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03章 四海惊绝色

作者:古龙

这番话被他那冰冷的声音说将出来,更是阴森诡异,不可名状,只听得方宝儿忍不住机伶拎打了个寒噤。

而这时窗外,却又突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个柔媚之极朗女子声音,笑道:“乖宝宝,莫听他的,他才是世上最最无耻、阴毒……”话末说完,木郎君已狂呼一声,毕直冲出窗去,有如一根被力士掷出的标枪一般,其急绝伦,哪知他身形方自消失,窗外突又掠入一条人影。

这人影身法之挟,更是惊世骇俗,竟令人瞧不清他的身形面貌,胡不愁变色而起,轻吨道:“朋……”

但这人影身形之快,怎容他开口说出话来,“朋”宇才出口,这人影已冲到他面前,冲入他怀里。

胡不愁大惊之下,已是闪避不及,哪知这人影竞在距离他身子不及一寸时,突然顿住身形,出手如风,连点了超不貉前胸三处大穴,胡不愁身子还未躺下,这人影已一把抄起方宝儿,四指有如抚琴般一按,又点了方宝儿胁下几处穴道,脚步不停,自另一扇窗户中掠了出去。

等到胡不愁身子倒下,这人影已踪迹不见,身法之急,动作之快,鬼蹬难及,尤其是那种能在最后一刹那突然停顿的轻功,胡不愁更是连听都未曾听过,跟睁睁瞧着此人将方宝儿勃走,心疯,却也丝毫无计可施。

那人影一掠出窗,随手弹出一点银光,划空飞出,自己身子,却立刻伏在檐下,动也不动。方宝儿大奇付道:“此人为何不逃,反面……”

只听屋子里一声怒赐,木郎君已迫了出来,呼地自两人头顶掠过,向那银光弹出的方向追去,一闪而没,竟瞧也未瞧窗子下面一眼,而木郎君身形方自消失,这人影却已挟着方宝儿,跃上了屋顶。

方宝儿这才恍然,想必此人方才也是用同一计策,使木郎君追了出去,自己却自窗下一闪入屋。

只听这人在耳畔轻轻道:“乖宝宝,看姑姑将这呆木头捉弄得有趣么?”语声柔媚清脆,远胜出谷新鸳。

方宝儿虽然年龄幼小,也不觉听得心神一阵流荡,但张眼一看,却见她还是那鬼怪已极的殊冠人。

他赶紧闭起眼睛,不愿再看,只觉全身软绵绵的,不但行动无力,连话也说不出来,那感觉竞和上一次穴道被点时大不相同。

突然一声厉啸自远而近,霎眼便到了近前,啸声中,木郎君也随着如风掠回,突然一掌推开了另一间木屋中的窗户,一跃而入。

这木屋里发出一声女子的惊呼,但木郎君已自另一面跃出,但见他东面人,西面出,顷间便将每间屋子都搜了一遍,打得门窗砰砰乱响,惊得屋中人大呼小叫,却再也末想到要找的人便是躲在他自己屋顶上,遍寻不着后,大忽而回,也未向屋顶瞧上一眼。

他身子一进木屋,木屋里便有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传出,想是木郎君盛怒无处发泄,便将些杯盏器皿摔的粉碎。

这时殊冠人却已抱着方宝儿掠下屋顶,她身法突然变得十分缓慢,一步步向前走,生似一点不着急。方宝儿又不觉大为奇怪:“这算什么?”

心念一转,立刻恍然付道:“是了,她走动如此缓慢,便不会发出声音,木郎君自也万万不会发觉,更万万不会想到,她竟敢在自己屋子外慢慢的走!”他本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此刻想来想去,但党这水天姬的智计实是胜人一筹,无论做什么事,都远出别人意料之外。

珠冠人水天姬脚步却越走越快,到了后来,方宝儿只觉两耳风生,有如腾云驾雾一般。

直奔了盏茶时分,水天姬方自停下身子,四面怪石危岩下,海涛拍岸,距离那“渔村”,已不知有多远了。

水天姬伸手拍开了方宝儿的穴道,笑道:“我和你君子协定,你若是不逃,我也不点你的穴道,好么?”方宝儿大声道:“我反正逃不掉的,为何要逃?”

水天姬轻轻一抚他背脊,柔声笑道:“好聪明的孩子,我将你从你师父那里抢来,你可难受么?”

方宝儿冷笑道:“有什么难受,我今生今世若能永远不再见他,非但不会难受,反而高兴得很……”

突然想起还在木郎君掌握中的胡不愁,正不知多么着急,多么担心,又想到这妖妇将自己劫来,总是没有好意,自己只怕再也回不了家了,眉宇间不禁泛起优苦之色,再想起中…。你落在她手中,那时你要死也死不了……”方宝儿心头又不觉一寒。他究竟年龄幼小,心中优苦喜乐,都不免现于形色。

水天姬格格笑道:“乖孩子,你嘴里说不难受,心里越是难受的,是么?你那张嘴可瞒不过姑姑我呀!”方宝儿也不想辩白,闭着眼转过头去。

只觉水天姬的手掌,在他身上轻轻抚摸,只要被她摸着的地方,都有说不出的舒服,生似她双手都有着神秘的魔力,方宝儿若非年龄幼小,只要被这双手轻轻一摸,使要神魂飘荡,变得痴了。

水天姬柔声又道:“乖宝宝,你莫伯,也莫要着急,过一两天,姑姑就会将你送回去的!”

轻轻将方宝儿楼在怀里,方宝儿只觉她身子又柔软,又舒服,叫人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离开。

他只,便立刻浑忘了她面目的丑怪可怖,只觉唯有她才是世上最最温柔亲切的人。

忽听水天姬轻轻叹了口气,道:“但愿那呆木头能答应我的条件才好,否则……唉!像你这样聪明可爱的孩子,姑姑怎舍得杀你。”

方宝儿一跃而起,大声道:“你可是要用我做人质,来要胁那木郎君答应你一些事么?”水天姬柔声道:“好聪明!猜得不错。”

方宝儿忽然大笑道:“若是如此,你就大大的错了,你就是将我千刀万剐,木郎君也不会有丝毫难受。”水天姬笑道:“真的?”

方宝儿道:“我和他非亲非戚,一路上还想尽各种法子捉弄于他,他怎会为了我而答应你的条件?你若不肯相信,也不妨试上一试!”他口中说话,眼睛仍是闭得紧紧的,不愿睁开。

水天姬轻轻一笑,道:“傻孩子,这些话就是真的,你也不该告诉我呀!若我觉得你没有用了,岂非要杀了你?”

方宝儿呆了一呆,暗道:“是呀,这些话本是我心里想的,为什么竟会对她说了出来?为什么我虽然很讨厌她,却总忍不住要对她说出心里的话?”忍不住瞧她一眼,但瞧见了她那可怖的容貌,立刻又骇得闭起眼睛。

水天姬笑道:“你不敢看我,可是嫌我生得太丑了?”

方宝儿道:“不但丑,而且丑得可以骇死人!”

水天姬银铃般笑了一阵,道:“你再瞧瞧。”

方宝儿道:“不瞧不瞧,再也不瞧了。”却忍不住偷偷张开眼睛望了望,这一望,眼睛便再也不能闭起。

只见此刻笑吟吟站在他面前的,哪里还是那丑怪骇人的怪物,却是个秋波如水,娇圈如花的绝色美女。尤其是她面上所带的那份笑容,更可令任何人见了都会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方宝儿一生之中,连做梦时都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方宝儿虽然读书不少,却也想不出有任何宇句可形容她的美丽,他虽然年龄还小,但瞧见这样的女子,也不觉瞧得痴了。水天姬招手道:“你过来。”方宝儿身不由主,走了过去。

水天姬柔声笑道:“乖孩子,你瞧姑姑生得美么?”

方宝儿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昔日读书时,谈到红颜祸水之句,还不能尽解其意,如今见了你,我才懂了。”

水天姬眼波一转,笑道:“为什么!”

方宝儿道:“像我这样的小孩子见了你,还不免晕头晕脑,你叫我走过去,我就走过去,若是中轻力壮的男人见了你,那还得了,你就是要他们去杀人,他们也不会摇一摇头的,像你这样的女子,不是祸水,是什么?”

水天姬格格笑道:“你年纪虽然小,懂得的事可不少,跟你这样的孩子聊天,真比陪那些臭男人说话有意思多了。”

忽然惊呼一声,紧紧抓住了方宝儿的手,张大了眼睛瞪着地上,如花娇因,已骇得毫无血色。方宝儿又惊又奇,顺着她目光瞧去,只见一只七、八寸长的白老鼠,蹲在那里,似乎也在瞪着她。

水天姬骇得有气无力,话也说不出,只会颤声道:“老……老鼠……”她虽然武功高强,但终究是个女子。而十个女子见了老鼠,最少也有九个是害怕的,方宝儿站了起来,顿足道:“嘘,老鼠,走……走……”那老鼠却偏偏动也不动,方宝儿找不着石头,只得脱下只鞋子,一只脚跳着去打,那自老鼠才咬地一声逃走了。

水天姬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拍着心口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乖孩子,难得你不怕老鼠。”方宝儿穿起鞋子走回来,道:“其实我也怕老鼠的!”

水天姬奇道:“那….。·那你为什么?”

方宝儿一本正经,大声道:“男人天生应该保护女人!我见到你害怕,便将自己的害怕忘记了。”

水天姬展额一笑,道:“好孩子……”突然一把抱起了方宝儿,在他少小的脸上亲了一下。

方宝儿立刻满面通红,大呼道:“放手……放手……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你都没有听过么?”

水天姬笑得花校乱抖,道:“但你只不过是个孩子呀!”方宝儿正色道:“你我中纪虽不同,但你是女的,我是男的,古人道:男女有别,除了夫妇外谁也不能坏了这规短。”

水天姬格格笑道:“那么你就做我的小丈夫吧,反正你方才赶跑老鼠,救了我的命,我就嫁给你也是应该的。”

方宝儿被她紧紧抱在怀里,挣又挣不脱,满面挣的通红,暗道:“好,你开我的玩笑,我就不能开你的么?”

突也紧紧抱起水天姬,在她鼻子上咬了一口。水天姬一痛松手,抚着鼻子嗅道:“你……你敢……”

方宝儿嘻嘻笑道:“西汉宣帝年间,有个京兆尹张敞曾说: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你我若是夫妻,咬咬鼻子又算得什么?”

水天姬呆了一呆,“暖陈”一声,忍不佳笑了起来,道:“好精灵古怪的孩子,真不愧是水天姬的小丈夫。”

方宝儿道:“既是如此,就请资妻跟着下官走吧!”

他不知自哪中戏曲上读来“贤妻”‘下官”这些名词,此刻竟忍不住引用了出来,居然用得相当贴切。

却听得水天姬笑得喘不过气来,道:“哪……哪里去?”

方宝几故意板着脸道:“古人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丈夫无论到哪里去,你都该跟随着。”

水天姬突也顿住笑声,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读书不少,难道就不知道古人还说道一句话么?”方宝儿道:☆什么话?”

水天姬道:“娶鸡随鸦,娶狗随狗。”

方宝儿呆了果,大笑道:“哪有这样的话?”

水天姬道:“见诸经典,载于史册,为何没有?”

方宝儿又是一呆,道:“什么经典史册?是谁著的?”

水天姬道:“孔夫子的太太……”

话未说完,已笑得直不起腰来,方宝儿更是笑得捶胸跌足,两人笑成一团,也不知笑了多久。

水天姬道:“多年以来,我都没有这样真正开心过,只可惜我还要赶去办事,不能在这里陪着你。”方宝儿道:“你可是还要去找那木朗君的麻烦么?”

水天姬笑道:“不错,你在这里等着我,可莫要逃走呀!”

方宝儿眨了眨眼睛,道:“那可说不定。”

水天姬柔声道:“那么你就在这里好生睡一觉吧!”

纤手微扬,拍了方宝儿的睡穴,将他平平放在避风的地方,扣好他的衣钮,举动间竟然充满温柔之意,柔声道:“我的小丈夫,乖乖睡吧,我就回来的。”瞧着他红红的脸,忍不住俯下身子亲了亲,随手在面上一抹,面容立时又变得丑怪可怖,展动身形,如飞奔去。

水天姬身形还未消失多久,一方奇形岩石下,一个隐蔽的洞窟中,突然跃出了两个少女。

这两人衣衫一红一白,一个燕瘦,一个环肥,但却都是肤如莹玉,眼似秋水的十七八岁绝色少女。

红衣少女笑道:“方才那女的武功可真不弱,我俩若是被她发现了,可真不是她的敌手。”

白衣少女笑道:“方才你那一动,我真吓了一跳,那女的看来那样机灵,只要稍为有些声息,不被她发现才怪。”

红衣少女格格笑道:“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四海惊绝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