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02章 飞传神木令

作者:古龙

胡不愁嘻嘻笑道:“你将他带走,自有人寻你要回,你将他杀了,自有人寻你复仇,要我着急什么?”

万老夫人笑道:“复仇?我老婆子早已活够了,正想有人寻我复仇,最好能将我杀死,免得我孤零零活在世上受罪,只可惜……唉,数十年来,死在我手下的人虽然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敢向我复仇的。”

胡不愁悠然道:“别人不敢,这个人却敢!”

万老夫人咯咯笑道:“我若将你也一齐杀了,还有谁会知通这孩子是怎么死的?看你头大聪明,连这点都想不到么?”

胡不愁微微一笑,神情更是悠闲,笑道:“别人不知道,这人却知道,你若不信,不妨试试。”

万老夫人笑道:“听你将这人说的如此神通,我老婆子倒想听听,这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胡不愁长身而起,谨谨慎慎,自怀中取出那段枯枝,道:“就是以长剑削下这段枯枝的人,你不妨带去瞧瞧。”

万老夫人忍不住接过枯枝,凑近火光去瞧,瞧了几眼,面上还是带着笑容,但瞧到后来,笑容突然不见,面上竟现出惊惧之色,嘶声道:“是什么人有如此高明的剑法?莫非……莫非是五……五……”

胡不愁神色不动,缓缓道:“不错,正是五色帆船主。”

万老夫人跟跪倒退两步,突然放下方宝儿,双手将那段枯枝交回胡不愁,嘴chún启动,似是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来,顿了顿手中拐杖,臃肿的身子斜飞而起,在夜色中闪了闪,便再也瞧不见

胡不愁眼见她身形去远,立刻奔向方宝儿,但乍一举步,便扑地倒下。原来他明知不是万老夫人敌手,正在满心煌急,突然想起怀中那段枯枝,又想起白衣人出剑削枝时的速度,自己师傅见到这段枯枝时的神情,他本乃聪明绝顶之人,早已猜出这枯枝切口上,必定显示了极为高深的剑意,此刻一念至此,便想以此试上一试,那万老夫人见了这段枯枝,果然面露惧色,她还不知海外己来了个那般奇诡的白衣剑客,便自然而然的联想到那五色帆船主身上,再加以胡不愁立刻脱口说出五色帆船主的名字,这才将她惊走。

但胡不愁万般无奈下,行险侥幸,用此一计,心里却毫无把握,表面看来虽镇静其实早巳骇得双膝发软,所以乍一举步就又倒下。停了片刻,他才重又站起,一把抱起方宝儿,再也不敢停留,一口气奔出数里,才敢停下脚步。

夜色之中,只见当地乃是一处小小的山场,四面山石峰隙怪异,寸草不生,望之有如无数只怪兽蹲踞在黑暗中,要择人而噬。

胡不愁寻了个离地丈余的岩洞,设法钻入,这才解开方宝儿的穴道。要知“清平剑客”所学乃是正宗内家心法,点穴、解穴俱有专长,胡不愁已得其亲炙,自也精于此道,方宝儿神智始终清醒,只是周身僵木,宛如身上加了无数道枷锁一般。

此刻但觉一股浑厚的内力直冲进来,枷锁立脱,翻身坐起,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胡不愁又是怜惜,又是心痛,柔声道:“宝儿,你可是被骇着了?”

方宝儿摇了摇头,道:“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只是奇怪,那老妖婆手一点,我就不能动了。”

胡不愁道:“这叫点穴,你若是想知道其中奥妙,又不想被人点住,就要好生学武。”

方宝儿微笑道:“你可是想乘机劝我学武么?告诉你,我宁可再被人点住一百次穴道,也不愿学武。”

胡不愁怔了一怔,过了半晌,只听方宝儿又道:“我还有件事奇怪!”胡不愁道:“什么事?”

方宝儿道:“那老妖婆什么都不怕,但见了那段枯枝,却又为何伯得要命?那五色帆船主又是什么人?”他方才穴道虽被制,但视听之力却未失。

胡不愁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方宝儿垂首想了一想叹道:“大家都不知道,不如睡觉吧!”

这孩子方才出生入死,经过了那么多凶险之事,此刻竞似已全部忘记,例下身子,立刻睡着。

胡不愁却反测许久,才能入睡,邀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突被一阵异声惊醒,那声音既似胡馈,又似兽吼,一连响了三声,突然寂绝。方宝儿睡眼惺松,奇道:“这是什么?”胡不愁中等他说完,便已掩住他的嘴,悄声道:“噤声,咱们在上面不妨偷偷瞧瞧。”

这时天色虽还未亮,却已有了些膝脱曙色,两人爬到岩洞处,探出半边脸,俯首下望。

只见那小小山坳之中,不知何h才,已燃起了七堆火光、豁蓝色的火焰中,并无柴木、棉布等燃料。着火处只是一面铜盆,火焰竟似自铜盆中生出,七堆火焰,围绕着一个盘膝坐在地上的褐衣人,方宝儿忍不住附在胡不愁耳畔,耳语道:“这人在做什么?怕冷也不用生七堆火呀?”

胡不愁道:“这不是人!”

方宝儿果了呆,只见那人动也不动。凝目望了半晌,才发现“他”果然不是人,而是个木偶,只是塑雕得期钢如生,须发神情,无一不是生动灵妙,毕肖已极,端的是鬼斧神工,也不知出自哪一位名家之手。方宝儿心里更是奇怪:“木偶难道也怕冷,要烤火?替它点火的,必定是个呆子!”

蓝湛湛的火光,将那木偶映得更是狞狞可怖,怪异绝伦,深夜空谷,竟会突然多了这样一具怪异的木偶,就连胡不愁心里,都不觉泛起一阵寒意,暗道:“这其中莫非又有什么奇异之事?”

突然间,山坳外传来一声轻哨,两条人影,疾行而入,瞧这两人身法,显见又是武林一流高手。

但两人掠人山坳之后,脚步立刻放缓,躬身垂首,一步步走到木偶之前,忽然一齐拜倒。

左面一人沉声道:“丁仲华、丁伯华,送上珍玩七十一件,共值黄金七百两,望神君查收!”

两人解下身后包袱,将包袱里的东西,一件件放在木偶之前,果然是珠光宝气,耀眼生花。

然后两人伏地再拜,例退而出。两人惧是满面喜色,似是送出七百两黄金,非但不可惜,反觉十分高兴似的。

方宝儿大奇忖道:“这两人莫非是呆子么?竞对这木偶如此恭敬,又对这木偶说话,说得再响,木偶也听不到呀。”

胡不愁却更奇怪,只因这丁仲华、丁伯华两人,江湖中人称“金箭银钩,丁氏双杰”,乃是江浙一带极负盛名的侠盗,此刻竟然远道赶来此间,向具木偶送上份如此重礼,胡不愁暗暗付道:“莫非这具木偶,便是‘神木令主人’的标志,而那七堆火光,便是一阵风等人所说的‘灵空神火’?”

两人暗中惊异,屏息而观,短短一个时辰之中,山场中竞来了十七个平日一个也难见到的武林高手。

这十七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的三两成群,有的孤身而来,但却同是为了向这木偶送札面来,所送的也都是贵重已极的珍宝,到了木偶之前,俱都跪拜在地,自报姓名,离去时也都是面有喜色,看来似是只要能在这木偶前送上一份重札,已是他们生平最最高兴的得意之事。

但胡不愁博闻强记,听得这十七人姓名,已知他们俱是将别人财物视为已有的绿林豪杰,这些人平日抢人珍宝还来不及,今日竟会心甘情愿的送给这具木偶,这岂非从来未有之奇事!

一个时辰后,木偶四面,已堆满了金珠珍宝,那耀眼的珠光,衬得这怪异的木偶更显得鬼气森森。

方宝儿实在忍不住,又附在胡不愁耳畔道:“木偶的主人不在,一具木偶,怎守得住这些珠宝,难道就不怕别人来偷来抢么?”

胡不愁苦笑耳语道:“这些事我也想不通,但……”

语声未了,突听山坳外随风传来一阵山歌之声,歌声响亮,似乎有数人同时在唱,唱的是:

“朝居水流东,暮至水流西,朝朝暮暮去行乞,自在追遥无忧虑,残羹有美昧,剩茶甜蜜蜜,三年乞儿身,皇帝也不易。”随着歌声,走入三个鹊衣百结的乞丐,俱已有四十多岁年纪,身后各自背着六、七只麻袋,三人见了珍宝木偶,一齐顿佐歌声,显然心头也充满惊异。

胡不愁见了他们身后麻袋,自己猜出这三人必定是江湖间势力分布最广的丐帮中行辈甚高的弟子,也看出他们并非送礼而来,而是无意间闯入此间,是以见了这情况,才会大觉奇怪。

只见三个面面相舰,呆了半晌,其中最瘦一人悄悄道:“老四、老七,你可猜得出这是怎么回事么?”

另两人摇了摇头,一个颈上生瘤的乞写道:“莫非是江湖中什么秘密的宗教祭典不成?”

还有一人,行路时脚步微跋,道:“将这些珍宝送给虚无飘渺的神鬼,哼,那些人不是白痴便是呆子。”

三个人目光同时向四下探望半晌,胡不愁屏息静气,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只听瘦乞道:“这里四下无人……”

瘤哼接着道:“咱们若有这些珍宝,那有多好!”

跛丐道:“那些珠宝反正是个无知无觉的木偶的,木偶也无法享受,倒不如咱们拿来享受享受吧!”

瘤丐立刻接口笑道:“对,反正人不知,鬼不觉……”瞧了那瘦丐一眼:“二哥,你看怎样?”

瘦丐沉吟道:“不知那是否真是木偶。”

瘤丐道:“我来试试。”俯手拾了块石子,脱手掷出,挟带劲风,打在那木偶头上,发出“驾”的一响,果然是木石相击之声。

破丐展额笑道:“这若不是木头雕的,头上中了这一石子,凭老七的手劲,早己将他打得头破血流了。”

瘦丐沉吟道:“但若被帮主知道……”又瞧了那堆珍宝几眼,摇头四道:“纵被帮主知道,也管不得了。”

瘤丐挥掌笑道:“二哥到底是聪明人!”

三人急急展动身形,向木偶扑去,胡不愁暗叹付道:“久闻巧帮戒律森严,不想门下也有见利忘义的弟子!”

心念一转,三人已入了火切,跋巧身法竟然最快,当先抢到,抓起一把珍宝,向木偶笑道:“木偶兄,想暂借阁下的珠宝一用,等到……”语声未了,突然身子一震,再也不能动弹,满手珠宝惧都又落了下去,似是突然见着了什么恐怖已极之事。

瘦丐、瘤丐已都赶来,诧声道:“什么事?”目光转处,两人亦都身子大震,张大了口,却惊呼不出声来。

原来三人到了近前,只见那“木偶”闭着的双目,竞突然张开!射出两道冷电般的目光,跋丐额声道:“你……你……你原来是人!”

两个时辰中,丝毫未曾动弹的“木偶”原来是人!

三丐固是大吃一惊,胡不愁、方宝儿这一惊亦是非同小可,突听瘤丐大喝一声,道:“你是人也要你变作鬼!”

他惊魂已定,杀机突生,力贸于臂,双拳齐出,闪电般向那盘膝坐在地上的褐衣人胸脯击出!

这瘤丐天生神力,外门功夫,火候极深,乃是巧帮上下数万弟子中十—出名战将之一,这双拳击出,少说也有七、八百斤力气,只要是血肉之躯,实难抵挡,哪知这褐衣人竟然不避不闪,瘤丐大喜喝道:“着!”双拳已着着实实击在褐衣人胸膛之上。

只听“勃”的一声,瘤丐但觉自己这开山劈石的双拳击中之处,有如木革一般,哪里似血肉之躯!褐衣人仍然安坐不动,瘤写的身子,却被反震而出,跟跪后退,一胶跌倒地上!只觉胸中气血翻涌,双腕剧痛如刺,面色更已骇得毫无血色!这褐衣人若是活人,怎会身如木革?“他”若非活人,目中又怎会发出这冷电般的神光?

跛丐、瘦丐早已惊的目定口呆,怔在当地,瘤丐捧着手腕,滚身跃起,额声道:“你……你究竟是……是不是人?”

那褐衣人仍然木偶般不言不动,但三丐身后,却已传来一阵轻微柔和的语声,道:“可怜的孩子……”

语声虽然轻微柔和,但三丐已是惊弓之鸟,一骇之下,霍然转身,但见一个肥胖臃肿如球的老妇人,左手提着只大包袱,右手拄着根长拐杖,蹦硼而来。方宝儿夜上面瞧得分明,颤声低语道:“不好,那老妖妇又来了!”来的正是万老夫人,方宝儿本觉她笑容甚是慈祥可亲,但此刻池一见到这慈祥可亲的笑容,心头便不禁要犯恶心,恨不得立刻闭起眼睛不去看她。

只是此刻山坳中发生之事,实在太过曲折离奇,无论是谁,也舍不得闭起眼睛不看,何况年轻好奇的方宝儿!

只见万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飞传神木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