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55章 盗亦有道

作者:古龙

水天姬道:“嗯,若是有人,早已出来瞧了。”

胡不愁道:“这艘船若真是被海盗洗劫,但愿海盗手下留情。”

水天姬道:“莫要将食水也劫去。”

胡不愁道:“你坐着,我……”

水天姬搬:

“我也陪你进去瞧瞧。”

两人俱是聪明绝顶的人物,一句话根本不必说完,对方便可接着说下去。两人相视一笑,相拥而起。

他们互相依假着,想走入船舱,但还未定出几步,两人便不禁同时驻足,同时惊呼出声来。

死尸!他们竞赫然发观一具死尸

那具死尸就例在船舱口,身上的衣裳固是破烂不堪,须发也是又脏又乱,显然生前便已在海上飘泊许久。

死尸身上并无伤痕,但眉心……

眉心竞赫然有一道血口。

水天姬身子一颤,道:“你瞧……你瞧这死尸致命的伤痕。”

胡不愁也已面色大变,失声道:“白衣人。”

水天姬道:“一……一定是他,除了白衣人外,我想不出还有谁的手法如此干净俐落,但死的这人又是谁?”

胡不愁道:“值得白衣人下手的,必非泛泛之辈。”

水天姬道:“我去擦干净他面上的血污,说不定就会认出他了。”

胡不愁目光凝注着一点,缓缓道:“不必擦了,我已认出了他。”

水天姬随着他目光望去,舱门旁,闪动着晶亮的光芒的,乃是件奇异的兵刃——一柄奇异的刀。

水天姬失声道:“天刀梅谦?!”

胡不愁沉声道:“我虽未见过梅谦,也没见过这兵刃,但此人必是‘天刀’梅谦无疑。”

水天姬道:“原来他们并没有死,原来这艘船就是万老夫人乘来的那艘,他们醒了后,将船偷偷驶走,却不想在海上遇着了白衣人。”

胡不愁道:“梅谦既在此,公孙红想必也在。”

水天姬叹道:“公孙红想必也难逃毒手。”

胡不愁沉吟道:“但这其中还有奇怪之处。”

水天姬道:不错,是有些奇怪……他们纵然在海上遇着白衣人,但海面如此宽阔,白衣人又怎知他们在这船上,又怎会到这艘船上来取他们的性命?”

两人绕过死尸,再往里面走,果然又发觉一具死尸。

这具死尸面朝下,双手伸在面前,十指如钩,像是想抓穿那甲板,他在临死前,显然还在挣扎着向前爬。

胡不愁道:“公孙红果然在这里。”

水天姬凄然道:“他也算得是……”

一句话末说完,那死尸突然发出了声音。

水天姬、胡不愁可当真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倒退了两步,只听这声音模糊不清,呻吟着道:“我…示非公孙红……”

水天姬抓紧胡不愁的手,颤声道:“你是谁?”

那“死尸”却再也不能回答,只是不断呻吟着道:“水……水……水……”

一提起、火”,胡不愁与水天姬立刻觉得嘴chún已都火烧般裂开,立刻也几乎说不出话来。

水天姬哑声道:“水……水在哪里?”

那“死尸”的手指动了动,点了点舱板。

胡不愁与水天姬立刻扑了过去,“砰”的蹬在船板上,掀起了那块板子,下面果然有几个瓦制的水缸,还有紫铜水壶。

两只手一齐伸了下去,将水壶口送到水天姬的嘴边,水天姬要将壶口送给胡不愁。

但两人瞧了那“死尸”一眼,还是一齐将壶口送了过去。

水,当真是生命的泉源。

有水入口,那已奄奄一息,不能动弹的“死尸”,便突然有了活力,两只手紧抓着水壶,再也不肯放松。

水,也使得水天姬的脖子明亮起来,她就像是朵枯萎的鲜花,一得到水的滋润,便又恢复了娇艳。

那“死尸”已翻过了身,平躺在板上,满足地喘息着,眉心,也赫然正有一条血口,只是想必并不十分深。

否则他又怎会活到此刻。

胡不愁最后将那壶水喝得点滴不剩,也喘息着道:“你究竟是谁?”

那“死尸”道:“我?我才是‘天刀’梅谦。”

水天姬道:“呀….死的那人是公孙红?”

梅谦道:“嗯……你们是谁?”

胡不愁抢先道:“在下胡不愁,乃是……”

他话未说完,梅谦已霍然睁开双目失声道:“胡不愁?你可是方宝玉的师叔?”

胡不愁展颜笑道:“不想宝儿的名声己如此响亮。”

却见梅谦又闭起眼睛,喃喃道:“天幸……天幸……要我死前还能见你……”

胡不愁讶然道:“你难道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梅谦道:“有……有许多……”

胡不愁道:“你慢漫说吧,不忙,反正时间还多得很。”

梅谦嘶声道:“时间已不多了,我一喝下水,就活不长了,最多也不过……”

胡不愁跌足道:“呀!我竟忘了,伤重之人,最忌喝生冷之水,但你既明知如此,怎地也……也要……喝?”

梅谦掺笑道:“能喝到水,死又何妨。”

水天姬凄然道:“我也知道这种滋昧,也知道你的心情,有时一口水的确比生命还要可贵,你……你就快说吧!”梅谦道:“白三空你认得?”

他忽然提到“白三空”这名字,胡不愁又不禁吃了一惊,强笑道:“自然认得,弟子怎会不认得师傅。”

梅谦道:“好!好……你师傅实未死……”

胡不愁道:“我知道。”

梅谦道:“当今江湖中人,虽知他末死,都以为他隐居在金氏园林之中,不见外客,却不知他不但早已化身而出,而且也已在江湖中做了不少事,那日泰山之会,揭穿火魔神火葯藏处的,也就是他老人家。”

胡不愁又惊又喜,却又忍不住问道:“什么泰山之会?什么火葯?”

梅谦道:“这些事,你回到中土,就会知道的。”

胡不愁道:“你莫非见着了他老人家?”

梅谦惨笑道:“我若末见着他,也不会身在此处了。”

胡不愁笑道:“为什么?”

梅谦道:“我壮年才至东瀛学武,未到东瀛前,与他本是儿时旧友,是以此处重逢时,他才会对我说出了件秘密。”

胡不愁更奇怪,急急追问道:“什么秘密?”

梅谦道:“白衣人的秘密。”

胡不愁耸然动容,失声道:“他老人家说了些什么?”

梅谦道:“他自白衣人剑下重生后,便苦苦研究自衣人的武功路数,皇天不负苦心人,这许多年来,他终于研究出白衣人武功的破法,只是他心感白衣人剑下留情之恩,是以从不肯将此破法说出。”

胡不愁道:“但……但他老人家又怎会告诉了你?”

掘谦道:“只因我见着他时,他正要以身赴险,此去生死存亡,实不可扑,为了他唯一的孙子方宝玉,他才将这秘密向我说出。”

胡不愁道:“为了宝儿?”

梅谦道:“只因方宝玉已被当今天下武林公认为白衣人的对手。”

胡不愁道:“既然如此,他老人家为何却向你……前辈说……”

梅谦截口叹道:“他若将此秘密说与方宝玉,岂非有负白衣人之恩情,但我……唉,我与白衣人也是好友,他向我说出这秘密,只是要我速至东瀛,劝阻白衣人……白衣人若知道中原武林已有人能破解他的武功,只怕便会打消重来中原,以血洗剑之意,那么不但宝玉得救,江湖也可免遭此劫。”

胡不愁动容道:“但……但前辈你……”

梅谦道:“我受他重托之后,立刻兼程东来,谁知在船上便被人误解,我苦于不能解释,便只有……只有……”胡不愁缀然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前辈当真是英雄。”

梅谦惨笑道:“英雄?英雄又如何?一场惨杀之后,接着又是一场风暴,然后,又遇着个豺狼野兽般的怪人。”

胡不愁苦笑道:“那,那是伽星大师。”

梅谦失声道:“哦!原来是他。”

默然半晌,终于又道:“我虽被他一掌震昏,其实却未负伤,醒来后立刻与公孙红乘涨潮时将船驶走,驶向东瀛。”

胡不愁道

“那公孙红……”

梅谦叹道:“我为了要避免他再加阻挠,只有将这秘密隐约透露一些给他,他果然立刻以全力助我,却不想我等还未到东瀛,便已在海上遇着了白衣人。”

胡不愁忍不住道:“但前辈又怎知那船上是白衣人?”

梅谦道:“敢以孤舟横渡怒海的,除了他还有谁?”

胡不愁长叹一声,俯首道:“不错!”

梅谦道:“我唤他上船,婉转向他说出,中原已有他武功之破法,劝他打消再至中原之意,原船重返东瀛。”

胡不愁道:“他……他怎么说?”

梅谦长叹道:“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我冷笑。”

胡不愁黯然道:“我可想得出他那冷笑的模样。”

梅谦满面冷汗,断续着道:“这冷笑无异是逼我出手,我本也有恃无恐,谁知……白三空虽已研究出他武功的破法,但这几年来,他却又早已将这破绽弥补。唉!此人剑法之奥妙,于今已真可称是天衣无缝。”

胡不愁又垂下了头,默然半晌,喃喃道:“前辈一败,他自然也不肯放过公孙红了。”

梅谦惨然道:“我死不足惜,只可惜中原武林……”

水天姬忽然道:“中原武林真的再无人是他敌手?”

梅谦道:“直到此刻,我委实想不出谁是他敌手?”

水天姬道:“那方……方宝玉……”

梅谦叹道:“那方宝玉之武功,虽己妙参天理,却可惜炉火尚未纯青,尚不足与白衣人那千锤百炼的剑法相比。”

说到此刻,他每说一个字,都不知耍费多少气力,他每说一个字,身子都会起一阵颤抖。

水天姬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耳畔似乎已听得白衣人那冷漠的语声:

“七年后重来,以血洗剑上之辱。”

她眼中似已瞧见中原武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梅谦的胸膛急速地起伏着,呼吸已越来越短促,在说过这许多话后,他残余的生命,便已所剩不多。

胡不愁喃喃道:“但家师所研究出的那破法,想来毕竟还是有些用的,是以前辈在白衣人那致命的一剑下,还能不死。”

梅谦道:“正……正是……”

胡不愁道:“不知前辈可否将那破法说出?”

梅谦道:“自……自然可以,只……只是……我……”

那种精奥的武功,又岂是三言两语所能叙出,此时此刻的梅谦,又怎有精力再说下去。

胡不愁也已瞧出此点,沉吟半晌,断然道:“前辈先将家师的去处说出,弟子再去问家师也是一样。”

梅谦道:“但……但愿他……未死……他……他已去……白水宫,”

胡不愁失声道:“白水宫。”

水天姬也变了颜色,颤声道:“他……他老人家为何要去白水宫?”梅谦道:“只因为他……他的……”

“他的”什么?

梅谦永远出说不出了。

夜色,笼罩了海洋。

没有灯,胡不愁与水天姬,静静的坐在黑暗中,船在飘荡,海浪在起伏,他们都只是坐着不动。他们也不知已坐了多久。胡不愁突然喃喃道:“他的什么?梅谦想说的,莫非是‘他的孙子’?莫非宝玉已去了白水宫?而且已陷身其中,是以他老人家赶去施救。”

水天姬没有说话——她还能说什么?

胡不愁喃喃又道:“但愿他未死……梅谦既说‘但愿’,他老人家想必危险甚重,那么,宝儿……宝儿岂非更……”

水天姬突然嘶声道:“你莫要说了。”

胡不愁说道:“是,我不说了。”

水天姬道:“有些话,你不说我也知道。”

胡不愁凄然笑道:“你……你知道?”

黑暗中,他瞧不见她的面容,尚——这双眼睛里,此刻已满贮晶莹的泪珠。

水天姬幽幽道:“你放心,我虽然……虽然对你好,但……但你师傅在白水宫,若有三长两短,你就永远不要再见我,我……我绝不怪你。”

胡不愁垂下了头,默然良久,方自黯然道:“谢谢你。”

他垂下头,只因他不愿被水天姬瞧见他目中泪珠,但“谢谢你”这三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盗亦有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