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40章 死亡的约会

作者:古龙

铁娃道:“我偏要走,我为何要听你的话?”

那语声道:“我只是瞧你寂寞,才想和你聊聊天的,你若再往前走,我也定了,你岂非辜负了我一番好意?”

铁娃果然停下脚步,咧嘴笑道:“原来你只是要来陪我聊天的,原来你倒是对我一片好意,那我可就不能不听你的话啦!”

那语声亦自笑道:“如此才是。”

铁娃眨了眨眼睛,道:“但你究竟是谁?又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语声道:“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许多别的事,普天之下,我不知道的事,简直是太少了。”

铁娃道:“真的?你真的什么都知道?”

那语声道:“自是真的,不信你就问问我。”

铁娃道:“好,我问你……我大哥是谁?”

那语声道:“方宝玉。”

铁娃道:“呀!真被你猜着了,好,我再问你……”

他偏着头想了半天,方自接通,

“我师傅是谁?”

那语声道:“智者周方。”

铁娃道:“我……我心里最想的一个人是谁?”

那语声道:“是你妹子牛铁兰,还有姜风。”

铁娃眼睛都瞪圆了,早已惊得目定口呆。

他直肠直肚,心里从来没有什么秘密——他最大的秘密,也不过就是这简简单单几件事了。

如今,他最大的秘密,都已被人说了出来,却叫他如何不惊?他直被惊得呆了半晌,方自长叹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果然什么事都知道。”

那语声笑道:“我是谁你可知道?”

铁娃道:“不知道。”

那语声道:“我大哥和我师傅是谁?”

铁娃道:…—

“我也不知道。”

那语声道:“我心里最想的一个人是谁?”

铁娃叹道:“我更不知道了。”

那语声道:“原来位什么都不知道,原来你只是个大笨牛。”

铁娃涨红了脸,道:“我……我也有几样知道的事。”

那语声道:“你知道什么?哼,就连方才你大哥瞧的那封信,信上写的是什么?只伯你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别的。”

铁娃大笑道:“错了错了,这下你可错了,方才我大哥瞧的那信,信上面的十个宇,我可全部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那语声道:“我不信。”

铁娃道:“你不信?好,我告诉你,你听着,那封信上写的十个字是:东昌西城外,桑林……对了,桑林有红灯。”

那语声笑道:“好,算你也不笨,但我们在这里聊天的这种小事,你若是也告诉你大哥,你大哥都要说你笨了。”

铁娃道:“我知道:其实,我大哥就算说我笨,也没关系,但是那……那个小公主,我可不能让她说我。”

黑暗中寂无应声。

过了半晌,铣娃忍不住又道:“喂!你可听见我说话了么?……喂!你来陪我聊天的,怎地聊到一半,就不说话了?”

黑暗中还是寂无回应。

铁娃道:“你再不说话,我可要过去了。”

他又等了半晌,果然大步走了过去,一双铁掌,就像是两只斧头似的,分开了树丛,树丛哪有什么人影?

铁娃喃喃道:“好小于,话末说完,人就溜了,你当我找不着你么?……”一面嘀咕,一面大步搜寻了过去。

搜寻了半晌,果然瞧见有株树下,坐着条人影。

铁娃大笑道:“果然找着了,你还往哪里走?”

一步窜了过去,目光动处,突然惊呼一声,例退三步,站在那里,竞又被惊得怔住了。

熹微的天光,自林梢照将下来,照着那人的脸,这张脸肌肉*挛,五官扭曲,眼殊子都似已突了出来。

铁娃胆子虽大,但在这荒凉的暗林里,骤然见着如此狰狞、恐怖的一张脸,也不觉骇然.

过了半晌,他总算已能说出话来。

他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是死是活?”

那张脸动也不动,更不回话。

但铁娃身后,却有一人道:“铁娃,你在和谁说话?”

铁娃如惊弓之鸟,大吼一声,翻过身去,只瞧见两条人影并肩立在他身后,却是小公主与方宝玉。

铁娃惊喜交集,道:“大哥,原来是你……幸好是你,否则铣娃可真要疯了。”

宝玉奇道:“莫非你瞧见了什么?”

铁娃道:“大哥你瞧,那边树下。”

宝玉瞧了过去,也不觉为之一惊,但却沉佳了气,缓步走了过去,铁娃跟在一旁,道:“这人是死的还是活的?”

小公主道:“只怕已活不成了。”

突听宝玉沉声道:“你瞧此人是谁?”

铁娃道:“莫非大哥你认得他?”

他话犹未了,小公主失声道:“呀,原来是他,我两人追寻了半天,也未接到,却不想他在这里,他……他这是遭了谁的毒手?”

铁娃又瞧了几眼——方才他撅魂未定,哪里敢仔细来瞧,此刻才瞧清了,不禁亦自失声道:“原来这就是方才那握着红灯的人。”

宝玉与小公主已掠到树下,只见那人倒在树干上,不但面容五宫扭曲,手足四肢,亦都似已离了原形。

小公主很声道:“好毒辣的手段!”

宝玉俯着身子,仔细瞧了几眼,喃喃道:“怪了怪了!这例怪了,这莫非竟是分筋错骨手?”

小公主冷笑道:“你此刻才瞧出这是分筋错骨手么?”

宝玉道:“我虽早巳瞧出,却不敢相信,分筋错骨手乃内家正宗的上乘功夫,据我所知,此刻天下江湖,也只有武当、少林、峨嵋等内家正宗门派中有限几人,能使得出此等功夫来,这……这却又是谁下的手,这岂非令人难以置信”

小公主冷笑道:“内家正宗弟子中,难道就没有心狠手辣的人?但愿他还未死,我倒要问问他是谁对他下的毒手?”

她俯身扶着那大汉身子,手掌动处,连拍了他十余处穴道,那大汉身子一阵颤抖,四肢都蜷曲起来。

然后,他嘶声惨呼一声,竟果然醒了过来——这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痛苦,他就是被这剧毒刺激得醒过来的。

娃瞧得浑身发毛,宝玉也是瞧得不忍,但小公主却是神色不变,凝目瞧着这大汉,冷冷道:醒来,张开眼睛。”

那大汉张开眼睛,瞧见了小公主,目中并未露出欢喜之意,反倒有些惊恐之色,颤声大呼道:我没有说……我什么都没有说……”

宝玉心念一动,突然问道:“那人要你说什么?”那大道:“我没有说……我什么都不说。”宝玉仍不死心,追问道:“下手的人是谁?”

那大汉嘶声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公主微微笑道:“好,你好生去吧!”

一掌轻轻拍下那大汉道:

“多……”

“谢”宇还未说出,身子一挺,便自气绝。

铁娃失色道:“你……你也对他……”

小公主柔声道:“他反,与其活着受苦,例不如落个痛快,我这是为他好呀,你难道都不懂么?”

铁娃张口结舌,已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宝玉缓缓道:“我本该早已猜到,那人既是内家正宗高手,却对他施出如此酷刑,想必是要逼问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小公主笑道:“如此又怎样?”

宝玉道:“如今我更已知道,你不但早已知道那人要逼问的是什么,就连那人是谁,只怕你都也已猜出来了。”

小公主道:“是么?”

宝玉厉声道:“那人是谁?他要逼问的什么?”

小公主冷笑道:“你穷吼什么?你一吼我就会告诉你么?”

宝玉一把抓任她手腕,道:“你说不说?”

小公主道:“我偏偏不说,你又怎样?”

宝玉跟睛蹬着她,她眼睛也蹬着宝玉,两人你蹬着我,我瞪着你,过了半晌,宝玉终于长叹一声,松开了手,道:“你纵不说,总有一天我也会知道的。。

小公主道:“你就慢慢等着吧!”

突听铁娃在那边呼道:“来呀,还有一人在这里。”

宝玉飞身赶去,只见那边草丛中例卧着的,果然就是另一条大汉,四肢早已冰凉,也已死去多时。

铁娃翻过他的身子,不一声——这大汉七窍流血,竟是中毒而死,显然他未等别人逼问,使已服毒自尽了。

宝玉暗叹忖道:“火魔神门下,果然门规森严,是以这些人宁死也不肯说出秘密,由此亦可想见,这秘密必定关系重大的很。”

铁娃眼睛瞧着那尸身,口中却在喃喃叹道:“你们可真倒霉,一跟我们见过面,就死了,你们……”

宝玉心头突然一动,脱口道:“呀!不错。”铁娃吓了一跳,道:“大哥,什么不错?”

宝玉道:“这两人宋见我们之前,倒也不甚惊慌,但见过我们之后,立刻就放足急奔,好像是早已知道有人要加害于他们。”

铁娃道:“是呀!但……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宝玉道:“只因他们的对头,本不知谁是火魔神门下,但却知道火魔神门下,必定要与我连络,是以便在暗中守着我们,是以他们与我相见之后,行藏便立刻暴露,不出片刻,便要遭别人的毒手。”

铁娃道:“别人?……这些别人又是谁?”

宝玉叹道:“我对这些人一无所知,但这些人却想必对我的事知道得不少,否则又怎会知道凡是与我联络的人,必是火魔神门下。”

铁娃道:“是呀!但这……”

宝玉截口道:“还有一点,这些人我分手之后,方自向他们下手,由此可见这些人竞似对我存有些顾忌之心。”

铁娃道:“我知道,这些人想必是怕大哥的武功。”

宝玉苦笑道:“事情哪有如此简单……。

他至今总算已猜出,不但暗中出手的这些人,必定与他大有关系,甚至就连他们所要逼问的秘密,也和他关系非浅。

但直到此刻为止,他所知道,也不过只有这么多了,这些人是谁,所有逼问的是何秘密,他仍是一无所知。

他出神的沉思半晌,长叹道:“东昌西城外,桑林有红灯,此去东昌,这一路上咱们要倍加留意,瞧瞧究竟是谁在追踪咱们?”

但此刻他再留意,却已嫌太迟了,只因铁娃已被人套出了秘密,别人已不必追踪,便可知道他们的去向。

别人已可先在那里等着他们。

东昌城,黄昏。

宝玉自东门入城,西门出城。

自从他们夜渡黄河之后,便已摆脱了那些慕名跟踪江湖豪士,这一路上,宝玉实末发现有一人的行踪可疑。

但仍不敢有丝毫大意,出城之后,更是步步留心,走了盏茶时分,夕阳晚照下,前面果然有一片桑林。

宝玉放眼四望,暮蔼苍茫,空郊无人,他深信自己的目力,他若瞧不见别人,别人也实难瞧得见他。

于是他暗中松了口气,直奔桑林,只见一缕炊烟,自林中袅袅散出,鸡犬之声,隐隐可闻。

这是一幅宁静而平和的农村晚景,瞧不出有丝毫石样的预兆,更瞧不出有丝毫杀机……

宝玉眼前仿佛已现出一幅安详而美丽的图画。

桑林中的农夫,正坐在门前的竹椅上,一面悠闲的吸着扳烟,一面期待着他妻子正在为他忙碌的晚餐。

天真的孩子们,正在他身旁追逐着鸡犬——天地间到处都充满了幸福,每个人都是那么满足。

宝玉心头的负担,也似乎为之减轻丁,他几乎已志去这片宁静的桑林,就是火魔神与他相约之地。

但就在这时,他却瞧见了桑林里的红灯。

铁娃脱口呼叫道:“红灯,红灯就在那里。”

宝玉苦笑道:“我真不懂火魔神为何要选中这里,为何偏偏要破坏这桑林中农户们的安详与宁静,为什么不让人家好好的过日子。”

小公主缓缓道:“生活太宁静了,也就会变得没什么意思……说不定这桑林中的农户们,早就想找些刺激了哩!”

宝玉苦笑一声,穿林而入,只见林木掩映中,半道竹篱,围着三五所茅舍,半掩的柴扉前,正悬着盏红灯。

一条花犬,躲在竹篱柴扉后,向人而吠,六七只黄鸡,悠闲的蹬步在小院中,啄食着地上的米粒。

炊烟自屋顶升起,饭香自屋内传出——若不是那盏触目的红灯,宝玉真不敢相信火魔神相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死亡的约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