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铃》

第06章 天帝留宾

作者:古龙

灰农少年明锐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上下打量着南官平。

“好极,好极!”他突地冷笑着道,“师傅眼中的得意门人,师兄口中的得意师弟,却原来是个在师傅生死未卜时,还有心情坐在这里听女子来唱儿歌的人物,妙极,妙极!”

南宫平沉声道:“这似乎与阁下无甚关系!”

灰衣少年哈哈笑道:“原来你还是这般狂妄,你难道还不认错么?”

南宫平道:“这要看你究竟是谁?究竟是何来意?”他面容沉静,语声亦沉静,既未示弱,亦未逞强,他只是简单他说出一件事实,他不愿在一个来意不明、敌友未分的人面前解释任何事,就正如他不愿在善意的朋友面前隐藏任何事一样!

灰衣少年目中光芒一闪,瞧了倚在树上动也未动的梅吟雪一眼,突又仰天大笑起来:“你要知道我究竟是谁?究竟是何来意……”他大笑着道,“先要看你是否认错!”

南宫平冷“哼”一声,缓缓道:“你若是想来寻衅,只管拔出你腰间所藏的软兵刃来便是,大可不必兜这些圈子。”

梅吟雪轻轻一笑,显然对他此刻的表现十分赞赏。

那灰衣少年的笑声,却戛然顿住,他神情呆了呆,似乎在奇怪这少年怎会在被自己激怒之下,还有这般冷静的神态、冷静的言语,又似乎在奇怪这从来来涉江湖的少年,怎会有如此敏锐的目光,一眼便看出自己是特意寻衅而来,一眼便看出自己腰畔的衣服下,藏着一件不轻动用的软兵器!

甫一对面,他竟似已落在下风,这使他大出意外,也便有些惶然失措,希望能立刻给对方一个霹雳般的还击!

他心念数转,冷笑道:“我若不是寻衅而来,你——”话声未了,突地觉得自己这话不啻又给了对方一个讥笑的机会,不禁惶然住口,哪知南宫平只是沉默地望着他,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讥笑打击于他,就像是早已猜中了他的心事。

一刹那之间,灰衣少年心中又闪过许多种念头,只听南宫平缓缓道:“阁下若非有意一一”话声未了,他突地大喝一声:“就算我是有意寻衅而来好了!”身躯一旋,再次面对南宫平时,他掌中已多了一条光华闪动的软柄银枪!

南官平的长剑,便插在他腰畔的丝绦上,他心情虽然一直没有平静,但他对这柄长剑却是时时刻刻注意着的,因为他不愿在失去剑鞘之后,再失去这柄得自他师傅手中的利剑!

此刻他微微一笑,道:“阁下既是有意寻衅,在下只好奉陪两招!”手腕一反,轻轻抽出了剑,丝毫不带锋芒,更没有像时下一般剑手一样,借着拔剑的快速来显耀自己剑法的高强!

他是冷静而坚毅的,没有石沉的偏激与善妒,也没有石沉那么容易被引诱,他是仁慈和豪爽的,但却又比龙飞深藏不、露、谨慎睿智些,然而他此刻的对于,却是飞扬而奔放的,这恰巧又形成了一个并不冲突、但却有趣的对比!

他缓缓抬高手臂,平剑当胸!

灰衣少年枪尖一抖,刹那间但见五、七朵光芒闪动的枪花,弥漫空中。

南宫乎缓缓伸出剑尖,沉声道:“请!”剑尖微抬,以剑为礼,他此刻似已看出这少年并非恶意寻仇,只是负气而已,是以言语举动间,便留着三分客气!

灰衣少年引枪一穿,晨雾间只见一道银光,穿过他自己抖出的枪花,南宫平暗暗喝一声彩,这少年的枪法当真快到不可思议!

他脚步微动,剑尖跟随着对手的枪尖,一道青光、一道银光,“唰”地各各划了个半圈,灰衣少年突地清啸一声;腾身而起!

一道银光随之升上,南宫平后退一步,剑尖上挑。

灰衣少年身形凌空一折,雪亮的银枪,穿破晨雾,闪电般下刺而来,宛如凌空飞舞的灰鹤,以利喙捕捉地上的猎物!

南宫平心头一动:“天山七禽身法!”脚步一错,斜斜一剑,向上挥去。

一片青光,封住了银枪的去路,灰衣少年枪尖一抖,竟在剑尖上轻轻一点,只听“呛”地一声,他身形竟又借势掠起。

南宫平突也清啸一声,脚下疾走七步,此刻朝阳未升,晨雾却已较清,一阵阵清新的冷风扑面而来,他只觉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新生的活力,这一连七步跨出,已置身那灰衣少年的银枪威力之外。

他目光凝注,并不还击,静等着这灰衣少年身躯落下!

却见灰衣少年微曲的双腿向后一踢,翼张的双臂当中一穿,宛如翱翔的苍鹰束翼而下,一道匹练般的银光,划空而来,南宫平脚下一动,突又连走七步,他静时如山,动时如电,这七步行来,有如一脚便已跨出、掌中长剑青光的闪动,恰好与那飞腾的银枪一般迅快!

灰衣少年一击又不中,飞腾的身躯,终于落下地来,此刻南宫平若是运剑而上,虽未必胜,却定然可以抢得先机!但他只是持剑而立,只见灰衣少年飘然落下地来,矫健的身躯,立刻凝然卓立,只有他掌中的银枪,枪尖仍在不住颤动!

一线阳光,突地自林梢投落,映在这颤动的枪尖上,幻出七色的彩光!

他目注着枪尖,暗中自语:“狄扬呀狄扬,你可要再试一招?”

这灰衣少年自然便是狄扬,他埋葬了那具尸身,便飞快地来到山下,一心想看看龙飞口中称赞的“五弟”,究竟是何人物。

他生性豁达,并没有将别人对他的怀疑放在心上,但是一般少年人定有的傲气,却使得他在见到南宫平时便想斗上一斗,另外,他当然也有些奇怪,这少年在此时此地怎会还有心情来听一个女子的儿歌?

但此刻他与南宫平面面相对,心中实已生出惺惺相借之心,他枪尖继续不断地颤动着,实是一着极为犀利的招式之先兆,只是他这已在弦上的一招,却久久未发出来!

南宫平平剑当胸,卓然而立,目光亦自凝注在这颤抖的枪尖上,哪知梅吟雪突地轻轻一笑,道:“你们不打了么?”

两个少年的四道目光,一起转到她身上,梅吟雪缓缓站起身来,她神态问总是那么娇媚,就是这样一个从地上站起来的简单姿势,已令人见了不得不多看两眼。

她袅娜走到狄扬身前,缓缓道:“你可是昔年天山神剑‘九翅飞鹰,狄老前辈的后人么?”狄扬一直没有注意看她,此刻便像是久困于黑暗中的人突然看到闪电一般地发现了她的绝艳,这艳绝人寰的姿色自然也就像闪电般眩惑了他。他怔了一怔,点了点头,竟没有说出话来。梅吟雪轻轻一笑,又道:“你方才可是见着了他的师哥?”

狄扬又自一怔,又自点了点头,南宫平心中大奇:“她怎地知道?他怎会见着师兄?”忍不住要问这少年是在哪里见着的,但梅吟雪已又含笑道:“他师兄可是在你面前称赞了他,你心中有些不服,是以此刻便想试上一试?”狄扬双目一张,满面俱是惊奇之色,却又不禁点了点头。

她一连问了三句,句句俱部问到狄扬心里,使得已被她绝艳震惑的狄扬,不禁又被她这种绝顶的智慧慑服。

南宫平心中更奇,只见她轻轻一笑,转过身去,道:“这就是了,你们还打什么!”来到树下,缓缓坐了下来,秋波一转,望了望面前的两个少年,突又笑道:“我是从他武功的招式上看出他的来历,从他言语神态上猜知他的来意,这一点也不稀奇,你心里却在奇怪些什么?”

她语气自若,说来就!这本是人人都可以猜到的事似的。

狄扬心里暗叹一声,忖道:“好一个聪慧的女子!”口中突地哈哈笑道:“好一个聪慧的女子!”他心中所思,与口中所言虽是一样,但说出来的语气却和心中思忖时的意念大不相同。

南宫平目光一转,道:“阁下不知——”狄扬道:“不错,正如这位姑娘所说,我方才的确见着了令师兄,此刻他犹在山巅,此刻天已大亮,你不妨上去一寻。”他语声微顿,不等别人开口,便又大笑着道:“在下狄扬,今日见着兄台,实在高兴得很,日后但愿能再相见——”南宫平道:“阁下何不留下暂作清谈……”

狄扬笑道:“方才无端冒犯,此刻我实在还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来日方长,今日就此别过!”

说到“意思”两字,他身形已动,最后一句说话,已从林外传来,南宫平出神地望着他掠去的方向,暗叹道:“好快的身法。”突听梅吟雪娇笑着道:“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匆邃地走了么?”

南宫平微一沉吟,还未答话,梅吟雪已又笑道:“这因为他实在不敢再看我了!”

南宫平呆了半晌,头也不回,冷冷道:“只怕未必吧!”心中却不禁为之暗暗叹息一声。

突觉一阵幽香飘入鼻端,梅吟雪已盈盈走到他身畔,轻轻笑道:“你心里常常认为我说的话是对的,但嘴里却总是不肯承认,这是为了什么?”她面带娇笑,得意地望着南宫平的面靥,心中暗忖:“你否认也不好,承认也不好,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该如何来回答人?”

哪知她话声方了,心念还未转完,南宫平已沉声道:“你永远将人性看得太过恶劣,是以我不愿也不忍赞同你的话,但我口中却也从未否定你说话的价值,你且仔细想想,是么?”

真实的事实,永远胜过花巧的雄辩,梅吟雪笑容渐敛,手托香腮,发起怔来,只见南宫平深深凝注她两眼,转身托起棺木,沉声又道:“你最好随我去见见我的大师兄,那么你就会知道,这世上还有几个真正的男子汉!”

梅吟雪呆呆地怔了半晌,南宫平手托棺木,已自去远,她竟也身不由主地跟了过去,走了许久,突又顿住脚步,这时南宫平已将又复跃到那一线插天的苍龙岭上,梅吟雪望着他的背影,冷冷笑了两声,道:“好个尊师重道的徒弟,原来竟是这等人物!”

南宫平怔了一怔,回首问道:“你说什么?”

梅吟雪冷笑道:“我说的是中国话,你难道听不懂么?”

南官平皱眉道:“你若是不愿解释,我不听也无所谓!”回转头去,又复前行。

梅吟雪恨恨地望着他,她自出道江湖以来,一颦一笑,便已不知倾倒过多少男子,哪曾见到这样的少年,等到南宫平一个纵身之后,还未回过头来,她便忍不住跟了过去,道:“喂一一一”南宫平脚下不停,头也不回,问道:“什么事?”

梅吟雪道:“你师傅命你跟随我,保护我,你此刻为何独自跑上山去?她口中说话虽是如此气恼,但脚下也没有停住脚步。南宫平却是顿住身形,回首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也跟来了么,怎他说我独自上山?”

梅吟雪道:“我……我……”突地一跺脚,道:“我才不跟你上山去哩!”

南宫平道:“好极,好极……”

梅吟雪秀目一张,慎道:“你说什么?”

南宫平微笑道:“你若是不愿跟我上山,便请在此间等我一等,我也好将这具棺木放在这里。”

梅吟雪银牙一咬,道:“谁说我要在这里等你?”

南官平道:“那么……”他不知是真的不懂,还是故作不懂女子的心意,随便怎样,他竟都没有说出一句恳求的话,“那么……”他故意讷讷道,“该怎么样办呢?”

梅吟雪道:“你随我下山去……”

南宫平道:“这个自然,我自然要随你下山去的……”

梅吟雪微微一笑,道:“那么……走!”

南宫平亦自微微一笑,道:“但你也该随我上山去走一趟。”

梅吟雪方自泛起的笑容,立刻消失,大怒道:“你到底……”“南宫平微笑接口道:“你在这小小一具棺木中,躺了数千日,也该散散心了,你看,今日风和日丽,草木繁荣,是何等好的天气,在这景物幽奇、冠绝天下的华山上游玩游玩,岂非也是一件乐事?”

梅吟雪独自气恼了半晌,突地银牙一咬,霍地从南宫平头顶上掠了过去,掠到南官平前面,道:“跟我来!”终于还是上了山。

南宫平望着她飘散的头发,心中暗笑:“江湖中人,俱道她如何冷酷,如何毒辣,但我看她却也不过是个天真未泯的女孩子。”他极力忍住不笑出来。

哪知梅雪吟却在前面“噗哧”一笑,道:“听一次别人的话,倒也是蛮有趣的,但是——”她突又顿住笑声,回过头来,道:“只此一次。”

南宫平道:“极是极是,只此一次。”忍不住也转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天帝留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护花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