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43章 善变美人心

作者:古龙

“疼,疼,此刻已有些疼了……不……不是有些疼,是疼得厉害“宝玉在一旁瞧得不觉暗暗好笑,其实他也早已瞧出李名生心怀鬼胎,他始终袖手旁观,只因他深知像李名生这样的人,小公主一个人已足够制住他——只怕也只有小公主能制住他,令他服服贴贴。

铁娃虽在替李名生抱不平,但大哥不说话,他自然也不说话了,只见小公主突然板起了脸,道:“这些年来,你可是真的在做樵夫?”

李名生道:“真的,我怎敢骗……”

小公主眼睛一瞪,道:“胡说,这是桑林,怎容得你砍柴?”

李名生道:“我……我虽在别处砍柴,却住在这里。”

小公主道:“这就是了,你既是住在这林子里,这林子最近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想必你都已知道,是么?”

李名生道:“不是……是,是,我都知道。”

他还想说不,但小公主眼睛一瞪,他已软了。

小公主这才展颜一笑,道:“你既知道,就说出来吧……全都说出来,一件事也不准漏。”

李名生揉着鼻子,擦着眼泪,哭丧着股道:“我……我说出来,以后只怕……只怕就活不成了。”

小公主冷冷道:“你不说出来,现在就活不成了!”

李名生汗珠直冒,颤声道:“我……我?”

终于苦叹一声,道:“我说吧!”

小公主冷冰冰的面色,立刻又如春花齐放,笑道:“你果然是聪明人,快说呀!”

李名生道:“外面这屋子里,本佐的是我朋友红鼻子老陈,我晚上没有事,常来找。”

宝玉微徽皱眉通:“这老陈可有妻子儿女?”

李名生道:“一个老婆,两个女儿。”

瞧了宝玉一眼,赶紧又接道:“但我找的是老陈,不是他女儿。”

小公主道:“瞧你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想来中就没有安着什么好心,好,接着说吧!”

李名生道:“昨天下午,我本想到老陈这儿来吃晚饭,那知我没有走到屋子前,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喊救命。”

他叹了口气,接道:“我一听,就听出是老陈的声音,立刻就躲在一棵树后面,偷偷去瞧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铁娃忽道:“你朋友喊救命,你不去救,反而躲着。”

李名生道:“我……我又没本事救他,我……”

铁娃道:“你是个混账!好,快说你瞧见了什么?”

李名生喘了口气,道:“那救命只喊了一声,就突然停顿了,接着,我就瞧见老陈和他的老婆、女儿,被几个人押了出来。”宝玉道:“几个什么样的人?”李名生道:“几个人都是横鼻子,竖跟睛,满脸杀气,身上,都穿着黑衣服,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宝玉、小公主对瞧了一眼,李名生道:“你们莫非认得他们?”

小公主道:“你说你的,莫管我们的事。”

李名生道:“我瞧是老陈一家人,虽然都是哭哭啼啼的,但还都没受伤,也没被捆佳,也就放了些心。”宝玉道:那些黑衣人却将老陈送到哪里去了?”

李名生道:“我也不知道,只瞧见有三个黑衣汉子,押着他们走了,却留下两个黑衣汉子,留在老陈家里。”

铁娃叹道:“算这两人倒霉,后来怎样?”

李名生道:“我远远的躲着,连大气也不敢喘,心里既是害怕,又是奇怪,老陈又不是有钱人,怎会被绑票?”

他叹了口气,接道:“我心里一奇怪,就想瞧个究竟,只见那两个黑衣人,什么事不管,竟然先扶起桌子,摆起碗筷,原来他们还带来一大篮子菜……更奇怪的是,两人摆好菜,自己却不吃,一个拿出个红灯笼,挂在门口,另一个不住伸着脖子去望,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两个人还不佳偷偷说话。”

宝玉道:“说什么?”

李名生道:“说什么,我可听不见了,那时我实在怎么也猜不透,这两人为何要费这么大气力,为的却像只是要借老陈的屋子来请客。”

小公主道:“你自然猜不透,还是快说下去吧!”

李名生道:“两个人站在门口等客人,哪知客人却从后面来了,我瞧得清清楚楚,有四、五个人从里面定出来,直走到那两人身后,那两人竟似呆子似的,一点也没有觉察,我的心,反而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宝玉动容道:“这四、五人又是何模样?”

李名生道:“这几人也是穿着一身黑衣服,连头都蒙住了,我本来以为他们都是一路的,但又瞧见后来的这几人,手里都拿着剑,眼睛里更是杀气腾腾,其中有人说了句:‘回头’,那两人这才大吃一惊,赶紧转身,但身子方转,我只瞧见剑光一闪,那两人已躺下了。”

宝玉皱眉道:“他们竞末向那两人逼问口供?”

李名生道:“什么话也没问,只是招了招手……唉!那一剑刺的可真是干净利落,快如闪电,我一辈子都没见过”宝玉沉吟道:“以你看来,那是哪一派的剑法?”

李名生摇头道:“我瞧不出。”

宝玉沉吟半晌,又道:“以你看来,那两人的剑法,有多少年的火候?”

李名生也沉吟了半晌,道:“以我看,若没有个三五十年的火候,再也休想使得出这样漂亮的一剑来……最奇怪的是,这两入的剑法,谁也不比谁差,有如此老练剑法的人,平日一个也难瞧见,但这却一下子来了两个。”

宝玉双眉深皱,哺哺道:“三五十年?”

铁娃又已听得入神了,道:“后来呢?”

李名生道:“这几人杀人他两人后,立刻就去摸他们的身子,我又在奇怪,这种高手居然也会当强盗?忽听一人道:‘在这里了’。”

叹息一声,他苦笑接道:“他们杀了那两人,为的竟是张纸条。”

宝玉急急迫问道:“他们看了那纸条后,又说了什么?”

李名生道:“只听得一个人问道:‘大名府离此有多久路途?’另一人道:‘不远了。’那人便道:‘走’。”

宝玉动容道:“大名府……原来是大名府。”

小公主道:“他们说完了话,就走了么?”

李名生哀叹道:“走了就好了。”

宝玉道:“他们莫非还说了些什么?”

李名生道:“最先动手的那人,始终未曾说话,此刻突然道:‘各位稍候,我到树林里方便方便就来。pd铁娃噗哧一笑,道:“他这方便来得真不是时候。”

李名生苦笑道:“你此刻觉得好笑,我那时却急得要命,只见他一步步走过来,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腔子,只望他快些方便,快些走路,哪知他走到林外,突然飞身而起,像支箭也似的窜了过来。”

铣娃道:“这方便倒真害苦了你。”

李名生叹道:“什么方便,他其实早已发现了我,说要方便,只不过是敌意拿话稳住我而已,叫我毫不防备。”

宝玉讶然道:“此人不但耳目灵敏,身手了得,而且心计竟也如此深沉,此人是谁?倒真的有些费人猜疑。”

铁娃却道:“你可曾被他抓佳了么?”

李名生道:“自然被抓佐了。”

铁娃道“他们竞末宰你?”

李名生道:“我被他们拖了出去,自付也活不成了,亏得他们都不认得我,真的将我当作个没见过世面的樵夫。”

小公主笑道:“你装的倒也真像。”

李名生道:“那时我优在地上,真像是被摆在刀案上的肉似的,没命的哀求,只听一人道:‘这厮原非江湖中人,也不懂事,不如放了他吧。’我心头方自一喜,哪知另一人却道:‘放不得,他听到的太多了。”

小公主笑道:“于是你就指天誓日,苦苦哀求,发誓绝不将看到的事说出去,你甚至还会说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三个月的孩子。”

李名生苦笑道:“我自然只有如此哀求,但那些人却还是犹疑不定,有的要杀我,有的说放我……唉!那种滋味,可真不是人受的。”

小公主冷笑道:“看来那些人想必都是些自命名叫正派的角色,不肯妄杀无辜,要换了是我,你此刻还有命么?他们原该知道像你这样的人,绝不会守口如瓶的。”

李名生立刻面如土色,颤声道:“但姑娘的事,我绝对守口如瓶,绝对什么都不说,否则我就被……”

小公主道,“好了,莫发誓了,快接着说!”

李名生喘了几口气,方自接道:“他们正不知该如何决定,突然又有一个黑衣人自林外奔入,喘着气道:‘方宝玉和小公主已来了。

小公主道:“原来他们还有人在外面放哨。”

李名生道,“我一听两位的名字,心里自然骇了一跳,却见他们也慌忙了,立刻有人将尸身搐进屋子里。”

宝玉道:“果然是时间仓猝,是以连尸身都不及掩埋。”

李名生道:“我一瞧他们着急的模样,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欢喜,既怕他们着急中一刀杀了我,又希望他们着急中已顾不得杀我。”他抹了抹汗,接通:“于是我更加拼命哀求,终于有个人道:‘快走,远远离开这里,再也不许回来。’另一人道:‘今日之事,永远不准向别人提及……’我那时如蒙大赦,连话也顾不得谢,就落荒而逃了。”

小公主道:“算你命长。”

铁娃忍不住道:“你既已逃了,为何又回来?”

李名生道:“我……我……我只是回来瞧瞧。”

小公主道:“好个老狐狸,又想说谎?……你只是回来瞧瞧?哼!铁金刀不是你带来的么?否则他怎知方宝玉在这里?”

李名生突然怔在那里,张口结舌,过了半晌,方自长长叹息了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喃喃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小公主道:“自然瞒不过我,你还是说吧!”

李名生道:“我慌不择路,没命的飞逃,也不知逃了多久,突然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原来那人竟不声不响的拦住了我的去路。”

小公主道:“这倒是凑巧的很。”

李名生叹道:“可不是凑巧么,我一瞧他也穿着黑衣服,心就慌了,转头又想逃,哪知却被他一把拉住。问我:‘深更半夜,你逃什么?’我自然结结巴巴答不出话来,哪知他却突然大声道:‘原来是你’。,小公主道:“铁金刀认得你?”

李名生道:“二十年前,便认得了。”

小公主冷笑道:“不想你们倒是老朋友。”

李名生道:“我一瞧是老朋友,倒放心了,于是就问他怎会来到这里,他说是一路跟方宝玉来的,走到附近,方宝玉突然不见了。”

宝玉道:“于是你就将他带来这里?”

李名生道:“我想,他来找你,绝不会有什么坏事,看在老朋友份上,就硬着头皮带他来了,哪知他却叫我在林子里等着,等到我瞧见他竞找你动起手来,我已慌了,再瞧见你竟杀了他,我更不敢露面,就想?留,哪知……唉!还是溜不脱,看来你耳目之灵,也不在那黑衣人之下。”

小公主道:“既是如此,这些事都与你无关,你先前为何不肯说出来?”

李名生叹道:“我已脱离江湖,实不愿再牵涉入江湖的仇杀是非之中,我只想……只想吃一口闲饭,过几天太太平平的日子。”他说完了话,宝玉默然不语,铁娃只是点头,小公主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不住在转来转去。

她眼波转到铁娃身上,道:“他说的话,你可相信么?”

铁娃道:“他说的都是真话,我为何不信?”

小公主眼波转向宝玉,道:“你呢?”

宝玉微微一笑,道:“信与不信,各取其半。”

李名生慢声道:“我说的全是真的,半句假话也没有。。

小公主道:“你说的话,他虽不信,我却信了。”

李名生喜道:“既是如此,让我走吧!”

小公主道:“这……这还得跟方宝玉商量商量,铁娃,你在这里守着他。”拉起了宝玉的手,含笑走出了暗林。

一出了暗林,小公主的手就放下了,秋夜苍凉,繁星满天,满天星光惧都倾落了下来,倾落在她身上。

宝玉瞧着她那被星光洗得有如白玉般的面颊,瞧着她那被夜色染得有如乌丝般柔润的秀发。

星光虽美,他并未抬头去瞧,只因她的眼睛,已比星光更亮。夜色虽美,他也未留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善变美人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