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19章 流浪三千里

作者:古龙

七弟子又是失望伤心,又是茫然不解。

公孙不智接过基于,副开两半,只见莲子虽好,却已无心,他一眼望过,已泪流满面,默然垂下头去,缓缓道:“莲子已无心,往事俱成空,可怕……可怕!我们再……再也瞧不着他老人家了!”

七弟子俱是垂首流泪,万子良、金祖林已不禁满怀悲抢,稀嘘感叹,突听金不畏痛哭着道:“咱们冲上去,他老人家不见也得见了!”石不为道:“违师,天诛!”

他素不轻言,此番说出这短短四个字,果然字字俱有千钧之重,金不畏但觉心头一寒,垂首无语。

突然间,千百块大大小小的石头,沿着谷壁,自山上雹雨般打了下来,接着,谷边削壁上,峻峨怪石后,掠起了四条人影。

这四人显然石后窥探下面的动静,此刻被这暴雨般的石块打得藏身不住,便待冲将上去。

这四人身手俱都极是矫健,怎奈那石块来得太多,太猛,到后来四人只有以手护着头面,狼狈地落下山谷。

莫不屈轻叱一声:“围!”…

七弟子虽在如此悲痛之下,但心神丝毫不乱,行动仍是迅急无傍,身形一闪,已将那四人去路完全断绝。其配合之密切、反应之迅速、身法之轻健,惧非一般武林豪杰所能梦想,万子良方自暗叹一声,只听山谷上已传来一阵洪亮的笑声道:“俺已将这四个贼崽子打下去了,要如何处治他们,你们瞧着办吧!”洪亮的笑声,有如空林虎啸,气势摄人心魄。

众人虽惊于这在暗中相助的高手内力之深厚,行踪之奇诡,但此时此刻,已无暇推究他的身份来历。

但是眼前这四人,一个鼠目削腮,容貌阴毒,一个右足已破,满面庚气,两人俱是楼衣百结,右面衣袖空空荡荡,柬在腰带里,非但右臂已断去,而且两只耳朵也已不见,形状之狞恶古怪,教人只要瞧上一眼,便恨不得立时将他们赶进十八层地狱,去与鬼为伍。

另两人却是满身婴衣,黑巾蒙面,但露在外面之四只眼睛,却是闪闪生光,看来功力要比另两恶丐深厚得多。

金祖林大喝道

“瞧你们鬼鬼祟祟的,想必不是好人,偷偷摸摸闯入别人私产,想做什么?”

那四人身落重围,竞不慌乱,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对方,八只眼睛,竞全都有些与豺狼相似。

公孙不智缓缓道:这四人想必早已在暗中跟踪我等,为的想必是要窥探恩师的下落,如今我等万万不可再放他们走了。“他说话总是不急不缓,但出总是一句话便能揭破别人的心意,跛足恶丐狞笑道:“好机灵的小子,竞能猜着太爷们的心意,不错,太爷们算定你们必定要来找姓白的,所以早就跟着你们了,为的就是好将姓白的架出去,问问他为什么不肯说出那自衣恶贼的秘密,但就凭你们几个,又能将太爷们怎样?”

杨不怒厉喝道:“宰了他!”身形一闪,飞扑而去,只见他十指箕张,如抓如爪,霎眼之间便已攻出五招,正是淮阳帮名震天下的绝技“大鹰爪力”!

那破足恶丐居然不惧,狞笑着迎了上来,另三人见到对方人多,自己人少,自不愿造成混战之局,只是在一旁袖手旁观,莫不屈等人也想借杨不怒霸占武林的“大鹰爪功”,先逼出这恶丐的武功来历,是以一时也末出手。

哪知这跛足恶丐不但身法奇诡已极,一条独臂,忽拳忽掌,忽而指戳,十七招里,竞用了九种不同的武功,而且无一不是武林中最阴狠凶毒的功夫,他右臂虽断,但此等武功专走偏锋,独臂人使起来倒更见凌厉,霎眼间五十招便已拆过,这恶丐居然未落下风。

杨不怒艺成之后,骤入江湖,第一战便遇强敌,顿觉热血奔腾,敌情之心大生,突然长啸一声,冲天拔起。

啸声如鹤唳长空,他身形却如风鹰盘舞。

莫不屈等六大弟子,都已知道他们这性情最是刚猛的七弟,此刻已动了真怒,竞使出这淮阳子弟绝少施展的“风云鹰爪手”来,要知此等身法若是一击得手,对方便是血溅当地,但若不能得手,自身却大是危险——在这瞬息之间,六大弟子心脉都似已停止跳动。

忽听那跛足恶丐狞笑一声,双肩震处,反手一拍背后之麻袋,麻袋中竟“轰”地冲出一蓬惨绿色的火焰!

绿火冲天而起,向杨不忽迎了上去。

六大弟子失色惊呼,杨不怒大惊之下,甩掌、踢足、拧腰,一式“云里翻身”,身形凌空,硬生生移开数尺。

但他身法虽然轻灵巧快,那蓬绿火来得更快如流星击电,他身形方一动,已有一蓬绿火自左肩臂透过。

火焰立时燃着衫袖,杨不忽只觉肩臂一阵奇寒,接着又是一阵有如针刺般的热痛,他双目尽赤,竟不顾自身,怒吼一声,便待向那跛足恶丐扑将过去,石不为眉尖微挑,拦腰抱住了他,两人一齐扑倒在地,连续滚动,只因石不为早巳看出那绿火甚是阴毒,若不立时将之滚灭,杨不怒一条左臂只怕难保!

这时金祖林、万子良与莫不屈等人惧已耸然大怒,那蒙面黑衣人突然阴森森笑道:“堂堂名家子弟,也想以多为胜么?”

莫不顾沉声道:“各位暂退,待我手擒此撩。”

跛足巧哈哈狞笑道:“老子就先让你尝尝这‘搜魂魔火’的滋味可是好受的?有种的就快来吧!”

公孙不智转眼一望,只见杨不怒牙关紧咬,满头大汗,那么条精钢般的汉子,此刻竞也已疼得身子不住颤抖,公孙不智暗中不禁大是吃惊,沉声道:“这厮似与‘魔火宫’有关,大哥你小心了。”

莫不屈“哼”了一声,面色虽镇定,心下又何尝不在暗里惊煌,左掌捏拳,右掌护胸,全神凝注,一步步走上前去。

就在这时,竞突然有一阵明朗笑声,自那栋参天大树上传了下来,群豪情不自禁,俱都吃了一惊。

七大弟子更是惊喜交集,脱口道:“师傅现身了!”齐地仰首望去,但见一条紫衣人影,自百丈高处飘飘落下。

树高百丈开外,若无绝顶之轻功,绝大之胆量,怎敢一跃而下?但这紫衣人影却似将这百丈高处,视做一级石防一般,身形毫末作姿作势,也无任何准备,挥手间便跃了下来,却在自然放任中显得出奇的灵奇、出奇的潇洒。那紫色的衣挟在风中飞舞,看来实有如天上金仙,御风飞降。

群豪瞧得又惊、又奇、又佩,竟都仿佛变得痴了。

只贝那紫衣人飘然落地,竟是个天庭开阔,眉目明朗,眼神亮如天星,嘴角常带笑容的弱冠少年。

他肌肤虽不十分白哲,但却有如宝玉象牙一般,带着种晶莹而悦目的光辉,他面目虽不十分英俊,但无论谁一见了他,却难免要生出喜爱亲近之意,只是他神情虽洒脱,笑容虽可亲,但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高贵清华之态,教人在亲近之中,仍不敢对他稍存轻视之心。

此刻他自百丈高处飞跃而下,看来仍显得那么轻松而安详,就仿佛方自跨下一级石阶似的。

此刻他在众人满含惊佩的目光注视下,神情仍是那样随和而目然,绝无半分自骄自矜之意。他先向万子良、莫不屈等人恭恭敬敬施了一礼,笑道:“等小侄先去与那四位见见面,再来叩见各位叔伯前辈。”

万子良等人又是惊讶,又是欢喜,惊喜于这天神般的少年竟对自己如此恭敬有礼,忍不住齐地躬身道:“不敢!”

紫衣少年飘飘走到那也已被惊得楞住了的跛足恶丐面前,道:“不想木郎君削去了你们的一耳一臂后,两位仍然不改当年脾气。”原来这两个恶丐正是那日在海边将木郎君当作木偶,妄生贪心,但珠宝末得,却将一耳一臂断送在木朗君之口,万老夫人之手的人。

此刻他往日隐私,突然被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年人说了出来,自是大吃一惊,失声惊呼道:“你……你怎会知道?”

紫衣少年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跛足恶丐目中凶光一闪,突然弯身,反手拍向身后的麻袋,群豪不觉齐吃一惊,哪知紫衣少年不知怎地出手一托,便隔在破足恶丐的手掌与麻袋间,手腕一反,那赃足恶丐便扑地跌了下去。

这一招出手与天下各门各派,任何一种武功中任何一种招式全不相同,仿佛只是随手挥出,但其出手部位之巧妙,时间拿捏之准确,莫不顾等七大门派中的七弟子,想尽了自己所学的武功,却也想不出一着比他更妙的招式。

群豪又惊又喜,那蒙面黑衣人目光中却不禁露出惊骇恐惧之色,惊哗喝采,赞叹低语声中,紫衣少年已飘飘走到那枯瘦恶弓的面前,含笑道:“你们两人同路而来,你也该陪他一齐留下才是。”

枯瘦恶丐腮旁肌肉颤动,突然一拳击出,接着飞起一足,一招三式,分击紫衣少年肩、胸、下腹。

这恶丐不但出手迅速,而且招式阴毒,一招三式,攻守皆妙,招式之间,似是全无破绽。

哪知道紫衣少年偏能自拳风足影中,瞧出他招式间唯一的空隙,身子一偏,手掌轻轻一曲一伸,便抓佐了他的腰带。

枯瘦恶丐一脚一拳,不知怎地,竞全部落空,身子却已被人离地提起,紫衣少年笑道:“莫大叔接着!”反手向后一抛。

这恶丐虽然枯瘦,但练武之人,毕竟筋骨强健,身子最少也有几十斤重,但在这紫衣少年手中,却似乎轻如无物,随手一抛,便抛在莫不屈面前,莫不屈反应是何等迅速,退后半步,双手接伎,他身旁的公孙不智立刻赶上半步,并指点了那恶写腰旁胁下四处穴道。

那两个蒙面黑衣人一个竞似已骇得呆了,另一个目光四下流动,显然在打量情势,准备溜之大吉。

紫衣少年对着他目光瞧了两眼,突然笑道:“王半侠,情况危急,你又想抛下同伴溜了么?”

黑衣人身子一震,大惊道:“谁是王半侠?”口中虽在否认,但言语神情,却已无异承认了。

万子良等人惧不禁勃然变色,紫衣少年笑道:“王半侠,你纵然蒙任面目,但你那双姦猾的脖子,却逃不过我。”

这少年笑容但言语之明利、目光之敏锐、判断之准确,却有如积年老吏,临堂断案一般。

那黑衣人瞧了他两眼,目光中惊恐之色忽然更是加剧,连通声都颤抖起来,道:“你……你就是那……那……”

紫衣少年道:“不错,我就是你那克星!”

黑衣人暴喝一声,道:“我三番两次大计,都坏在你这小畜生手里,今日我与你挤了!”

双臂箕张,扑了上来。”

他果然是存心拼命的模样,紫衣少年却仍是面带微笑,神闲气定,万子良见这黑衣人目光狞恶,神情凶猛,身法亦是奇诡迅急无比,估量这一扑之势,必定十分惊人,忍不住脱口道:“小心了!”

哪知黑衣人身形扑到一半,双腿突然一缩,凌空一个大翻身,例掠出一文五尺开外,脚尖点地,腾空又起,三两个起落,便已扑上削壁,果然抛下同伴溜了,身法之轻灵巧快,竟是人所难及。万子良顿足道:“不好,此撩一逃,只怕又要……”

紫衣少年截口笑道:“无妨,他走不了的。”

语声未了,削壁上已现出一条人影,身形之高大,有如天兵神将,稳稳的拦住了黑衣人的去路。

那黑衣人行动如轻烟、如鬼魅,左窜右突,突又凌空飞掠,双掌双足,闪电般向那大汉接连击了过去。

那大汉仰天狂笑道:“臭小子,下去吧!”兜胸一拳攻出,虽是简简单单的一拳,却当真有开山裂右之势、惊天动地之威,拳风虎虎,连山下人都觉震耳,那黑衣人连变数种身法,还是招架不住,狂吼一声,滚了下来,公孙不智、西门不弱,双双展动身形,迎截过去。

另一黑衣蒙面人突然跪了下去,颤声道:“饶……饶命……”他竟会跪下来饶,例真教别人吃了一惊。

万子良道:“你是何来历?来此有何图谋?”

蒙面人也不说话,竟垂首哭了起来。

群豪方才见他身法之高明,并不在王半侠之下,只当他必定也是个凶恶厉害的人物,例未曾想到竟是这般软弱无用。那边公孙与西门已点了黑衣人穴道,撕下他面巾,显出一张焦黄瘦削的面孔,果然正是王半侠。

他自削壁一路滚落,衣衫早已破裂,满头俱是鲜血,神情虽然凶恶,但看来已是狼狈不堪。

万子良长叹道:“一代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流浪三千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