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04章 危崖!危情!

作者:古龙

郭玉霞身躯侧开后,石沉便有足够的地位升上来,他左掌一按石壁,轻轻掠了上去,目光再也不敢向她看上一眼,只是正视着石壁上的字迹,只见上面写着:“龙布诗,你到这里来了,很好,很好,你武功为确没有荒废,此刻你上去,向右走十五步也有一处山隙,这条路比较近些,但却难走些,不过你若仍有余力再向上升七丈,你便可以找到一条更好的路,只是你切切不可逞强,千万要走你能走的路,不要勉强,即使你武功差些,也一样可以见到我!”

光线虽暗,但以石沉的目力,已足够将这片刻在山石上的字迹看得清清楚楚。

他甚至两眼便将字迹看完,只是他目光却仍未转动,因为此刻那一阵阵无法形容的香气,已远比方才浓郁。他十岁就在“神龙”门中,那时郭玉霞也不过还只有十二、三岁。

那时,他们还都是黄金般的童年,虽然在严师的督导下,他们却也有过任何一个人在童年中都有过的游戏。

青梅竹马,耳鬓厮磨,他自然也会偷偷地爱上过这比他大上两岁,也比他聪明得多,事事都照顾着他一些的“二师姐”,但那不过只是儿童纯真的爱情,姐弟间的爱情,纯洁得有如一张白纸,直到他长大了许多,他还是没有将这段感情说出来!

到了他十五岁那年,王素素也入了“神龙”门中,那天是个晴朗的日子,直到五年后的今天,石沉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星光是如何明亮!

就在那星光明亮的晚上,“不死神龙”龙布诗在大厅上摆上了几桌酒筵,宣布了两件喜事,第一件是又收了一个聪明的女弟子,第二件宣布的却是,他的首徒龙飞,与次徒郭玉霞的婚事。

就在那天晚上,就在他那间冷清清的小屋中,石沉虽然也曾偷偷啜位了一夜,以朦胧的泪眼,数天上的明星,直到破晓,但自此以来,他却极力使自己将那份纯真的爱情忘去,因为她已嫁给他最敬畏的大师兄了,从此,她已是他的“大嫂”,已不再是他童年的游伴“小师姐”了,他只能将这份感情忘却,永远的忘却,忘得干干净净!

从此,他便渐渐和她疏远,他们之间的谈话,也渐渐变得严肃而庄重,仅仅有一天,清晨,在练武场中,他单独遇见了她,他想避开,她却将他唤住,对他说:“这些日子你为什么总是避开我,难道我已不再是你的小师姐了么?石沉心里在说:“是的!你已不再是。小师姐‘了。”口中却没有说话。没有说话,以后他们就连单独见面的时候都没有了,直到此刻……此刻,这些多年来的往事,在一霎眼间便从石沉心中闪过,而此刻,郭玉霞却又仿佛多年前一样地依偎在他身畔,在这一阵阵如兰如馨的香气中,他似乎又忘却了她是自己的“大嫂”。于是他缓缓侧过头一郭玉霞的眼波竟是如此深邃,就仿佛那湛蓝的海洋,又仿佛是他春夜的梦。四目相交,他不禁轻叹一声,呻吟般缓缓道:“小师姐……”

这三字语声虽然轻微,但却似一方千钩巨石,投入海洋,使得郭玉霞湛蓝的海,也不禁为之荡起了一圈圈涟漪。她眼波轻轻在石沉面上一转,一圈圈荡漾的涟漪,缓缓消失,代之以一阵阵闪动的光芒——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又有谁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她只是轻轻伸出手掌,在石沉面上轻轻抚摸一下,轻轻说道:“你瘦了!”

石沉没有动弹,安静得有如一尊石塑的神像,而他的心,却远不如外表的沉静——他心里又在想着什么呢?不管他心里在想着什么,但他口中只是说道:“师傅必定上去了!”他不敢再回对她的眼波,微一提气,沿索而上!

这十丈距离,霎眼便至,上面果然便是尽头,此刻他根本已无法再顾及自身的安危,毫不迟疑地一跃而上,放眼望去,这奇特的山峰,有如被一柄五丁神斧拦腰斩断似的,峰头竟是一片平坦的山地。

“这山峰真是奇怪得很,难怪从下面望上来,望不见峰顶,原来峰头已被截断了!”他心念方转,身后己响起郭玉霞的语声!

轻轻的语声,只因她此刻已附在石沉耳畔,根本毋庸大声。

石沉哪敢回转头去——虽然他心中实在有着这种慾望,他笔直地望着前方——而实在他此刻眼中什么也看不到!

风,比峰下更大,将她鬓边的发丝,吹到他的耳畔,腮下,嘴角……

她轻轻叹息一声,道:“我知道自从我跟了你大哥之后,你就时时刻刻地逃避我,那天在练武场中我单独遇见你时,你甚至连话都不敢对我说,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像以前一样……”

山下突地传上一声大喝:“上面可是没有什么变故么?”

石沉霍然一惊,回转身,chún边突地触着了郭玉霞温暖而甜美的嘴角——两人谁也没有出声,谁也没有动弹,谁也没有回答龙飞的喝问,谁也听不到从四面传来的回声:“没有什么变故么……什么变故么……变故么……”他们只听得到彼此心房跳动的声音……

郭玉霞轻轻吐出一口如兰如馨的香气,道:“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在庄子后面的榆树下……”

石沉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抱住你,要你陪我做新郎新娘的游戏……”

郭玉霞轻轻移动了一下目光的方向,道:“你要我做你的新娘子,陪你入洞房,我不肯……”

石沉只觉鼻端也触及一片温暖,梦呓着道:“你说你年纪比我大,只能做我的姐姐,不能做我的新娘……”

郭玉霞道:“于是你就抱着我,你迫我,那时……我……”

山下突地又传上一声大喝:“喂,你们听到了我的话么?”

石沉心头又自一懔,突觉两片温暖的红chún,触到了他的嘴chún……

只听郭玉霞轻轻又道:“那时,我就和现在一样,被你亲了……”

石沉道:“可是……后来你却嫁给了大哥,你已是我的大嫂……”他身形并没有转动,也没有后退,因为青年心中的热火,正火热地在他心中燃烧着。

郭玉霞道:“我虽然嫁给了你的大哥,但是……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么?”

石沉道:“你的心……你的心……”

郭玉霞道:“我哪件事不在帮着你,有时,你即使是被四妹碰了钉子的时候,我也是帮着你说话的,你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被四妹碰了钉子!”石沉只觉心头一阵哀痛,但瞬即被眼前的甜蜜掩没,梦呓着:“为什么?”

郭玉霞道:“因为我心里一直还是想着你,一直还是对你好的,只是你一直不知道罢了!”

石沉愕了半晌,缓缓道:“那么你为什么却要嫁给大哥?”

郭玉霞秋波一转,轻叹道:“我年纪比你大,又是师姐,即使我要嫁给你,师傅也不会答应的!”

石沉叹道:“起先我还以为你只是为了想做‘神龙门’长门弟子的妻子,为了将来想要接管‘止郊山庄’才嫁给大哥的,因为……因为你和大哥的个性和脾气,都没有一丝可以投合的。”

郭玉霞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是为了被人猜中了心事,又似乎是为了被人冤枉了,长长一叹,道:“你起先真的是这样想么?石沉点了一点头,道:“可是我现在已知道我那时想错了!”

郭玉霞微微一笑,突地妮声道:“我虽然不能嫁给你,但是……我们以后假如能时时刻刻相会,还不是一样么?”

石沉只觉心头一荡,痴痴地望着她,许久许久,甚至连呼吸都呼吸不出……

此时此刻,清辉遍地,繁星满天,他忽然想到自己与星群竟是如此接近——要远比世上其他的人都接近得多,他忽然又想到,若是天上的繁星,都是世人的眼睛,看着他与自己师兄的妻子,如此亲近,亲近得甚至没有一丝距离,那么他又将如何?……

突地,山下传来一阵语声,龙飞沉声道:“四妹,上面或者有险,你原该让我先上的!”

刹那之间,石沉只觉心头一惊,有如耳畔突地响起一个霹雳,身躯一仰,左脚脚尖向前一蹭,右脚脚跟向后一蹴,全身凌空拔起,“嗖”地向后掠出两丈有余,笔直地落到一方一丈高下的山石之前!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之间,王素素窈窕的人影,也已掠上危崖,接着,“嗖”地一响,龙飞魁梧的身躯,随之跃上!

星光下,四人的目光,闪电般交换了一眼,彼此之间,目光中俱是惊奇之色——当然,石沉的目光中还有惭愧与害怕!

龙飞、王素素齐地惊“咦”了一声,龙飞道:“原来你们在上面!”

郭玉霞微微一笑,手抚云鬓,缓缓道:“当然在上面,难道还该在下面么?”

龙飞目光一扫,只见石沉满面惊恐地立在一方山石之前,背脊紧紧贴着山石,仿佛是生怕自己会跌倒地上似的,胸膛不住急剧地起伏着,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而郭玉霞的微笑与言语,也远不如平时自然。他虽然生性诚厚,但见了石沉与郭玉霞如此大失常态,心中也不禁起了疑惑,沉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郭玉霞面色一沉,道:“你这话怎地问得如此奇怪?你说我们在做什么?”

龙飞怔了一怔,道:“方才我在山下的呼声,你们听到了么?”

郭玉霞道:“听到了!”

龙飞叹道:“既然听到了:你们为什么不回答我呢?叫我在山下好生着急!”

郭玉霞的语音愈是生冷,龙飞的语声便愈是和缓,此刻他长叹而言,话中已再无一丝一毫责备之意,只不过是在诉苦而已!

郭玉霞“嘿嘿”冷笑数声,道:“你糊涂,我却不能与你一样糊涂!”

龙飞道:“我糊涂什么?”

郭玉霞冷笑道:“你可知道我们是在何等危险的情况下?敌暗我明,敌众我寡,你还要如此大呼大叫,难道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哪里么!我岂能再和你一样,你却不分青红皂白,便来责问我!”

龙飞怔了一怔,缓缓垂下了头。

王素素轻叹道:“还是大嫂想得周到!”

石沉惊惶的心情,已渐渐平定下来,但是他的面色,却变得更加难看,对于郭玉霞,他既是佩服,又是害怕,他再也想不到一个做了亏心事的人,还能如此义正词严地去责骂别人。

对于龙飞,他却有些伶悯,又有些惭愧,只见龙飞垂首呆了半晌,突地向他大步走去,伸出大手,拍了拍他庸头,沉声道:“我对不起你!”

石沉心头一跳,讷讷道:“大哥……你……你怎么对不起我……”

龙飞长叹道:“我方才错怪了你。”

石沉垂首道:“我……没有……”他毕竟不如郭玉霞,此刻只觉心头跳动,哪里说得出话来!

龙飞叹道:“我口里虽然没有说,心里却有些对你疑心,唉!我真该死,居然会对你疑心起来。”

石沉呆了一呆,只觉一阵热血,涌上心头,面对着这样一个热诚、正直、胸怀磊落的大丈夫、男子汉,他直觉自己实地变得如此渺小,如此可耻,讷讷道:“大哥……我对……”

“对不起你”四字还未说出,郭玉霞突地一步掠来,大声道:“兄弟之间,有些误会,只要说开了,也就算了,你们还说什么!”

龙飞道:“是极,是极,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捏了捏石沉的肩头,突又惊呼道:“这是什么?”目光凝注石沉身后的山石,再也没有移动。

石沉又自一惊,霍然转过身来,目光动处,只见这一方山石之上,竟刻着一个道装女子的画像,乌簪高髻,全身肃立,左臂垂下,手捏剑快,食、中二指,微微向上翘起,右掌斜抬,掌中的长剑,剑尖却微微垂下,面目栩栩如生,衣摺飘舞生动,夜色之中,骤眼望去,当真有如一个女子,活生生地立在你面前!

刻像旁边,还有数行字迹,定睛一望,上面写的是——“龙布诗,你功力又精进了,可是,你攻得破我这一招么?能,前走,不能,回去!”

龙飞仔仔细细地看了许久,突地冷笑一声,道:“这一招我都能攻得破,何况师傅!”

石沉道:“这上面的口气如此托大,但这一招骤眼看来,却平平无奇,难道其中又有什么奥妙?”

王素素目光还未移开,口中缓缓道:“这一招看来虽然平平无奇,但其中必定蕴藏着许多厉害的后着,只是我们一时看不出来就是了!”郭玉霞额首道:“正是如此,越是这种看来平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危崖!危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