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05章 锦帆起风波

作者:古龙

方宝儿暗笑付道:“小铃铛吃醋了。”其实心里暗笑的,又何止方宝儿一人,就连那居鲁大士也咯咯笑道:“这位姑娘说话,似乎有些酸溜溜的,吾邦此美人虽非天上仙子,至少已可算是人间绝色了,尊侯可还看得上眼么?”

紫衣侯尚未说话,铃儿已又冷笑道:“她若也算人间绝色,人间的绝色也未免太多了些,你瞧咱们这些姐妹,有哪个比她丑?何况咱们这些姐妹,不但诗词书画,丝竹弹唱,样样皆精,又都怀有一身武功,而且一个个俱都善解人意,可以对茗清谈,也可以对酒高歌,你们夷狄之邦的女子行吗?”木郎君听得心中暗喜:“看来不要我出手,这安息人所求之事也算吹了。”

居鲁大士却一直边听边笑,此刻缓缓道:“姑娘说的确是不错,佳人虽美,若无情趣就差了许多。”

铃儿道:“你知道就好。”

居鲁大士道:“但我若找个人既绝美,又懂得诗词弹唱,能武能文,能谈能歌的美人出来又当如何?”

铃儿冷笑道:“这人恐怕难找得很,你何时才能找到?”

居鲁大士笑道:“现在!”

铃儿呆了一呆,大笑道:“现在?这美人莫非自天上掉下来的,地下钻出来的不成?”

居鲁大士微微一笑,也不答话,突然解开了衣襟,脱下了白袍,露出了一个身穿粉色紧衣的绝美胴体。

众人骇了一跳,再看这“居鲁大士”已将头上满头黄发扯了下来,露出了漆黑青丝,接着,又在面上扯下些东西,丑陋的面容,立刻变成了绝世的容貌。只见她全身骨肉匀称,再也不能增减一分,秋波明媚,微一顾盼使足销魂,尤其是娇圈上所带的那一分微笑,更是令人目眩神迷。

若说那安息美人乃是人间绝色,这美人便当真是天上仙子!若说那安息美人艳舞销魂,这美人眼波一转便胜过艳舞千次。

船舱之中,来自四面八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数十人,竟一齐被这绝世的美貌,惊得呆住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那安息美人见了她的容光,也不禁自惭形秽,悄悄躲到一边去了。

最最吃惊的,却是帘幕后的方宝儿,他做梦也末愿到这“居鲁大士”,竟是水天姬改扮而成的,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小公主大吃一惊,幸好在方宝儿发出这声惊呼的同一刹那之间,铃儿亦自惊呼道:“你……你不是他的大妻子么?”

木郎君大喝干声,纵身跃起,怒骂道:“我当是候来与某家捣乱,原来又是你这贱人!”水天姬回陈一笑,道:“你好吗?”

木郎君怒喝道:“我好……我想宰了你!”一双枯木般的手臂,十指箕张,指向水天姬的咽喉。

水天姬却依然面带媚艳的微笑,身子动也不动,只是柔声轻笑道:“谁敢在这里杀人?”

紫衣侯亦自轻叱道:“谁敢在这里杀人?”还有一个声音,竟也是叱道:“谁敢在这里杀人?”

这三声惊呼同时发出,一个声音柔媚软腻,一个声音隐隐含威,另一个声音却是尖细怪异,听来有如针刺耳鼓。

木郎君不由得硬生生顿任手掌,只见一个光头赤足,身被麻衣,肤色漆黑如铁的苦行僧人,缓缓走出。

紫衣候道:“大师可是自天竺来的伽星法王么?”语气中已微带惊动之意,显见此僧来历非同小可。

群豪听得这“伽星法王”四宇,更是吃了一惊,只因这伽屋法王虽然远在天竺,但中原武林,早已有关于他的传说:此人不但身怀极为高深的内功,而且还练有佛门密宗中,一种最神奇的瑜伽秘术,入水七日不死,活埋半月不毙,生吃砒霜不毒,赤足走火不伤……

武林传说中,实已将这棚星大师,说成神话般的人物,几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群豪见他突然在此现身,自不免大吃一惊。

只因中原佛家弟子往天些去的,自唐玄奖以来,日渐其多,是以伽星法王汉语倒也十分流利。合十道:“阿弥陀佛,不想施主竟还认得小僧,小僧且为施主一清耳目,再来说话。”转身走到木朗君面前,道:“出去!”

紫衣侯有心想瞧瞧这天竺异人的手段,是以也不说话,众人也想瞧瞧这木郎君如何对付于他,更是袖手旁观。

木郎君纵然暗怀畏惧之心,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做出示弱之态,抗声道:“你凭什么要某家出去?”伽星法王道:“再不出去,休怪小僧无札!”

水天姬娇笑道:“法王要你出去,你不出去,岂非自讨苦吃?”这句话无异火上添油,木郎君怒道:“谁也不能令某家出去!”

伽星法王突然反手一掌,捆向他右脸。

这一掌来得无声无息,木郎君闪电出手一挡,反应可说迅快已极,哪知伽星法王手臂关节似是活的,竟可向外弯曲,只听“拍”的一声,木郎君虽然格住了他手臂,但他手掌仍然着着实实捆到木郎君脸上,如击枯木败革一般,虽末伤着木郎君骨肉,但却大大伤了木郎君面子。

木郎君又惊又怒,怒喝一声,欺身扑上,萎眼间便攻出七招,招招俱是奇诡怪异,令人吃惊。哪知七招过后,掌声一响,木郎君面上竟又着了一掌。

金、木、水、火、士,五行魔宫,每宫主人,都练有一种怪异绝伦的武功,端的令江湖中人闻名丧胆。

“东方青木宫”木郎君父子所练“枯木功”,不但招数怪异,最厉害的便是能打能挨,无论多么阴毒强劲的掌力,都难伤得了他们,但此刻这伽星法王武功招式,竟比木郎君更怪异十倍,木郎君便不禁吃了大亏,两人若是真个生死相挤,木郎君也末见弱了多少,伽星法王也难以伤得了

以他的身份,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人两掌,怎能再厚颜打将下去,突然一个翻身,掠出舱外,接着,“扑通”地一声水响,竟似已跃入水里,水天姬笑道:“打不过人家,竟跳水自杀了么?”

伽星法王道:“这厮此番走去,绝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还另有毒计,女擅越日后可要小心了。”水天姬笑道:“多谢法王指教。”

方宝儿暗笑道:“若论用计,木郎君不知要比水天姬差了多少倍,上当也不知上过多少,可笑这和尚竟还怕她吃亏。”又付道:“就以此事来说,她想必早已在暗中将那真的安息使者居鲁士的模样行动看得清清楚楚,使扮成他的模样前来,借用了他的礼物,不但大出别人意料之外,而

伽星大师面向紫衣候,取出一串檀木佛珠,道:“小僧身在方外,无法致送厚礼,区区之物,但望施主笑纳。”

紫衣侯道:“多谢大师……铃儿接过来。”

铃儿接过佛珠,笑道:“法王当世奇人,无所不能,难道也会有什么事,非要我家侯爷来做不可吗?”伽星大师道:“有的。”

紫衣侯道:“不知大师有何见教?”

伽星大师道:“小僧一生与人交手,有胜无败,今日来此,便是想与当代第一剑客一较武功,尝一尝失败是何滋味?”

众人听得这天些异僧竟是要与紫衣候交手而来,都不禁耸然动容,只有方宝儿却在暗中皱眉:“好好的又要打架?”

只听紫衣侯带笑道:“在下武功荒疏已久,怎会是大师敌手,大师著要求败,确是找错人了。”

伽星大师道:“施主太谦了,此间地方虽不够宽敞,但你我动手已足够,就请施主赐招如何?”

紫衣侯仍然带笑道:“在下已有二十余年未曾与人动手,大师远来是客,在下更不会与大师动手的了。”

伽星大师道:“小僧不远千里而来,施主岂能令小僧失望?”

紫衣侯道:“抱歉得很,在下委实不敢与大师动手。”

伽星大师于枯漆黑的面容,微微变了颜色,道:“施主莫非是瞧不起贫僧,贫僧莫非连与施主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紫衣侯道:“在下并非此意,但望大师莫要强人所难。”

伽星大师默然中晌,缓缓道:“小僧怎敢勉强施主……”突然脱下麻衣,露出了枯黑的身子,又取出了包袱,包袱里乃是一柄铁锤,无数根三寸长的铁钉,伽星大师左手持钉,右手持锤,“钉”的声,竟将女了子钉入肉里,一面道:“但施主若不答应,小僧以求解脱。”口中说话,双

但伽星大师仍是身似无事,面不改色,身上亦无鲜血流出,群豪瞧得大惊失色,方宝儿更是骇得吐出了舌头,半晌缩不回去。紫衣侯道:“大师何苦如此?”

伽星大师道:“只要施主答应,小僧立刻住手。”

紫衣侯微微一叹,道:“大师若真要如此,在下也无可奈何!”竟是说什么也不肯和伽星大师动手。

突然间,只听一阵乐声扬起,那海盗之豪踏着大步,走了进来,躬身道:“晚辈已将新鲜蔬果之簇备好,不知侯爷是否此刻摆筵?”

紫衣侯道:“难为你知道我终年在海上,吃不到新鲜蔬果,每年都为我设想得如此周到。”那海盗之豪道:“侯爷赏脸,已是晚辈莫大荣幸。”

紫衣侯道:“如此就请吩咐你的手下,此刻摆筵便是。”

海盗之豪恭声应了,转身退出,紫衣侯打了个呵欠,道:“各位之事,大多已得解决,在下也觉有些累了,今日就此结束,各位如有兴趣,不妨留下与我同享些新鲜蔬果,否则使请……”

突听有人朗声呼道:“且慢!”一人大步奔出,只见此人头大身矮,双手过膝,额角高阔,眉目开朗。

方宝儿不用再瞧第二眼,便知道他的大头叔叔果然来了,暗奇忖道:“我这大头叔叔不知有什么事要求紫衣侯?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此刻却不知带来些什么礼物?”他瞧见胡不愁双手空空,哪里有什么礼物带来,别人重札相求,紫衣侯都不答应,只怕他所求之事,紫衣侯更是再也

铃儿皱了皱眉头,道:“你既有事相求,方才怎不出来?”

胡不愁恭声道:“在下名卑位低,怎敢争先?”

他长得既不游洒,也不英俊,但气度从容,笑容爽朗,甚是惹人喜欢,铃儿瞧了他两眼,道:“侯爷可让他说么?”紫衣候叹了口气,道:“好,说吧!”

铃儿截口道:“没有礼物带来,你难道不知侯爷的规矩?”

胡不愁道:“晚辈虽无礼物带来,但所求之事,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武林同道,来求侯爷出手,侯爷若是拒绝了晚辈,只怕江湖中所有的武林高手,都难免要在阵前身亡,武林也必将大乱。”

他口才便捷,言语扼要,短短几句话已足够令人动容。

哪知紫衣候却冷冷道:“天下武林高手之生之死,与我何关?我若死了,他们也绝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胡不愁呆了一呆,道:“但……”

紫衣侯道:“三十年前,我已不愿为人出手,何况今日?少年人,你年纪还轻,我劝你也少管别人的闲事吧!”

胡不愁呆在当地,眼珠子转来转去,方宝儿知道他大头叔叔眼珠子一转,就有花样出来,暗道:“这一次只伯他无论想出什么花样,却难将紫衣侯打动了。”一转念间,胡不愁已沉声道:“但此事与候爷也有关系。”

紫衣侯道:“与我有何关系?”

胡不愁道:“武林中此番遭劫,乃是因为不知从哪里来了个怪剑客,要向天下武林高手挑战!”

紫衣侯道:“‘此人口气倒不小。”胡不愁道:“此人口气虽狂妄,但剑法之高,却可称得上当世第一,只怕侯爷你……”干咳一声,住口不语。

他话虽只说了一半,但言下之意,似是:“侯爷你也及不上他。”紫衣侯道:“当世第一?只怕不见得!”

胡不愁见他已有些被激,心头暗喜,口中却故意叹道:“晚辈虽不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以晚辈看来,他的剑法确是无人能及。”

紫衣侯默然半晌,突然哈哈笑道:“少年人,你这激将法虽高,但却激不到我,算他剑法第一,又有何妨?”

胡不愁声色不动,道:“既是如此,晚辈告辞了,只可惜……唉!”

躬身一礼,转身走了出去。眼见他已将走出舱门,紫衣侯突然唤道:“回来!”

胡不愁回首道:“候爷有何吩咐?”

紫衣候道:你且说来听听。“胡不愁道:“凡是学剑之人,都该瞧瞧那人的剑法,那人的剑法……唉!不瞧真是可惜!”

紫衣侯道:“他使的是何剑法?究竟如何高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锦帆起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