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14章 一阙死亡曲

作者:古龙

只见两个少女,扑在宝儿身上,以身子护住了宝儿,另一少女,紧紧抱住了小公主。这四人见了宝儿有难,更是早巳忘了自身安危,齐地抢出门来,四人惧是满面急泪,伏在宝儿身上的少女嘶声道:天下人你们谁都可以杀,但……但这孩子,你们却不能动他一根手指。“这时战常胜与李英虹两人,紧紧缠任了士龙子,教他无法空出手来,士龙子腿不能动,但在这两大高手夹攻之下,居然毫不退让,突然,只见他凌空一个翻身,掠出丈余,原来铁温侯在宝儿抱待下,竞不知不觉将牙齿松了,木郎君却一掠而来,冷冷道:“这孩子为何不能杀?”

那少女道:“你们可知今后武林的命运,已系于这孩子身上!”

本郎君冷冷道:“武林高手纵然死光,武林命运也轮不到这rǔ臭末干的毛头小孩子来担当。”

那少女嘶声道:“他现在虽小,但我家侯爷已将世上唯一能制注白衣人的秘密告诉了他,他着死了,七年后白衣人再来,有谁能抵挡?”

小公主突然大喝道:“住手!你们本是为我们四人来的,只要你放过他,我们四人都跟着你走!”抱着她的少女颤声道:“小公主,你……你……”

小公主满面泪痕,道:“他曾不要性命来救咱们,咱们为何不能不要……”那少女痛哭着垂下头去,小公主大声道:“只要咱们跟着你们走,五色帆船上的珍宝就全都是你们的……你们难道还不肯放过他?”

要知五色帆船在风暴中遇难之事,江湖中并无知闻,是以万老夫人发现小公主等人落人天风帮,便不惜一切,也要将她夺来,为的自是那五色帆船上的珍宝与秘笈,木郎君也正是为着这原因,是以才被万老夫人说动,否则他中一心要将万老夫人杀死,此刻两人又怎会联手?

小公主将五色帆船遇难之事隐瞒,自也是要以此打动他们,她深信这句话的诱人,任何人都无法抗拒。

木郎君微一迟疑,果然缩回手掌,万老夫人大声道:“你要跟着咱们走,就得快,再迟可就走不了啦!”

小公主转眼望去,但见战常胜、李英虹,仍在与士龙子缠斗不休,池塘四面,却已成了一片火海。

无数条大汉,在池塘中呼号奔走,要想夺路而回,若有人一个不慎,被人挤倒,立时便将被乱足践踏而死。

原来池塘本来只有东、西、南三面着火,但萧配秋串领着十余个亲信弟子自北面冲出去后,便再也不管别人的死活,将北面芦苇,也放起火来,此刻池塘中虽还有萧配秋门下,但已只顾逃命,顾不得争系了!

只听四面惨呼之声,声震天地,池塘中泥水,也已被鲜血染红,被烈火一映,那颜色更是凄艳恐怖,慑人心魄!

小公主瞧了一眼,手足已是冰冷,突然转身拉住牛铁兰,道:“你……你可得好生照顾着他。”牛铁兰身子不住颤抖,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小公主顿足呼喊道:“你们虽放过他,但他如何逃出这里?你们。…”呼声未了,已被万老夫人一把抱了起来。

那少女嘶喊道:“放下我……放下我……”

万老夫人道:“跟着咱们冲出去,否则我就先取宝儿性命!”一手抱着小公主,向舱外冲出。

木郎君双臂一伸,抓住了伏在宝儿身上少女的头发,生生将他两人提了起来,狞笑道:“走!”左臂—抢,将一个少女抛了出去,抛向土龙子,右臂夹着另一少女,随着万老夫人冲出,但闻小公主惨呼道:“放下我…—·放下我……反正宝儿也冲不出去了,我……我要陪着他死!士龙子左掌震开了李英虹身子,右手钢鞭,脱手向战常胜掷出,凌空接注了那少女,一掠而出,乘势将万老夫人拉着的少女也挟在胁下。只见三人身形起落,践踏着在池中狂奔着大汉们的头颅,木郎君与土龙子当先冲出了火焰。万老夫人身形慢了一慢,突有—股烈焰扑面掩了过来,万老夫人竞反手抓起了—条大汉,向那火焰抛了出去!那大汉惨呼一声,落入烈火中,火头被他身子一压,火势果然小了些,万老夫人白发飘飘,冲了出去。船舱中:“当”的一声大震,战常胜挥鞭震飞了士龙子掷来的一鞭,身子摇了两摇,道:“好……”突然倒下!

他方才早已脱力,只是亡命挣扎苦斗,此刻强敌既去,精神骤然崩溃,哪里还支持得佐。

李英虹身子竟是摇摇微倒,转跟四望,中原武林仅存的四大高手,此刻已唯有他还能站直着身子。

但他心头之悲哀与沉痛又岂是别人所能体会。

池塘中大汉,冲出去的虽有几个,倒下去的却更多,此刻塘中人已少了,呼声亦弱,但火势却更大。

鲜红的泥水中,狼藉着满池尸身,有的搭在舟舷,有的横挂铁链,有的身子虽已落在泥中,双手却仍紧抓着船舷不放,筋结满现的手掌,无言地叙出了这些人求生的挣扎,也叙出了他们生之苦难,死之绝望!

还有的虽然末死,但已满身浴血,再起无力,只是跌坐在血水中,呆果地发愣,呆呆地等死!

一柄长刀插在船板上,刀柄红绸,迎风飞舞,为这已被死亡笼罩的池塘,更平添几分慑人的凄秘。

李英虹沉痛地凝望着这飞舞着的红绸,久久都不能动弹,船中亦有火,闪动的火焰,映得他铁青的面色煞是怕人。

他自闯江湖以来,他曾身经百战,但这一役杀伐之惨,死亡之众,却是这身经百战的武林豪杰生平未遇。

“开碑手”宋光已死,“七丧朝”铁温侯一息奄奄,“万人敌”战常胜晕撅在地,小公主被掳,天风帮瓦解……

这一战之下,可说是一败涂地,此刻唯有让李英虹一人来咀嚼这失败的滋味,却又教他情何以堪?

方宝儿呻吟一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方才他热血奔腾,不觉晕撅,此刻转眼四望,热皿已寒,一直冷到心底!

烈焰冲天,火势更大,天地一片死寂,唯有火焰烧得“必剥”作响,与风声交奏出一阴死亡之曲。

牛铁兰突然冲到李英虹身旁,噗地跪了下去,紧抓起李英虹冰冷的手掌,嘶声道“求求你,将他带出去,再迟就……就来不及了!”

李英虹俯首瞧了她一眼,茫然道:“你呢?”

牛铣兰道:“我?……我……我不要紧……”

方宝儿嘶喝道:“你救她出去,我不要紧!”

李英虹道:“你……你不怕死?”

方宝儿道:“我怕死,也不怕死!但别人又何尝愿死?”

牛铁兰道:“别人都能死,你,你却是不能死的!”

方宝儿大声道:“都是一样的性命!我若不能死,你也不能死!战……战大叔不能死,铁大叔更不能死!”

李英虹嘴角泛起一个凄凉的笑容,一字字缓缓道:“只怕……大家……都要死了……”话末说完,他已跌倒在地!

牛铁兰面容更惨变,反身—把抓住宝儿,嘶声道:“你快走……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冲出去!”

方宝儿道:“我不走,我不能抛下你们。”淡淡的几个宇,却叙出了他钢铁一般坚强的决心!

午铁兰突然暴怒起来,厉声道:“你可知就为了要你活着,就有多少人牺牲。你可知你身上负担着多么沉重的担子?你……你……你怎么能死?你若死了,怎么对得起那些为你牺牲的人?”

方宝儿眼圈一红,扭转头去,李英虹却沉声叹道:“他纵不愿死,但却教他一个孩子怎么冲得出去?”中铁兰征了一怔,道:“你……”

李英虹惨笑道:“我也不行了!”中铁兰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李英虹斗志全消,那一股英雄之气,早己被这惨败击倒,此刻萎缩地坐夜地上,竟是抬不起头来。

船舱已有大半着火,火势眼见已将烧及他们身上,那一股焦热之气,更是逼人眉睫,宝儿等人俱是舌干chún裂,几将窒息。

烈焰冲天,苍窜也被染成一片血红。

李英虹瞧着奄奄一息的铁温侯,仰天惨笑道:“你我自出道以来,并肩闯荡江湖,身经百战,战无不胜,…·那是何等的威风,但……不想今日,你我竟死在这里!”狂笑声中,泪珠夺眶而出。

哪知,就在他凄厉的笑声中,那奇异的语声,竞又在他耳畔响起:“有我老人家相助于你,你怎会死?”李英虹精神一震,霍然抬起头来。

只听那奇异的语声接着又道:“对了,抬起头,挺起胸,站起身来,方才那一场恶战,都未能伤了你,这区区一把火,又算得了什么!你若在这火焰间丧生,岂非令天下英雄耻笑!”李英虹咬一咬牙,果然翻身站起!

这奇异的语声,方才已曾数次救了他性命,此刻更带给他一种蓬勃的生之意志也带给他一种旺盛的求生力量!只见他身子挺得笔直,仰天大喝道:“对,闯!不管闯不闯得出去,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强得多!”中铁兰又惊又喜,颤声道:“对,这样力6是男子汉!”

李英虹厉声道:“你跟着我,宝儿伏在我身上,咱们……”

宝儿突然大喝道:“不行!”李英虹怒道:“你不敢闯么?”

方宝儿大声道:“咱们要闯,就得带着战大叔与铣大叔在一起,万万不能将他们抛下!牛铁兰顿了顿足,惶声道:“但……他们已如此重伤,就算将他们两位救出去,他们也……也未见能活得成了。”

方宝儿流泪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眼见着他们被活活烧死,否则……否则我也不走了。”

李英虹满面抢然,长叹道:“好孩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已有如此豪气,只是……只是……”

牛铁兰嘶声截口道:“只是凭我们三个人,自己也无法闯出去,哪里还有力量去救别人?”

方宝儿大声道:“他们为了我们力战至今,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他们牺牲,要闯出去,就大家一齐闯出去,要死,就大家一齐死在这里!”

语声截钉断铁,哪里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说出的话。

李英虹大笑道:“好!想我今日竞能见着有如此侠义心肠的孩子,今日你纵然也死在这里,这悲壮侠义的故事,也必将在武林中流传下去,好教天下英雄,都拿你做个榜样!”牛铁兰流泪道:“咱们都死了,这故事又有谁知道?”

李英虹洪声道:“无论如何,咱们也不能让这孩子失望,来!你背战常胜,我背着铣温侯……好孩子,你跟着我,咱们闯,闯到哪里是哪里!”俯身抱起了铁温侯,纵声大喝道:“闯!”牛铁兰只得含泪抱起战常胜,宝儿却大笑道:“今日我才知道这‘生死与共’四个宇,竞有如此重大意义!”

突听角落中一人呻吟着惨呼道:“你……你忍心抛了我老头子,被火活活烧死吗?”

宝儿这才发现那“锦衣侯”周方还躺在角落里,此刻在跌跌冲冲,连滚带爬地冲了出来。

牛铁兰道:“这是个骗子,莫……”

话还未说完,宝儿却已扶起周方,道:“莫怕,我扶着你!”他并未想到自已有多少力量,只想的是要相助他人。

牛铁兰更是着急,连连跺脚道:“你……你……你哪有力量去扶别人,这样岂非是送死么?”宝儿道:“不要紧!”

牛铁兰还想说话,但这时船舱已将被火焰吞没,几乎再无立足之地,众人只得失跳下再说。血红的塘水,映着他们六人身影,那模样委实狼狈已极。

周方摇头叹道:“芦苇着火,连绵最少数丈,就凭你们几人,如何能冲得出去,不如还是在这里等着吧!”牛铁兰大怒道:“人家救了你,你还说风凉话!”哪知宝儿心念一转,竞也大声道:“不错,这位周老哥说的不错:还是在这里等着的好!”牛铁兰膛目道:“你说什么?”

宝几道:“不但要在这里等着,还要将这些用铁链连起的轻舟,团团围住我们,再将这些轻舟用火点着。”中铁兰眼睛睁得更大,道:“你……你疯了?”

周方笑道:“这孩子非但末疯,头脑还比别人清楚的多。”

牛铁兰怒道:“你除了骗人,还懂得什么?”

李英虹一直凝目打量着周方,此刻忽然大声道:“这位老爷子既说宝儿话不错,咱们就遵命是了。”

他竞对这声名狼藉的武林骗徒如此尊敬,端的又是大出别人意料之外,牛铁兰驳不过这许多人,也只得紧紧闭起了嘴,宝儿大喝道:“唯有以火制火,才能死里逃生,快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一阙死亡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