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22章 群姦授首

作者:古龙

日落崦嵫,晚霞满天!

浙北湖州县内,有家“鸿安老店”,在一张靠近店门口的食桌上,此刻正坐着一个长像英挺却面带剽悍之色的年轻人,以及两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垂髻幼童。这年轻人劲装打扮,背插长剑,眉字间除了英挺剽悍之气外,还隐隐露出愁苦之色。

此刻虽然满桌俱是美酒佳肴,但他却仿佛无心下咽,时而剑眉微蹙,时而长吁短叹,像是忧心仲忡又像是十分失意!

他一一一

正是初入江湖,甫经一年,崭露头角的昆仑子弟战东来!

他身旁的两个垂髻幼童,自然就是白儿和玉儿了!

战东来左手支颐,右手抚弄一只精致的小酒杯,杯中的陈年老酒,已剩一口不到!

他——战东来一一正思念着使他一见倾心的梅吟雪!

梅吟雪离开他,也离开中原将近一年多了,这一年漫长的岁月,他均在愁苦的想念中度过!

虽然,梅吟雪对他并非一片真情,但是,他和她曾相处过一段甚长的时光。

梅吟雪对他虽没有表示过好感,但也没表示过讨厌他。

他曾经想过,凭自己这身武功与长相,只要多下工夫,想要博得她的欢心,并非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也曾经为自己编织过一个美丽的远景与幻梦!

于是,他在那自己所编织的爱魂梦中迷失了自己。

于是,他只图用酒来麻*自己,用酒来冲淡往日那美丽的记忆与幻梦,然而,他毕竟失败了,酒入愁肠愁更愁呵!

他的双目中,满布着红色的血丝,面颊上,泛起两片酡红色的酒晕。

玉儿、白儿惶恐地望着他。

就在这时,一个身著白色长衫、头戴文生中的中年文士大步走了进来,他的右肩上还掮着一个身材婀娜、长发垂披的少女。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大男人捎着一个少女走进这生意鼎盛的鸿安老店,难免引起一阵轻微的騒动和纷纷的议论。

战东来抬头一看,不由霍然起身,大声叫道:“啊!原来是任兄,久违了!”

中年文士止步转身,回头一看,脸上泛起一阵不自然的笑意,淡淡道:“原来是战兄!慕龙庄一见,已有一年半未见面了!”

战东来道:“不错!任兄所掮的是——”那中年文士正是挟走梅吟雪的任风萍,当下微微笑道:“在下一位舍亲得了急病,为了赶路回去,是以只好不顾男女之嫌了!”

战东来那双带着七分酒意的目光,仔细端详着任风萍肩上的梅吟雪,披垂而下的长发,虽然遮住了那娟美的面庞,但却掩不住她那美丽脸型的轮廓,战东来剑眉一皱,说道:“任兄这位舍亲,看来好生眼熟。”

伍风萍脸色微变,故作淡然地笑道:“在下这位舍亲,常在江湖走动,也许两位曾有一面之缘。”

突地——

梅吟雪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口中发出一阵梦呓般的呻吟之声,断断续续地叫着:“小平……小平……”

这声音甚是轻微,但听在战东来的耳中,却是极为清晰,好熟悉呀!这少女的口音!

任风萍脸色大变,忙道:“她伤势甚重,待在下将她安顿好后,再来陪战兄把盏,一叙别情。”

战东来虽然满腹狐疑,但却万万料想不到她竟然就是朝夕思念的梅吟雪!

当下说道:“无妨!任兄请便!”

任风萍如释重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急忙向客房大步行去!

战东来重行入座,但已跌入迷惘的深渊中,茫然地喃哺自语着:“好熟悉的脸型呀!好熟悉的口音呀!好熟悉……”

他仰起头,望着屋顶,眉峰深锁,仿佛要自迷惘中寻出往日的记忆!

玉儿望着他的脸色,忍不住说道:“公子!您是在想那位梅姑娘么?”

战东来神情痴痴,仿佛没有听见。

白儿较玉儿聪明些,也插口道:“公子!您是否在怀疑那位身患急病的少女,就是梅姑娘?”

战东来陡地神情激动,一把抓住白儿的肩膀,急急地道:“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白儿被他这突然的举动与喝问,吓得神情呆住,惶恐万分,张口结舌地道:“公于!小的没……没……”

战东来双手一松,理智地道:“不要怕!没什么,我只是叫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白儿惊魂甫定,嗫嚅着,依然说不出话来:玉儿已由主人的神情猜出他的心理,于是替由儿把话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公子是否怀疑那位少女就是梅姑娘!”

战东来神情一变,大声叫道:“啊!对了!你们真聪明!”

战东来突又摇头道:“不!不可能是她!”

二童经过主人的赞赏,不禁胆识大增,玉儿道:“公子何不去一看究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战东来大喜道:“不错!我何不去一看究竟!”

他想到就做,立时起身,向客房奔去!

他向店伙问明了任风萍所住的房间,走至门前,毫不迟疑轻敲三下。

任风萍打开房门,一见是战东来,不禁怔了一怔,随即含笑道:“战兄有事么?”

战东来道:“小弟有点事情想向任兄请教!”

任风萍淡淡一笑,道:“请!”

战东来大步入房,转眼向床上瞥去,只见那少女躺在床上,由头到脚用一条被单盖住,只有细柔的长发披露在外。

任风萍见状,不由神色一变,已知战东来来意不善,当下笑道:“战兄这一年来已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战东来生性怪异,哪肯和他胡扯?微微一笑,就已开门见山地道:“任兄这位舍亲病势仿佛甚重,何不及早求医?”

任风萍心中悚然而惊,口中却道:“她只是痼疾复发,只要送她回去,她父亲即能将她治愈!”

战东来笑道:“任兄方才不是说在路上得了急病么?”

任风萍脸色一变,干笑数声,支吾以对!

战东来又道:“在下倒是略通医术,说不定就能在此时将她治愈,这岂不省去许多麻烦?”

任风萍忙道:“怎敢劳动战兄大驾!”

战东来笑道:“无妨!”

说着就要向床边走近!

任风萍连忙横身一拦,赔笑道:“区区一个妇人家,战兄犯不着为她操心!”

战东来却正色道:“生死大事,怎能因男女之别而轻视!”

说话之间,右手已经伸向床上,想将被单揭开……

任风萍脸色一整,高声道:“男女授受不亲,战兄此举不嫌太过冒昧么?”

左手却同时伸出,将战东来的右手驾开!

战东来大笑道:“吾等江湖儿女,怎能拘泥于此世俗礼节!”

任风萍道:“但是战兄此举却太使兄弟难堪了!”

战东来笑道:“在下只是好心要为她治病,怎么?任兄竟然不识抬举!”

言词之间,盛气凌人,目无余子!

任风萍知道今夜势难善了,终于按捺不下,脸色一变,忽声道:“不识抬举的是战兄,你!”

战东来大笑道:“不论是谁不识抬举,反正这张被单非揭开不可!”

突地——

躺在床上的梅吟雪挪动了一下身躯,口中再度发出那如梦呓般的呻吟之声:“小平……小平……”

两人同时神色大变!战东来蓦地欺近一步!

任风萍暗中蓄势戒备!战东来大喝道:“她口中所呼的小平是谁?”

任风萍晒然笑道:“她所称呼的人是谁,兄弟怎会知道?”

战东来目泛凶光,厉声道:“是不是南宫平?”

任风萍未开口,战东来又紧接着喝道:“如果是南宫平的话,那么她必然就是梅吟雪无疑了!”

任风萍听战东来指出梅吟雪来,不由冷笑道:“怎么会是梅吟雪!”说着身躯微转,闪至一旁。

战东来冷哼一声,右手伸出,就要将被单揭开!任风萍一声不响,双掌同时急劈而出,掌势迅捷无比却丝毫不带风声,一击头颅,一击腹部!

战东来暴喝一声,左足微旋,右足“唰”地踢出,猛向任风萍左手关节踢去,左掌一翻,五指如钩,“斜取龙骐”,疾扣任风萍右腕脉门!

任风萍连忙撇招换式,沉时挫腕,身形微闪,双掌一穿而出,“二龙取水”,分点对方左右“肩井”!

战东来探步旋身,左掌轻带,右掌微沉,身躯在一晃之间,神妙地躲过这一招,双掌却同时攻出,招演“乱堆彩云”,猛逼过去!

双方对拆了一二十招,任风萍已是额角见汗,苦苦支撑,喘息之声,清晰可闻!

战东来冷笑连连,出手更狠,攻势更猛!

陡见任风萍有腕一抖,手上已多出一把描金折骨扇!

战东来冷冷一哼,不屑地道:“你亮出兵刃,就想胜我么?”

任风萍缄默不语,右腕一抖,锴骨扇开合之间,“唰”地拍出一般扇风,直逼过去!

他这一招出手,却激起战东来满腔豪气,朗朗一笑,叫道:“战某仅以一双肉掌要你在二十招内丢扇!”

叫声未歇,右足后撤,左足却蓦地踢出!左右双掌同时劈向任风萍胸前“玄机”、“期门”两大死穴!

三招出手,迅猛兼俱,任风萍夷然不惧,右腕微抖,折骨扇合而复开,拍出一般扇风,全力对挡而出!

左掌一沉,闪电般向战东来踢出左腿的关节“阳关”穴击去。

战东来大喝一声,左足蓦然点地,右足却又猛地一脚踢出!

双掌一错,迅捷无伦地分向他双腕脉门扣去!

战东来非但变招奇快,而出手招式又精奥无比,双掌一腿攻出,竟如千双百只般,令人有无从躲闪之感!

任风萍微微心惊,招式一撤,竟然被逼退一步!

战东来冷冷一笑,正想跟踪进击——陡闻一声断然大喝道:“住手!”房门开处,三人大步走进!

两人同时望去,战东来神情不变,这三人他全不认识!但任风萍脸色大变,暗呼糟糕!

原来这三人赫然正是群魔岛少岛主孙仲玉,以及十大常侍仅存的古萨和伟岸老者!

孙仲玉口噙冷笑,走至任风萍身旁,用冰冷的口音说道:“这回你还逃得了么?”

战东来心高气做,看不惯孙仲玉那种狂妄的作风,怒声喝道:“尊驾冒冒失失的闯进此屋,而且出言不逊,喝令吾等住手,是何居心?”

言词之间神态倨傲无比,俨然是责备、教训的口吻!

孙仲玉何尝不是心高气傲目中无人之辈,闻言不禁傲然笑道:“怎么,你想插手管这件闲事么?”

战东来勃然大怒,叫道,“明明是你闯进此屋,趟这浑水,还敢强词夺理!”

突听任风萍高声道:“两位先别抬杠,反正这件事,大家都有份!”

战东来不禁眉头微皱,茫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任风萍阴鸷一笑,道:“你也要梅吟雪,他也要梅吟雪,我更是想要梅吟雪,这岂不是大家都有份么?”

战东来勃然大怒,右掌扬起,就要向任风萍劈去!

孙仲玉却横身一拦,道:“且慢!我的十大常恃大半死在他手中,这笔血债我要亲自素还,岂能容你轻易将他杀掉!”

战东来怒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命令战某!”

蓦闻伟岸老者大喝道:“你还想逃么!”

右掌就向任风萍劈去!

原来任风萍在两人争论之时,想乘机逸去,不料却被伟岸老者识破,扬掌劈了过来,只得退回原处!

孙仲玉转眼向躺在床上的梅吟雪望去,虽然她有被单盖住,但依然可看出她胸腹间起伏甚微,仿佛已一息奄奄,气若游丝!

孙仲玉大感焦灼,情不自禁地就要向床边走近!

却突见战东来双手一拦,阻住去路!

孙仲玉微微愕然,怒道:“你这是做什么?”

战东来道:“床上既然躺着梅吟雪,就不许任何人走近她!”

孙仲玉道:“笑话!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战东来不禁一怔,立时为之语塞,他究竟无法说出他和梅吟雪有何关系。

孙仲玉已感不耐,喝道:“识相的,闪开一边!”

说着,左足一抬,跨前一步!

战东来怒哼一声,“呛”然龙吟,已翻腕拔下背后的长剑,横在胸前,依然挡在床前!

孙仲玉冷笑道:“你想动手较量一番么?”

战东来做然道:“你若再跨前一步,战某长剑可不留情!”

孙仲玉不屑地道:“凭你也能拦得住我?战东来道:“不信你就试试!”

孙仲玉不愿耽搁时间,只得忍气吞声的道:“你可知道梅吟雪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一语甫出,顿时使战东来想起任风萍掮着梅吟雪投店时的情景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群姦授首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