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37章 众望所归

作者:古龙

铁髯道长带笑道:“人前炫露,虽为武家所忌,但此刻你既是众望所归,群情如此,你还有何不敢之理?”

宝玉苦笑道:“但弟子……弟子又该如何……”

如意老人笑道:“不错,他一人又该如何显露武功,莫非要叫他一个人在这里拳打脚踢跳上跳下不成,何况,据我所知,宝玉之武功,乃是以意为先,以形为下,此等上乘功夫,若无人与他交手,是万万显不出高明来的。”

群豪见到台上这些高人说话,显见此事已有成功之望,呼声便不禁都低弱了下来,但面上盼望之色却更浓厚。

铁髯道长转目四望,突然大笑道:“既是如此,就由我来陪他试手如何?”

这虽已伏枥,但仍志在千里的老人,豪情胜概,竞丝毫不减当年,群豪自又欢声雷动,宝玉却不禁吓得拜倒在地,惶声道:“弟子天胆也不敢和前辈动手。”

铁髯道长笑道:“学无先后,能者为尊,你为何不敢与我动手?何况,你身为紫衣侯师兄之唯一传人,纵然论及辈份,也不在贫道之下。”

宝玉只有连声道:“弟子不敢!”

他在铁髯道长连声催促,群豪交相鼓动之下,实已急得汗透重农,小公主眼被流转,突然笑道:“铣髯道长,宝儿生怕你威风毁于一旦,是万万不会和你动手的,我瞧你还是……还是算了吧!”

这句话更无异火上加油,铁髯道长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怎能受得了这一激,浓眉倏然皱起,大笑道:“方宝玉,你可是真的怕贫道落败么?胜负乃兵家常事,贫道难道连这点胸襟都没有,来来来……”

长袖卷起,手腕一反,便待去拔长剑。

但这只手却被元相大师轻轻接住了,铁髯轩眉道:“大师……”

无相截口笑道:“道兄虽方少施主却又是万万不能与道兄动手的,依贫道之见……”

这一代高僧方在筹思该如何出言化解,一直垂目不语的公孙不智,已扑地跪倒,伏首道:“大师恕罪,弟子倒有一愚见。”无相大师笑温:

“武林俊彦,不智最智。”

铁髯道:“哼!他懂得什么,也敢在此多话。”

公孙不智伏首在地,哪敢说话。

无相大师道:“让他说吧!”

公孙不智道:“弟子……弟子……”

铁髯大声道:“无相师伯令你说,你便该快说才是,怎的还要吞吞吐吐。”

群豪有的不禁在心中暗笑:“这位师傅,可真难伺候。”

公孙不智却松了口气,道:“以弟子之见,不如由师博你老人家与五位师伯布成一道剑阵,将宝玉围在中央,看他能否出得去?”

如意老人拊掌道:“不错,如此一来也可瞧瞧方少侠的武功,再者双方惧无损伤,铁髯道兄,你应该答应了吧!”

铁髯道长笑道:“如意见既说好的,贫道还有何话说,方宝玉,你……”

方宝玉赶紧道:“弟子遵命。”

只要能不和铁髯交手,他是什么都答应的。

以少林无相大师为首,这六大掌门布下的剑阵,岂同小可,六柄剑挥出,加起来何止三百年的功力。

这三百年功力结成的剑气所在,莫说是人,只怕飞蜂燕雀也难出入,群豪又谁不想着看,已隐然登上天下第一高手宝座的方宝玉,是否能闯得出来?用什么法子方才能闯得出来?

一时之间,群豪间的兴奋与激动,再度上达gāo cháo,人人都已想到,这一战的精采之处,必定要远在方才大小数十战之上。

朝阳已升,万道金光,破云而出。

破云而出的万道金光,却似乎全都聚集在这六柄长剑上,这六柄长剑竞似能抠去天地间所有的光芒。

宝玉未动,长剑自也末动。

宝玉垂眉敛目,正似在深思着脱围的方法,六大掌门人亦是眼帘半垂,似乎谁也未曾留意宝玉的动静。

但其实只要宝玉指尖动弹一下,这六大掌门人,立时便能觉察,而宝玉却连指尖都末动弹一下。

群豪目光,自都凝注在这七人身上,唯有铁娃的一双大眼睛,却瞬也不瞬的盯着小公主。

小公主道:“大笨牛,你盯着我瞧什么?”

铁娃“嘻”的一笑,也不答话。

小公主道:“一个大男人,盯着人家女孩子,也不害躁么?”

铁娃嘻嘻直笑,还是不答话。

小公主道:“你可是见我生得漂亮,便瞧呆了2”

铁娃笑道:“你漂亮么?我可瞧不出。”

小公主道:“瞧不出还瞧什么!”

铁娃笑道:“瞧不出还是要瞧的。”

小公主眼波一转,望着铁娃身后,突然笑道:“呀!可真想不到,你怎么也来了,你瞧这铁娃直瞪着我瞧哩,你……你难道不吃醋么?”

铁娃嘻嘻笑道:“不管是谁来了,我也不会回头,我只是代表大哥看住你,你就莫想走,可也是走不了的。”

小公主又恼又恨,咬着嘴chún,呆了半晌,突又笑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满街都是牛肉,堆的比山还高,你若是去了,包管你可以尽情吃个饱。”铁娃笑道:牛肉?嘿!铁娃不稀罕。”小公主笑道:“但那里的牛肉,味道可跟别的地方不同,包管你一辈子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牛肉,你只要闻着那昧道,不吃都不行。”铁娃眨了眨眼随,道:“真的?”

小公主见他已有些活动了,喜道:“自然是真的,你不信,我带你去瞧瞧好么?”

铁娃道:“真的?”

小公主大喜道:“那么……咱们快悄悄走吧!”

铁娃笑道:“好,等大哥来了,咱们一齐走。。

小公主又呆了一呆,跺脚恨声骂道:“死笨牛,真是个活活的死笨牛。”

她虽然满肚子花样,一脑门主意,但遇着这石头似的牛铁娃,再妙的主意,可也全都没有用了。

她见着众人的注意力俱都集中在那剑阵之上,本待乘机溜走,但有这双牛眼睛盯着她,她哪里走得了。

转目望去,只见别人果然俱都没有注意到她和铁娃的对话,再瞧方宝玉,他竟还未动一下。

潘济城、万子良并肩而立。

潘济城忽然悄声笑道:“公孙不智,果然大智,他想出的这主意,明虽仿佛帮着宝玉,其实却是叫宝玉非败不可。”万子良道:“怎见得?”潘济城道:“若以武功而饱,六大掌门身份虽尊,但单独谁也不是宝玉敌手,但这六人组成的剑阵,却无异铜墙铣壁,莫说方宝玉,就算紫衣侯复生,周老前辈亲临,也万万休想闯得出来的。”

万子良道:“这……这也未必见得。”

潘济城道:“不错,他们若无顾忌,只耍击倒一人,便可闯出,但若将他们也置于宝玉此刻之地位,既不敢对这六人丝毫冒犯,更不敢随意施出杀手,若想闯出这剑阵,委实比登无还难。”万子良寻思半晌,颔首道:“确是如此。”

潘济城道:“瞧宝玉此刻之模样,似已存心求败了,只是此刻声名方自挽回,经此一败,只怕难免又有伤损。”

万子良苦笑道:“若是换了在下,也只有如此。”

再瞧宝玉还是木立不动,果然毫无求胜之感。

这时旭日渐高,秋阳渐烈。

企立在日光下的群雄,似已渐感不耐。

“天刀”梅谦与蒋笑民并肩而立。

蒋笑民忍不住道:“瞧方少侠如此模样,莫非是想以定力求胜?等到六大掌门心神稍有浮躁之时,他便可乘机冲出。”

梅谦接头笑道:“这六大掌门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数十年的修为?武功虽因天资不及方宝玉,但定力都绝不致在方宝玉之下。”

蒋笑民侧目望去,但见那六大掌门人,一个个果然惧是神安气详,就连铁髯道长,都无半点浮躁之象。

但宝玉非但仍无举动,就连丝毫有举动的征象都没有。

蒋笑民皱眉道:“如此说来,方少侠难道已无取胜之心,直到时限一到,便要自承落败不成?这岂非有些……”

梅谦截口笑道:“方宝玉绝不致自承落败。”

他竞说得如此肯定,蒋笑民忍不住问道:“何以见得?”

梅谦道:“只因这一战情况甚是特殊,宝玉纵能闯出,于六大掌门之声名并无损伤,但宝玉若不能闯出,则非但他声名有碍,就连周老前辈的面子也不好看,方宝玉是聪明人,怎会做这样的傻事?”

蒋笑民沉吟道:“话虽说的不错,但以在下看来,方少侠实无半分取胜机会,他自已只怕也知道如此,是以至今未有举动。”

梅谦轻四道:“在下虽是那般猜测,却实也猜不透宝玉究竟在弄何玄虚,无论如何,他若想闯出,此刻便该有所动作,方能引得对方露出空门,他这样站着不动,的确是万万无法冲出去的。”

那边一木大师与丁老夫人又何尝不在暗中议论。

丁老夫人道:“大师可觉宝玉如此有些奇怪?”

一木大师道:“的确有些奇怪,他如此做法,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他暗中早有成竹在胸,不动则已,一动便能冲出,但……”

丁老夫人四道:“但普天之下,又有谁能一举冲出六大掌门的剑阵?这孩子若真有如此想法,那也未免自视太高了。”

众中暗中纷纷猜测,虽然猜不透宝玉的心意,但算来算去,却都觉宝玉此刻实已是有败无胜。

旭日更高,时限更近。

这时就连有限几个还替宝玉抱着希望的人,也惧都绝望了,都道宝玉之自承落败,已不过只是迟早间事。

哪知就在这时,宝玉身形突动!

他脚下一个错步,身形的溜溜一转,双掌轻轻划了个圈子——六柄长剑的剑尖,因着这一转之势,连成了一线,剑尖互击,发出叮的一明。

这时阳光自东方斜斜照射过来,恰巧照在这一线剑尖上,剑尖闪光,这闪光也随着一转。

六大掌门但觉眼前强光一闪,双目不由得一眨。

这是一刹那,世上再无任何言语能形容出这一刹那购速度——强光一闪,立即消失。

六大掌门眼帘一眨复张,而方宝玉竟已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神奇的脱身于剑阵之外。

等到六大掌门再张眼时,方宝玉已踪影不见。

群豪早已瞧得呆了,真正的呆了,大家本都睁大了眼睛在瞧,却谁也未瞧出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丁老夫人也不禁失声道:“真的不动则已,一动便已冲出,但……但他这是如何冲出来的,大师,你可说得出个道理来么?”

一木大师寻恩半晌,沉声叹道:“方少施主之绝技,端的令人叹为观止,他身法之轻灵,姑且不论,最惊人的是,他竞早已算准了阳光照射的角度,也算准了剑尖反射的角度,他便抓佐那稍纵即逝的一刹那,带动剑阵,使得那反射闪光恰巧自六位掌门大师跟前一一闪过,这突来的阳光一闪,自使得六位掌门大师心神一疏,剑阵自也因之一顿,方少施主便也抓住了这一刹那,自那剑尖之上,飞身掠出。”

群豪惊震之下,自都在听他说话,听了这番话后,人人更是目定口呆,这样的武功,这样的机算,众人实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一木大师合十长叹通: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想方少施主之武功心法,果然已能上参天意,会通天机,老僧暮年能见武林出此不世之才,实是不胜之喜。”

方宝玉早巳翻身拜倒,道:“弟子失札了。”…

六大掌门俱是惊喜交集,铁髯道长招须长笑道:“好!好!这孩子竟能将太阳光都用做他制胜的武器,世上还有谁是他的敌手,咱们败的总也算不冤了。”这时群豪间才爆发出如雷的采声。

震耳的喝采声,直至盏茶功夫后,才渐渐消沉。

突然,拥挤在前面的群豪,觉得后面人们的采声,笑声,一齐停顿了,停顿得是那么突然,那么奇怪。

群豪忍不住转头望去,只见后面不但采声已停顿,而且人群两面分散,让出了一条道路。

七八条彪形大汉,大步自分开的人群中走过来了。

这七八条大汉俱是神情栗悍,服装怪异,脚下惧都穿着双长可及膝的中皮靴,将那虽鲜艳似已陈旧的宽边裤,塞入靴筒内,看来就像是灯笼似的,上身精赤,只穿着件绣花织锦小马甲,露出一身紫铜色的肌肤,那有如铁打般高大的身躯,走入人丛,更宛如鹤人鸡群一般,

为首的一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众望所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