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51章 大难竟不死

作者:古龙

风浪平息时,夜已来临。

梅谦最先恢复了神智,星光,斜斜照进来,照着他的脸,他揉了揉眼睛,立刻大呼道:“公孙红……公孙红……:

虽有星光,但船舱中仍景象难辨。

虽有风声,虽有浪声,但大地间都仍似如死般静寂。

过了半晌,才有回应道:“我在这里。”

梅谦道:“好……公孙红,你还未死。”

他语声竞已有些颤抖,却不知为了什么?

影绰绰只见一个人站了起来,又跃厂,又站起……终于踉跄走了过来,却又暖地跌倒。

梅谦道:“公孙红。”

公孙红道:“是我……万老夫人呢?”

梅谦道:“在这……哎呀!”伸手一拉链子,链子空空的。

公孙红失声道:“她……她莫非已……已……”

梅谦道:“我叫她抓紧,谁知她……唉!”

公孙红叹道:“可怜……不想她竟……”

掘谦亦自叹道:“她虽非好人,但这么大年纪,终年漂泊在外,也可说得上是孤苦伶打,有些事,别人也该原谅才是。”

公孙红道:“她外表虽恶毒,其实心里也必定凄凉痛苦得很,是以行事便难免有些失常,这确是应当原谅她的。”

两人死里逃生,心都不由变得软得多了,想到人事之变幻,生死之无常,都不禁为之稀嘘叹思。

突听一人道:“多谢你们说我好话。”

公孙红、梅澈惊喜脱口道:“是万老夫人?”

万老夫人的语声道:“正是我老婆于,我还未死。”

只见一条人影自舱口爬了进来,格格笑道:“不想我老婆子死了,也有人会为我叹息,早知如此,倒是死了也好。”她虽在笑着,但笑声也在颤抖——是欢喜?是感伤?

船,静静地在海上漂泊着。

船舱中三个人,突然觉得此刻言语已变得多余无味。

三个人俱都静下来,谁也不说话。

就在这时,船舱外突然有“搭”的一响。

接着,这条平静漂泊着的船,突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牵动,笔直的,激烈的,倒退着转了回去。

深夜,大海,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变故发生?万老夫人、公孙红、梅谦等三人正都是慷魂乍定,那脆弱的神经,哪能再经得起如此吓人的变故。

三人虽都已精疲力竭,此刻仍不禁全力跳了起来,冲了出去,但凝目瞧了一眼之。三个人都不禁惊得呆在那里,再也动弹不得。

暴风初歇,长夜将尽,弯苍之东,己微见曙色。

这一片无情的忽海之上,黑暗虽仍浓得令人心寒,但以他们三人的目力,已可隐约辨出些景物。

面丽已瞧见了一片陆地的影子。而就在这片陆地上,竞有条模糊的人影,也就是这人影,竞使得这怒海中的孤舟,倒退了回去。

一条长索,络住了船头,将船杭回陆地。长索,显然正是这人影抛出来的。

他以一人之力,竟能拉得动怒海中的行舟。

他以一手之力,竟以逆风抛出这条长索,在如此黑暗中,他竟能将这条长索不偏不倚的套住船头。这哪里会是人?人怎会造成这样的奇迹?这不是海上的妖魔是什么?

万老夫人、公孙红、梅谦,几乎连呼吸都已停止,万老夫人身子颤抖着,突然暖地跪了下去。

怒海无情,天威莫测,此时此地,无论谁都难免会变得多疑、胆小、迷信,又何况是万老夫人?

“砰”地,船身一阵剧烈的震荡,船已着陆。

岸上的人影,格格大笑起来。

那也绝不像是人类的笑声。

那有‘些像是果鸟的夜啼,猿猴的悲鸣,豹狼的嗥嘶……但却又比世上所有难听的声音加在一起还要难听,还要令人心惊!

鬼哭!

世上若真有鬼哭,便是这声音。

凄厉的笑声中,梅谦道:“如何?”

公孙红咬牙道:“无论他是人是鬼,也得和他拼了。”

梅谦道:“对!先下手为强。”

这两人果然不愧为纵横湖海的武林大豪,此刻他们所面对的,虽然是他们平生未遇的诡秘、恐怖之事。

他们的心神虽已骇乱,但胆子却仍未骇破,他们知道无论自己遇着助是什么怪物,也耍拼上一拼。

拼命而死,总比束手就缚的好。

梅谦一句话方自脱口,两条人影已飞身扑出,一左一右,向那狂笑着的怪物当头击下。

这是他们拼尽全力的一击。

海风呼啸,海浪拍岸,再加上这两大武林高手全力一击时所挟带的风声,这声威岂是笔墨所能描述。

万老夫人一颗心顿时拎了起来,她绝不信这两人一击能得手,却又希望他两人这一击能得手。

海岸上的怪物仍在狂笑着。

梅谦、公孙红的掌风,已将“他”身子笼罩。

海岸上的怪物怪笑不绝。

梅谦、公孙红杀手已击下。

风,呼啸,海涛,卷起了巨浪。

rǔ白色的,山一般的浪花,也随着梅谦与公孙红的这杀手一击,卷向那怪物,正似在为他们助威一般。

万老夫人狂喜呼道:“得手了!”

浪花,将那三人的身影一齐掩没。

但就在这刹那间,突然——梅谦、公孙红的身子,竞自浪花中飞了回来,来势竟比去势还快。

万老夫人狂喜的呼声尚未消竭,“砰!砰!”两声,梅谦与公孙红的身子,已跌在船的甲板上。

浪,退了。

那怪物的身子,自浪花中现出。

他站在那里,简直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一动,但中原武林的两大绝顶高手,却已惨败倒地了。

他是如何出手的?

他用的又是何等惊人的手法?

万老夫人胆子当真已骇破了,身于已姥曲成一团,牙齿不住的打着战——那怪物却已—·步步走了过来。

曙色,就像死人的脸似的,惨白中带着种令人战栗的死黑,而混合着一种绝望的铁灰色。

那怪物已走近了。

万老夫人不敢去瞧“他”的模样,却又忍不住要偷偷去瞧,于是,她终于瞧清了这怪物的模样。

她著不瞧,心里多少还有几成认为这怪物是人,这一瞧之后,只有认定这怪物九成不是人了。

只见这怪物由头到脚,不着寸缕,只是夜腰间围着条树叶编成的短裙,露出了一大半比铣还黑的身子。

他头上倒也有员有眼,但面目却有大半被那一首乱草的长发掩住,风吹长发,目光闪动——

那闪动的目光,比夜果更亮,比刀剪更锋利,万老夫人只觉这目光有如饿狼般,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下去。

这是山魅?!是海妖?!还是黑夜的精灵?!

这怪物本来走得极漫,但到了切近,突然一阵风似的卷了上来,瞧也不瞧万老夫人一‘眼,笔直扑入船舱。

接着,便听得一连串“砰晦、刻擦”之声,木板纷飞,本已披风摧残得不成模样的船舱,此刻更被“他”整个拆散了。

万老夫人缩在那里,想逃,怎奈两条腿偏偏软软的全无气力,竟是连站都无法站起来。

她只有圆睁着眼睛,瞧着这怪物在船舱中左冲右突,突然,“他”掀起一块船板,瞧了瞧,碟碟怪笑起来。

“他”怪笑着钻了进去,接着,便有一包包东西被“他”抛出——咸肉、咸鱼、干菜、大头菜、米……

船板下正是船家贮藏食物的所在。

这怪物将食物全都抛出,人也跟着飞了出来,大笑着俯下身子,左看看成鱼,右摸摸咸肉。

突然,他抓起一块生成内,便一口咬下去。

万老夫人瞧着“他”那比饿狼还难看的吃相,听着他那连骨头部一齐咬碎的声音,不禁更是一身冷汗。

“这怪物原来已饿疯了,幸好这船上还有些吃的,否则‘他’不将我这老太婆也连皮带骨一齐吃下去才怪”。

哪知这口,突然放下咸肉,瞧了瞧,叹口气,面上竟是一副想吃又不敢吃的模样。

万老夫人又不禁奇怪;

“他为何不敢吃?他怕什么?”

只见那怪物竞跳了起来,捶胸,顿足,“他”想吃又不能吃,“他”竟是气得要发疯了。

万老夫人瞧得里委实奇怪之至,那好奇心终于战胜了惧怕,竞忍不住问道:“你……你为何不敢吃?”

那怪物掷下咸肉,嘶声道:“我为何不敢吃?只因我要留给那妖精……留给那磨死人的妖精。”

这语声虽然诡异,但却的的确确是人话。万老夫人又骇果了。

她那句话本是脱口问出,根本未曾期望“他”会回答——她委实做梦也未想到这怪物竟会说出人话。

她更末想到这怪物还会怕别人——这怪物本事已大得骇人,能令“他”害怕的那“妖精”,本事之大,岂非更不可思议?

这小小的荒岛上,居然有两个怪物,自己还想活得成么?万老夫人简直连苦水都流出来了。

梅谦与公孙红仍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也不知是活是死?他们纵然还是活着的,想来也活不跃了。

那怪物冲出船舱,提起他两人,瞧了瞧,又“砰”地抛下,冲到万老夫人面前,喝道:“站起来!”

万老夫人牙齿打战,道:“你……你要……要裁……”

那怪物嘶声道:“我要你站起来。”

万老夫人只得挣扎着站起来,颤声道:“我的肉又老又粗,还是……还是这两人年轻力壮,你……你要吃,就……就吃他们两个吧!”

那怪物露出森森白齿,格格一笑,道:“你年纪虽大,身子倒也健壮。”

万老夫人瞧见他那野兽般发着闪闪亮光的牙齿,听见他那说不出有多刺耳的笑声,可真骇得连骨头都酥了,带着哭声道:“你……你真要……真要……”

“我要你将那些吃的全拾起来,送给那妖精去,你若运气好,等那妖精吃剩下时,说不定也分给你一份。”

这怪物横样虽可怕,幸好还是不吃人的。

万老夫人虽被肩上一块块的咸鱼、咸肉压弯了腰,压得透不过气,但暗中总算暂时放下了心。

却也只不过是“暂时”放下心而已。

只因这怪物虽不吃人,但那“妖精”呢?

那“妖精”竞能将这怪物制得如此服帖,“他”究竟又有什么惊人的本事?生得及不知是何摸样?

想来,那模样必定更是骇人!

万老夫人心里既害怕,又好奇,她只觉得在这一日中所经历的惊险与诡异之事,真比她这大半辈子还要多。

岛上,似乎比中士暖和得多。

沿着海岸边,生着一株椰子树,那又直、又高、又细的树杆,就像是一根插在地上的长枪似的。

然后,便是茂密的热带丛林。

万老夫人随着那怪物走过在曙色中发着闪光的柔细沙滩,她那已累得几乎麻木的脚,踏庄沙滩上,就仿佛踏在棉堆里。

四周的树木,景物,甚至那潮湿中微带咸昧的海洋气息,对她说来,全都是那么新奇,陌生。

但此时此刻,她也已全部无心欣赏了。

她只望天上突然击下个霹雷,将这怪物劈死,或是地上突然裂开大洞,令这怪物跌下去。

若没有奇迹,眼见她已活不成。

她瞧着那怪物在前面走着的一双脚——那是双又黑、又瘦、又脏的脚,脚趾长着尖尖的指甲,像是猴爪。

但这双丑得令人恶心的脚,此刻走动的步法,却是说不出的轻柔、曼妙,脚走过柔软的沙滩,全末留下丝毫脚印。

万老夫人一生中,简直从未见到有人轻功如此惊人!

’她暗中在心里付量着,纵是方宝玉、白水官主,甚至连昔日的紫衣侯都包括在内,轻功都未必胜过此人。她自然只有完全放弃“逃”的打算。

她自知能逃走的机会,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那怪物已走入丛林。

“他”一边走,边喃喃的咒着:

“妖精……总有一天……到了那一天,我就要将你那一身细皮的肉,一寸寸割下来。

走了许久,突然驻足,道:“到了,就是这里。”

万老夫人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

她真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在这荒岛的中央,繁密的丛林中,她竟看到了一艘船,船身虽已破烂不堪,但却的的确确是艘船。

说它是艘船,也许并不十分恰当,只因这船实际已只剩下半艘,但这半艘船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章 大难竟不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