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41章 破东瀛一刀

作者:古龙

小公主仰首而望,没有说话。

宝玉本也不望她说话的,语声微顿,便又接道:“他如此做法,抢先超到这里,仿佛是要截断我与火魔神的联络,他下手之后,又将此地布置得毫无异状,显见乃是要费在此苦候,他便可有时间行事,幸得他时间仓促,未及将那两具尸身运出,又幸得有这条花狗……”

小公主忽然截口道:“他如此做法,是为了什么?”

宝玉沉吟道:“他抢先超到这里,杀了这两人,想必也是将这两人身上那封密柬夺去,又抬先一步,赶往下一站了。”

小公主冷笑道:“天才儿童,你还有何说么?”

宝玉道:“他对我似乎并无恶意,是以细不与我正面接触,他如此做法,似乎只是为了要阻止我为火魔神做事。”

突然抬头,接道:“是么?”

小公主目光一亮,道:“你说到现在,总算才有些意思了,但……但他为何要百般阻止于你?这其中又有什么缘故?”

宝玉道:“这其中可能有两个缘故,第一……他是火魔神之仇家,自不愿有任何相助火魔神的出手。”

小公主颔首道:“第二个呢?”

宝玉道:“第二……此人也可能是为了不愿我为此消耗体力,好留着与白衣人一战,是以才百般阻止于我……”

语声微顿,缓缓接道:“此人如此行事,若算是为了这第二个缘故,那么他究竟是谁,我便可隐约猜出一些端倪了。”

小公主立刻睁大眼晴,道:“你说是谁?”

宝玉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在这本该垂首丧气的时候,他却反而微笑了起来,这笑容中虽然大有深意,大有文章。

小公主自然奇怪,但她也知道宝玉既然不说,她是再也休想问得出来的了,索性赌气扭转了头,睬也不睬他。

铁娃眼珠子转来转去,突然大声道:“我不管这人是谁,也不管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做这样的事来,我只要问大哥,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要往哪里走?”

宝玉道:“咱们只有等着。”

铁娃着急道:“等着?等到什么时候?”

宝玉微笑道:“你着急什么?着急的该是别人呀?现在是别人有求于咱们,又不是咱们求他,反正咱们去不去白水宫,都没什么关系。”

他口中对铁娃说话,眼睛却在瞧着小公主。

小公主似乎全没瞧他一眼,口中却道:“你瞧我作甚?瞧我也没用。”

宝玉道:“这倒怪了,你末瞧我,怎知我在瞧你?”

小公主默然半晌,突然跺着脚,扭转头,娇嗔道:“不错,我是在瞧你,我虽然扭着头,故意装着不睬你,其实却在偷偷的瞧你,瞧你这个大美人儿。”宝玉笑道:“过奖,过奖。”

小公主道:“但你却也莫要得意,你若以为我知道此刻该怎么办,你就错了,老实告诉你,此刻该往那里走,我完全不知道。”

宝玉道:“你真的不知道?”

小公主道:“五行宫究竟在哪里?这本是江湖中一个极大的秘密,江湖中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五行宫,但去过五行宫的有几个?”

宝玉道:“这……这倒是连一个都未听说过。”

小公主道:“火魔神此番不肯一次说出路途,既非故弄玄虚,更不是自己找自己的麻烦,只是生伯你知道那地方后,将秘密泄露出去。”

宝玉道:“不错,这我已猜到了。”

小公主道:“但你要到五行宫去的事,却已非秘密,江湖中便有人算定了火魔神必定要指点你路途,所以就用尽各种手段,将传讯于你的人掳去,为的也不过是要逼他们说出‘五行宫’的所在之地,这也许根本就不是为了要拦阻于你。”

宝玉道:“是的,是要拦阻于我。”

小公主道:“你定要说那人是为了要拦阻于你?”

宝玉道:“不错,那人若只是为了要知道五行宫的所在之地,便不妨在后面悄悄跟踪着我。又何苦花那么大气力?又何苦定要抢在我前面?”

小公主眼波流转,缓缓点头道。

“这话也不错……”

铁娃突然大声道:“奇怪!奇怪!”

小公主道:“你这呆子,又在奇怪什么?”

铁娃道:“你们说来说去,说得好像人人都巴结着要想去五行宫似的,但那五行宫又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别人为什么要去?”

小公主道:“五行宫非但全不好玩,而且纵然有人能去了,也休想能活着回来,但别人还是抢着要去,这……”

她眼角瞟了瞟宝玉,接道:“这是为了什么?你可知道?”

宝玉道:“五行魔宫中之青木主人,昔日本是天下绿林之盟主,积年所得的财宝,数目必定十分惊人。”

小公主道:“不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的确是原因之一,但……但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原因,你知不知道?”

宝玉沉吟半晌道:“我记得曾经听人说过,金河王手下的黄金魔女们,一个个都是绝世的美女,而且还……还……”

而且还怎么,他竞说不下去了,只因那“黄金魔女”们非但俱都年貌美,躯体购娜,而且还都有一身媚骨,一身媚术,“一经交接,慾仙慾死,这就是江湖中人对她们的传说。在小公主面前,这种话宝玉自然说不出口。他虽末说出,小公主脸却已红了,轻轻啐道:“不想你踏入江湖还没多久,江湖中的鬼名堂,你却已知道了不少,原来你……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宝玉道:“这……这我是听人说的,你既然问……”

小公主道:“好了!好了!算你又说对了,江湖中的确有些人别的胆子没有,色胆却不小,但……但还有呢?”宝玉道:“有财有色,这还不够么?”

小公主道:“哼!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何不知道这‘财、色’两宇所能吸弓!的不过只是江湖中下三流的角色而已,稍为高明一点的角色,又怎会为了这几两银子,几堆死肉去花这么大的心思?”

宝玉道:“他们却又为的是什么?”

小公主冷笑道:“你难道就未听说过,戌土宫主人,昔年本是风雅之士,戌土宫收藏的名画古董,无一不是精品,而火魔神炼制火葯之术,更是天下无双,这两样东西连皇帝老儿都曾为之动心,只可惜皇帝大内中养着的那一群御用武士们,听见‘五行宫’三字,头就疼了,哪里还敢动手?”

宝玉笑道:“不错,珠宝美女,究竟还都是人间易得之物,的确比不上成土宫的珍藏,更比不上火魔神的秘术。”

小公主道:“但真正的尖顶人物,看上的不还是这些。”

宝玉奇道:“那又是什么?”

小公主道:“他们看上的,是你的丈母娘。”

宝玉更奇道:“我的丈母娘……哦!你是说水……水……”

小公主冷笑道:“你本是水天姬的小丈夫,你莫非忘了么?”

宝玉苦笑道:“我……这……”

铁娃却已拍掌笑道:“对了!对了!你不说我倒险些忘了,我大哥和我相见的头一天,像是就跟我说过这件事。”

宝玉虽早已在瞪着他,但他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小公主冷冷道:“看来你这是忘不了的,水天姬既然是你的大妻子,白水宫主人自然便是你的丈母娘了。”

宝玉苦笑道:“这又怎样?”

小公主道:“看来你当真是孤陋寡闻,竞连你丈母娘的事都不知道,告诉你,位那丈母娘,昔年本是天下第一美女,武林中当真不知有多少人,曾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要她能对他们笑一笑,叫他们去死都是心甘情愿的。”

宝玉道:“但……但现在……”小公主道:“你是说她现在已老了,是么?”

她不等宝玉答话,便又接道:“你错了,她现在还:是一点也不老,反而比十几年前更迷人,再加上她这十几年来,从未在江湖中露过脸,于是江湖中就更觉得她神秘,更有吸引之力……江湖中拚了命想见她一面的,当真不知有多少。”

宝玉唯有长叹,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铁娃忽然道:“好!就算那五行宫所在之地隐密得不得了,就算别人都不知道,但你……难道连你也不知道?”

小公主道:“我也不知道。”

铁娃道:“我不信,你明明也是自五行宫出来的,怎会不知道?”

小公主默然半晌,悠悠道:五花紫骝马,香云宝盖车,珠帘重重密,不见帘外路。”

铁娃瞪大了眼睛,道:“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宝玉叹道:“她是说她出宫之时,一路都在坐车,车帘重重,她根本瞧不见路,所以她也不知道五行宫究竟在何处?”

铁娃道:“哦!原来他们连你都不放心。”

小公主昂起了首,大声道:“他们怎会不放心我,他们只是怕我走路累着,所以特地准备了舒服的马车给我坐,那种车呀……哼!你一辈子都没坐过。”

铁娃大笑道:“你嘴巴虽硬,心里想必还是知道的,人家表面上虽是对你好,其实,根本还是拿你当外人,连路都不让你知道,你还为他们卖什么命?”

他说的话,每旬都平常得很,但最平常,最简单的话,往往也就是最直接,最尖锐的话。

这傻头傻脑的莽汉,几句话竞将千灵百巧的小公主说得呆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铁娃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铁娃喃喃道:“如此说来,咱们当真只有在这里等着了,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大哥,你倒是想个法子呀!”

宝玉道:“这……”

突然,也不知从那里传来一声轻咳,这咳嗽的声音又轻又短,但不知怎地,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咳嗽的声音本来平常的很,但又不知怎地,这平平常常的一声咳嗽里,竞似包含着许许多多极不平常的意昧,像是示警,又像是挑战!

宝玉语声立时断了,小公主眼睛射出了光。

铁娃道:“什么人咳嗽?”

门外,远处,有人道…

“方少侠可是在这里?”

铁娃喜道:“来了来了!不用等了。”

抢先冲了出去,只瞧见——

门外,远处,林木阴暗中,卓立着一条人影。

这人影枪一般笔直地站在那里,由头顶到指尖,全无丝毫动弹,林木的阴影,浓浓地笼罩着他,既瞧不见他面目,更瞧不清他表情。

但不知怎地,在这模模糊糊,蒙蒙胧胧,动也不动的人影身上,却似散发着一股杀气,浓重的杀气!就连铁娃这样的人,瞧见这人影也顿住了脚,被那浓重的杀气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夜极深,大地极静。

风中叶,叶的飘动,以及星光虫声……天地间所有的一切,全都似在这杀气中凝结了。

这是不平凡的杀气!

不平凡的杀气,自然必定是自不平凡的人身上发出来的。

宝玉沉声道:“你是谁?”

那人面上射出了一丝光,是目光——他直到此刻,才睁开眼睛,但却还是没有动,没有说话。

那条黄犬已被这突来的异样沉默显得全身耸立了起来——耸立着耳,耸立着尾,像是旗杆一样。

目光一闪,黄犬突然狂吠,狂吠着冲了过去。

宝玉失声道:“狗儿,站住!”

但是他话还未说出,眼前有白光一闪,黄犬已血琳淋地分成两半了,只留下那凄厉的吠声,凄厉舱残尸,飘渺在木时间。

杀气!无论大畜,都不能撄其锋!

铁娃呆了,心里虽然想骂这人怎地连狗都要杀,但嘴里他舌头竞似有些硬了,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黑暗人影的手掌中,已多了一柄长刀。

这与其说是刀,例不如说是一柄长剑,由刀柄,至刀尖,笔直如天,全没有一丝一毫曲度。

但这还是刀。

刀是单锋,并非双刃。

宝玉目光凝注这柄刀,目中射出了敌忾之光。

他凝注良久,方自沉声道:“好刀!”

那人道:“好刀!”

宝玉道:“五虎断门彭家刀,刀身略宽,山西太行快刀丁,刀身略短,除此以外,刀身均有曲度。”

那人道:“不错!”

宝玉道:“此刀非中土所有。”

那人道:“此刀并非中士所有。”

宝玉眉梢一阵颤动,厉声道:“此刀来自东瀛。”

那人道:“此刀来自东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破东瀛一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