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16章 江湖起风波

作者:古龙

动的那条又影,却有如紫燕轻蝶,落叶飞花,而其轻巧处又胜轻蝶,其迫急处更胜紫燕,其变化之微妙繁复,便如风中飞花,往返回飞,绝无任何一人,能捉摸出它飞舞回旋的道路——最怪的是,静的人影竟是王半侠,动的人影却是双足已成残废的王大娘。

她双手各拄一根黑黝黝的短杖,以杖为足,飞旋闪动,右杖落地时,左杖便有如毒蛇出穴,突击而出,左杖落地时,右杖便有如雷霆闪击,夹风而去,左杖攻击以轻灵闪变为主,右杖却走的是刚猛威勇一路,以补左杖轻灵之不足,刚柔互济,轻重相辅,便以组成一种奇诡已极,也厉害已极的武功招式,与江湖中任何一门武功惧都大不相同。

要知无论任何一种武功,其身形之变化,绝对乃是以腰、腿、膝,趾之力为主,俯身必弯腰,蛇行必曲膝……无论是谁,也逃不过这一点范围,而王大娘的腿已残,她身形之变化,都完全要靠掌、指、腕、肘、肩上之力,而腕、肘间之运用,自比腿、膝间灵变得多。

王大娘双腿虽断,但她所需防守之面积,自也减少,防守面积既小,自也必定省力得多。

譬如别人施出一招“风凰束翼”时,必当还要留意着自己下三路之安全,甚至施出一招“玄鸟划沙”以为辅助,而王大娘施展这一招“风凰束翼”时,便可将她全身一齐护佳,是以她双腿虽断,但其中有弊亦有利,这利弊之间的关系,一时间也难解说清楚。

当然,要练成这样的武功,必经一段非他人所能了解之困苦,是以别人纵然羡慕王大娘武功之神奇,也绝不会有人故意弄断了双腿去学它,是以王大娘的武功,自是另成一路,与众不同。

王半狂来应付此等奇诡之武功,自比平日与人动手时要吃力得多,但他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正是最好之对策。

但他身形虽静止不动,招式发出,却仍带着一种逼人之狂气,有些别人不敢使出之招式,他却在挥手间使出。

是以王大娘攻势虽然这般凌厉,王半狂也丝毫未曾示弱,若是换了别人,在此番情况下,必定采取守势,暂避对方之锋芒,但王半狂身形虽是以静制动,招式却仍是以攻对攻。

只见王大娘右手铁棍夹带风声,一招“雷鞭击鹿”,当头击下,王半狂竞不闪避,反而奋起双臂,以“赤手搏龙”迎了上去。

王大娘右手棍忽然斜斜挑起,“闪电穿云”疾点王半狂胁下“藏血”附近九处大穴。

王半狂双手空空,万无硬接这一招之理,哪知他竟然捏掌成拳,反劈击出一招“直上九霄”,直迎那穿云而来之闪电,王大娘下手纵能伤得了他,也势必要被他此拳狂野的招式震得飞起。两人招来招去,正是锋芒相对,震慑人心。

丐帮弟子环立四周,一个个自是瞧得惊心动魄,面色凝重无比,那些少女们虽然作出一副漫不经心,胸有成竹的模样,犹在一边指点谈笑,但笑容间已大是勉强,对这一场比斗,双方显然俱都没有信心。

那边的牛铁娃口中喃喃道:“兀那娘,真不知人家这武功是怎么练成的,我若能练成这武功,死了也甘心。”

周方微微笑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他这话像是在对铁娃说的,但目光却在瞧着宝儿,宝儿自己也在凝望着这一场惊心之比斗,一双大眼睛里,闪动着明亮的光采,周方道:“宝儿,你可是已瞧出这两人武功中玄妙之处?”

宝儿略一沉吟,缓缓道:“王大叔身形虽静,但招式间却是狂气逼人,这一种由生惧来的气势,是谁也学不来的,王大娘身法虽轻妙悦目,招式虽然狂风暴雨,但却仍带着些柔弱之意……”

周方微笑颜首,截口道:“不错,王半狂武功得自先天,王大娘武功却大半由于后天苦练而成……还有呢?”

宝几眨了眨眼睛,道:“王大娘左手招式轻灵,右手招式刚猛,看来她本是以右手招式为主,但……听她双杖落地时之声音,左重右轻,显然乃是只因她左手杖要比右手杖重得多……”

他似是在思索着措词,语音微顿,方自接道:“她以重杖来使轻灵之招式,反以轻杖来大杀大所,这显然是在用招式来混淆对方之耳目,其实她攻势之主力,必定在左手这根铁杖上,右手杖反而不过是陪衬而已,只可惜……唉!只可惜这一点王大叔竟似末看出来。”

周方面上不禁露出惊诧之色,肃然道:“不想你小小年纪,又不会武功,却能看出王半狂未能看出之处,虽是旁观者清,却也难能可贵了。”宝儿道:“这还不是从老爷子你那里学来的。”

周方微笑道:“如今你总该已知道,同一件事,你用心去瞧与不用心去瞧,其中相差委实太大了。”宝儿道:“是。”周方道:“好,咱们走吧!宝几怔了一怔,道:“但……但他们胜负还未分出……”

周方肃然截口道:“你我纵然瞧到他们胜负分出,又当如何?凭你我之力,又断然无法相助于他们。”宝儿道:“但……”

周方道:“紫衣侯末死之前,有如定海之针,他虽不入世,却已将江湖风涛一齐镇压住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只因畏惧于他,是以不敢妄动,如今武林中泰山北斗已失,这些人静极思动,自然乘机而出,而且那白衣人七年后还当重来,这阴影早已笼罩了整个武林,使得人人心中惶惶不能自安,在这七年之中,江湖中必然是个极为混乱之局面,你我若是也投身在此混乱之中,于事丝毫无补,只不过白自牺牲了自己而已,是以我要你在这一路之上,多用眼,少动手。”

这时王大娘与王半狂战况犹自十分激烈,但周方长篙一点,已将方舟荡出,乘着一帆满风,离开了十余丈远近,原来这无所不知之奇异老人,对水上生涯之熟悉,竞不在牛铁娃兄妹之下。

方宝儿反复思索着周方的言语,只觉他说的道理,实是无懈可击,于是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牛铁娃口中嘟嘟囔囔,也是极不情愿离开这里,但他见了宝儿已然从命,自已那敢言语,只是不住扭转脖子,回首去瞧。

但两下相隔更远,渐渐瞧不清晰,突见一蓬彩烟自他们恶斗之地涌了开来,渐扩渐浓,将整个一片平地完全笼罩。

渐渐,方宝儿与牛铁娃除了那篷彩烟,什么也看不到了,方宝儿只觉满心沉重,垂下了头,什么话也不愿说。

牛铁娃口中犹在喃喃道:“咱们纵然不能出手,但瞧完了那场热闹,再走也不迟呀,大哥,你说是么?”周方冷冷道:“瞧完热闹,就走不成了。”

牛铁娃道:“为什么?”

周方道:“你只当他们末瞧见咱们么?只是他们自顾不暇时,无力分心来留你我,我便要你们乘机去瞧瞧,也不过是要你们多增加些阅历而已,至于此事结果如何?王大娘一现身时,我便已知道了。”

宝儿奇道:“老爷子你怎会知道,难道真能末卜先知?此事结果究竟会如何?我实在想听听。”周方道:“王半狂必然落败,王大娘必成丐帮的帮主!”

宝儿骇然道:“真的,为什么?”

周方道:“你可猜得出王大娘究竟是谁?”

宝儿又自—怔,沉吟许久,摇头不答,牛铁娃却忍不住大声道0“是谁?王大娘自然就是王大娘!”

周方也不睬他,只是一字宇缓缓道:“这王大娘便是王半侠的结发妻子,昔日人称‘狐女’吴苏。”

宝儿身子一震,大骇道:“她……是他的妻子?”

周方道:“不错,昔日‘狐女’吴苏,本是武林中有名之荡女,王半侠却是江湖后起一代高手之佼使者。他两人忽然成亲,曾在武林中造成一场不小的轰动,那时的江湖前辈,多半曾为王半侠惋惜,只有我早已看出,王半侠此人,借着腹语之术,故意装成两种性格,来欺骗世人耳目,名虽是个亦狂亦侠的奇人,其实却是个欺世盗名,大姦大恶之徒。”

宝儿道:“但……但他数十年来,做的委实都是急公好义之事,而且侠名始终不堕,老爷于你也该知道。”

周方冷冷道:“此人表面虽是急公好义,骨子里却无一件事不是在为自己打算,譬如说他此次为了白衣人之事往来奔波,表面上看来,自是要为江湖挽救一场劫难,其实却因为他始终对紫衣侯存有畏惧之心,有许多事碍着紫衣侯而不能放手去做,此次便是。借那白衣人无敌之剑,将紫衣侯除去!”

宝儿栗然道:“有此等事?”

周方道:“十余年前,‘狐女’吴苏夜闯云南王府,要想盗取‘白葯’秘方,恰巧久隐括苍山之铁剑先生,以先天无极剑法,一剑斩断了她双足,将之抛入深山绝壑中,武林中人只道吴苏既死,王半侠定要寻那铁剑先生复仇,哪知王半侠却扬言天下,说‘狐女’吴苏如此倒行逆施,与他全然无关,他反而要感谢铁剑先生为世除了一害。”

宝儿变色道:“不想他……他竟是如此狠心的人。”

周方道:“如此狠心,当真少见得很,但江湖中却偏偏有许多自命清高之辈,反而极口夸奖王半侠大义灭亲,是人间不可多得之奇男子!此后十余年,他侠名更盛,即使做出些不可宽恕之事,世人也说那只是‘半狂’做的,与‘半侠’无关,但紫衣侯在世一日,王半侠便一日不敢大举异动。”

“此番紫衣侯去世,我便算定王半侠必有图谋,但却也末想到‘狐女’吴苏竟然末死,竞以王大娘之名,与王半侠一明一暗,串通来谋夺帮主之位!”

宝儿听得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过了半响,方自叹息道:“原来他两人竟是串通好了的,怪不得王半侠连点了那王大娘身上数十处穴通,王大娘依然行所无事,我本当王大娘武功竟是这般惊人,连身上穴道位置都可移换,原来那只不过是他夫妻两人串通好来做给别人看的把戏而已。”过了半晌,忍不住又道:“王半侠如此姦恶,我等既已知道,难道就眼见他姦谋得逞不成?”

周方冷冷道:“世上本有许多不平之事,以你之力,能管得了哪一件?不眼见别人姦谋得逞又如河?”宝儿道:“我总可揭破他的姦谋。”

周方道:“你小小年纪,说的话有谁相信,何况王半侠之侠名,正如日中天,你若要揭破他姦煤,正如蜻蜓去撼石柱一般,怎能动得了他?就被别人打死了,他自已根本不用出手。”宝儿气得涨红了脸,捏紧拳头,却说不出话来。

周方道:“你若要管人闲事,你若要别人听信你的话,便先得要练成绝世之武功,好教任何人都得尊重于你,而你若要练成绝世之武功,便首先得专心一志,换而言之,你首先得将世上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然后才能有本事去管世上发生之一切不平之事!”

宝儿眨了眨眼睛,忽然道:“要练成惊人的武艺,必须要有惊人的师傅,我心目中本有个惊人的师博,不知老爷子你可能帮我找得到他么?”他一双大眼睛里,闪闪发光,有如映在海水中之孤星,既明亮,又深遥,但又使人觉得远比天上明星更亲切,更接近。周方凝注着他的眼睛,缓缓道:“还有谁能比天更为博大?还有谁能比万物更为繁复,还有谁知道的变化能比自然更多,天地万物,自然变化,便是你最好之良师,你还要再去寻什么人?”

宝儿也仰面凝视着他,亦自缓缓道:“我心目中总有个疑问,不知老爷子你可就是我心目中那惊人的师傅?”

周方微微一笑,道:“花木非花,雾本非雾,是耶非耶?有谁自知?你若太过认真,便着相了。”

宝儿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本是古人所说的话,我瞧老爷子你游戏风尘,必是人中大隐。”周方又自一笑,不置可否。

宝儿转了转眼珠子,道:“我异日若是武林中之绝顶高人,为了不愿被人发觉行藏,而必须隐退,那么我便绝不会隐身于山泽林野之间,因为那不但寂寞,而且极易被人发现,是以我必定要改装易貌,混迹于红尘之中,甚至假冒成一个人所不齿的骗子。只因骗子假冒武林高手,虽是常事,也易被人识破,但武林高手假冒骗子,却是江湖中自古未有之奇事,别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此点。”

周方仰天大笑道:“好聪明的孩子……”他佯然不置可否,却似要借这仰天大笑,来掩饰面上某种变化。

但宝儿也仍不放松,紧紧迫问道:“既是如此,不知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江湖起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