂风心念转处,已知他是召回同门,立刻撮chún长啸一声。刹那间只听暗林中响起一连串低叱:“住手……住手……”

一条高大无比的人影,当先飞奔而出,一面厉声问道:“任老大,怎地了?此人满头自发,声如洪钟,但神色之间,亦是狼狈不堪,衣衫透湿,又是血水,又是雨水,掌中一条乌骨长鞭,鞭梢伶仔地持着一片惨白的皮肉,正是昔年名震天下的巨盗”风雨双鞭“中的老二秦乱雨!任狂风眉梢一扬,缓缓道:“点苍燕撒手了!”

秦乱雨呆了一呆,嘿嘿笑道:“好,好……”见到地上“太行双刀”的尸身,笑声不禁一顿。

转瞬问两旁暗林中又有二十余人影飞奔而出,身躯有高有矮,身形有快有慢,其中十六条人影,目光一转,便即掠到“风雨双鞭”身后,另外四个高髻道人,三个持剑少年,却掠到公孙燕这边。

公孙燕目光一扫,神色更是黯然,一个紫面黑须的道人闪目望处,失声道:“石大哥,石二哥……竟……”语声颤抖,再也无法继续!

“点苍派”此番高手尽出,但此刻十七人中,竞死了九个!

秦乱雨目光一扫,神色也是一呆,喃喃道:“……十六……十六……十八……”

瞠目大喝道:“林中还有人么?”

喝声凄厉,激荡在急风苦雨的暗林间,但四下却漫无回应!

黑须道入冷笑一声,扬剑道:“不必问了,贫道虽已久久未开杀戒,但今夜却也诛去了七个!”一串和着鲜血的雨水,自剑脊飞射而出。

秦乱雨大喝一声,道:“好个恶道,你……”

任狂风伸手一拉他的臂膀,道:“二弟住口!”转目一望,冷冷道:“久闻点苍‘黑天鹅’剑快如电,心狠手辣,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黑须道人双目一张,厉声道:“不错,我天鹅道人便是心狠手辣又当怎地,今日要诛尽你这帮强盗!”

任狂风冷笑一声,公孙燕长叹道:“三弟,今日罢了!”

天鹅道人目光一凉,道:“什么罢了?”

公孙燕面沉如水,缓缓道:“让他们过去!”

天鹅道人面色一变,目光扫处,只见点苍门下,俱已神色狼狈,有的身上带伤,有的长剑失落。

这性如烈火的点苍剑手呆呆地怔了半晌,突又大喝道:“我点苍门下,焉有见强而畏之辈!今日便是全部战死在这里,也要和他拼上一拼。”

公孙燕面色一沉,叱声道:“住口!”手掌一扬,道:“让他们过去!”

天鹅道人双拳紧握,全身颤抖,只见任狂风呼哨一声,十八条黑道群豪,俱一起掠向庄院深处,天鹅道人颤声道:“二哥,你……你难道要将‘点苍派’声名一夕断送?”

公孙燕长叹一声,道:“三弟,你终是最不明白二哥的苦心……”

他目中突地闪过一阵杀机,接口道:“这帮黑道高手,到了庄院之中,岂非又是一场血战,到那时无论谁胜谁败,必定是互有亏损,我们等在这里,以逸待劳。好好歇息一阵,无论是谁,只要运送那批财物出来,你二哥岂会让他们生出此庄?”

天鹅道人怔了怔,突地还剑入鞘,躬身道:“二哥深算,小弟不及,但望三哥恕小弟鲁莽之罪。”

公孙燕环顾一眼四下的点苍弟子,黯然叹道:“总之,为了那数十年前‘魔约’,今日我点苍门下若能有一人生还,已是不易,我……唉!我但求那批财物,不被‘南官世家’中人护送出去,今日虽死无憾,掌门师兄又……唉!只有三弟你正值英年,又是我‘点苍派’的第一高手,我点苍一派今后的生死存亡,就在你一人身上了。”

天鹅道人木然半晌,缓缓转过头去,不愿自己的泪光被人看见,四下的点苍弟子,谁也没有抬起头来。

只听凄厉的风声,在黑暗的林木中呼哨作响……急躁的雨点冲散了地上一滩滩眩目的鲜血……

夜更深了!

夜更深了。

南宫平冒雨狂奔,一阵阵冷风,像刀一样刮在湿透的衣衫上。

十数个起落之后,他目光已可接触到那个巍峨的屋脊,有如史前的猛兽般在黑暗中矗立着,而那雄奇的滴水飞溅,却像是它的一双巨翅,要在这漫无风雨中振翼飞起。

南宫平心神一振,心神更急,所有的一些不可理解的疑团在片刻后便将得到答案,而他的心却更像是一枝挂在绷紧了的弓弦上的长箭。

幢幢屋影中有几点昏暗的灯光,那和“南宫山庄”昔日的辉煌灯火是多么不同。

南宫平如风般扑上了一条长达二十余级的石阶——这是他自幼熟悉的地方,他脚尖接触到这冰冷而潮湿的石阶,心底却不禁升起了一阵温暖。

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屋影中突地响起一声轻叱:“回去!”三点寒星,成“品”字形激射而出,两急一缓,两先一后。

南宫平目光指处,那原在后面的一点寒星,势道突地加急,南官平大惊之下,拧身缩颈,只听“呼”地一声,一道风声自耳侧掠过,风声之激厉,几乎震破了他的耳鼓,而另两道寒星凌空一折,竟各各凭空划了道圆弧,飞虹般击向他左右双肩,南官平脚底一蹬石阶,身形倒飞而起,一连打了几个跟斗,重又落到那一条长长的石阶下,只听“叮”的一声,两点寒星交击,拼出几点火花。

这暗器手法之妙,力道之强,竟是南宫平生平未见,他再也想不到山庄中竟还有功力如此深厚的武林高人!

只见屋中暗器一发,便重归寂静,也不知道一栋巨宅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陷藏着什么危机?

“爹爹和妈妈难道……难道已不在这屋里了么?”

南宫平不敢再想,身形一振,再次扑上,嘶声喝道:“屋里是哪位朋友!南宫平回家来了!”

喝声未了,只听屋中一声惊呼道:“是平儿么?”一条人形,其疾如电,随着呼声飞掠而出,南宫平还未来得及闪避,这人影已一把抓住了他的臂膀。南宫平一挣不脱,心头大震,闪目望去,只见此人鬓发蓬乱,一双眼睛,却是慈祥而明亮,赫然竟是他母亲!

他有生以来,做梦也未曾想到,他母亲竟有如此惊人的武功,只觉心中一呆,南宫夫人已一把将他拦人怀里,颤声道:“孩子,你回来了,你回来得正好!”一阵温暖慈祥的母爱,使得南宫平所有的劳累、饥渴、惊骇、疑惧,在这刹那之间,俱都获得了补偿。

厅中灯火昏暗,一盏孤寂的铜灯,几乎被那一阵方自乍开的厅门中骤然吹入的风雨吹熄。

灯火飘摇中,只见数十口红木箱子,高高堆在大厅中央,木箱子零乱地钉着一些暗器、弩箭,四边的靠椅上,狼狈地斜靠着数条劲装大汉,有的神情沮丧,满身鲜血,有的气喘咻咻;闭目养神,显见已曾经历过一场剧战,甚至已都负了重伤。

在这零乱狼狈的大厅口,却有一个神色仍然十分安详的华服老人负手而立,门外的风雨吹得他颔下的五柳长须丝丝拂动,却吹不动他恢宏的气度,坚定的目光。

南官平轻呼一声:“爹爹”,一步掠了过去,扑地跪在这老人身前。

南宫常恕轻叹一声,伸手轻抚他爱子肩头,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宫夫人轻轻抽出一条丝中,擦干了南宫平头上的雨水和汗水,柔声道:“孩子,这些日子来,苦了你了,以后只怕……只怕更要让你吃苦了。”

南宫常恕黯然一笑,仍是默然无语。

南官平只见到他爹爹黯然的神色,见到他妈妈憔悴的容颜,再见到这乱成一团的厅堂,心里更已是惊疑,也顾不得和他久别的双亲再叙家常,翻身站起,脱口问道:“爹爹,你将江南所有家店一起卖去,是为了什么?那‘点苍派’与我们素无来往,此刻为何围住了‘南宫山庄’,仿佛是要守护”南宫山庄‘,但却又似对我们不怀好意,还有,那在武林中只闻传言,却无人见到的’群魔岛‘,又为什么要和咱们作对?爹爹,请你快说出来,孩儿真的急死了。“他一口气说了出来,眼睁睁地望着他爹爹,南宫夫人幽幽一叹,道:“有话慢慢说,孩子,你怎么还是这样沉不住气。”

南宫常恕面色凝重,大步走到厅门,凝视半晌,突地转过身来,躬身一揖,道:“各位请恕在下无礼!”

众人俱都大奇,有的不禁挣扎站起,讷讷道:“这……这……”

话声未了,只见南宫常恕身形突地一闪,只见满厅人影拂动,四下的劲装大汉,已一起倒在椅上,晕睡过去,瞬眼间便发出了鼾声,竞似睡得极熟。

南宫平见他爹爹在举手之间,便将这些大汉的“睡穴”一起点住,心下不觉更是惊骇交集,脱口道:“爹爹,你竟是会武功的!”

原来普天之下,再无一人知道“南宫财团”的主人竟是武功绝世的江湖奇士,就连他儿子都是此刻第一次见到。

南宫常恕面壁而立,头也不回,沉声道:“平儿,你自幼锦衣玉食,凡事都由得你任性而为,即使犯了过失,你爹爹和你母亲也从未责骂过你一言半语,你可知这是为了什么?”

南宫平虽见不到他爹的面容,但见他爹爹双肩颤抖,显见心情激动已极,心下不觉骇然,惶声道:“孩儿……不知道!扑地跪了下去,失声接道:“孩儿犯了过错,爹爹原该责打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苦雨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