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11章 结义赤子心

作者:古龙

黎明,一艘鱼船自北而来,泊于海滩。

一眼望去,这艘船当真是奇形怪状,不成模样,说它是船,却像是个木筏,说它是木筏,却又偏偏有几分船的模样。

船身方方正正,竟是用成枝大木材钉成的。连树皮都末刨光,船板上盖着个三角形的舱房,既似帐篷,又有些似房屋的模样,只有一张帆却是平整宽大,坚固美观,与这膜船显得大不相称,仿佛有些似抢来的。

但这艘船虽是七擒八凑,怪模怪样,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坚实稳定之感,似乎任凭大风大雨,也打它不散、一条黑凛凛的大汉参见“伦理学”、“美学”、“文学”、“教育”、“政治学”、“ ,仰天卧在船帆下,四肢平平伸出,显得又长又大,看来直似条懒睡着的猛虎一般。

船还未靠岸,这条大汉便已翻身掠上,口中打雷似的映喝一声,伸手一拉,便将这千百斤重的船拉上了浅滩,他这一站将起来,直似座活生生的铁塔,当真是“腰大十因,背阔三停”。从头到脚,最少也有—丈多长,身上穿着套黑缎武士装,别人穿已是极为宽大,但穿夜他身上,却是又紧又小,裤脚只能益着膝盖,扣子更是无法完全扣上,看来又有九成是抢来的模样。

他身形虽然怕人,但面上浓眉大眼,狮鼻虎口,虽带着七分傻相,却倒也甚是讨人欢喜。

那么大一艘船,还似乎不够他伸展手脚,一站到岸上,立刻仰天伸了个懒腰,仅仅扣着的三粒扣子次、篇目有异。其中《洪范传》等篇为其主要哲学著作。有 ,使又被蹦开了,露出毛茸茸黑铁般的胸膛。

雨势似已小了些,这大汉一步步走上海滩,目光东张西望,口中喃喃骂道:“兀娘贼,老子来了,那些毛贼怎地还不来?”伸手摸了摸肚子,又自四仰八叉躺了下去,模着肚子道:“俄了饿了,无上怎地不掉两个大馅饼下来,让老子吃饱了,好有力气厮杀。”

躺了半晌,他似是饿得实在受不住了,翻身而起,大步跑上了船,自舱中摸出了一大块半生不熟,也不知是什么肉,又摸出三四个已硬得铁也似的馍馍,兜在怀中,哺哺道:“兀娘贼,越等越饿了,干脆把明天的晚饭也吃了算数,今天若是被人打死,明天反正也吃不着了”一面自言自语,一面已塞了满嘴的肉。

突然间,一个浪头卷来,海水白沫中,竟似有个五颜六色的东西随着浪潮眷上了沙滩。

那大汉摸了模头,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大步赶去,一把提了起来,突然大呼通:“不得了,了不得,怎地大海也会生儿子了?”被海浪卷上沙滩的,竟是个身穿锦友的童子,双手紧抱着一根木头,死也不放,牙关也咬得紧紧的,嘴chún发白,早已晕迷许久,亦不知是生是死。

只见那大汉口中狂呼着:“不得了,了不得……”撒手将那孩子抛了下去,撤腿就跑。

但跑了几步,突又停社脚步,喃喃道:“不对不对,大海的儿子怎会被海水冲晕,嗯,这孩子必定是别的船上掉下来的……”又回头跑了过去,将那孩子抱起,摸了摸胸口,裂嘴笑道:“不坏不坏,还有些气,死不了。”将那孩子伏在沙滩上,伸手征他背上按了几按。

那孩子呻吟一声,吐出了几口海水。

大汉欢呼一声,雀跃而起,手舞足蹈,又跳又蹦,大呼道:“活了!活了!”他救了别人性命,心里实是不股之喜,连肚子娥都忘记了,馍馍干肉,撤了一地,他竟也不捡,抱着那孩子,大步奔上海滩,在那小小的身子上,又拍又摸,不住唤道:“小小子,你活了,就该张开眼来呀?”

那孩子终于张开限来,目光四望一眼,面上现出惊骇之容,但瞬即回复平定,向那大汉微微大笑。

那大汉大喜道:“笑了笑了……小小子,你会说话么?”

那孩子点了点头。大汉道:“会说话就说呀,你叫什么?”

那孩子呼了口气道:“我姓方,别人都叫我宝儿。”这孩子半分不假,竟正是被暴风雨吹落海水的方宝儿。

那大汉大笑道:“宝儿宝儿,果然是个小宝贝儿……你瞧瞧这小膀子小腿,跟我手指头差不多粗细。”

方宝儿呆呆地瞧着他,似是瞧得甚是有趣,眼珠子转了转,亦自问道:“大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大汉道:“我姓牛,我爹爹从小叫我铁娃,但别人却总是叫我傻大个子,叫得我恼了,我就把他们塞进水沟里。”

方宝儿也不禁听得哈哈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

他劫后徐生,虽然也在挂念着胡不愁、水天姬他们的生死,但转念一想:“我都未死,他们本事比我大得多,还会死么?”想到一时间不能和他们相见,心里又不兔有些难受。

但他终究年纪还小,孩子的心,最是留不住忧虑,何况他一张开跟便瞧见这么有趣的傻大个子,几声笑过,便不禁将烦恼抛开了。

牛铁娃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又道:“你爹爹呢?你个子又不大,又不怕将你家吃穷,一个人跑出来干什么?”

方宝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突又笑道:“你是怕把家里吃穷,才一个人跑出来的么?”

牛铁娃呵呵笑道:“小于你可真聪明,一猜就猜中了。”

过了半晌,他们又想起什么,张开大嘴笑道:“你找不着爹爹,我也生不出儿子,你不如就做我儿子吧!”

方宝儿一怔,眨了眨眼睛,道:“你可有老婆?”

牛铁娃嘻嘻笑道:“我老婆还在她娘的肚子里。”

方宝儿道:“你老婆都没有,就想收儿子,岂非笑死了么?”

牛铁娃道:“莫非你有老婆不成?”

方宝儿道:“惭愧惭傀,只有一个。”

牛铁娃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瞧了他半晌,摇头叹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娶了媳妇,本事可真不小。”

方宝儿道:“说起本事,我可比你大得多了。”

牛铁娃叹了口气,道:“既是这样,咱们就做兄弟吧!”

方宝儿道:“好,我是大哥,你做小弟。”

牛铁娃张大了嘴,笑得合不拢来。

方宝儿道:“小心些,莫笑断了肠子,还要我破开你肚子;一段段缝起来,那可费事得很。”

牛铁娃怔了一征,双手立刻捂住肚子,果然不敢再笑了。但仍喘着气道:“你做我小弟,我都嫌你个子太小了,还想做大哥?”

方宝儿道:“你可听过,古人说学无大小,能者为师?”

牛铁娃道:“你别掉文,我可不懂。”

方宝几道:“这句话就是说:不管年纪大小,只要学问大的,就可以做那学问小的师傅,我学问既比你大,本领又比你强,不做你师傅,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这大哥你是定要让给我做的。”

牛铁娃摸着头,讷讷道:“古人说的话,大概是不会错的了,但……但我一拳就能把你打死,让你做大哥实在不服气。”

方宝儿道:“你只当力气比我大么?”

牛铁娃哈哈笑道:“我直到现在,还没见过气力比我大的;你瞧……”一拳打在地上,真被他的打出个尺多深的沙坑。

方宝儿道:“嗯,也算不坏了‘……你再抓上一大把沙子,我看看你能不能将这把沙子抛人海里?”牛铁娃大笑道:“十把沙子也行。”果然抓起把沙子,全力抛出,但沙子被海风一吹,哪里抛得远,倒有大半被风吹了回来,吹得牛铁娃一般,中铁娃双手揉着眼睛,呆了半晌,喃喃道:“怪了怪了!”

方宝儿道:“你瞧我的。”

中铁娃大奇道:“你……你行?”

方宝儿笑道:“这么近不算本事,我再走远些。”大步走了几步,定到一片已被海水打湿的沙滩上,俯身抓了把湿沙,捏作一团,轻喝道:“你看!”抡臂—抛,那沙子黏在一团,直到数丈外才被风吹散,但那已是在海面上,沙子果然都落人海水里。

中铣娃瞧得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又合不拢来。

方宝儿笑道:“你服气了么?”

牛铁娃叹道:“服了服了。”

方宝儿道:“既然服了,还不侠拜大哥。”

牛铁娃道:“大……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果然跪在地上,咯咯即起头来、方宝儿倒觉有些不好意思,也回拜了几拜。两人既成兄弟,牛铁娃将方宝儿更是服侍得周到已极,将干肉馍馍拾起来拣好的给宝儿吃了,又搬了决大石头过来,请宝儿坐下。

过了半晌,牛铁娃突然问道:“大哥,肚里的肠子,可是真会笑断的么?”他似已苦思许久,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方宝儿正色道:“你若时常耻笑于人,肠子总有一日要被笑断的,若是真正大笑,倒也无妨。”

牛铁娃开颜笑道:“这下我可放心了,否则以后我整日担心肠子要断,笑也不敢笑,那日子如何过得下去?”方宝儿道:“你定必要笑的么?”

牛铁娃道:“我每日大笑三十次,小笑三百次,才有气力……”突然一跃而起,瞪眼瞧着海面。

方宝儿不由得也随着他目光望去,只见一艘帆船,破风面来,船身也显得有些残破,想必是昨夜暴风雨时,这艘船迟早已寻得避风之处,还是不免受些损害,要知道海湾原不宜停船,又恰巧正是昨夜暴风的风眼,五色帆船昨夜若泊在这里,万万不致被风欧走。牛铁娃喃响道:“来了来了……”

方宝儿道:“这艘船上的人你认得的么?”

牛铁娃道:“兀娘贼,谁认得他?这船上的人,都是强盗,见我穷得没饭吃,也想拉我入伙,但我牛铁娃人虽穷,骨头却硬,饿死也不做强盗……只是……”咧嘴一笑:“强盗的东西,我都要抢的,他们只要一落单,使少个得要被我揍上—顿,多多少少抢些东西来。”

方宝儿笑道:“你身上这套衣服想必也是抢来的了?”

牛铁娃道:“这套衣服、牛肉、摸摸、船上的帆,全都是抢来的,这才使毛贼们气疯了,今日约我来这里厮打。”

方宝儿道:“他们约你,你就来了?”

牛铁娃瞪眼道:“自然要来的,不来岂非脓包?”

方宝儿叹道:“他们抓你不着,约你来这里。自然大有准备,他们人多势众,岂非要将你活活打死?”

牛铁娃想了一想,道:“打死也得来!”

只见船已靠岸,二十‘余条大汉,手提花枪、鱼叉、分水刺、鬼头刀,各式各样不同的兵刃跃下船来。这些人虽是人多势众,但却似仍对中铣娃有些畏惧,只是在远远的叫喊喝骂,不敢径直冲来。当先一人大喝道:“傻大个儿,今日你若乖乖的投顺,倒也罢了,否则大爷们将你砍成八块。”

牛铁娃怒骂道:“放你娘的穷屁!”回头道:“大哥且在此坐坐,待我去和这群毛贼厮杀。”

方宝儿叹道:“你若定要打,就去吧,小心些了!”

牛铁娃道:“不妨事。”反手脱下衣服,精赤了上身,抓起抉百多斤重的大石头,撤步奔了过去。

群盗见他冲来,不敢怠慢,呼啸一声,竞排起个阵式。

一个蓬头大汉手提鬼头刀,“哇”的大喝一声,当先冲了过来,当头一刀,往牛铁娃劈下。

牛铁娃骂道:“死娘贼!”双手一扬,将石头迎了上去,只听“砰”的一声,那大汉竞被震得虎口进裂,钢刀也被震得飞上半空,牛铁娃哈哈太笑道:“臭豆腐!”

忽然斜地一招花检刺来,牛铁娃百忙中不及去挡,振腕将大石笔直掷出,反手一把,抓注了花枪。

但闻风声呼呼,那大石本有百多斤重,再加上这一掷之力,去势是何等惊人,群盗谅呼一声,四散逃开。

牛铁娃手腕一抖,就将花枪夺了过来,眼见群盗惊逃,牛铁娃不禁太是得意,例嘴大笑道:“奥鸡蛋,去抱孩子吧,打什么鸟架?”将花枪泼风般抡起,虽然全元招式,但虎虎风生,声势端的惊人,谁若被他枪杆扫着一屋半点,那当真不死也得送掉半条命。

群盗哪敢进身,牛铁娃一过去,群盗立刻四下逃开,牛铁娃更是得意,口里臭豆腐,臭鸡蛋骂不绝口、为首一条黑衣大汉瞩道:“这傻小子虽然眼明手快,有些牛力,但却丝毫不会武功,照着咱们那法子打,准保将他收拾下来,莫怕他!”

群盗轰然喝应,又有人喝道:“看他还能变出什么花样?”

牛铁娃怒赐一声,抡枪扑了上去,群盗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结义赤子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