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49章 无畏上天梯

作者:古龙

石阶前,是一道青石的弯门,门上刻着字。

“迷峰天梯”到了这里,万老夫人又似变了个人似的,垂着头定上去,每步都走得宛如用尽了平生气力似的。

石阶是平滑的,两旁,生满了奇异的碧草。

走了数十步,石阶两旁,便不时可瞧见有折断的刀剑,死人的白骨隐现在长草之间,碧草如墨良知良能实为心之本体,我之主宰。后世学者多有发挥,但 ,白骨磷磷,再加上氤氲的云,凄迷的雾,神话般的天梯,以及那久已深入人心的种种传说。

这一切,便混合成一种慑人的,奇异的魔力,足以使任何人连心底深处都颤抖起来,足以使任何人冷入骨髓里。

万老夫人喃喃道:“你可瞧见了么?这些,就都是想妄入白水宫的人,这些死人骨头,在生前的名声,未必会比你方宝玉小。”

宝玉皱眉道:“这里难道连掩埋……”

万老夫人冷冷截口道:“为何要掩埋,留着给后人瞧瞧多好,让后来的人也好知机……

其实,你纵然知机,但到了这里,也休想回去了。”

宝玉目光一转,道:“那只伯不见得,我去,有谁知道?”

万老夫人道:“白娘娘是何等人物,她者人家当真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你以为你走在这里无人知晓,其实她老人家早巳知道了。”

宝玉突然大笑道:“原来你这番话,并不是说绘我听的,你自知带人来犯了过,所以赶紧先拍拍马屁,一心只望她真的能听见,其实……”

万老夫人道:“你以为她老人家听不见?”

宝玉道:“她又不是神仙,怎会听得见,看来你这心机是白费了。。

话犹未了,突听一人道:“你错了。”

这声音又轻、又柔、又美,但入耳却清晰已极,这时四下渺无人踪,但这声音却似就在耳畔。

宝玉可真是确确实实吃了一惊,脚步立刻停顿。

只听那语声缓缓接道:“你害怕了么?不敢上来了么?”

宝玉怔在当地,万老夫人却早巳噗地跪了下去。

不错,在这氤氲的云雾中,在这无尽的天梯下,这语声,的确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足以慑人。

但此刻呈现在宝玉面上的,却绝非敬畏之色,而是一种奇异的兴奋之态,似乎已了解了什么。

只听那语声道:“万黄英,拾起头来。”

黄英,自然就是万老夫人的闺名。

万老夫人不想抬头,却又不敢不抬头.那语声道;“你知罪了么?”

万老夫人颤声道:“我知罪了……我不该带人来的,求求你老人家……饶了我…饶了我吧!”

那语声道:“饶了你?”

万老夫人以首顿地,嘶声道:“饶了我吧!我……我又老,又无用,只不过是一条无用的老狗,老人家杀了我,也算不得什么?”

卑屈的,嘶裂的呼声,回荡在凄迷的云雾间。

但到这呼声余声消逝,天梯尽头,仍寂无回应。

云,氤氲,飘荡,无尽的天梯,看来仿佛更高了。

高得令人不得不屈膝在它足下。

过了良久,那语声终于再度响起:“走,走吧,你这样的人,本也不值得杀的。”

万老夫人大喜道:“多……多谢你老人家。”

那语声道:“但你此番下山,要一直的走,不准停留,不准回头,你要定得远的,走出海外,出海之前,不准你开口说一个宇。”

万老夫人顿首道:是,遵命。”

那语声缓缓道:“你只要说出一个字,我便会知道的,你若还敢停留在中途,我也知道的,那时,你想死也死不了啦!”

万老夫人只觉喉咙、嘴chún出奇的干燥,用尽气力,也说不出一个来,只有在喉间发出负伤野兽般的哀鸣。

那语声道:“好,走吧!”

万老夫人一跃而起,头也不回的冲了下去,甚至不敢再多瞧方宝与小公主一眼——她几乎是滚下去的。

那语声突然轻唤道:“方……宝……玉……”

宝玉到此时才真的吃了一惊,道:“你……你知道我……”

那语声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你还远在千里外,我已知道你必定会来了,什么事都瞒不过我,你吃惊了么?”

这神秘的语声,初次笑了出来。

笑声更有如风振银铃,珠落玉盘,使人根本用不着见到她自己,只听得这笑声,就愿意为她牺牲一切。

就连小公主,虽是女子,亦不禁神醉。

宝玉叹道:“你果然是非凡的人。”

那语声柔声道:“你此刻下去,还来得及。”

宝玉笑道:“是么?我只当已来不及了。”

那语声道:“你且抬起头来瞧瞧。”

宝玉抬头望去,这才发现面前又有一道高耸的石门,圆形的弯顶,显得非凡的辉煌、美丽。

这是件无懈可击的建筑物,每一方石块的构造,都毫无理疵,但就在这上面,又有着令人胆寒的刻字:“一入此门,再世为人。”

那语声缓缓道:“你可瞧清楚了么?”

宝玉笑道:“这么大的字,我怎会瞧不清?”

那语声道:“你还要上来?”

宝玉笑道:“你若下来,我就不上去。”

那语声叹道:“但愿你莫要后悔才好。”

于是,语声便又奇异的消失,不复再闻。

宝玉回头瞧了小公主一眼,大步走了上去。

他虽也明知自己一入此门,纵然生回,自己一生的命运,也只怕将要改变——只怕真的要有如“再世为人”。

但他还是大步而上,他脚步并无丝毫迟疑。

万老夫人对那水宫主人的惧怕,委实已深入骨髓。

她果然不敢停留,不敢回头,她不停的走着,甚至连睡觉都不敢睡,惧怕,就像鞭子似的,不停的鞭打着她。

恐惧的力量,有时当真能胜过一切。

到了济河时,她人已几乎不成了模样。

济河乃是黄河渡口,从这里,到海湾,乃是黄河中可以通船的一段,是以这渡口船桅林立,不逊长江。

万老夫人长杖早已不见了。

她劈了段树枝,当作拐杖,蹒跚走到渡口,瞧她失神的目光,憔悴的面容,褴褛的衣衫。

只怕已很少有人再能认得出这可怜二龌龊的老太婆,便是武林中那大名鼎鼎的万老夫人了。

她正也不希望别人认得她。

渡口,有个敞着衣襟的大汉,正在大声吆喝着:“吃饭要吃白米饭,坐船要坐太平船……要往省城、济阳、青城、利津的客人,快上咱们这艘太平船呀!”

他身旁还有个小伙计,也在吆喝着道:“这可是最后一班船了,错过了就得等三天。”

万老夫人摇摇摆摆,走了过去。

她己不愿再走路,她走不动了。

但那船家却伸出一条铁也似的胳膀,挡住了她,道:“喂,我说老婆子,你要干吗?”

万老夫人摇摇头——她不敢开口,不敢说话。她总觉得有一双令人销魂的眼睛,就在她身后盯着她。

那船家冷笑道:“凭你这副模样,莫非也想搭船么?告诉你,这船钱你是付不起的,咱浪里花也从来不做好事。”

万老夫人摇摇头,又点点头。

那船家怒道:“臭老婆子,听见没有,滚呀!”

伸出一只蒲扁般大的手掌,就往万老夫人推。

万老夫人冷冷的瞧着这只手,只要这只手碰着她衣服,这只手以后只怕永远也莫要想再动一动了。

但就在这时,万老夫人突然感觉到有人到了她身后。

此刻,码头上的人本不少,但此刻来到她身后的,却断然和码头上这一群凡俗庸碌的人不同。

她背后似乎骤然被一般凌厉的霸气所侵袭,在这一凡庸的人群中,她骤然觉出有个武林高手已到了她身后。

这是武林高手遇着另一高手时特异的直觉。

她身形不由自主,快如闪电般向左跨出两步。

那船家的手自然推了空,吃惊的瞧着她。

而万老夫人却以眼角向身后那人偷偷一瞥。

只见此人身高八尺,魁伟出众,头戴笼帽,紧压眉际,身上报着件紫红色的“一口钟”,几乎盖伎了脚。

他虽然站在那里没有动,但那股凌人的气势,却逼得四下凡庸的人群,惧都垂下了头,不敢多瞧他一眼。

万老夫人一眼就瞧认出了他:公孙红,这是“天龙棍”公孙红!

虽然有笠帽紧压眉际,身上的衣着,虽然也和泰山之会所见大不相同,但这威猛的气势,却是永不会变,掩饰不住的。

万老夫人也立刻垂下了头。

公孙红也瞧了她一眼,显然也因这龌龊的老婆子方才那闪电般一跃而有所动心——那一跃实是不同凡俗。

但此刻的公孙红,却似有重重心事,无暇再顾及别的,所以他只是含着诧异的眼色,瞧了一眼,便放过了。

那船家已赔笑道:客官是要搭船么?”

公孙红道:“是”语声微顿,突似想起什么,又道:“莫要难为这位老婆婆,她的船钱算我的。”

船舱中,烟雾腾腾,有股懊热之气。

这艘船虽然不旧,造的也颇坚固,但船舱却极简陋,只在左右两边,摆着两行长条木凳。

此刻,长凳上并没有坐满人,只固有些人已在舱中间摆开了行李,躺着,坐着,抽着旱烟。

公孙红端坐在长椅上,就像是座铁塔似的。

万老夫人佝偻着身子,垂着头,走进了船舱,走过公孙红面前时,怯怯的行了个礼,她还是没有说话。

公孙红又瞧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万老夫人已在角落中,曲着身子坐下了。

此后,陆续地又上来几个客人,船舱中更热,更闷,但那船家还不满足,还要继续往上拉客。

公孙红却似等不及了,突然大声道:“快开船,船钱不够,都算我的。”

船,这才总算启蹬了。

船舱中也总算有了些微风,于是搭船的客人,也活动起来,有的搭汕着和人聊天,有的拿出西瓜子、落花生来,与身旁的人共享——在旅途中,陌生人往往最容易成为朋友,虽然等到旅途结束时,彼此又很容易的便忘怀了。

公孙红仍端坐着,没有人敢找他搭汕,他自然也不会去找别人,他浓眉深皱,似是在寻思,出神。

万老夫人不时偷瞧他一眼,心里在奇怪:“他却是要往哪里去?心里又有何心事?”

风很大,而且是逆风,船只有成“之”宇形斜斜的走——由左岸斜斜渡过去,再由右岸斜斜往上。

夕阳满天,将大河映得金光闪烁,更是庄严。

自舱窗中望出去,两岸景物如画,河上船舶往来,万老夫人奔波辛苦,到此刻心情才觉轻松了些。

辛苦操作中的船家,却已累得满头大汗,脱下了衣裳,夕阳照在他们精赤着豹古铜色肌肤,风,吹干了汗珠。

船,艰苦的往前走……由右而左,由左而右。

照例,船离河岸还有两三文时,便要回头。

但,突然间,岸上突然飞起一道长索,宛如长了眼睛般,不偏不倚,套在船头的木桩上。

船家变色惊呼,道:“什么?干什么?”

河岸上没有人答话,但这艘船,却被拉得直往河岸边靠去——著没有千斤气力,怎技得动这艘船。

这时不但船家慌了,船客们也慌了,乱成一团,有的已奔出舱,挤到船头上,纷纷问道/什么事?……什么事?”

“究竟是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万老夫人不由自主,又偷偷瞧了公孙红一眼,只见公孙红虽然端坐未动,但面上却似已变了颜色。

船,终于被拉得靠了岸。

夕阳下,只见拉着那长索的,是十余条劲装大汉,一个个都是浓眉大眼,满脸的漂悍之色。

但在这群凶神般的大汉中,却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一个穿红,一个着绿,脸上都带着春花般的笑容。

最奇怪的,这两个少女手中,竞各各揣着只盘于,一个盘子上放着只翠绿的酒壶,另只盘子上却只是碧玉酒杯。

船家们虽然满怀惊怒,但此刻却已骇得不敢出声,站在船头的搭容们,瞧见这一群诡异的人,更骇得目定口果,动也不敢动了。

只见那两中少女款摆着柳校般的纤细腰肢,轻娜走了过来,走了几步,轻轻一抬脚,也不知怎地,就上了船。

红衣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无畏上天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