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56章 老而不死

作者:古龙

胡不愁终于疯狂般扑上去,将那鸡肉吞下。

这一口不吃还罢,这一口吃下,那肉的滋昧,刺激得他不但身子颤抖,就连灵魂都颤抖起来,

他整个人都已投入饥饿的魔火,被折磨、被煎熬!那已不是肉体的痛苦,那痛苦已属于灵魂。

万老夫人柔声笑道:“孩子,请吧,那些都是你已背熟了的,你说出来有多容易,总比忍受饥饿要容易得多……”

胡不愁缩起身子,将头夹在膝盖里。但万老夫人的语声,那似乎带着魔力的语声,还是要往他耳朵里钻进去。

万老夫人道:“只要你说出来,不但这整个鸡腿是你的,还有这烧肉——猪肉、牛肉,还有洒着胡椒的羊肉,蒸得又白又大的馒头……”

胡不愁狂吼道:“住口!……求求你,住口”

如凄厉的吼声,当真有如负伤的野兽所发出的,令人闻之心碎,但万老夫人却似全未听到。

她还是缓缓接着道:“你瞧,这猪肉烤得多好,肉皮又香又脆,还有这羊肉,肥肥的羊肉,你若夹在馒头里吃,只要轻轻咬一口,保险你一嘴都是油。”胡不愁嘶声道:“我——我说——”

万老夫人大害道:“你肯说了么?”

胡不愁捶着胸,撞着头,但口中终于哀呼道:“我肯说了……我不是人…。·我肯说了……

海盗们将水天姬抬了出去,远远地抬到右舷接近船尾的一个避风处,粗豪的笑声,才又爆发出来。

一个麻面汉子,左耳吊着只金环,腰带上斜插着柄闪亮的弯刀,神情看来最是诡异,此刻哈哈笑道:“不想那老怪物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个老风騒,竞还耍弄个年轻的小伙子,关在船里捣鬼。”

另一个身子奇大,脑袋却奇小,奇大的身子穿着件小绿马甲,奇小的脑袋上却扎着条大红头巾,桀桀笑道:“只是这老风騒眼光也太差了,选来选去,竞选了那么个大头猴子!那把瘦骨头,哪禁得起她折腾。”

另一人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就因为她年纪大了,所以才不敢找咱们,否则要散的可就是她那把老骨头了。”

小脑袋冷笑道:“你懂,你懂个屁,越老的才越有劲。”

那人笑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不上?”

小脑袋重重往地上“碎”一口,道:“我小鲤鱼就算八中没见过女人,也不会要她,你瞧她那一身死肉……啐!”

目光一转,突然笑道:“何况这里还有个美人儿在等着,各位若是我的好兄弟,就让我小鲤鱼先拔个头筹如何?”

麻面大汉道:“那不行,她哪禁得起你。”…

另一人笑道:“还是让我吧,我最斯文。”

突听一人冷冷道:“你们都站在一边去。”

只见此人黑皮靴,黑包头,全黑的洒脚裤子,用条黑布带扎住,一脸生铁般黝黑的横肉,右眼上戴着个黑眼罩,竟是个独眼龙、

但他虽是独眼,那一只眼睛里发出来的光,却比别人两只眼睛还亮,还凶,还令人害怕。

海盗们见了他,竞果然都退了一步。

那小鲤鱼赔笑道:“龙老大若是要,自然该龙老大占先的!”

独眼龙冷冷道:“不要。”

小鲤鱼喜道:“老大若是不要,那么我……”

独眼龙道:“你去到厨房弄碗热汤,弄块肉来。”

小鲤鱼怔了怔,呐讷道:“但……但咱们不能给她吃的。”

独眼龙厉声道:“谁说的?”

小鲤鱼道:“那老……老……”

独眼龙怒道:“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

小鲤鱼再也不敢说话,但瞧了地上的水天姬一眼,瞧见她那最易激起男子兽慾的衰弱模样,终于硬着头皮道:“但……但这女子若是有了气力,咱们只怕就动不了她了。”

独眼龙冷冷道:“咱们本就不动她。”

这句话说出来,海盗们全都吓了一跳——就连水天姬,她神智虽已全都麻木,但也吓了一跳。

她若是能张开眼睛瞧瞧,便可瞧见海盗们脸上那副难受,那副失望的模样,终于还是小鲤鱼壮起胆子,道:“但……龙老大,这已是到嘴的肥肉,咱们为何不……”

独眼龙冷冷截曰道:“你想动她?”小鲤鱼赔笑道:“老大你也该可怜可怜小兄弟们,兄弟们已有七八个月没上岸了,七八个月没见过女人,这滋味可真不是人受的。”

话犹未了,独跟龙已抡起蒲扇般的大手,“吧”的给了他一巴掌,直将他整个人都打得飞了出去。

独眼龙一只眼睛里凶光四扫,厉声道:“还有谁要说话?”

这些凶神恶煞般的海盗,在他面前,居然一个个全都服服贴帖,竟真的没有一个再敢说话的。

独眼龙道:“谁到厨房里去拿东西?”

海盗们争先恐后,一齐涌了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提着肉,端着汤,拿着馒头,奔了出来。

独眼龙冷笑道:“你们面上虽然听话,心里必定不服,龙老大与这女子非亲非放,为什么要强出头来放她?”

海盗们心里说是,口中却齐声道:“不……不是。”

’独眼龙怒吼道:“是不是?”

海盗们这才齐地垂首道:“是。”

独眼龙冷笑道:“但你们若认为龙老大不讲理,你们就错了,我要放这女子,自然是有缘故、有道理的。”

他不等别人说语,便又接道:“我且问你们,那老妖婆可恨不可恨?”

海盗们这次却是真心的了,齐声吼道:“可恨!”

独眼龙道:“咱们若将这老妖婆带回岸上,还有没有脸去见头儿?就算头儿不怪咱们,但这种丢人的事若是传出去,咱们这条船还能在海上混么?”

这句话更是说到大家心里,一个个咬牙切齿,骂道;

“这老怪物,老不死!”

独眼龙冷笑道:“你们除了在嘴里骂,还能将她怎样?”

海盗们面面相觑,颓然道:“咱们非但打也打不过她,就连骂也骂不过她。”

独眼龙厉声道:“这就是了,咱们既没法子,就得找人帮忙。”

海盗们苦着脸道:“找谁?在大海上咱们能找谁?”

独眼龙指着水天姬,一字字道:“就是这位姑娘。”

海盗们耸然道:“她?……找她?”

独眼龙冷笑道:“你们这群呆鸟,难道未曾见到那老妖婆对这位始娘是何等惧伯?若不是这位姑娘已饿得没有力气,那老妖婆只怕立刻就要跪下。”海盗们想了想,齐地展颜笑道:“不错…。.·的确如此……到底是龙老大有头脑。”独眼龙叱道;

“既已知道不错,还不快些将热汤送上。”

水天姬慢慢的喝下了那碗热汤,又吃了半个馒头,一小块肉,眼睛终于睁开了,眼睛里又有了光。

她终于坐了起来,嫣然一笑,道:“谢谢你们。”

她不笑也没什么,这一笑,却令海盗们全都瞧得呆了,他们做梦也未想到过世上竟有如此动人的微笑。

水天姬瞧见他们的模样,笑得更甜了,轻笑道:“我本来已准备死的,但你们却救了我,也救了他,我……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们才好。”

突然盈盈站起,在每人面颊上都亲了一下。

海盗们本已呆住了,这一下更都变成了木头人,就算用刀在他们身上砍一刀,也没人会觉得疼的。独眼龙吃咆道:“姑娘,你……在下……”

这大汉方才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但此刻在水天姬面前,却似已变成了个小孩子,连话都说不出。

水天姬嫣然笑道:“你放心,你们的事,包在我身上。”

独眼龙道:“那……那老妖婆。”

水天姬道:“她这次再也逃不了的。”

独眼龙瞧了她一眼,瞧见了那甜蜜而动人的微笑,那温柔而可亲的微笑,终于鼓足勇气,又道:“但……但像姑娘这样的人,也能下手杀人么?姑娘你可杀过人么?”

他方才还蛮有把握,但此刻瞧见水天姬抚媚的笑容,却又不敢相信自己了。

水天姬娇笑道:“我一个人也没杀过。”

独眼龙叹道:“这……只怕……”

水天姬娇笑着截口道:“我没有杀过一个人……我只杀过五千多个。”

独眼龙怔在那里,直翻白眼,海盗们更是一个个目瞪曰呆,水天姬却伸直了四肢,舒服地躺了下去。

海风欧乱了她的头发,也吹起了她本已不像衣裳的衣裳,她那双莹白修长的玉腿,便完全露了出来。

这双腿虽已有些脏,虽已不如昔日的光泽丰润,但那柔和的曲线,玲珑的足踝,仍足打动所有男人的心。

水天姬却完全不在乎。

她像是根本就未将这些男人当作人似的。

但这些男人可受不了啦,一个个喉结上下移动,不住地咽口水,一个个虽不敢看,却又忍不住要看。

独眼龙终于忍不住道:“姑……姑娘还不去?”

水天姬道:“体力还未恢复就去,万一打起来怎么办?”

她说“万一”,意思自然是说万老夫人是不太敢和她动手的。

独眼龙只有垂首道:“哦!”

又过了半晌,又忍不住道:“和姑娘一齐上船的那位是……”

水天姬道:“他叫胡不愁,他……”

嫣然一笑,又道:“你看他怎样?”

她这嫣然一笑,已无异说出了她和胡不愁的关系。

独眼龙当然只有赔笑道:“很好很好,只是……恐怕……稍为太弱了些。”

水天姬笑道:“他弱?……嘿!他若不是被饿了十几天,像你们这样的人,他一个最少可以打你们八百五十个。”

独眼龙道:“是……是,但现在,他却是危险已极。”

水天姬笑道:“危险?……他若真有危险,我还会躺在这里么?他若真有危险,莫说我还能走就是爬也要爬去的。”

独眼龙道:“但……但那老妖婆。”

水天姬道:“你放心,那老妖婆绝不会杀他的,就算他打了那老妖婆八个耳光,就算他咬下那妖婆一只耳朵,那老妖婆也不敢动他的。”

独眼龙一只眼睛瞪得有两只那么大,道:“为什么?”

水天姬道:“因为那老妖婆有件事要求他。”

独眼龙更奇怪了,道:“那老妖婆反而要求他?”

水天姬笑道:“嗯!你不相信?”

独眼龙道:“但姑娘未曾瞧见,怎会知道?”

水天姬道:“我不用瞧见也能猜得到的,他……”

语声未了,突然一声尖锐的惨呼传了过来。

这惨呼之声竟是万老夫人发出的。

独眼龙耸然道:“老妖婆……这是怎么回事?”水天姬亦是怒喜俱集,道:“扶我进去。”

独眼龙俯身扶起了她,手指触到她肌肤的时候,身子突然起了阵异样的颤抖,几乎要突然窒息。

水天姬道:“扶我过去。”

独眼龙深深吸了口气,道:“是,但……但……”

水天姬道:“还但什么,快!”

独眼龙道:“但姑娘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怎能……”

水天姬轻叱道:“谁说我连走路的气力都没有,我只不过要将每分力气都留给那妖婆,知道么?……快!

独眼龙长长吐了口气,道:“是!”

以他的气力,像水天姬这么重的人,他十个都能举起,但不知怎地,此刻水天姬这温暖而柔软的身子靠在他身上,他竟觉重得很,他简直连气都透不过来,他简直连路都几乎走不动了。

但他总算还是走到那舱房门口。

船舱中又静了下来,门还是关得紧紧的。

水天姬道:“撞开门。”

海盗们动手的本事虽不行,但撞门的本事总是有的,几个人肩靠着肩一撞,“砰”的门已大开。

只见万老夫人左手捂着右脸,满脸都是鲜血,胡不愁软软的靠在椅子上,嘴上竞也满是血痕。

万老夫人的右手,正扼住胡不愁的脖子,舱门一开,她手立刻松了,倒退三步,怒叱道:“什么……”

“人”字还未出口,瞧见了站在门口的水天姬,她便像是被人扼住脖子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门一开,水天姬就站直了。

她脸上又充满了那种动人心魄的微笑,看来容光焕发,谁也不会想到她方才还是个奄奄一息的人。

她微笑着道:“万老夫人,你好么?”

万老夫人身子虽已僵如木石,但脸上每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老而不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