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洗剑录》

第59章 多情种子

作者:古龙

黑纱女道:“你可知为什么不能招架?”

宝玉道:“我……还未想到,但……”

突然大喝道:“我想到了,因为这部位是人的死角。”

黑纱女凝注着他,缓缓道:“不错,任何人的足底,都是他的死角,由这种死角刺出的招式论。把世界看成生生不息的过程,认为世界并非事件的累积, ,正是天下各门各派武功都没有的,所以,也正是任何人都不能招架的,我这三招之精华,正是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

宝玉忍不住大声道:“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正是兵法中之精革……我如今才知道,兵法与武道虽是两回事,却有一脉贯通。”

黑纱女道:“正是如此,你总算懂了。”

宝玉动容道:“这一招的确是天下各门各派都没有的,因为任何人都想不出怎样才能从这种角度出招,因为任何人都未能体会出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萃。”

他长笑接道:“若非不世之奇才,又怎能想得出这样的招式。”

黑纱女淡淡道:“如此说来,这一招确是不能抵挡的了?”

宝玉道:“那却不然。”

黑纱女道:“哦!为什么?”

宝玉道:“只因你还忘记几点。”

黑纱女道:“你且说来听听。”

宝玉道:“最重要的一点是,就在你刺出这一招的同一刹那间,别人也会向你刺出一招的,因为在这一刹那间,你简直没有防御自己之力,除了你使用此招时,是在和别人考较武功,否则别人又怎会让这良机错过?”

黑纱女突然沉默了下来。

宝玉接道:“你在刺出这一剑时,若能想出该如何防守,那么你这一招纵不能说从此绝对无人抵挡,至少现在已可横扫天下了。”

黑纱女目光做梦似的瞧着远方,缓缓道:“我不能。”

宝玉道:“你确是不能,只因在这一刹那间,你已将自己置于死地……这虽是你这一招中之精萃所在,但却也是这一招之破绽所在。”

他长长叹了口气,接道:“所以,你这一招虽然妙绝天下,却不实用。”

黑纱女沉默了许久许久,终于闪开身子,道:“你走吧!”

黑纱女走了,她根本不再给宝玉说话的机会。

但宝玉站在那里,却没有走下去。

他在思索。

在短短半天之内,他遇着三个极为奇怪的人,第一个人,向他突施杀手,却又手下留情。

第二个人,也向他施出一着杀手,但也手下留情,最奇怪的,这人施出的杀手,竟与那东海白衣人相同。

而第三个人,是他唯一瞧见面目的一个,她虽然是那么冷摸,但宝玉却总觉得她像是和自已有种奇异的关系。

哪知这第三个人,还是向他施出了一着杀手,但是她非但手下留情,简直可说是根本没有动手。

为什么这三个人都要向他施展杀手,而又都手下留情,他们施出的招式虽然厉害,但却全都似无意取他性命。

这三招既然都可说是当今天下最最霸道,最最狠辣的招式,他们既然无意取宝玉性命,却又如何要施出此等招式?

宝玉心念一闪,突然想到:

“莫非他们只不过是要向我指点招式?”

“莫非他们都和我有种神秘而奇异的关系?”

“但这‘白水宫’中的人,又怎会和我有什么关系?何况,世上根本就不会有三个人,和我有这样的关系。”

这些问题竞全都是互相纠缠,而又互相矛盾的,宝玉头都想疼了,还是想不透这其中的道理。

他索性不再想。

他终于走了下去。

他知道白水宫主必定会为他揭穿谜底。

万老夫人的手指刚沾着她自己的穴道,水天姬的手攫起了鸡腿,高老夫人倒下,水天姬己将胡不愁扶起。

她撕着鸡腿,慢慢地喂着胡不愁。

万老夫人道:“那秘密是有关水娘娘与方宝玉的。”

水天姬身子一震,连鸡腿都几乎掉在地上,失声道:“我母亲和方宝玉之间,又怎会有什么秘密?”

万老夫人道:“你真的不知道?”

水天姬怒道:“难道我还用得着骗你?”

万老夫人道:“姑娘你离开自水宫虽已七八年,但七年前的事,姑娘你多多少少总该知道一些的。”

水天姬道:“家母的事,我从来不敢过问,她老人家也从来不许我过问,她老人家的寝宫,我根本就很少进去。”

她虽然极力想说得平淡,但眉宇间仍不禁露出幽怨之色,生为这样母亲的女儿,她可纵得到别人所得不到的一切东西,但别的女孩子人人都可得到的,她却得不到,而那正是世上最最宝贵之物。

那就是亲情!

万老夫人叹道:“水娘娘的事,自然是谁也不能过问的,但我却未想到竞连她的女儿也不例外,只是……十六年前……不对,十七年年前发生在‘白水宫’的一件事,但无论如何,总也该知道一些的?”

水天姬皱起双眉,沉吟道:“十七年前……十七年前白水宫又发生过什么事?”

只听万老夫人道:“但水娘娘手下从无活口,又怎会和他们打这样的赌,姑娘你……你可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么?”

水天姬道:“那时我虽然还小,但也已有些奇怪,也曾问过我母亲,既然胜了他们,就该杀了他们,又何必打这样的赌。”

万老夫人道:“水娘娘可说出这其中原因?”

水天姬道:“我毕竟是她女儿呀!”

万老夫人道:“她老人家说的是什么?”

水天姬默然半晌,沉声道:“这难道也和那秘密有什么关系?”

万老夫人道:“非但有关系,而且关系极大……姑娘你若不将每件事都说出来,我老婆也就无法接着说下去了。”

水天姬又沉吟半晌,突然挥手道:“各位退下去吧,这些事都和各位没有关系的。”

海盗们虽然也想听听这些武林名人的秘辛,但水天姬既已要他们退下去,还有谁敢留在这里。

水天姬等他们走光了,才缓缓道:“我母亲本也不想说的,我那时若已长大,她只怕就不会说了,但我那时实在太小,而她也实在需要对—个人说说心事。”

她叹了口气,接道:“所以她老人家就拍着我的头,告诉我,只因那男的乃是除了我死去的父亲外,她平生唯一真正喜欢的男人,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死。”

万老夫人叹道:“正是如此。”

水天姬道:‘‘那时我忍不住又问她老人家,既然喜欢他,为何不将他妻子杀死?我母亲就告诉我,因为她若杀了他妻子,他必定永远也不会饶恕她,那么她也就永远得不到他的爱了,所以,她要让他们一齐活着,这样总还有些希望,唉!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了‘爱情’是多么伟大。”

在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是瞧着胡不愁的。

胡不愁忍不住脱口道:“后来呢?”

水天姬听他说话已有了力气,嫣然—笑,道:“后来,我母亲就在宫中划出一角地方,作为他夫妻的居处,而且下令宫中的人,谁也不许无端闯入。”

胡不愁叹道:“令堂原来也是个多情人。”

水天姬嫣然笑道:“我还记得那地方叫做‘星星小楼’,我远远地瞧过,但也不敢闻进去,直到……直到那女子死的那天。”

胡不愁失声道:“她怎会死的?莫非是……”

水天姬道:“你莫要想错,我母亲说道不杀她,就必定不会杀她,我母亲虽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却言而有信。”

胡不愁垂首道:“我错了……但那女子……”

水天姬截口道:“原来那女子已身怀六甲,入官六个月后,便已临盆,她虽生了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自已却因生产而死了。”胡不愁叹息一声,又道:“那女孩子可长大了么?”

水天姬道:“我母亲为了养大她,曾经亲自出宫,为她找了两个奶妈,我出官时,这女孩子已有七八岁了,生得也说不出有多美丽,只是小小年纪,性情便已孤僻得很,小孩子的游戏,她全不喜欢,每天只是坐在那里发呆,又不知想些什么?”

胡不愁叹道:“那么,她的父亲。”

水天姬道:“她的父亲果然是条好汉,果然言而有信,绝口不提出宫之事,我母亲终日陪着他下棋、读书、抚琴,两人相处久,自也难免有情,但我却可保证,直到我出宫之时,两人还是相待以札,未逾规矩。”

胡不愁长叹道:“这男子固是英雄好汉,你母亲也的确是位奇女子,但……其实,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对奇男奇女,纵然结为夫妇,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水天姬道:“想不到你思想倒开明得很。”

胡不愁面上初次露出了笑容,道:“纵然我思想陈旧,也不能说这件事有什么不对的,只是,这一双夫妇既是如此奇人,失踪之后,江湖上怎地末闻消息?”

万老夫人突然接口道:“只因为这一双夫妇本是游侠,江湖中本就无人知道他们的行踪,甚至连他们的父亲都不知道。”

胡不愁道:“少年夫妇,相伴邀游,游兴所至,四海为家,这又是何等潇洒,当真是令人可钦可佩,可喜可羡。”

水天姬瞧了他一眼,嫣然笑道

“别人其实也可学他们的样子的。”

万老夫人道:“但你可知道他们是谁?”

水天姬怔了怔,道:“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要问名字,我母亲也没说……白水宫中,除了我母亲外,只怕再没有别人知道。”

万老夫人道:“这就是最大的秘密,这秘密我知道。”

水天姬忍不住追问道:“他们是谁?”

万老夫人一字字缓缓道:“他们就是方宝玉的父亲和母亲。”

这句话说出,水天姬与胡不愁都惊得叫出声来。

万老夫人道:“水娘娘知道这消息若是走漏,‘清平剑客’白三空必定会发动武林同道前来白水宫要人,所以绝不说出他的名字。”

胡不愁道:“我……我那方师兄方大哥,难道竟一直在‘白水宫’住到今日?”

万老夫人道:“不错,他已往到今日。”

水天姬道:“如此说来,‘星星小楼’中的那女孩子,竟是方宝玉的妹妹。”

万老夫人道:“正是他的妹妹,她名叫方灵玉。”

胡不愁道:“宝玉此番去白水宫,莫非就是已知道这秘密?”

万老夫人道:“他丝毫也不知情。”

胡不愁道:“那……那么他为何要去?”

万老夫人道:“这故事前半既已由水姑娘说了,后半就由我老婆子来接着说吧,首先,我得告诉你们两件事。”

胡不愁道:“你快说。”

万老夫人道:“第一件,方灵玉已长大了,她性情变得更孤僻,往往三天也不说一句话,只是坐着沉思。”

水天姬叹道:“这我也可料想得到,第二件呢?”

万老夫人道:“方大侠妻子死去了九年之后,终于被水娘娘的真情所动,终于和水娘娘结成了夫妻。”

胡不愁失声道:“他……他竟真的……”

万老夫人道:“你自己方才还说过,这本是合情合理之事。”

胡不愁道:“不错,我并没有怪他……谁也不能怪他。”

万老夫人道:“他实在没有错,水娘娘真可说是世上最最温柔体贴的妻子,只耍方大侠开口,无论什么事她都依顺,但方大侠有时仍是闷闷不乐,水娘娘为了要他开心,甚至不惜让他自己出宫去。”

胡不愁动容道:“哦?那么他……”

万老夫人道:“但他却绝不肯毁去自己的誓言,他说这一生永远不出白水宫,就是死也不肯跨出白水宫半步。”

胡不愁叹道:“我方大哥本就是一诺千金的男儿。”

万老夫人道:“水娘娘不但对他好,就算对那方灵玉姑娘,也是关怀体贴,为了使方姑娘,她曾经故意让一个闯入白水宫的少年男子逃入星星小楼去,她装作不知道,完全不闻不问,只因她知道那少年是个好男儿。”

水天姬道:“后来……他们怎样?”

万老夫人道:“后来方姑娘却要那少年走了。”

水天姬默然半晌,幽幽道:“她自已的父亲这一生已只能活在白水宫里,她自己不愿意她的情人再蹈覆辙……唉!她看来虽冷冰冰的,心却也是火热的。”

万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多情种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浣花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