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48章 玉阶黄金宫

作者:古龙

吕云喃喃道:“复仇……火……好招!好一招‘贯日虹’我的胸;哎哟!胸口…王大娘!你好狠!”

最后一声惨呼出口,他身子一挺,再也不能动了。

宝玉木立在水中,火花,飘落在吕云的尸身上,也飘落到他的发上,肩头,他目中也燃起了怒火。万老夫人喃喃道:“不想吕云竟是死在‘贯日虹’这一招下,不想王大娘竟也学会蛾眉派这一招不传之秘,好毒,这妇人好毒辣,杀了人,还要放火,她如此做法,莫非真想将整个武林一网打尽?”

宝玉切齿道:“无论如何,我也放不过她!”

万老夫人冷冷道:“你不能放过的人,何止王大娘?那白衣人你能放过么?火魔神,白水娘又如何?但此刻你若死了,也只有眼瞧着别人……”

宝玉仰天大呼一声,喝道:“我向苍天发誓,无论如何,方宝玉是不会死的!”

喝声之中,他又迈步向前走去。

火势虽狂,但却燃不着流水,流水,也永不会因任何原因改变方向,于是,宝玉在流水中走出了火窟。

火焰,已被隔断在山丘后。

仰视窜苍,虽仍是被火映成赤红色,但大气间却已无那种令人窒息的热意,死亡的危机已过去了万老夫人平躺在地上,不住喘息,除了胸膛喘息而起伏,她身子动也不动,她委实不愿动了。

小公主悄悄撕下了一角衣襟,正悄悄在擦着脸,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不愿被宝玉瞧见她狼狈的模样。

宝玉,神情自也不兔有些狼狈,但精神却万老夫人的喘息尚未平复,他便已大声道:“站起来,走吧!”

万老夫人道:“站起来?你现在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站不起来,我要好生睡一觉,睡上个三天三夜。”

宝玉道:“你此刻睡不得。”

万老夫人道:“为何睡不得?你们要走,只管走吧,我……”

宝玉道:“我要走,你也要走!”

万老夫人笑道:“为什么?我儿子都不要跟着我,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江湖中都知道我老婆子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孤鬼,你……”

宝玉道:“只要你带我见过父母,我便不再拦你。”

万老夫人眨眨眼睛,道:“你的父母?……你做儿子的尚且不知他们在何处,我老婆子又怎会知道?”

宝玉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襟,将她自地上提了上来,怒道:“你不知道?你方才说的是什么?”

万老夫人早巳鬼叫了起来,道:“方才我那里说了什么?我只说你父母此刻正在受苦,可没说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受苦呀!”

宝玉的脸,突因忿怒而变为赤红。

这是从未有的现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面色却未曾如此剧烈的改变过,而此刻,他甚至连身子都起了颤抖。

他颤抖着道:“你……你竟敢捉弄我?你……你……你竟敢以这种事来捉弄我?”

万老夫人道:“我……我……”

她虽然老姦巨滑,能言善道,但瞧见宝玉如此激怒之态,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从不发怒的人,怒气往往最是可怕。

宝玉嘶声道:“你若在别的事上骗我,也例罢了,但此等事……此等事……”

突然间,一只纤柔的手掌,轻轻按住了他肩头,一个温柔的语声,轻轻在他耳畔低语道:“放开她吧!”

宝玉怒道:“放开她?”

小公主柔声道:“她纵然骗了你,也可算是为了你好。”

万老夫人赶紧大叫道:“是呀,我老婆子是为了要救你性命,才说那番话的。”

宝玉手掌渐渐放松……

小公主缓缓接道:“何况,我们若是急着到自水宫去,有她带路,岂非方便的多。”

宝玉终于叹息一声,完全放开了手。万老夫人却又变了颜色,大声道:“要我带路……我……我老婆子可不知道白水宫在哪里?”

小公主道:“你若真的不知道白水宫在何处,你便是个完全无用的人了。”

万老夫人道:“正是,我本就是个无用的人。”

小公主笑道:“无用的人,活在世上是糟塌粮食……你是聪明人,你不妨想想,你若对我们完全无用,我还会让你活在世上么?”

万老夫人本已站起,此刻又“噗”的坐了下去,苦着脸道:“我……”

小公主笑道:“白水宫在哪里,此刻你可是已知道了?”

万老夫人突然翻身跪下,道:“小公主,好公主,你就饶侥我这可怜的老太婆吧,我若特别人带到白水宫去,你想我还活得成么?”

小公主道:“你若不带去,现在就活不成了。”

万老夫人颤声道:“求求你,我知道你良心最好的,绝不会逼一个可怜的老婆子的’我又老,又苦……又是中寡妇,非坦没老公,连儿子都不要我……”

说着说着,她竞真的声泪齐下,痛哭流涕起来。

但无论她说得多么可怜、哭得多么伤心,小公主却只是冷冷的瞪着她,嘴角也还带着那份冷冷的笑容。

万老夫人连哭带说,连说带哭,直折腾了额饭工夫。

小公主甚至连脸上笑容的形状都末改变过。

万老夫人突然反手一抹眼泪,道:“我难道真的无法打动你?”

小公主笑道:“你不妨再试试。”

万老夫人眼泪顿时不流了,一跃而起,恨声道:“好!小丫头,你就跟我老人家走吧:“小公主道:“你早就该认命了。”

万老夫人道:“但这段路途却长得很,这一路上,你若被我老人家寻着机会逃了,便再也休想有第二次”小公主含笑截口道:“你放心,你只要能自我手上逃得了,就算你本事,我绝不再找你。”

万老夫人道:“好!”抬起头,大步而去,刹那间,她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宝玉暗暗付道:“此人当真是善于变化,也亏有小公主……”瞧了小公主一眼,忍不住走过去,道:“多谢。”

小公主瞪了他一眼,神情竞立刻变了,甚至连那份冷冰冰的笑容,却已消失不见,只是冷冷道:“你谢我做付么?这些事我又不是为你做的。”

宝玉怔了一怔,道:“但……你们……”

小公主道:“将你带到白水宫,是我的责任,除此以外,我和你便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关系,你不必谢我,我也不必谢你。”宝玉道:“但……但方才你还说……”

小公主冷笑道:“方才?哼!方才的事,早已过去了,你既已不会死,我也死不了,那些话,便全部算不得数了。”

突然扭转身子,跟着万老夫人走去。

宝玉怔在当地,当真有些哭笑不得。

他怔了半晌,唯有苦笑自语道:“我只当万老夫人善于变化,哪知还有人变得比万老夫人更凶,但无论她如何变化,我以不变应万变,想来总是最好的法子。”

万老夫人落在小公主掌中,当真是倒霉透顶——她纵然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逃不了。

半夜,她明明瞧见小公主已睡着了,但只要她一翻身站起来,小公主的眼睛也立刻张了开来。

那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绑住了她的脚似的,她只要稍为动一动,小公主立时就察觉。

清晨,万老夫人要解手。

小公主便道:“去吧!”

万老夫人见到小公主竟末跟着她,暗中不禁大喜,一关起门,便赶紧自窗子里翻了出来。

哪知小公主就偏偏会又在她面前出现,偏着头,负着手,笑嘻嘻的瞧着她,笑嘻嘻道:“完了么?”

除了睡觉和解手的时候,小公主那双又圆又亮又迷人的眼睛,更是永远在瞧着她,盯着她。

有时万老夫人故意要绕远路,兜圈子。

小公主就会在有意无意间喃喃自语道:若有人想绕远路,兜圈子,那她可就真是找罪受,反正逃不了的,何必不将我们快快带去,那时再逃,还有谁会追她?”

这样过了两、三天,万老夫人实在服了。

她苦笑着道:“小公主,你可真是我的小祖宗,我老婆子从来没有服过人,此番可真服了你啦!”

小公主笑道:“好说好说!不知还有多久才到得白水宫?”

万老夫人沉吟道:“两天……最多还有两天。”

宝玉忍不住插嘴道:“原来这白水宫就在这中原之地。”

万老夫人道:“你本当在那里?”宝玉叹道:“江湖中传言,委实将那地方说得神秘了,使得人只道那‘五行魔官’必定在海外神山上,虚无飘渺间……”

万老夫人道:“如今你又作如何想法?”

宝玉道:“如今……想来那‘五行宫’,最多也不过只是隐藏在某处深山秘林中的几幢房屋而已,建筑得或许与庙宇有些相似……或许比庙宇更辉煌。”

他微微一笑,道:“我猜得不对么?”

万老夫人缓缓道:“世上本有些极为普通平凡的事物,经过传说的渲染后,而变得神秘起来,再加上人们的幻想,这些事物就更动人,几乎变成神话。”

宝玉道:“这些话本是我方才说过的。”

万老夫人道:“但有些本只应存在于神话中的事物,却也会存在于世上,这些事物,你若非眼见,是万万难以相信的。”

宝玉动容道:“五行宫莫非便是如此?”

万老夫人慢吞吞道:“我老人家可没说过这话。”

宝玉道:“那……那五行宫究竟是……”

万老夫人道:“你反正就要见着的,此刻又着急什么?”

宝玉道:“我只是希望……”

万老夫人嘴角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缓缓道:“你此刻最好什么也莫要希望,莫要去想,无论如何,你见着那‘五行宫’时,总会大吃一惊就是了。”宝玉哺哺道:“真的?大吃一惊?”

他转身走到窗前,默然半晌,哺哺道:“现在……火魔神的门下必定以为我失信,或是失踪了,必定会到处寻找于我……而铁髯道人他们,到了大名府后,也必定会到处寻找火魔神的属下,他们也万万想不到我会自己觅路而走的。”

万老夫人道:“你猜他们能去得成白水宫么?”

宝玉长叹道:“这就难说了……但愿他们去不成才好。”

突听一人阴恻恻笑道:“看来只伯你要失望了。”

这时,正是夜深人静。

此地,正是山村边,山麓下一间小小的客栈,这窗子虽然面对满天繁星,却也面对着无边黑暗。

窗外,不远处便是一片野竹林,杂乱的,茂密的竹林,漏不下星光,笑声,便是自黑暗的竹林中传出来的。

竹林后,便是起伏的山峦——绵豆不绝的太行山。

名山、荒村、野店、深夜……这本足够使任何寻常的笑声都变得阴森刺目,何况,这笑声本就带着一股摄人的寒意。

万老夫人一步窜到窗前,道:“是……是什么人?”

她不但脸色变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宝玉却微微笑道:“这是什么人?你还猜不出来?”

万老夫人道“谁?谁……”

宝玉沉声道:“火魔伸,你还不出来?”

竹林中哈哈笑道:“好耳力,果然好耳力。”

刺耳的笑声中,一个人缓步而出,在这淡淡的星光下,他整个人看来就像是一团火焰——一团妖异的鬼火。

宝玉道:“你来得正好,我……”

火魔神大笑道:“你方才的话,全说错了,我早知你必定不会失信,更不会失踪,也未曾辛苦的到处找你。”

宝玉道:“那……你怎知我在这里?”

火魔神道:“有小公主在你身旁,我怎会失去你的行踪?你虽寻不着我,但我却随时可以寻得着你们。”

宝玉面色突然改变,转目望向小公主,道:“原来……原来你一路上都留下了标志?”

小公主冷冷道:“不错,这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你又有何好吃惊的。”

宝玉道:“我只当你总会告诉找。”

小公主冷笑道:“告诉你?我为何要告诉你?我早就说过,这是我的责任,除此之外,我和你便再也没有别的关系。”宝玉默然半晌,长叹道:“不错,是我错了。”

万老夫人“噬”的一笑,喃喃道:“多情自古空遗恨,小伙子,我看你……”

宝玉突然大喝一声,道:“火魔神,你说我还有何失望之处?”

火魔神缓缓道:“你只望铁髯等人去不成白水宫,但他们却早已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玉阶黄金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