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24章 梦中会情

作者:古龙

在“比我”和“的吗”中间,她轻轻说了两个字

宝玉听不清,问道:“什么?”

小公主轻咬樱chún,道:“呆子,讨厌,听不见就算了。”

宝玉却已突然猜到,失声道:“漂亮,你说的是漂亮……唉!江湖中的女子,哪有一人会比你还漂亮,你问都不该问的。”

小公主“嘤咛”一声,扑入他怀中,过了半晌,突又轻轻道:“我就走了。”

宝玉道:“你……你又要走了?你……你跟我见面,说了还不到几句话,但其中却不知道有多少个走字。”

小公主道:“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谁管得着我?”

宝玉呆了一呆,又说不出话来,而小公主口中虽说走,身子却末动弹,头也还埋在宝玉胸膛,柔发波浪般洒下。

宝玉转抚着她的柔发,目光痴痴地瞧着窗外星光,轻轻叹息道

“你本不该来的,你若是不来,我的心虽然寂寞,却一直平静得很,此刻你来了便要走,我……我怎生是好?”

小公主突然站起,背转身。

宝玉道:“你……你真的要走!”

小公主道:“你说我不该来的,我还不走,等什么?”

宝玉征了半晌,喃喃道:“你难道真要我勉强你……你难道真要我求你?”抬起头,却看到小公主双肩已袖动起来。

晚风中,她身子正也有如风中柳丝般颤抖着。

宝玉道:“你……你哭了?”’☆

小公主道:“谁哭了!我为什么要哭?我从来不会哭助。”突然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而且哭得甚是伤心。

宝玉有些慌了,道:“可是我说错了话,你……你……”

小公主啜泣着道:“你没有说错,我本是不该来的,我若不来,你本可平静一些,我又何苦来见你这最后一面?”

宝玉的心,一刹那就变得有如铅锤般沉重。

他大骇道:“最后一面?为何是最后一面?”

小公主似乎发觉这话自己本不该说的,伸手掩住了嘴,轻飘飘飞身而起,燕子般掠出窗外。

宝玉念头还未想到“追”宇,但身予卸已追出窗外,只因多年的训练,已将他训练出一种本能的反应。

小公主自也末想到他身法竞有如此迅快,她衣袖已被宝玉拉着,但脚下仍未停步,宝玉也只有跟随着她。

只见她娇因上两行泪珠,犹在不停地往下流落。

宝玉更是着急,不停地问:

“为什么?为什么是最后一面?”

小公主咬住牙,道:“放手……放手。…”

宝玉怎肯放手,两人身形流星般往前飞掠,掠过虫声瞅凋的草地,掠过可望丰收的田野,掠入一片树林。

小公主终于停住,恨声道:“讨厌,谁叫你跟来的?”

她语声说的虽凶,但宝玉听得这一声“讨厌”,沉重的心情已为之轻了几分,轻轻道:“你若不说为什么?我永远都要跟着你。”

小公主嘶声道:“求求你,莫要逼我说,好么?”

她甩脱衣袖,再往前奔,但宝玉纵不抓着她衣袖,也是一样可以跟着她的,小公主道:“好,你定要问我,我就说吧,但这是你要我说的,可莫要后悔!”

夜已深,客栈中小院寂无人声。

魏不贪与西门不弱在院中徘徊踯躅,魏不贪不时仰视星辰,道:“大哥他们出去,只怕已有两个时辰了。”

西门不弱微笑道:“两个时辰是决计没有的,要知道等人的时候总要觉得长些,而他们喝酒时,便觉时间过得极快。”

魏不贪苦笑道:“就因为咱们不喜喝酒,才会被派上这份苦差使,留守在这里,唉!无论如何,喝酒总比等人好受些。”

西门不弱笑道:“你总是不肯吃亏的。”

笑容渐渐敛去,终于长长叹息一声,以足尖拨动着地上小石,道:“这些日子来,大哥心情委实太过沉重了,咱们做兄弟的,让他有机会喝喝酒,解解闷,总是应当的。”

魏不贪惭愧的笑了,他还未说话,院外已传来人声笑语,接着,莫不屈、万子良、梅谦等人一拥而人。

莫不屈道:“两位资弟辛苦了。”

指了指宝玉的门道:“他还在睡?”

魏不贪笑道:“到此刻还无动静,只怕睡的极沉。”

金祖林大喊道:“他已睡了许久,梅太哥也在这里等了许久,无论如何,咱们也得叫他起来了,不能再让梅大哥久等。”众人齐望向公孙不智。

公孙不智微微一笑,大步走了过去,拍手晚道:“宝儿醒来……宝儿醒来……”晚了两声,不见回应,当下推门面入,室内已空无人影,

众人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石不沉、魏不贪,齐地晃开火摺子,燃起了室中灯火,只见灯台之下,压着张纸笺,显然是宝儿留下的。

只见这信笺之上赫然写的是:

“各位伯叔大人膝下:侠以武犯禁,干戈本属不样,侄天性本非好武之人,既不得已而战之,数战之下,实已身心交瘁,实不堪再经一战,此点侄虽隐瞒至今,唯迟早终有一日败露天下耳目之前。

故此,侄实以不敢再以武与天下人相见,亦不敢再与各位伯叔大人相见,从此当寻一山林隐僻之处,了此无用之生,江湖争雄之事,唯有留待他人,下笔至此,实不胜煌恐惭愧之至。

专此奉达敬请福体康健

侄方宝玉拜上”

这封信除了称呼不同,宇句稍异之外,其余纸张、笔迹、语气,竟都与“天刀”梅谦所接得那封完全一模一样,无论是谁,只要将那两封情都曾看过一遍,便已可断定这两封债必是出自一人手笔。

众人轮流瞧过,俱都不禁为之面色大变。

“天刀”梅谦酒意全消,面沉如水,瞧着金祖林,沉声道:“原来那封信真是方宝玉写的。”

金祖林酒也早已化做冷汗流出,顿足道:“宝玉他……他,唉!他怎会如此?他本不是这样的人,梅兄,梅大侠,他……他……他……”

梅谦冷冷截口道:“他只怕将你们也一齐骗了。”

莫不屈等人面如死获,公孙不智沉吟半晌,将这封信送到一直站在那里发怔的铁娃面前,沉声道:“这可是你大哥的字迹?”

要知众人与宝玉相会以来,井无一人见过他握笔作书,是以自然无人能辨出此信真伪,只有就教铁娃。

哪知铁娃竟也垂首道:“我分不出。”

公孙不智仰天长叹一声,梅谦道:“字迹辨不辨得出,都已无妨……”

冷笑一声,接口道:“这封信难道还会是别人写的么?”

他话中虽充满轻蔑冷锐之意,但别人也只有垂头听着。

莫不屈顿足道:“只恨咱们方才竟无一人进来瞧瞧宝儿是否还睡在这里……唉!此事若真是他做的,他怎对得住人?”

听他口气,便可知道他心意已动摇,已不能完全相信宝玉,其实此时此刻,又有谁还能完全相信宝玉呢?

梅谦叹了口气,拍着金祖林肩头,道:“不是我对宝玉有所偏见,试问以方宝玉那样的武功,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强迫他做他中不愿做的事,还有谁能将他掳走……即使有人武功还强胜于他,但两人必有一番挣扎响动,外面的人便必可听到。”

这番话说的更是人情人理,众人更是无言可答。

西门不弱垂首道:“这只怕真是宝儿写的,但……”

铁娃忽然大声道:“那封信上可是未曾提到我?”

万子良叹道:“未曾提到。”

铁娃大呼道:“这封信若未提到我,便必定不会是我大哥写的,我大哥若是真的要走,好歹也会问我一句。”

呼声未了,他已忍不住泪流满面。

金不畏亦是热泪盈眶,亦自放声大呼道:“对,无论如何,我也不信这会是宝儿自己做出来的事,这必定又是那恶魔所使的毒计!”

小公主如海般深沉的眼泪,犹在向宝玉凝睇。

她再说一遍:

“这可是你自己要我说的,你听了莫要后悔。”

宝玉道:“只要是我自己情愿做的事,无论什么事,我绝不会后悔。”

小公主道:“好!”她身形并末停留,口中轻轻道:“你知道,我是被那些恶人掳去,在他们这些人身边,我受的是怎样的折磨,我不说你也该知道。”

提起往事,她似乎连灵魂都起了战栗,身子更早已颤抖。

宝玉忍不佳搂着她肩头,道:“轻轻的说,慢慢的说,不要怕,我已在你身旁,从今以后,无论遭遇到什么,都有我与你共同承担。”

小公主含情脉脉地瞧了他一眼,这一眼中,的确有叙不尽的温柔,叙不尽的情意,就只这一眼,的确已足够令人蚀骨销魂。

宝玉突然发现,她在原有的那种绝俗的美丽之中,又添加了一份说不出的媚态,这媚态看来虽有些做作,但却使她的美丽更令人无法抗拒,使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令人见了要为之心族摇荡,不能自主。

小公主轻轻道:“五六年的经过,在一时间也无法细说,总之这些年来,我从未有一天自由,也从未有一天快乐,直到我听到你的消息,便不顾一切,想尽了千方百计,出来见你一面,然后……”宝玉动容道:“然后怎样?”

小公主凄然一笑,道:“那些恶人知道我出来,怎会放过我。”

宝玉道:“你!你为何还要回去?”

小公主道:“我若不回去,他们更不会放过我,他们必定要想尽法子来害我,我不愿说出这些事,只因……只因我伯连累了你,你还有你远大的前途,我……我怎能害你?我怎能害你?”

她满面泪珠如雨,宝玉却是满腔热血如火,手掌紧握着小公主肩头,指尖都已几乎嵌入小公主肉里。

他嘶声道:“我的前途,便是你的前途,你若终日受苦,我纵成帝王,也无快乐,只耍能将你自那些恶人魔掌中救出,我死了都不算什么。”

小公主脚步骤顿,反身扑入他怀抱里,通:

“只要能听到你说这些话,我就算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罪,都是值得的了,你……快抱紧我,莫要放我走……”

宝玉道:“我永远也不会放你走的,我要……”

突听一个森冷诡异的语声道一:

“你要怎样?”

水叶挡住星光,凄迷的荒林中,已幽灵般出现了十余条身穿白布袍,头蒙白布袋的人影,四面将宝玉与小公主围住。

宝玉与小公主霍地分开,小公主颤声道:“这……这都是他们门下。”其实她根本不必说出,宝玉也早已猜出这些白衣人必定是五行魔宫门下的魔徒。

方宝玉又复静如止水。

所有的痴迷,所有的欢喜,所有的紊乱,在他骤遇敌踪后的一刹那间,惧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心头又复晶莹如白玉,他双目又复清澈如明珠,他以身子维护着小公主,身形四转,目光也随着身形转动。

十余个白衣人手中,兵刃无一相同,亦无一不是江湖中罕闻罕睹的外门兵刃,有的形如链子枪,但链子粗短,枪头却如火焰,有的形如方便铲,但铲头尖锐,却又如枪似朝,有的仿佛金花,有的宛如枯枝,有的骤看似是判官笔,细看却又如节筒……总之奇形怪状,不一而足。

十个条白衣人目中,都闪动着一种妖异的光芒,既贪婪,又残醋,更疯狂,似是一群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一个白衣人独立树下,道:“放下她,便饶了你!”

宝玉一眼瞧过,便知这些白衣人之神智无一正常,也根本不愿答话,拉佐小公主的手,沉声道:“跟着我,往外闯!”

小公主颤声道:“放下我,你快走吧,咱们闯不出去的,莫要管我,也莫要再想我,就只当我……我早已死了!”

白衣人森森笑道:“对,放下她走吧,你闯不出的。”

话犹未了,宝玉身形突施,拉着小公主冲向左方。

左面三件兵刃,一件如金瓣莲花,一件如落时枯枝,一件但见银光闪动,也看不清究竟是什么?

宝玉身形方动,这三件兵刃已飞迎而来,黝黑的荒林中,立刻闪耀起三种颜色不同的熔目光华。

三件兵刃形状固已怪异,招式更是奇诡怪异无涛,而且彼此之间,配合佳妙,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施出似的。

金瓣莲花看来虽最沉,招式却最轻,一招“怒击飞龙”,看来虽似中原锤路,但却有锤法中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梦中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