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30章 手足竞相残

作者:古龙

哪知万老夫人却在这时,突然抛开了他,飞身去了。

他自己身怀绝技,自然知道万老夫人所点的三处穴道,无一不是必死之大穴,但此刻他为何还未死去,他更是想不通、

这时,他亦自听得那人语脚步声,渐行渐近,渐渐走入了这冷僻的花木林中,一人沉声道:“此地绝无人来打扰,你我正好谈话。”

这语声一入宝玉之耳,宝玉心头便不禁为之一动,他只觉这语声是如此熟悉,仿佛本是他十分亲近的人。

他挣扎着,要想去瞧一眼,这若是他的熟人,便可将他救出此处,怎奈他既不能动,又不能言,面上还覆着泥土,哪里瞧得见。

但闻另一人道:“你既有机密之事与我相商,便该与我坦诚相见才是,为何还要如此藏头露尾,又蒙住了面目。”语声冷傲,竟是冷冰鱼。

宝玉这才知道,自己纵能爬起,也是瞧不见此人面目的了,但此人是谁?行藏为何如此诡秘?与冷冰鱼又有什么话说?

只听这人轻声笑道:“你若是相信于我,不瞧我面目又有何妨?你若是根本不相信我,瞧见我面目也是无用的。”

冷冰鱼似是沉吟了半晌,道:“好,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吧!”

那人先不答话,却展动身形,四下游了一遍,显见他行事十分谨慎,明知此地无人,还是要查看清楚。

但他观察纵然仔细,行事纵然小心,却也万万梦想不到还有个人竟是埋在地下,偷听他们的说话。

宝玉只听衣挟带风之人,有如风卷木叶,响了—圈,然后,那人方自顿住身形,沉声说道:“此番泰山较技之会,阁下若能技冠群雄,使已不窗登上当今天下武林盟主的宝座,不知阁下是否有意?”

冷冰鱼冷笑截口道:“这个冷某自然尽已知道,难道你此刻说了这番话后,冷某便能登上那武林盟主的宝座不成?你说了又有何用?”

那人缓缓道:“自然有用的,我且问你,此番泰山会中,武功真能威胁于你的对手,除了方宝玉与七大弟子外,还有什么人?”

冷冰鱼笑道

“七大弟子也未必是冷某的对手……”

语声微顿,又道:“除了他们外,别的,冷某更未放在眼中。”

那人微微一笑,道:“这就是了,我若能令这些人全都无法去泰山与你交手,你岂非便可稳稳登上那武林盟主的宝座”

宝玉心头一跳,暗道:“这究竟是什么人?又有何力量能令我与莫大叔他们全都无法与冷冰鱼动手?”

他越听越觉此人语声确是十分熟悉,却又搞偏想不起此人究竟是谁?他确信自己记忆与耳力俱都不弱,无论任何人的语声,只要被他听过一次,他便不会忘记,但此次……此次为何却偏偏忘记了?他知道这其中必有些古怪的道理,但究竟是什么缘故?什么道理?他心头一片紊乱,越是要想,越是想不通。

只听冷冰鱼呼吸已自渐渐粗重起来,显见也已动人心。

过了半晌,他终于沉声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要如此相助于我?你究竟有何企图?”

那人一笑道:“若无我相助,你万难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这点你自已想必也清楚得很,你登上盟主宝座后,想必定不会志了我的好处,而我,也不愿出面去争那盟主之位,是以你我合则两利,分则两败。”

冷冰鱼道:“你……你要我怎样?”

他语声已因激动而颤抖起来,只因这“武林盟主”之位,对江湖豪杰说来,的确是种不可抗拒之诱惑。

那人缓缓道:“只要你写下字据,与我订下同盟之后,奉我如兄,终生不得违背,我使可一手将你扶上宝座了。”

冷冰鱼呼吸更是粗重,他不忍如此受人摆布,但又实在受不住这诱惑,又沉吟半晌,终于道:“你虽说得如此确定,但我又怎能信得过你?”

那人笑道:“你立刻便可信得过了。”话声未了,突听远处有人语、脚步声传来。

那人轻叱一声,道:“藏起身形……快!”

但闻衣袂风声,一闪而没,接着,那边的人语、脚步声,越来越近,竞也走入了这片花木丛中。

只听一人道:“你说要去责骂宝儿,却为何将我带来这里?”语声虽然急躁,但中气显然不足,正是杨不怒。

另一人柔声笑道:“但我总得先问问你,为何对宝玉如此气恼?”

这语声竟是魏不贪的。

杨不怒与魏不贪突然来到达里,宝玉更是吃了一惊。

他生怕在暗中潜伏的冷冰鱼与那神秘怪客,会突然出手暗算杨、魏两人,此刻杨不怒伤病末愈,魏不贪武功再强,猝不及防之下,也难免要遭毒手——他两人死在这里,那是自然无法去泰山与冷冰鱼动手的了。

宝玉越想越是惊心,怎奈他连呼吸都觉困难,自然无法出声,他身子全被泥土掩埋,连手指都不能动弹,更无法示警。

杨不怒恨声道:“宝儿这孩子,近来行事之乖僻可恨,委实令人无法想象,就以方才来说,他明明早巳来到这里,却偏偏要等到我丢人现眼之时才肯现身,才肯出手,这是为了什么,我好歹也得问个清楚?”

魏不贪道:“你方才为何不问?”

杨不怒道:“他战胜之后根本未将我瞧在眼里,全不过来与我相见,不错,那时是有些人在围住他,但他难道不会推开那些人么?我越想越觉气恼,一怒之下,便索性走了。”宝玉在一旁听得又是苦笑,又是伤心。

魏不贪道:“如今你想怎样?”

杨不怒道:“你既已星夜赶回,自当去问问他,为何要如此对我?这些天他究竟去了哪里?他……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魏下贪沉吟半晌,方自缓缓道:“这其中秘密,只怕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杨不怒道:“我为何永远不会知道?”

魏不贪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只因为……”突然伸手向扬不忽肩后一指,叱道:“那是什么人?”

扬不怒一转身,身后却是空无人影,杨不怒奇道:“那有什么……”

哪知他话方出口,魏不贪竞突然出手,左拳右掌,闪电般击在他后背之上,只听“砰!拍!”两响,杨不怒一声惨呼,口中鲜血,狂喷而出,身子也被震得离地飞起——崆峒武功本以阴柔见长,但魏不贪这一拳一掌却使的纯是阳切口之力,竟生生将杨不怒的身子震得有如断线风筝般飞出数丈,凌空翻了两个身,仰天跌在地上,显见是永远再也无法站起的了。

这一变化的发生,宝玉当真在题梦中也梦想不到。

他先是怀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是真的。

但这虾疑瞬即便被惊骇、煌急与悲愤所代替,他身子立刻变得冰冰冷冷,比覆在他身上的泥土还要冰冷,他心中却已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他实未想到魏不贪如此丧心病狂,竟忍心对自己手足般的师弟下此毒手。魏不贪为的是什么?是否他的贪心害了他?

流水不住呜咽,魏不贪缓缓走到杨不忽尸身旁。

夜色中,只见杨不怒双睛忽突,牙关紧咬,他嘴角流满鲜血,圆睁的双目中,却凝结着两粒泪珠。

这鲜血写出了他的仇恨与愤怒,这泪珠却叙出了他临死前的悲哀与失望,显然他死不暝目——他委实死不暝目。

夜色中,这面目看来带着他生前所有的悲愤与仇恨瞪着魏不贪。

魏不贪不由自主机伶怜打了个寒噤,喃喃道:“老七,你莫要怪我,我不得不如此,你若觉黄泉路上太过寂寞,我立刻就会找人来陪你的。”

他语声中先本有些歉疚之意,但说到后来,他嘴角已泛起狞笑,语声也变得说不出的残忍与冷酷。

宝玉听了这语声,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切齿道:“他还要害谁?他还要害谁?”

魏不贪已俯下身子,抓起杨不怒的手,以他那冰冷而僵硬的手指,在地上划了个字,喃喃道:“方宝玉……方宝玉……此番你又惨了。”

黑暗中突然有人道:“魏老七,你干得好。”

语声熟悉而特异,正是方才那神秘怪容。

魏不贪一笑道:“这点小事,算什么?”

神秘语声道:“你只要如此干下去,你所梦想的一切,便都会得到的,我担保可以让你得到世上最大的财富。”

魏不贪笑道:“我也可以向你担保,那几人的性命包在我手上。”

神秘语声道:“好……好,你去吧!”

宝玉听完了这短短几句对话,手足更是冰冷如死。

他身上冷汗,已染湿了衣襟,沁入泥土,他如今已知道魏不贪与这神秘怪容已有了勾结,而这神秘怪容却显然是“五行魔宫”中人。

听他们的对话,他们显然已以财富打动了贪婪成性的魏不贪,竟要利用魏不贪将七大弟子一一置之死地,却要嫁祸与方宝玉——武林七大门派若都将方宝玉视作大敌,江湖哪里还有方宝玉立足之地。

宝玉又是惊怒,又觉侥幸:“天幸那老婆子将我埋在地下,否则以这几人耳目之灵,无论谁也休想偷听得到他们的秘密…。·天幸我今日听得他们的秘密,只要我不死,便能揭破他们的好谋,否则又有谁会猜到魏不贪如此丧心病狂……但我能否不死?我能活着自这坟墓中走出去么?”

一阵脚步声,自黑暗中行出。

那神秘的语声笑道:“冷少庄主,方才的事,你都已亲眼瞧见了,你觉得怎样?”

冷冰鱼讷讷道:“我……我……”

他竞也似被方才发生的事骇住了,一时间竞说不出话来。

神秘的语声道:“你此刻是否已相信了我的话?”

冷冰鱼叹了口气,道:“知道了。”

但闻一阵纸张宏翠声,然后,神秘语声道:“这里三份盟约,只要你写上名字,画上花押,你我便是生死与共,富贵共享的盟友了。”

冷冰鱼道:“但……”神秘语声道:“良机不再,错过难逢,你还犹豫什么?”

冷冰鱼显然早巳心动,此刻终于咬了咬牙,大声道:“好!一言为定,祸福同……”话未说完,语声突顿,只因这时远处又有脚步人声传了过来,脚步奔腾,人声喧哗,来的人似乎不少。

冷冰鱼与神秘人群已来到这里。魏不贪当先而行,齐星寿、潘济城与十余个江湖豪杰相随而行。

只听齐星寿沉声道:“魏兄怎知杨七侠到这里来了:”

魏不贪道:“老七方才已与我见过一面,说要将宝儿带来这里教训一番,问他为何目无尊长……唉!老七素来脾气暴躁,而宝儿么……唉!宝儿少年成名,委实也不太将我辈瞧在眼里,我生怕他们言语冲突起来,不可收拾,是以才将各位请来,打个圆场。”

齐星寿笑道:“这样的和事佬,在下一向最愿当的了。”

潘济城道:“但这里如此静寂,哪有人影?”

魏不贪道:“咱们找找……老七……老七,宝儿,你们在哪里?”

脚步声散了开来,显见已夜四下找寻。

忽然间,一人惊呼道:“不好了,这……这……这……扬……杨……”惊骇激动之下,不但语声颤抖,连宇句都分辨不清。

但群豪虽然未曾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却都已闻声奔来,于是一眼瞥见了杨不怒僵卧的尸身,狰狞的面容。

齐星寿失声惊呼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杨七侠遭了谁的毒手?方少侠又到哪里去了?”呼声之中,魏不贪已痛哭着扑在杨不怒尸身上。

接着,自然立刻会有人发现杨不忽手指划出的宇迹,于是又有人呼道:“这里有个字……”

于是六、七个火折子立刻同时亮起,有人呼道:“宝!是个‘宝’字,杨七侠临死前还写下这‘宝’字,为的是什么?”

潘济城额声道:“莫非……莫非是方少侠……”

魏不贪嘶声悲呼道:“宝玉!方宝玉!一定是方宝玉下的毒手。否则老七又怎会毫无防备,普天下又有谁能将咱老七一掌击毙?”

群豪立时呼喝大骂起来、

“不想方宝玉竞如此狠毒!”

魏不贪自然更早巳泪流满面,悲呼道:“各位一定要帮我寻着这卑鄙无耻的恶徒。”

群豪哄然应道:“对!咱们也不可再容这恶徒活在世上,口自们一定得将他找出来。”于是火光又自四下散开,远处又有脚步之声奔来、

宝玉又是悲愤,又是惊骇。他知道自己此刻若要被人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手足竞相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