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54章 灵犀一点通

作者:古龙

这一掌已并非全是内力与内力的比挤,而是少年奔放的精力与老年累积的潜力之对决。

双掌相接,伽星大师整个人竞被震得飞了出去。

万老夫人失声惊呼。水天姬喜极狂呼。

胡不愁水立当地,动也不动,阳光照着他矮小的身子,在万老夫人眼中,这身子似已突然变得十分巨大。

就连他身上那破烂的衣衫,都似已变为辉煌的盔甲,他那满头乱发,在阳光下也似变为帝王的黄金冠冕。

伽星大师挣扎着爬起,又跌下。

他嘴角已沁出鲜血,身子也难爬起,但口中却突然狂笑道:“好!好!老僧果然没有白等……紫衣侯的秘笈果然天下无双,竟能使这毛头小子胜过了老僧……”

胡不愁木然道:“只可惜你是瞧不到那秘笈的了。”

伽星大师大笑道:“只要这种绝代武功能留传后世,便是武道之幸,便是后人之福,我瞧不瞧得见,又算什么?”

胡不愁望着这例在地上辛苦挣扎,疯狂大笑的异僧,心中突然不由自主生出一种佩服之意。

他的一生,委实只有一个目标。

向武道的颠峰迈进。

无论他是否成功,他的确已尽了最大的努力。

胡不愁叹息一声,忍不住走过去将他扶起。

突然水天姬娇笑喝道:“你这老妖精,还想往哪里逃?”

胡不愁转身望去,水天姬已拉住了万老夫人的衣领。

万老夫人早已悄悄想溜,但还未溜出三步,便被水天姬一把捉住,她身子一软,便已跪倒在地,苦着脸道:“水姑娘,你……你何必又来难为我老婆子?”

水天姬笑道:“难为你?我本该一瞧见你就宰了你才是。”

万老夫人颤声道:“我老婆子对水姑娘一向不错。”

水天姬娇笑道:“你对我不错?我将你当做知心朋友,你却千方百计地要害死我,这难道也算对我不错?”

万老夫人道:“但……但我老婆子虽然有过,却也有功的。”

水天姬笑得越甜,她便越是害怕,怕得连舌头都短了,只因她深知水天姬杀人的时候,总是在甜笑着的。

水天姬果然笑得更甜了,柔声笑道:“你还有功?你有什么功?我倒要听听。”

万老夫人道:“若不是我老婆子,胡不……胡大侠此刻只怕还在那密舱中,又怎么会出来,又怎么会击倒伽星大师?”

水天姬格格笑道:“你这张嘴呀,果然能将死人都说话,但我可不听你这—套,无论你怎么说,我还是要……”

突听胡不愁道:“你饶了她吧!”水天姬回首一笑,道:“为什么要饶她?这老妖精害的人还不够?”胡不愁叹道:“但她说的本也不错,若不是她这一逼,我当真不知要到何日才敢出来,在那密舱中,我委实已全无自信。”

他嫣然一笑,接道:“若不被她这一逼,说不定我永远都不敢出来也未可知。”

水天姬凝目瞧着他,瞧了许久,终于嫡然一笑,柔声道:“好,你说饶了她,就饶了她,我什么都听你的。”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若是对人狠毒,那当真比任何人都狠毒,她若是对人温柔起来,那却又当真比任何人都温柔。

胡不愁笑道:“谢谢你。”

七年的黑暗、艰苦与寂寞,已使他往昔终日挂在嘴角的笑容,得有些生涩,但看来却另有一种魁力。

水天姬凝注着他,轻轻道:“我本该谢谢你才是。”

突然在他面颊上轻轻吻了吻,燕子般掠回茅屋。

等水天姬再从茅屋中出来时,胡不愁已在小溪中洗清了七年的污垢——若非有绝大的定力与决心,这七年的污垢,又岂是任何人所能忍受,

五色帆已卸下,水天姬手中已多了个包袱。

是该走的时候了。

胡不愁道:“万老夫人乘来的船,不知还能不能用?”

万老夫人赶紧道:“能用的。”

水天姬笑道:“船只要不沉,我就有法子叫它走。”

胡不愁道:“船上还有人么?”

万老夫人道:“有的,但却已被伽星杀了。”

胡不愁长长叹息了一声,转目望去,只见脑屋已坐起,盘膝坐在地上,就像是木头雕的,动也不动。

他的人虽未死,但心却已死了。

他已知道自己永远再也不能登上天下武道的巅峰。

胡不愁叹道:“万老夫人,你扶起他吧!”

水天姬道:“扶起他?你要带他走?”

胡不愁道:“无论如何,此人终究是一代武林宗师,咱们岂能将他弃之于不顾?”

水天姬嫣然笑道:“世人皆慾杀,汝意独怜才。”

胡不愁笑道:“不错。”

伽星大师似已完全麻木,万老夫人去扶他,他就站起来,万老夫人要他走,他就举步。

胡不愁自那密舱中捧出了数十本黄绢书册,用五色锦帆仔细包起,他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谨慎而恭敬。

甚至连水天姬,瞧见这些书册时,都不禁肃然起敬。

这正是一代奇侠紫衣侯毕生心血的结晶,这正是天下武功精华之所在,这正是绝世的宝物。

万老夫人虽不敢去瞧,也忍不住要去偷偷瞧上几眼。

只有伽星大师,他甚至连眼珠子都未动一动。

他似已自知绝望,瞧也不过徒增悲痛。

胡不愁背起包袱,万老夫人当先带路。

水天姬目光四转,幽幽道:“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天我不想快离开这鬼地方,但如今真要定,我竞有些舍不得走了。”

她嫣然一笑,接道:“直到现在,我才发觉这鬼地方竟是如此可爱,假如有一天,我能抛开一切,住在这里,那我真的什么地方都不想去了。”

胡不愁凝注着她,微微笑道:“只要你真的这么想,那一天总会来的。”

水天姬道:“真……真的么?”胡不愁道:“真的。”

两人目光相遇,心头都不禁泛起一种甜蜜之意。

巨大的包袱,在胡不愁肩上,竟是轻若无物,他大步而行,万老夫人更是归心如箭,走的自也不慢。

片刻间几个人便召走到海边。

阳光映着碧海,碧海连天,胡不愁放眼望去,但觉心胸一畅,七年的积郁,在这一瞬问,便已被海风吹击。

但船呢?

海岸边但有rǔ白色的浪花飞溅,哪有船的影子。

胡不愁目光转向万老夫人,道:“船在哪里?”

万老夫人面上早已变得惨白而无血色,四肢出似惧部僵木,声音也都已嘶哑,颤声道:“明……明是在这里的……明明……”

水天姬道:“明明是在这里,怎会不见了?”

万老夫人道:“奇援……奇怪……奇怪……奇怪……”她一连说了七八个“奇怪”,似乎再也不会说别的话。

胡不愁道:“莫非是被浪冲走?”‘

万老夫人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将船……”

水天姬截口道:“若不可能被浪冲走,那就是被人驶去。”

万老夫人道:“不可能,不可能,公孙红与梅谦明明已死了。”

水天姬跺脚道:“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但船却明明不见了,这究竟是怎么回窜?难道撞见了鬼不成?”万老夫人满头大汗,喃喃道:“奇怪……真奇怪……”

伽星大师突然大声道:“那两人没有死。”

水天姬道:“你怎知道?”

伽星大师冷冷道

“是我下的手,我怎会不知。”

万老夫人道:“但我明明瞧见……”

伽星大师道:“老僧下手,难道还会没有分寸么?”

这句话说出,再也无人和他争执——武功练到伽星大师这样的地步,下手又怎会没有分寸。

万老夫人“噗”地坐在地上,失声道:“完了……完了……船一定是被那两人偷偷驶走了。”

伽星大师仰天怪笑道:“好!好!船走了最好,大家都休想回去,胡不愁呀胡不愁,你七年的苦练,就全白费了。”

七年的苦练俱付流水,幸福的撞倔也成泡影,这打击又岂是任何人所能忍受,但胡不愁与水天姬对望一眼,两人却笑了起来。

水天姬道:“这里有木头么?”

胡不愁道:“自然有的。”

水天姬笑道:“只要有木头,咱们就能回去。”

以帆布、树皮,以及一种这海岛所特产的树胶所搓成的绳索,是异常坚固的,甚至连胡不愁都难拉断。

海岛上生长的树木,高而巨大。

以如此坚固舱绳索,如此巨大的树木所造成的木筏,虽无海船的灵便,也足以禁受海上的风浪。

又何况木筏上的都是绝顶高手,又有谁在乎区区风浪。

二十三天后,木筏便已完成。

水天姬兴高采烈,在木筏上扯起了五色帆。

五色帆终于又飘扬在海上!

航行十分顺利,一个时辰后,已瞧不见那海岛的影子,白天有海上的季节风,帮他们辨别方向。

晚上,则有星辰。

满天星辰,每一粒星辰,却象征着他们一个希望。

于是朝阳又升起。

甜睡了一夜的水天姬,在朝阳下看来更是娇艳如花。

胡不愁喃喃道:“只要没有暴风雨,几天后咱们就可回去了。”

水天姬嫣然笑道:“绝不会有暴风雨的,老天对咱们已虐待了七年,现在,也该是他老人家补偿咱们的时候了。”

万老夫人立刻接口笑道:“不错,不错,以我老婆子的经验,这几天绝不会有暴风雨,水姑娘和胡大侠都己时来运转了。”

水天姬笑道:“你倒是善颂善祷。”

胡不愁遥注着海天深处,缓缓道:“七年……故人别来不知是否无恙?”

水天姬道:“你还多想什么,反正就快见着他们了。”

胡不愁展颜笑道:“我已等了七年,不知怎的,这几天反似等不得了,我那莫大哥、金二哥……唉!他们现在想必已声名大起。”

水天姬笑道:“凭他们的本事,想不成名都不可能。”

胡不愁道:“正是如此……万老夫人,你可知道他们近来的消息?”

万老夫人道:“我……我不太清楚。”

水天姬失笑道:“同样的话,你已不知问过多少次了,她也不知已回答过多少次,现在你还要问个什么?”

胡不愁道:“我总是有些不放心……我总是有些不信,万老夫人在江湖中可说是万事通了,又怎会不知道他们的消息?”

水天姬道:“万事通总也有不知道的事。”

万老夫人赶紧赔笑道:“正是,正是。”

过了半晌,胡不愁又道:“还有宝儿,这孩子想必已长大了,以他的聪明,我深信他必能成名,只是,却猜不到他已长成什么模样?”

水天姬笑道:“这句话你也……”

胡不愁截口笑道:“我知道这句话魏也不知说过多少次了,但我只要一想起他以前那种调皮捣蛋的样子,就又忍不住要重说一次。”

水天姬默然半晌,幽幽道:“你如此想他们,却不知他们是否在想你?”

胡不愁笑道:“自然也想的……就算不想,我也要想他们。”

水天姬道:“但人家若不想我,我就绝不去想他们。”

胡不愁笑道:“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你……”

突然间,一直木然呆坐在那里的伽星大师,竟又仰天狂笑起来,笑得那么奇怪,笑得那么可怕。

水天姬皱眉道:“你笑什么?”

伽星大师狂笑道:“我笑你们都是在痴人说梦。”

水天姬嗅道:“你才胡说八道,我们……”

伽星大师道:“你们再也休想见着他们了,你们再也休想回去。”万老夫人变色道:“你……你说什么?”伽星大师道:“这只木筏,立刻就要沉了。”水天姬跳了起来,喝道:“你……你放屁!”伽星大师冷冷笑道:“绳子立刻就要断了。”水天姬、胡不愁、万老夫人,不由自主,俱都垂首望去,只见绑住木筏的绳索,果然每一段都断了十之八九,只剩下细细的一支,维持着木筏不散,但谁都可瞧出,这是再也支持不了半个时辰的。

胡不愁纵然镇定,此刻也不禁为之失色,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伽星大师闭起双目,冷冷道:“这自然是老僧动的手脚。”

水天姬一把揪佐他,怒道:“你疯了?你难道也不要命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灵犀一点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