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21章 奇遇奇逢

作者:古龙

南宫平情知局势危急,轻轻地点了点头,把梅吟雪抱至床边放好,迅捷地点了她“气门”、“七坎”、“期门”、“玄机”四大重穴,以护注她胸中一口真气不致散失!

他又迅速抱起司马中天的尸体,与龙布诗并排放好,又替他们盖上一条白布,默默地流下两滴眼泪!然后,他抓起地上的“叶上秋露”,一咬牙,“嗖”地一声,已如闪电般穿窗而出!

院落中的景象,使他大大的吃了一惊,数十条大汉所围成的阵势,是他曾领教过的“天风银雨阵”!只是人数似乎比上次少了许多,但是威力却比以前增加了几十倍!显然他们又重新组训过一次!

被围在核心的只剩下三个人了,一个是孙仲玉,一个是古萨,另一个是身躯伟岸的高大老者!

三人俱是须发凌乱,长衫破碎,浑身浴血,大汗淋漓,神情狼狈不堪,犹作困兽之斗!

黑衣大汉也躺下了不少,但阵式却毫无一丝凌乱之象。

南宫平舌绽春雷,暴然大喝:“住手!”

任风萍回头一看,来人竟是南宫平,不由得惊愕交加,暗道一声:“不妙!”

南宫平身形不停,身法快捷得惊人,掠过任风萍身侧,看也不看他一眼,直向那群黑衣人闪电般扑去!

手中“叶上秋露”舞起一招“天外来虹”,剑光弥漫,剑气森森,三名黑衣大汉已一起被拦腰劈成两截,血雨横飞,溅得南宫平满身是血。

南宫平毫不稍停,足尖点处,身形再度掠起,右臂一挥,剑光暴长,又有三名黑衣大汉中剑身亡!

这六名黑衣大汉一倒下,阵式大露空门,被围在中央的三人,立时乘机纵起,冲出重围!

南宫平两招之内将配合严密的“天风银雨阵”破去,立时震慑住在场诸人!

戈中海暴喝一声,直向南宫平扑到,双掌连扬,两股威势无涛、刚猛绝伦的掌风已席卷攻至!

南宫平晒然一笑,左掌斜拍而出,右手沉时挫腕,剑尖上扬,反向戈中海咽喉点去!

戈中海双足轻点,后飘五尺,当南宫平跟纵进击时,他已取下腰间双枪,与南宫平战在一处!

那边孙仲玉、古萨,以及另一个身躯伟岸的高大老者冲出重围之后,毫不停留,舞动兵刃,直向任风萍立身之处扑去!

三人已将任风萍恨之入骨,此时扑进,又快又疾,直慾将任风萍置诸死地而后才甘心似的!

任风萍亦非泛泛易与之辈,冷冷一笑,手中描金扇张合之间,拍出一般扇风,逼向古萨!左掌斜出,一招“斜取龙骇”,扣向孙仲玉右腕!

任风萍身旁的那个神情威猛的大汉也自腰间抽出一把锴铁快刀,舞起一片刀墙,接住伟岸老者的猛烈攻势!

数招才过,二人已被逼得左招右架,险象环生!

陡听任风萍突地大声喝道:“天虹七鹰何在?”

伫立一旁的天虹“四”鹰神情木然地应声加入战圈!顿时局势立成平手!

另一面,戈中海与南宫平已战至激烈之处,只见金光闪闪,枪影纵横,银光耀目,剑幕如山!

南宫平心念梅吟雪安危,早已立下决心,速战速决,是以一上手,便是连番快打狠攻!他已被龙布诗打通“任、督”二脉,冲破生死玄关,内力有若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原来就已甚是精妙奇奥的剑招,此刻因有充沛的内力相辅,更具威力,一交手便已制先机,处处主动,占尽优势!

戈中海却是越战越心惊,被南宫平步步进逼,一直处在挨打地位!

南宫平陡地清叱一声,“叶上秋露”连演绝学,“七星巧渡”、“怒海泛舟”、“飞虹戏日”,“唰唰唰”,接连三招又狠又快,罩住戈中海“天井”、“气门”、“将台”三大要穴!

戈中海悚然心惊,如此情形之下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唯一之途,只有孤注一掷,于是身形微晃,一对金枪扬手飞出,掷向南宫平“肩井”双穴!

南宫平冷哼一声,双臂一抖,面孔朝上,与地一线,避过双枪,足尖又疾又猛的踢向戈中海面门与前胸。

戈中海双足猛顿,向后跃退开去!

南宫平早已立下必杀此人之心,哪还能容他逃去?猛地一沉真气,身躯一直,足尖轻点地面,“叶上秋露”前举,有如鬼魅般,神奇地飘身欺进!

戈中海双枪已失,只得运集平生功力,双掌挟狂风怒啸,猛推而出!

南宫平凛然不惧,但面上却是十分凝重,左掌也由前胸缓缓推出!

双方掌力甫一接实,南宫平立时内劲外吐,内力宛如浩瀚大海,绵绵不绝,滔滔而出!

陡闻轰然一声大震,登时飞沙走石,尘士弥漫,戈中海面色惨变,“瞪瞪瞪”,连退五步,方才拿桩站稳。南宫平仅是上身略一摇晃,别无大碍,立时雄心大炽,轻啸一声,向前扑进!右臂一挥,立把这个帅天帆依为左右手的“戳天夺命双枪”戈中海,拦腰斩成两段!

南宫平毫不迟疑,足尖点处,身形暴长,又向任风萍等人扑去!

孙仲玉亦疾攻一招,奇形长剑招演“银河天汉”,横削而至!

任风萍左右受敌,只得双足猛点,向后跃退。

南宫平身形展动,再次扑进,同时真力贯注剑身,“叶上秋露”顿时光华暴涨,剑尖泛起森森剑气,逼人肤发,透骨生寒。

孙仲玉亦恨任风萍的“无风银雨阵”将他所带来的十大常侍递去八人,亦自怒喝一声,奇形长剑抖腕攻出!

任风萍心知不能再退,否则就只有永处劣势,不能挽回,于是足下一旋,身躯微闪,让开孙仲玉攻来一剑,右臂一带,描金扇点向南宫平时间“天芬”穴!

南宫平一声低叱,“叶上秋露”振腕刺出,突破任风萍拍来的扇凤,迳向他右臂刺去!

任风萍大吃一,惊,右臂蓦缩,想要抽招换式,还是依然迟了一步,但听“嗤”的一声,右袖裂开,右手小臂上也被划开一道深有三分、长达五寸的血槽,鲜血泊泊,痛彻心脾,手中描金扇亦几乎脱手掉下。

南宫平长剑一紧,又自迅捷猛厉地刺出三剑,孙仲玉也大喝一声,由侧面疾攻而至!

两人此刻心意相同,都是要置任风萍于死地而后才甘心,因此攻势亦都同样地猛厉辛辣,招招杀着。

任风萍眼看大势已去,但却苦无脱身之策!此刻一面招架,心中却一面苦苦思付。

蓦听一声惨叫声起,黄鹰黄今天已被古萨的三寸夺所中,鲜血飞洒,倒地身亡。

任风萍灵机一动,心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念头!于是横下心肠,突地向前欺进一大步,左掌握拳,当胸捣出,右掌描金扇疾点而出,攻向南宫平“欺门”重穴!

南宫平与孙仲玉不禁齐地一愕,想不到他竟不顾自身安危,全力抢攻,不约而同怔了一怔!

谁知任风萍竟不再欺近抢攻,反而双足猛顿,向后疾掠而去。

两人恍然大悟,不由得同时怒喝一声,双双飞身跟踪追去!

任风萍足尖连点,已掠退五丈开外,接着竟“嗖”的一声,穿入客房之中。

南宫平与孙仲玉跟踪追入房中,只见任风萍左手挟着奄奄一息的梅吟雪,右掌抵住她背心上,面露狞笑,喝道:“站住!你要是再进一步,我立刻震断她的心脉,你知道任某行为向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

南宫平目毗慾裂,咬牙切齿,但却依言站在当地,不敢再前进一步!孙仲玉也不禁愕在当地,作声不得!

梅吟雪气若丝缕,娇靥苍白,柔弱不胜,却被任风萍挟住,双目紧闭,柔发披垂而下,南宫平心痛如绞,厉声喝道:“你若不将她放下,你今天势难全身而退!”

任风萍冷笑接道:“我若想全身面退,只有将她永远挟制,直到我离开险境为止!”

南宫平须发怒张,目毗皆裂,厉声吼道:“任风萍!今天梅吟雪要是死在你手中,我南宫平若不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语音骼然,如斩钉断铁,逐个字地打进任风萍心中,只听得他心中狂震,心头一懔!

南宫平的目光中、面孔上,俱是一片令人望而心悸的恐怖杀机!

任风萍尽力的躲避着自己的目光,不和南宫平那有如利刃般慑人心魄的目光相接触!

没有一丝声音发出,彼此对视着,南宫平不敢轻举妄动,但却极力在寻找机会,打算冒险一搏,救回梅吟雪!

任风萍也不敢稍一大意,梅吟雪若有意外,他今日就只得葬身此处了!

院落中交战的叱喝声已中止,想来那天虹“三鹰”及那威猛大汉,必也已遭古萨及伟岸老者所杀!

空气像拉满了的弦,绷得紧紧的,死亡的威胁逼近了梅吟雪,也逼近了任风萍!

三人的心头沉重得仿佛将要窒息一般,四周是死一般令人心寒的寂静,三人依然伫立着没有移动过一丝一毫的脚步!

突地门外响起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接着,房门大开,一干人缓步而入!

任风萍一见来人,不禁心中一震,欣喜若狂!

当先一人,赫然竟是郭玉霞,随后跟进三个黑衣老者!

南宫平眉头一皱,郭玉霞浅笑盈盈,莲步细碎,走至南宫平身旁,娇声道:“五弟别来无恙?”

南宫平大感不耐,碍于龙飞的面上,又不便对她无礼,只得淡淡点头道:“还好!”

任风萍却趁机向房门口的地方挪近了一大步!南宫平霍然惊觉,回转头来,大声喝道:“任风萍!你要是再妄动一步!可别怪我对不起你了!”

任风萍一见后援来到,胆识一壮,冷冷道:“只怕未必!”

南宫平怒道:“不信你就试试!”

这时那三个黑衣老者已走至任风萍身旁并排站定,三人虽均貌不惊人,但眼中却神光充足,步履之间沉稳而悠闲,想来必属一流高手!

此刻的形势大大的转变,南宫平已由优势而变为劣势,但他毫无惧色,暗中提气运功,准备必要时全力一击!

孙仲玉、古萨,以及伟岸老者,亦皆感到事态严重,均自凝神戒备!

郭玉霞依然巧笑连连地笑道:“五弟,江湖上传言,你去了‘诸神殿’,学得一身绝技回来,这是真的么?”

南宫平已有怒意,大声道:“不错。”

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任风萍,瞬也不瞬的盯着他!

郭玉霞眼波流转,讶声道:“你们是怎么啦?难道有过节吗?”

南宫平道:“不错!”

郭玉霞又道:“任大侠要带着‘冷血妃子’离开此房,你却不准他离去,对吗?”

南宫平怒形于色,冷峻而高亢地道:“不错!”

他一连说了三句“不错”,每一句都隐含怒意,郭玉霞柳眉一蹙,不悦地道:“任大侠带走梅吟雪与五弟有何关系?但你却要拦阻?难道江湖上的流言都是真的吗?”

南宫平怒声说道:“师嫂!难道你竟帮着外人?”

郭玉霞怒道:“梅吟雪丑名江湖,你竟恬不知耻,与她携手共游,止郊山庄因你而蒙羞!”

南宫平大声道:“我只是遵从师傅之命看护她,何况她内心善良,江湖上对她却是恶意诽谤!”

郭玉霞道:“无论如何,我站在师嫂兼师姐的立场,命你离此,让任大侠带梅吟雪走!”

南宫平大笑道:“你还够资格来命令我吗?”

郭玉霞怒道:“为何不能?南宫平厉声道:“你背师叛道,为害武林,师傅一生英名全毁在你一人手中,你我名份早无,你凭什么还能命令我!”

郭玉霞亦自厉声道:“你才背师叛道!我今天暂且代师行权,铲除你这忤逆之徒!”

说着,纤手一抬,当胸击出!

南宫平对她恨极、怒极,两眼盯着任风萍,右掌却蓦地拍出!

郭玉霞想不到他竟会重下杀手,猝不及防,竟遭他一掌拍中,踉跄跌出七八步远!

南宫平神色不变,两眼却依然盯着任风萍,一瞬不瞬!

郭玉霞勃然大态,娇躯一闪。正慾再度扑进,摹闻一声大喝响起,一条人影飞快的奔入,那人竟是石沉!

石沉喝道:“五弟莫慌,愚兄来也!”

话声中,双掌一分,迳向郭玉霞攻去!

郭玉霞惊道:“石沉!你疯了?”

石沉大声道:“我没疯,我过去一直在做梦,但是现在梦醒了,你一人丢尽了‘神龙’门下的脸,大哥不在,这里以我最大,我代替师傅教训你一番!”

一面发话,一面抢攻,郭玉霞惊怒交加,只得连连招架!

眨眼工夫,两人已交手十几招,石沉状似疯虎,连番狠攻狠打,招招杀着,郭玉霞已被逼至墙角一隅!

突地——

右首一个黑衣老者大喝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奇遇奇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