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低头》

杀机

作者:古龙

黑豹没有笑。

他的脸仿佛忽然又变成了一整块花岗石般,完全没任何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罗烈。

面已端上来了,面的热气在他们之间升起,散开。

他们之间的距离忽然又变得非常遥远。

那卖报的男孩子已发现坐在罗烈对面的是黑豹,已看见了黑豹冷酷的脸。

他眼睛里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恐怯之色,一步步慢慢的向后退,绊倒了张椅子,跌下去又爬起,头也不回的冲了回去。

罗烈还在微笑着:“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又聪明,又能吃苦,就像我们小的时候一样。”他微笑中带着点感慨:“我想他总有一天会爬起来的。”

黑豹没有开口,甚至好像连听都没有听。

罗烈从面碗里挑出块鳝鱼,慢慢的嘴嚼着,忽又笑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们到小河里去抓泥瞅和鳝鱼的时候,差点反而被鳝鱼抓了去?”

黑豹当然记得。

那天他们忽然遇见了雷雨,河水突然变急,若不是罗烈及时抓住一棵小树,他们很可能就已被急流冲走。

这种事无论谁都很难忘记的。

“我也记得那块糖。”黑豹忽然说。

“什么糖?”

“波波从家里偷出来的那块糖。”黑豹的声音冰冷:“谁赢了就归谁吃的那块糖。”

“你赢了。”罗烈笑道:“我记得后来是你吃了那块糖。”

“但波波却偷给了你块更大的。”

罗烈目中仿佛有些歉疚的表情,慢慢的点了头,这件事他也没有忘记。

“在那时候我就有种感觉,总觉得你们并没有将我当做朋友,总觉得你们好像随时随地都在欺骗我。”黑豹的眼角已抽紧,凝视着罗烈,“直到现在,我还有这种感觉。”

罗烈叹了口气:“我并不怪你。”

“你当然不能怪我。”黑豹冷笑,“因为直到现在,你还是在欺骗我。”

罗烈苦笑。

黑豹连瞳孔都已收缩,看着他一字字的问:“你几时来的?”

“半个月之前。”

“不是昨天早上才下的船?”

“不是。”

“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因为我做的事,并不想让你完全知道。”罗烈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才接下去:“就正如你做的事,也并不想让我完全知道一样。”

黑豹慢慢的点点头:“我记得你说过,为别人保守秘密是一种义务,为自己保守秘密却是种权利,每个人都有权保护他自己私人的秘密,谁也不能勉强他说出来。”

他冷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一丝嘲弄之色,接着又道,“只可惜无论谁想要在我面前保守秘密,都不是件容易事。”

“哦。”

“因为他无论在这里做了什么事,我迟早总会知道的。”

罗烈笑了:“所以他不如还是自己说出来的好。”

他笑容中也带着种同样的嘲弄之色,只不过他嘲弄的对象并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黑豹冷冷的看着他,在等着他说下去。

“我说过,高登是我的好朋友,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任何事?”

“现在我虽然已没法子救他,但至少应该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这半个月来,你一直在调查他的死因?”黑豹又问。

罗烈点头。

“你已调查出来?”

“他的确是从楼上跳下去摔死的,那个犹太法医已证实了这一点。”

“这一点还不够?”

“还不够。”罗烈看着黑豹:“因为他还没有死的时候,身上已受了伤。”

“伤在什么地方?”黑豹间。

“伤在手腕上。”罗烈道:“我认为这才是他真正致命的原因。”

黑豹冷冷道:“一个人就算两只手腕都断了,也死不了的。”

“但他这种人却是例外。”罗烈的声音也同样冷:“这种人只要手上还能握着枪,就绝对不会从楼上跳下去!”

“哦?”

“平时他身上总是带着四柄枪的。”罗烈又补充道:“但别人发现他尸体时,他身上却已连一柄枪都没有。”

“你调查得的确很清楚。”黑豹目中又露出那种嘲弄之色,忽然又问:“难道你认为他是被人逼着从楼上跳下去的?”

罗烈承认。

“我听说他是个很炔的枪手,非常快。”黑豹冷冷的道:“又有谁能击落他手里的枪,逼着他跳楼?”

“这种人的确不多。”罗烈凝视着他:“也许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

“我?”

“不是你?”

黑豹突然大笑,罗烈也笑了。

他们就好像忽然同时发现了一样非常有趣的事。

包子也已端上来,黑豹的笑声还没有停,忽然道:“蟹黄包子要趁热吃,凉了就有腥气。”

罗烈拿起筷子:“我吃一笼,你吃一笼。”

于是两个人又突然停住笑声,低着头,开始专心的吃他们的包子和面。

他们都吃得快,就好像都已饥得要命,对他们来说,这世上好像已没有比吃更重要的事。

黑豹微笑道:“这也是大师傅亲手做的,只有我的朋友才能吃到。”

“却不知高登吃过没有?”

“没有。”

“他当然没有吃过。”罗烈笑了笑,笑得仿佛有点悲哀:“他不是你的朋友。”

“我只有一个朋友。”

“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

“哦?”

黑豹也笑了笑,笑得也同样悲哀:“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旯弟,甚至连自己的姓都没有。”他凝视着罗烈,慢慢的接着道,“可是我从认得你那天开始,就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朋友。”

罗烈目中已露出了被感动的表情,多年前的往事,忽然又一起涌上他心头。

他像又看见了一个孤独而倔强的男孩子,只穿着一件单衣服,在雪地上不停的奔跑。

那正是他第一次看见黑豹的时候。

他并没有问这孩子为什么要跑个不停,也知道一个只穿着件单衣的孩子,若不是这么样跑,就要被冻死。

他一句话都没有问,就脱掉身上的棉袄,陪着这孩子一起跑。

自从那一天,他们就变成了好朋友。

黑豹现在是不是也想起了这件事。

他还在凝视着罗烈,忽然问:“假如真是我逼着高登跳楼的,你会不会杀了我替他报仇?”

罗烈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过了很久,才长长叹息:“他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所以,我一直都没有真的想知道究竟是谁杀了他的。”

黑豹忽然从桌上伸过手去,用力握住了他的手:“但我还想让你知道一件事。”

“你说。”

“这里本是个人吃人的地方,像高登那种人到这里来,迟早总是要被人吞下去的。”

黑豹的声音低沉而诚恳。

“为什么?”

“因为他也想吃人!”

罗烈看着他的手,沉默了很久,忽然又问道:“你呢?”

“我也一样。”黑豹的回答很干脆:“所以我若死在别人手里,也绝不想要你替我报仇。”

罗烈没有开口。

在这片刻的短暂沉默中,他忽然做出件非常奇怪地事。

他忽然打了个呵欠。

在黑豹说出那种话之后,他本不该打呵欠的,他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如此疲倦。

“我看得出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罗烈微笑着:“我也知道红玉不是个会让男人好好睡觉的女人。”

他微笑着拍了拍罗烈放在桌上的手:“所以你现在应该好好回去睡一觉,睡上三四个钟头,十二点左右,我再去吵醒你,接你回家去吃饭。”

“回你的家?”

“我的家,也就是你的。”黑豹笑着说:“你去了之后,我也许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百乐门饭店的大门是旋转式的,罗烈站在大门后,看着拉他来的黄包车夫将车子停在对面的树荫下,掏出了一包烟,眼睛却还是在盯着这边的大门。

他显然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也并不准备再拉别的客人。

罗烈嘴角露出种很奇怪的微笑,他知道这地方还有个后门。

后门外的阳光也同样灿烂。

任何地方的阳光都是如此灿烂的,只可惜这世上却有些人偏偏终年见不到阳光。

生活在“野鸡窝”里的人,就是终年见不到阳光的,陈瞎子当然更见不到。

“野鸡”并不是真的野鸡,而是一些可怜的女人,其中大多数都是脸色苍白,发育不全的,她们的生活,甚至远比真正的野鸡还卑贱悲惨。

野鸡最大的不幸,就是挨了猎人的子弹,变成人们的下酒物。

她们却本就已生活在别人的刀俎上,本就已是人们的下酒物。

她们甚至连逃避的地方都没有。

唯一能让她们活下去的,也只不过剩下了一点点可笑而又可怜的梦想而已。

陈瞎子就是替她们编织这些梦想的人。

在他嘴里,她们的命运本来都很好,现在虽然在受着磨折,但总有一天会出头的。

就靠着这些可笑的流言,每天为陈瞎子换来三顿饭和两顿酒,也为她们换来了一点点希望,让她们还能有勇气继续活在这火坑里。

七点五十五分。

这正是火坑最冷地时候,这些出卖自己的女人们,吃得虽少,睡得却多。

她们并不在乎浪费这大好时光,她们根本不在乎浪费自己的生命。

陈瞎子那间破旧的小草屋,大门也还是紧紧地关着的。

罗烈正在敲门。

他并没有上楼,就直接从饭店的后门直到这里来。

那卖报的孩子说出“陈瞎子”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已发现黑豹目中露出的怒意和杀机。

门敲得很响,但里面却没有回应。

“难道黑豹已经先来了一步?难道陈瞎子已遭了毒手?”

罗烈的心沉了下去,热血却冲了上来。

这使得他做了件他以前从未做过的事,他撞开了别人家的门。

这并不需要很用力,甚至根本没有发生很大的声音来。

木屋本就已非常破旧,这扇薄木板钉成的门几乎已腐朽得像是张旧报纸。

屋子窄小而阴暗,一共只有两间。

前面的屋里,摆着张破旧的木桌,就是陈瞎子会客的地方,墙上还挂着些他自己看不见的粗劣字画。

后面的一间更小,就是陈瞎子的卧房,每隔五六天,他就会带一个“命最好”的女人到里面去,发泄他自己的慾望,同时也替这女人再制造一点希望。

他替她们摸骨时,总喜欢摸她们的大腿和胸脯,来决定谁才是“命最好”的。

他虽然是个瞎子,但却是个活瞎子,一个活的男瞎子。

罗烈冲进去的时候,他还是活着,正坐在他的床边,不停的喘着气。显得出奇的紧张而不安。

“是什么人?”

“是我,罗烈。”罗烈已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出了事,你为什么不开门?”

陈瞎子笑了:“我怎么知道是你。”

他笑得实在大勉强,这里就算有个“命好”的女人,他也用不着如此紧张的。

罗烈忽然发现他的脚旁边,还有一双脚。

一双穿着破布鞋的脚,从床下面伸出来,鞋底已经快磨穿了。

这里的女人绝不会穿这种鞋子的,这里的女人根本很少走路。

一个总是躺在床上的人,鞋底是绝不会被磨穿的。

“我每天总要等到十点钟以后才开门的。”陈瞎子还在解释,一双眼睛看来就像是两个黑黝黝的洞。

“十点钟以前你从不见客?”罗烈问。

陈瞎子摇摇头:“但你当然是例外,你是我的朋友。”他笑得更勉强,“走,我们到外面去坐,我还有半瓶茅台酒。”

他想站起来,拉罗烈出去,但罗烈却突然弯腰,拉出了床下的那双脚。

脚已冰冷僵硬,人也已冰冷僵硬。

“小猴子。”

小孩子就是那个卖报的孩子,这个“又聪明,又能吃苦,将来总有一天会窜起来的孩子”,现在却已永远起不来了。

他一双眼睛已死鱼般凸出,咽喉上还有着紫黑色的指印,竟赫然是被人活生生扼死的。

陈瞎子也吓呆了,怔了半晌,才往外面冲了出去,但罗烈已一把揪住了他衣襟!

“你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不低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