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20章 扑朔迷离

作者:古龙

夜色清寂,夜风萧瑟,南宫平伫立在清冷空旷的院落中,无边的黑暗包围着他,沉重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石沉是同门五人中最刚毅木讷的一个。

但是他那颓败的神色,憔悴的面容,早已失去了昔日俊逸挺秀的光彩!

要不是经历了一番惨痛而绝望的遭遇,决不会使他一变如斯!自从华山分手,师旯弟姐妹各自漂泊东西,将近一年半没见过面,石沉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难道是逃避着什么?南宫平沉重的心情中不禁又加杂着悲愁与辛酸!

南宫平再也无法掩抑胸中那股悲愤的情感,犹如山洪爆发,满眶热泪,滚滚而下!

夜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之声,树影掩映中,另一个孤瘦的身影悄悄地仁立在南宫平身后。

南宫平霍然转身,身后那人竟然是叶曼青,面上流露着些微的惊愕,她那秋水般的明亮双眸里,充满了幽怨而又关注的复杂清感。

“你哭了?”叶曼青问。

“没有!”

南自平倔傲地昂了昂头,勉强地一笑,但这些都无法掩饰他脸上狼藉的泪痕!

叶曼青缓步上前,轻声说道:“夜寒露重,你早点回房歇息吧!”

南宫平感激的瞥了她一眼,微微一一叹,走回房内。

残烛摇曳,昏黄黯谈的烛光,映着南宫平那略带憔悴的面容。他枯坐桌前,两眼木然的望着闪烁不定的烛光,怔然出神。

长夜漫漫,四周寂寂,一时思潮汹涌,一连串的人影在他眼前不断的旋转,隐现——伤心绝望的梅吟雪,满腔幽怨的叶曼青!

机智狡诈的任风萍,莫测高深的帅天帆!

聪颖机变、风流放荡的大师嫂郭玉霞!

被得意夫人迷失本性的龙飞和古倚虹!

以及被困“诸神殿”、性格豪爽的风漫天!

恩师“不死神龙”龙布诗和“诸神殿”主南宫永乐!

最后,他更想到了独倚柴扉、望子早归的慈祥双亲!

心绪像一捆紊乱的乱麻,竭尽智能,也无法在杂乱无章中,寻出头绪,决定何去何从!

一阵轻微细碎的脚步声自走廊上传来,南宫平眉心一皱,突然又闻叶曼青怒叱道:“好贼子!”

接着两条人影飞快地掠过屋脊,一前一后,向西而去。南宫平心中一动,扬掌将蜡烛熄灭,身形一长,也自穿窗而出,随后追去。

他在“诸神岛”上幽居一年,潜心养性,非但功力大进,轻功更是进境多多,眨眼之间已和前面两人追成首尾相接,凝目望去,在前一人是个动装汉子,在后的那人身形瘦小,长发飘拂,正是叶曼青!

南宫平足下用劲,双方距离已不足十丈。

片刻之后,已追出里许,那劲装汉子陡地止住身形,卓立在一棵大树之前,叶曼青飞扑而上,扬掌就劈!

她身手矫捷,不知与这劲装汉子有何深仇大恨,一上手就是狠攻狠打,招招杀着。

那劲装汉子功力亦似不弱,有攻有守,一时之间,叶曼青倒还奈何不得。

陡闻叶曼青怒叱一声,双掌一错,一招“嫦娥奔月”,径向那劲装汉子双肩拍去。

劲装汉子来不及撤招换式,已被砍中肩骨,疼痛如折,叶曼青杀机已起,左掌随后臂出,掌风虽缓,但潜力却大!

南宫平陡地舌绽春雷,大喝道:“叶姑娘且慢!”喝声才出,已迟了一步,那劲装汉子已遭叶曼青击中前胸,口喷鲜血,仆倒于地!

南宫平一个箭步窜上前,一探那汉子鼻息,业已气断身亡,不由惋惜一叹!

叶曼青满腹幽怨,此刻更是嗔怒交加,冷笑道,“想不到你竟会为这下三流的贼子叹惜!”

南宫平淡淡一笑,道:“我只想留个活口,一问究竟。”

叶曼青怫然道:“这种贼子还要问究竟?就这样让他死了,倒还便宜了他。”

南宫平不解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竞惹得你如此生气?”

叶曼青怒道:“你看看他怀里揣的是什么东西!”

南宫平俯下身去,自那劲装汉于怀里取出一物,竟然是个锡制的“鹤颈壶”,壶口还断断续续的飘出一股无色的淡淡异香,南宫平晒然笑道:“原来是个采花的婬贼!”叶曼青冷笑道:“这种贼子你还要留活口么?”

南宫平突地神色一变,沉思片刻之后,才又摇头道:“事情决非这么简单,我们形藏早露,这贼子恐怕与那五拨送礼之人有关!”一语甫罢,旋又大声喝道:“不好!快回客栈!”说着身形纵起,展开轻功向来路如飞奔去。

叶曼青也顿然醒悟,毫不迟疑,随后追去。

南宫平奔回客栈,匆匆至狄扬夫妇房前,提气大声叫道:“狄兄!狄兄!……”

叫了半天房内竟毫无回音。当下不再犹豫,挥掌破门而入。

房内空荡荡的,非但狄杨夫妇影踪全无,就连行李包裹兵刃等亦都不翼而飞!

叶曼青也匆匆奔入,诧然问道:“他们两人呢?”

南宫平剑眉微蹙,沉思不语。

叶曼青说道:“你闻闻看,房中似乎有股异香留存未散!”

南宫平点头道:“这事大有溪跷,看来要想查个水落石出,确非易事!”

叶曼青道:“何不去问掌柜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物来过这里!”

南宫平道:“这批人显然事先已有过周密的计划,掌柜的哪会知道这些,适才若是不将那婬贼杀死,或可探出些许端倪。”

叶曼青娇靥飞红,讪讪道:“你也不早说,谁知道……”

南宫平截住她的话音,说道:“如果能查出那五拨送礼者和代订店房多人,抽丝剥茧,或许还可得知一二!”

叶曼青问道:“那么要怎样才能查出那送礼之人呢?”

南宫平苦笑一声,道:“这当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话声一顿,又接道:“现在已是二更将尽,站在这儿干着急也不是办法,还是早点回房歇息,明天再另思良策!”说着将残烛媳灭,各自回房就寝。

翌日清晨,二人商定由叶曼青暂留客栈,以观其变,南宫平则匆匆外出,期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直到晌午时分,南宫平才匆匆回栈,叶曼青急忙迎了上去,关切地问道:“找到一点头绪了么?”

南宫平道:“快拿你的‘龙吟神音’宝剑,跟我走!”

叶曼青柳眉微皱,不解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南宫平道:“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快走吧!”

两人急急佩上随身宝剑,掩上房门,走出客栈,出得城外,展开脚程,向西奔去。

叶曼青满怀疑惑,问道:“我们现在是到哪儿去?”

南宫平一面奔行,一面答道:“据我所知,非但那几拨送礼和订房的人与任风萍有关,狄扬夫妇失踪亦与任风萍脱不了干系!”

叶曼青见他答非所问,不由柳眉紧蹙,说道:“任风萍原在西北,此刻怎会跑到江南来了?”

南宫平道:“在这一年内你敢保事情没有变化么?说不定任风萍所布置的潜力已遍及大江南北也未可知。”

叶曼青诧异地问道:“变化?任凤萍的布置?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南宫平也不禁一愕,但继而转念一想,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年在长安城西北,任风萍吐露帅天帆有独霸武林的意图时,只有梅吟雪、狄扬和自己在场,任风萍心机深沉,深藏不露,只是在暗中行事,叶曼青故来得知。当下微微一笑,道:“这件事一时也难解释清楚,以后我再详细告诉你,现在我们赶快到南山去!”

叶曼青被他那“我们”二字说得心头一甜,不再多问,加快脚程,展开绝世轻功,向前飞奔,只消顿饭工夫,已人南山山脉,路径渐人崎岖,己有难行之感。

南宫平止住身形,向叶曼青说道:“此处乃去南山必经之路,狭窄崎岖,任风萍的手下人等,势必在此处歇脚,我们正好趁机出手,且先调息运气,恢复功力,说不定等一会有一场惊险的恶斗!”

说着走至一块鳞峋巨石之前,盘膝坐下,闭目调息起来。

叶曼青也自走到石旁坐下。

夜风呼啸,月冷星凄,在这荒凉的郊野山区,充满恐怖和凄凉的感觉。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果听来路上车声辚辚,马声嘶嘶,渐行渐近!

南宫平、叶曼青二人,闻声知警,同时闪身至一座大石之后,隐去身形。

眨眼工夫,车马之声已近,南宫平在“诸神岛”一年潜居,功力大进,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凝目望去,只见七匹骏马飞驰而来,七匹骏马之后,是一辆黑篷双套马车!

眨眼之间,七匹骏马驰至南宫平所隐身之大石前三丈处停了下来,只见两名驾车大汉自车辕上一跃而下,奔至车旁,掀开重重的黑布帘,自车内挟出两个人来!

南宫平只看得心头狂震,原来那两人正是狄扬夫妇!

月光照映下,依露披头散发,那件锦色华衫被撕得褴楼不堪,几近半躶!

狄扬更是满身血渍,神情颓败,往日那股神采飞扬的豪气,荡然无存!

南宫平心痛好友,又气又恨,陡地撮chún长啸,啸声中,人如巨鸟,“唰”地冲天飞起,身在空中,一个盘回旋转,翻腕间“叶上秋露”已拔在手中,吸腹拳腿,头下脚上,一招“甘霖普降”,银光万点,闪闪刺目,舞起漫天剑影,飞洒而下!

当先那五旬的高大老者暴喝一声,双手一拦,向后退去!

南宫平足落实地,也不打话,揉身欺上,“叶上秋露”猛劈猛削!

叶曼青也仗剑飞奔而出,直冲向那几个黑衣人,抡剑就是一阵狠攻!

六骑中为首之人,乃一五旬高大老者,一面闪躲南宫平的猛烈狠厉剑招,一面高声叫道:“朋友!我们无怨无仇,你怎么横不讲理,动手就是狠杀狼打!”

南宫平双目喷火,长剑一紧,“唰唰唰”接连又是三招杀着!

五旬高大老者身躯一闪,向后退去,口中再度叫嘻:“要打要杀,把话说明白了也还不晚——”南宫平声音沙哑,吼道:“少废话!我先宰了你再说!,吼声中,”叶上秋露“再演绝学,竟施出在诸神岛学得的”南海剑法“,一阵猛攻。五旬高大老者知道再多说也是白废,怒哼一声,自腰间撤下一条长达丈余的”锁骨连环鞭“,舞起漫天鞭影,鞭风霍霍,迎了上去!一招”云锁巫峰“,丈余长鞭有如灵蛇出洞,迅猛地缠向南宫平执剑右腕!这一招反守为攻,端拘精妙无比。南宫平料不到眼前这个老家伙身手竟然如此了得!但南宫平一身武功亦已非昔年吴下阿蒙,左足一旋,侧身让过来势,右臂一抖,”叶上秋露“挟嘶嘶锐啸疾划而下,”叶上秋露“虽非神兵利器,但经南宫平贯注真力,剑气如芒,逼人生寒,剑锋尚未近身,已泛起一般冰凉之气。老者知逢劲敌,不敢大意,身躯向后一仰,右臂撤回,手中”锁骨连环鞭“一摆一荡,向南宫平颈项扫去!南宫平沉腰挫马,左臂一探,五指一屈一弹,数股柔缓而潜劲的指风,疾向鞭身弹去!右臂一沉,”叶上秋露“幻成一片自芒,拦腰削去。五旬高大老者只觉长鞭一紧,锁骨连环鞭竟遭南宫平震开数尺,”唰“的一声,长剑也已拦腰扫至,不由魂飞魄散,心胆俱裂,被南宫平拦腰劈成两段!鲜血飞溅,酒得南宫平满面满身。南宫平毫不迟疑,身形起处,迅若鹰鸯,向那群黑衣大汉扑去!那群黑衣大权力敌叶曼青已呈不支,南宫平这一加入,登时大乱,顷刻之间,已有两人中剑身亡!另两名驾车大汉分挟着狄扬和依露,原躲在篷车之后,这时一看情势危急,已生逃走之念。南宫平长剑一紧,又有两名黑衣大汉洞穿胸腹而死,紧接着双足一点,直向那挟着狄扬夫妇的两名黑衣大汉扑去!两名黑衣大汉悚然大惊,不约而同向后暴退!南宫平双足略一一点地,正慾再度扑去,陡闻身后一声断喝,”住手!“不由身形一顿,霍地回转身来,只见身后一丈之处赫然站着四个高大的人影!时正子初,月华如水,照亮了那四个人!当先一人竟然是”万里流香“任凤萍!左边两人却是”岷山二友“铁掌金剑独行客长孙单和惊魂双剑追风客长孙空。右边那人却眼生得很,是个身穿黑长衫、头挽高髻的威猛老者!腰问插着一双长有四尺的金色短枪!任风萍的到来,早在南宫平的意料之中,是以毫无惊异之感,倒是任风萍觉得有点意外,面上满是诧异神色,缓缓向南宫平走近、微笑道:“一别年余,南宫兄别来无恙!”

南宫平见任风萍现身,心中一动,恢复原有的镇定和冷静,闻言冷冷笑道:“好说,好说,大难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