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20章 转战四十城

作者:古龙

金不畏掷杯而起,大声道:“对!战!不战的是孙子!”

宝儿目光转向公孙不智,道:“不智二叔……”

公孙不智微微一笑,截口道:“我只不过是要叫你多加小心,分外留意而已,又岂是要你做畏战退缩之人?”

金不畏拍案大呼道:“只是你胜固要胜得光明堂皇,败也得败得轰轰烈烈,好教天下高朋豪杰都知道,咱们还有方宝玉这么个英雄侄子,日后若有人提起”方宝玉“三个宇来认为,一般(共相)不仅存在于思维之中,而且是先于并独 ,我金不畏面上也要增几分光采。”

金祖林举杯狂笑道:“好个方宝玉!且与我金祖林先痛饮三百杯……哈哈!若是英维豪杰辈,会得一钦三百杯。”

酒虽未必醉人,但又有谁能不为此辈英雄之豪气所醉?窗外骄阳满天,正是个耍教英雄试马,逐鹿中原的好日子。

马行如龙,直奔洞庭湖。

桐庭湖畔,岳阳城左,“镇湖庄”中,也有五骑飞驰而出,直奔洞庭,为首一人坐下乌骓马,手提红缨枪,一身黑缎紧身武士装,头上黑带束发,身上,两道剑眉之间,神情凝重,一双屋目之中,却闪动着异样兴奋的光芒,风欧枪头红缨,马鬃根根如箭,骤眼望去,当真有如温候复生,子龙再世一般,一种少年英发之气,逼人眉睫,令人不得不侧目而视。

晓露满天,洞庭湖上烟水迷蒙。

十余人卓立湖边,听得蹄声破雾而来,其中一人道:“蹄声来势这般迅快,想必这是三湘第一条好汉‘宝马神枪’吕云来了。”

话声方落,人马已到了眼前,乌骏马上少年健儿扬声大叫道:“岳阳吕云依约前来,不知哪一位是方少侠?”

湖畔一条人影闪出,抱拳道:“方宝玉在此恭候大驾。”

吕云翻身落马,先向四下微一抱拳,朗声道:“万大侠、金大哥,以及各位叔伯前辈兄弟,恕吕云兵刃在身,不能全礼。”

万子良、金祖林、七大弟子纷纷谦谢,吕云目光已笔直凝目在对面这紫衫飘飘,含笑卓立的少年身上。

rǔ白色的晓雾中,只见他身子虽不十分高大,但从头到脚,配合得无一不恰到好处,正宛如绝代名手所塑之英雄石像一般,教人全不能增减一分,但他神情间却全无石像之冷削肃杀,一双光采照人的眼睛里,满含亲切之笑意,正是要教男子瞧了倾倒,女子瞧了神醉。

吕云暗中不禁喝得声采,抱拳朗笑道:“在下今日能与少侠这般人物交手,当真虽败犹荣。”

方宝玉笑道:“小弟今日唯有讨教之心,并无求胜之意,但请云梦万大侠为证,你我胜负一出,立刻收手。”

吕云道:“任凭尊命!”双臂一振,长枪挑起,枪头红缨颤动,宛如千百朵红花,漫天飞舞。

方宝玉倒退半步,反腕拔剑,剑长三尺七寸,剑身灰暗无光,骤看不知是何物所制,仔细看来,却是柄本剑。

“宝马神枪”吕云一服瞧过,双眉徽皱,厉声道:“方少侠莫非是瞧不起兄弟么?怎地以木剑交手?”

方宝玉肃然道:“此剑乃家师所赐,名曰‘心剑’。虽无削铁如泥之利,却有通变万方之妙,只有一心存在,无异百炼精钢。”

这番话说的又是哲理微妙,内含妙谤,吕云虽然半解不解☆但面上已无不满之色,沉声道:“既是如此,请!”“请”字出口,身形展动,漫天枪花,盘旋飞舞。

“枪”称百兵之王,本是沙场交锋,冲锋陷阵时名将手中利器,武林豪杰,多半不敢随意使用。

但此番吕云竟将之作为随身兵刃,招式上果有独到之处,一柄八尺长枪,竟被他使得随心所慾,运用自如。

枪尖破风,“赤赤”作响,红缨闪动,更是摄人魂魄。

兵诀有言:一寸长,一寸强“此刻这八尺长枪正是发动了他那独有的威力,枪影笼罩处,一丈方圆内,对方休想进身。方宝玉平剑当胸,身形游走,吕云”连环四十八枪“已使出十余招之多,他竟似仍无法还手一击。莫不屈双眉紧皱,沉声道:“与此等长兵刃交手,必须欺进身去,方有胜望,总是在外围游走,只怕……”

公孙不智道:“宝儿武功虽是妙韵天成,但交手经验显然不足,他本已早该施出进迫之招式,不该如此犹疑。”

石不为突然道:“无妨,好!”

要知少林、武当两门,招式一以雄浑凌厉著称,一以轻灵锋利见长,路虽不同,而殊途同归,招式惧是以攻击进迫,抢得机先为主,但石不为天性冷静,武功也讲究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是以也唯有他能瞧出宝儿这“后发制人”之妙,正是武道中最最精奥之处。

只见方宝玉面色平和,似笑非笑,既似专心贯注,诚心正意,又似心有别属,早巳神游物外。

吕云战志高昂,招式更是凌厉,枪风更是尖锐,四下浓雾,一片片被枪风撕碎,有如柳絮般支离飞舞。

方宝玉突然微微一笑,平平一剑削出。

这一剑施展的非但毫无烟火气,也毫无斧凿痕迹,正是妙韵天成,挥然自如,仿佛剑势本是天成,只不过苍天假宝儿之手使出,这剑势天下武林,数十剑派从无一人使过,但七大弟子等人却又觉得它仿佛恒古以来,便已存在,只等着在这最最微妙的关键时使出。

这一招用在别处也许毫无用处,但用在此间,却当真是妙到毫巅,无以复加。

吕云连绵不绝的招式,竟被这一剑截断。

他终究不愧为万中选一之武林高手,大惊之下,虽惊不乱,退步、沉腰、挫腕、撤枪,方待改变枪路,再作进击。

哪知方宝玉掌中木剑已轻轻搭住了枪尖,他并末用丝毫气力,但吕云枪势却似已被一道挣不脱,剪不断,斩不开的无形枷锁紧紧锁任,饶是他连变十余种身法,连换十余种招式,却再也休想将长枪施展、方宝玉仍是面带微笑,神情显得那么安详而从容,而吕云却已是智穷力竭苦不堪言。

万子良等人早已瞧得耸然动容,突见吕云例退三步,撒手抛枪,仰天长叹一声,黯然垂首无语。

方宝玉缓缓收剑入鞘,俯身拾起长枪,双手捧到吕云面前,他口中并末说什么安慰劝解之言,但面上那亲切的笑容,却远比世上任何言语都要令人感动,只因这笑容里既无丝毫骄矜之意,更没有任何矫揉做作之态,正与他方才还未交手时的笑容,一样亲切而自然。

吕云在他这带笑的亲切目光注视下,顿觉自己之败,既非可耻,办不可悲,抬头一笑,朗然道:“”在下练武十余中,自觉已练得蛮不错的了,哪知世上竞有方少侠这般的武功,竟有那般精妙的招式。“他长叹一声,接道:“最妙的是,此招竟是专为了方才那一刹那间在下所使的招式而生,兄台若是早使片刻,或是迟使片刻,在下便都能解救,在下发招的部位与时刻若有丝毫偏差,兄台那一招也无用了。”

万子良长叹截口道:“这就是武功中最最精奥之处,既不能有毫厘之差,亦不能有刹那之误。”

金视林道:“今日我金祖林总算开了眼界,只可惜此地无酒,否则我真要恭恭敬敬,敬你三杯。”

吕云道:“各位若是不嫌简陋,便请至敝庄小酌三杯。”

方宝玉微笑道:“改日必来騒扰,但此刻……”

吕云道:“此刻方少侠莫非还有什么事么?”

铁娃突然大声道:“我大哥要在这两个月里,转战四十城,迎战四十高手,哪里还有功夫喝酒?”

嘉鱼城,面临长江,城内双鱼镖局,名重江南。双鱼漂旗行经处,江南黑白两道豪杰,多少都得买个交情。

昔年创立镖局的老兄弟两人,二侠鱼银甲早已仙去,大侠鱼金甲三年前亦已洗手归隐,安享余年。

但“双鱼镖局”威信非但未衰,而且日有起色,这全因镖局的当代主人,二侠鱼银甲之子,承桃两房烟火的“江上飞花”鱼传甲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精明强干,乃是江南少年名侠中之佼佼者。

清晨,无雾。

嘉鱼城郊,长江岸边,万子良、金祖林、牛铁娃、莫不屈等七大弟于,以及一身紫衣的方宝玉,早已卓立江边。

江涛滚滚,朝日被云而出,满江灿烂金光。

金祖林皱眉道:“鱼传甲架子倒不小,此刻竞还未来。”

万子良道:“这‘江上飞花’鱼传甲,非但地趟招式独步江南,一袋飞鱼刺亦是极为霸道的暗器!!公孙不智道:“闻说此人一面施展‘刀中夹拐,地趟三百六十招’,一面还可施放暗器,鱼金甲退隐之后,昔年长江巨霸‘磕江龙’便存心要动动‘双鱼漂局’的镖车,哪知不出二十招,便折在他这‘一手三绝技’下,此人武功之高,可想而知,宝儿你可得分外小心才是。”

方宝玉微微一笑,还未答话,铁娃突然道:“来了!”

他非但目光敏锐,而且身子至少比人高了一头,目力所及之处,自然要比别人远得多。

只见密压压一大群人,向江边移来,来到近前,便可瞧出为首一人身材短小,满身华服,脚步异常矫健。

万子良道

“此人便是‘江上飞花’鱼传甲。”

金祖林皱眉道:“吕云应约时只带着四个家丁,他却带了如许多人来,是要向咱们示威?还是想以多为胜?”

万子良道:“此人虽然机智深沉,但例非姦狡无耻之辈,跟着来的,只怕是闻讯赶来瞧热闹的。”

他果然不愧是江湖中之所轮老手,猜的果然不错,这一片人群中除了有“双鱼漂局”的两位源头,一个趟子手外,其余的三十余人,果然惧是自附近城市中,连夜赶来自要瞧瞧这一剑击败“宝马神枪”的少年英雄,武功究竟有何擦人之处,能不能再将这“一手三绝技”鱼传甲击败?

鱼传甲目光锐利,短小精悍,眉宇间微带少年得意之人难受的傲气,一身五花锦衣更是异常华丽惹眼。

朝阳将他紧身衣上的金花照得闪闪发光,他面上亦是容光焕发,自镖伙手中接过刀拐,离群大步而来。

方宝玉缓步而出,抱拳含笑道:“方宝玉候驾。”

鱼传甲年纪虽轻,但气度沉凝,不轻动,不轻言,只是目光瞧着宝几,也不禁露出赞赏之色。

仍是“云梦大侠”万子良作证,短短几句话便作了交待,这时人群中已传出一阵阵窃窗私语。

“人的名,树的影,万大侠威镇天下,果然是位英雄!却不知池和这位姓方的少年英雄有何关系?”

:“那边就是近日方出山的七大弟子了,良驷群中,果无驽马,但看模样他们也与方少侠关系非浅。”

“喝!好一条大汉,他又是谁?”

直到此刻为止,江湖中并无人知道宝玉与铁娃的来历,只知他武功甚足惊人,自然不免纷纷猜测。

鱼传甲缓缓道:“接得吕云兄飞柬传书,说道方少侠武功已通神,武林得见新星,鱼某实是不胜之喜。”

方宝玉道:“不敢。”

鱼传甲道:“鱼莱年幼之际,曾闻得叔伯父执言道:江湖中有位神童,曾在紫衣侯临危之际受命,担起迎战白衣人之责,又曾舍命救了紫衣门下姬妾,大破天风水塘,黄鹤楼头,舌战江鄂群豪,揭破王半侠之姦计,今日见了方兄,鱼某斗胆猜上一猜,不知方兄可就是…。:“方宝玉微微笑道:“不错,昔日那调皮捣蛋的孩子,就是方宝玉。”人丛中发出一片称呼,其中竞还有女子的口音。

鱼传甲沉静的面容上,亦自泛起微笑,道:“舍妹猜的果然不错,看来方兄今日少不得又要多件麻烦了。”

方宝玉奇道,“此话怎讲?”

鱼传甲笑道:“舍妹幼时,便最是对传说中那神童崇拜,是以今日定要逼住我来问问方兄,方兄劳真的就是昔日之武林神童,舍妹便要……”话犹未了,人丛中已掠出两条人影,虽是长衫方巾,男子打扮,但眼波明媚娇因嫣红,明眼人一望而知乃是女子改扮而成的。

她两人一个青衫,一个朱衣,掠到方宝玉面前,只是红着脸望着宝玉痴笑,也说不出话来。

鱼传甲指着青衣人道:“这就是舍妹凤甲,另一位乃是江南铁掌冯家的千金冯素文冯姑娘,她两人不但想见见方兄,还想问方兄要件东西,以作纪念。”群豪见得恶战之前,突然插入了这一段又可流传江湖的韵事,都不禁拍掌大笑起来,方宝玉的脸部不禁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转战四十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