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22章 为所不敢为

作者:古龙

采声发出一半,使被哽住,四下突然静寂如死。

铁娃欢呼一声,抛下掌中两人,手舞足蹈起来。

金不畏揉了揉眼睛,突然仰天狂呼:

“胜了!胜了,宝儿胜了。”

万子良、莫不屈、石不为、杨不怒……这些镇定而冷静的武林高手,不知怎地,目中竞突然涌出了泪珠。

他们只觉自己一生之中,心情从未有如此刻般激动,四下群豪却是一个个果如木鸡,也不知怎生是好?

英铁翎果望着方宝玉,良久良久,终于长叹道:“佩服。”

方宝玉长长吐了口气,道:“承让。”

两人对答,虽只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在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宇里,却不知包含着多少艰难,多少委曲,多少血泪,多少辛酸……失败者的心中自是酸楚,成功者的……唉!这成功得来又是何等艰苦!

骄阳满天。

满天的骄阳都似已照耀在方宝玉一个人脸上,但宝玉目中却是泪光莹然,为了什么?他自己也分不出。

黄昏后,有微雨。

窗外雨冷,窗内灯暗,但昏灯冷雨中的万子良、莫不屈等人,却是神采飞扬,心热如火。

金不畏大声笑道:“好孩子,今日这一战,你打得真是漂亮,纵是紫衣侯复生,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万子良道:“我平日也曾听过不少武林前辈隐炙人口的战迹,但能在那般艰难的环境下反败为胜的,千百年来,又有几人?”

金祖林笑道:“若换了我,在别人那般羞侮讥嘲之下,早已气得疯了……还有铁娃出手那一招,也端的漂亮已极!”

铁娃噶嘻笑道:“我跟随大哥多年,学会的也不过只有三招而已,若连这三招都学不好,那我可真是呆子了。”

万子良正色道:“武学之道,贵精而不贵多,你学的虽只有三招,但却无一不是妙绝人家的招式,放眼天下武林,能挡得住你那三招的,只怕已寥寥无几。”这话自“云梦大侠”口中说将出来,分量自是非同小可。

铁娃又是欢喜,又是得意,喃喃道:“这话但愿她也能听到就好了。”别人虽不知铁娃口中的‘她’是谁,宝玉却是知道的,两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

公孙不智道:“败而不馁,忍辱负重,这八个字说来虽易,做来却难如登天,宝儿你今日能做到这八个字,实非常人能及。今晨一战之后,江湖中人对你的印象,必定又将大为改现,从此那胜而不骄四宇,你更该牢记在心。”

宝玉肃然道:“三叔教训,小侄永远不敢忘记。”

公孙不智道:“但此时此刻,只不过是黑暗中微现曙光,你若想将羞侮误会完全洗清,还有待于你再接再励,不断之努力,尤其明晨对‘天刀’梅谦之一战,于你今后之声名,更有决定性之影响。”

他目光环顾,但见人人俱在凝神倾听,便又接道:“只因江湖消息传播最是迅速,你今日一战,不出黄昏时便已将远传四方,武林中人对你这一战之成果,必定半信半疑,明日少不得都要赶来高邮湖畔,一瞧究竟,是以明日观战之人,必定更胜往昔”万子良额首道:“想来定必如此。”

公孙不智道:“是以你明日与‘天刀’梅谦这一战若股了,那许多观战豪杰,便都是你的证人,证明你并非不学无术的骗子,但你若败了,那污名便再也休想洗脱,甚至今日曾亲眼见到你战股英铁翎之人,也要当你是侥幸胜的。”

万子良沉声道:“公孙二侠说的实是中肯已极,江湖中人多易混淆黑白,到时众口砾金,你再想洗脱,更是难上加难了。”

莫不屈皱眉道:“闻说那‘天刀’梅谦,乃海内锁镰刀第一名手,却不知这锁镰刀的招式,究竟与别”

万子良道:“我也只知这锁镰刀在天下一十三种外门兵刃中,虽仅名列第五,但厉害并不在‘风雨双牌’之下。”

西门不弱忽然道:“小弟曾听家师言及,锁镰刀乃近三十年来方自传人中土的兵刃,源出东濒伊势之云林武院,招式诡秘,自成一派,那‘天刀’梅谦成名更是近七年来的事,他本是一个海容,飘流海上多年,不知自哪里学得这锁镰秘法,返回中原后,便自卓然而成一家。

莫不屈道:“却不知这锁镰刀究竟是何模样2”

宝玉缓缓道:“小侄却也曾听师傅他老人家说过……”

莫不屈面露喜色,道:“不错,他老人家武学之渊博,天下无双,锁镰刀纵是海外异兵,但他老人家想必也该知道。”

宝玉道:“那锁镰刀乃是根一尺四寸长的砂金铁棒,棒头铁环上,连着根长达两文的手链,链上又接着重约十斤的五芒铁球。”莫不屈奇道:“那刀却在哪里?”

宝玉微微一笑,道:“原来那棒子里内藏机簧,轻轻一按,便有柄月牙形的弯刀飞出,若是伊势名匠宾户打造的原刀,便有削铁如泥之威,但直到如今,宾户刀不过只剩下了一柄而已,想来还不致落入梅谦之手。”

莫不屈、万子良等人齐地恍然道:“原来如此。”

宝玉接道:“最厉害的是,这锁镰刀虽只一件,却可当两件兵刃使,伊势名家,俱是左子握着开棒,右手握着接球的锁镰,左手刀法,专走偏锋,右手链球招法,却有些与中土北派流星锤相似,可长可远,是以这一件兵刃却兼具软硬氏短兵刃之长,既可远攻,又可近取,端的厉害已极!只是这种兵刃在中土流传不广,‘天刀’梅谦成名更晚,是以仅在十三外门兵刃中名列第五。”

这番话只听得万子良等武林高手,俱不禁为之耸然动容,各各面面相觑,良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万子良唱然叹道:“令师他老人家,确是人杰,他老人家退隐已有如许多年,竟对天下武林名家所学的武功兵刃,还是如此熟悉,而我辈终日混迹江湖,反而一无所知……唉!说来当真是惭愧得很!”

铁娃揉了揉眼睛,道:“只可惜他老人家又无缘无故的抛下我们,走得不知去向了,只留下张纸条,说……说什么:他日有缘,必再相会,但……但什么时候才算有缘呢?”说着说着,他眼眶已红,众人心头亦不觉黯然。

公孙不智道:“无论如何,这‘天刀’梅谦,必是宝儿一大劲敌,明日之战,只怕比今日还要艰苦。”

石不为突然截口道:“宝儿,睡。”

万子良道:“不错,今日我等已急驰数百里,为了应付明日之恶战,宝儿你正是该早早歇息才是。”

公孙不智肃然道:“今晚无论有任何事故,宝儿你却不可答理,只因明晨便是你成败关头,你必须养精蓄锐,全力以赴!”

宝儿恭声应了,便待告退。

哪知他方自站起身子,忽然“飕”的一声,一道寒光夹带锐风,破窗而入,自宝玉眼前掠过,“夺”的一声,钉入对面木校上,入木竟有三、四寸深,竟是一只亮银枪头,带着半尺多长,光芒闪闪的银链。

众人俱都吃了一惊,再听窗外已有惨呼叱咤之声传来,一个嘶哑而狞厉的话声正狂笑着道:“铁温侯、李英虹,你两人还想跑么?”

宝玉候然变色,失声道:“不好,是李大叔,铁大叔遇难,我万万不能坐视。”

公孙不智沉声道:“有我等在这里,还需你动手么?铁娃,守着你大哥,咱们出去瞧瞧。”话声未了,人已穿窗而出。

宝儿大呼道:“千万要救他两人回来!”

万子良、金祖林、莫不屈等人是何等身手?他一句呼喝未完,九条人影已全都消失在夜色中。

夜雨凄迷,秋思般的细雨中,四条身穿自衣,白巾蒙面,看来宛如雨夜幽魂般的人影,正围着一人恶斗!

那人显已力竭,身后还负着一人,只是仗着最后一般气力,在作困兽之斗,掌中链子枪,虽已只剩下半截,犹自舞得风雨不透,他武功虽非绝佳,但那一股彪悍勇猛之气,却端的令人感动。

那四条四衣人身法俱是奇诡无比,手中虽无兵刃,但掌法施展开来,抓、劈、点、削,却兼各家兵刃之妙。

万子良生怕援救不及,人还未到,便已赐道:“李英虹莫怕,救兵已来了!”

这十个字凭着一口真气说将出去,当真是中气充足,声震耳鼓,四条白衣人都不免吃了一惊!

莫不屈、石不为、金不畏、杨不怒已赶了过去,也不说话,便接住了那四条白衣人的招式。

万予良与李英虹本是素识,轻轻一拍他肩头,道:“这边咱们为你接着,你去屋里歇着。”李英虹喘息不定,道:“多……多谢。”

他实已不支,也实已无法客气,当下喘息着奔向那燃着灯火的房屋,那一点灯火虽暗,在他眼中却有说不出的温暖。

在如此情况下,万子良等人仍不愿以多为胜,只是站在四旁,一面为莫不屈等人掠阵,一面断去白衣人的逃路。

莫不屈果然不傀为少林名徒,此刻虽只施出寥寥十数招,但掌法之威猛沉凝,却已将少林武功精华表露无遗。

他还未摸清对手武功家数之前,绝不作无谓之进击,只是以沉重的招式,使自已先立于不败之地。

只见他每一掌,每一拳发将出去,惧似有千斤之重,神情之庄重镇定,更已卓然而具武林大家之风范。

金不畏使的却无一不是大攻大击之式。

轻妙高华的蛾眉武功,在他手中施展出来,气韵立时变了,本该是草木清华的音韵,此刻却充满金鼓杀伐之声。

他招式虽稍嫌灵妙不足,但那一股无畏之气,却端的可令对手心惊,只见他招招式式,惧有如巨斧开山,神兵伐木,风声之劲厉,远近可闻,至于对方使的是何招式,他全不放在心上。

淮阳杨不怒,更是怒火满腔,杀气盈胸,名震天下的大鹰爪力施展开来,好似一抓便要抓来对方的魂魄!

两人一搭上,他用的便是情急拼命时的招式,完全不顾自己之安危性命,只求能将对方击例。

对方那自衣人身法虽是诡异绝伦,但似也为他这种傈悍凌厉之气所慑,十余招拆过,他已后退数丈之多。

四大弟子中,看来似以石不为出手最少,但每一出手,却无一不是令对方心惊胆战的杀手!

点苍招式,虽以变化奇速见长,但石不为招式变化却极少,只因若非取人性命的杀着,他便绝不出手。

万子良一生之中,遇见的武林高手自然不少,但出手如此狠、忍的人,却是从来也末见过。

他凝目瞧了两眼,不禁唱然叹道:“看来一人武功之成就,委实与他性格大有关系,以在下看来,莫大兄来日必属领袖江湖的人物……”言下之意,已是将莫不屈视为将来取代他自己地位之唯一人物。

要知他无论性格气度,招式武功,俱与莫不屈走的同一条路,是以瞧见莫不屈的出手,自是分外赞赏。

金祖林却道:“若换了小弟,却宁可与莫大兄对敌,也不愿与石老四交手,他那股杀气,实在叫人受不了。”万子良道:“石四侠之狠、忍,固是令人难挡,但莫大侠之沉凝,金二侠之勇猛,杨七侠之漂悍,又岂是好对付的。

金祖林笑道:“幸好我是他们朋友,不用和他们动手。”

但莫不屈等四大弟子武功虽可怕,对方那四个白衣人身法诡异,却更使万子良见了惊心。

以万子良交手经验之丰,目光判断之准,但直到此刻为止,还是瞧不出这四个人的武功家数。

莫不屈等四大弟子武功虽强,但这四个白衣人却仍未落下风,只是攻势不免稍弱而已。

魏不贪耸然动容道:“这四人是哪里钻出来的?瞧他们身法之滑溜,武功之古怪,我简直连听也没有听过。”

公孙不智皱眉沉声道:“瞧这四人身法,绝非中土流传之武功,幸好他们武功家数虽诡异绝伦,但功力却不深。”

万子良道:“最奇怪的是,这四人动手间实未使出全力,攻势亦不猛烈,公孙兄,以你看来,这是何缘故?”

公孙不智摇头叹道:“在下也正自不解,莫非……”

听犹未了,与杨不怒动手之白衣人,口中突然发出一阵怪异的啸声,啸声未了,四个白衣人手掌齐地往下一掷。

刹那之间,便有一般rǔ白色的烟雾,自地上升起,飘飘荡荡随风四散,霎眼便弥漫在雨中。

万子良变色道:“不好,烟中莫非有毒?”

公孙不智扬声呼道:“大哥,四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为所不敢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